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
    “不管姑娘信与不信,无华从未真想要了姑娘的性命。”谨无华缓步上前,在碧香玉的身前三步站立,氛围舒适,正好是进一步则压迫退一步则疏远的位置。

     “哦?”碧香玉歪着头看他,他的唇色极淡,似受寒时褪了血色的苍白,等待谁去捂暖,“能得谨公子的真心话,那姑娘我真真是荣幸至极。”

     她可以信他没有真想要了她的命,就怕他一不小心推了别人来要她的命。

     “无华没有逐鹿天下的野心,所求不过是游历四海、看尽俗世繁华。”他依旧是那般淡然的模样,没有一丝伪装,“姑娘帮助无华源于姑娘怀揣一颗善心,无华帮助姑娘是无华该还的恩情,总归相遇则是有缘,姑娘说是也不是?”

     碧香玉点头。不得不说,与有文化的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服,先不管他说得对不对,最起码那话听着悦耳动听呀,当然看着也是赏心悦目。

     既然把话说开了,那她自然要多提点几句:“谨公子,你可有想过,若我不用这公主的身份,便是个一无是处的累赘,你这般保我甚至不惜将孟家搭进来,可是一笔极不划算的买卖。”不划算所以不值得,交易破裂甚至相互背叛也是在所难免,她也提前作好心理准备。

     谨无华轻笑,似冰雪初融春光初现:“既然遇见了,无华便去做了,并没有考虑是否值得。如果姑娘愿意,我可以带你离开丰州,去锦州也好,别处也好,随你挑。”

     碧香玉突然觉得眼睛发涩,第一次将全身防备的刺收了些:“若能安全离开丰州自然是好的,既然谨公子有这般能耐,不如就多帮我带一个人,可好?”她唯一的亲人小翠,还在佑州王的手里,她想要离开丰州,怎能丢下她一人不管不顾?

     她仔细看了他的脸,并未发现有为难之色:“两日后便是俞家老太爷的生辰,只要是丰州有头有脸的人物,俞府的请帖定然不会落下。佑州王定然会带翠儿赴约,那是引我出现的必要之举,”碧香玉盈盈一拜,“香玉等谨公子安全归来。”

     …………

     孟珏儿做了一个春梦。

     分明是那般难以启齿让人羞愧的经历,偏偏是与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这春梦便是好的。

     若不是琴声阵阵,她还不想睁开眼睛,若能等他描眉挽发,这梦才真真是团圆了。

     当发现睁眼看见的,竟然还是房前庭院,孟珏儿突然有些恍惚。

     阳光之下红梅艳,可偏偏她心心念念的那人正在对那姓刑的无耻女人论诗谈笑,她就觉得胸口发紧,难以自持。

     “‘只叹韶华老’此句在刑姑娘的幻香令里,倒是颇有一番唏嘘之意,”谨无华侧身望向身边人,“适合于暗示怎样的幻境呢?”

     “为了多添沧桑的情绪,自然是让女人梦碎绝望的幻境了!”碧香玉抬手,将毒药原料现场调配,演示给谨无华看,“此毒为殇情,配合醉浮生一起使用。这首幻香令取自一首古曲,原句是这样:只叹韶华老,无端烦忧。半世去,流光终逝白发生,往事初忆尘门旧。应嘲我,未经离合享悲欢,难觅风浪羡云游。其实很好听,不是么?”

     谨无华点头微笑,伸手欲接那装毒药的纸包,却被碧香玉拦住。

     她小心翼翼往里面又添了两味粉剂,再用纸包住递给他,道:“这剂药以毒攻毒,对你的腿有帮助。”她停顿后又补充了一句:“比你之前用过的要好。”

     谨无华正要道谢,孟珏儿几步跨过来摆着张天真无害的表情问:“咦,勿哥哥和刑姐姐在玩什么游戏,珏儿也参加可好?”

     碧香玉瞥了眼后面相继醒来的孟惊鸿和许文景两人,将毒药收拾收拾没有理她,而谨无华则坐回案上伸手抚琴。

     孟珏儿有些尴尬,小嘴撅起又回头去抱她哥哥的手,委屈撒娇道:“哥哥你看,那个刑姐姐定然是说了珏儿好多坏话,现在勿哥哥都不理人家了!”

     听着孟惊鸿对妹妹的轻声安慰,连续躺枪的碧香玉忍不住叹了口气。

     显然她碧大楼主虽自认自控能力不够,但起码晓得审时度势,这孟四小姐明明看见谨无华都懒得理她了,她不停地刷存在感是有意思呢还是有意思呢还是有意思呢?

     按照现今的情形看来,这孟珏儿几人似是不知道谨无华的身份?但孟家的当家人定然是知道,不然他如何在这孟家畅行无阻还能甩脸子给嫡女看?

     “刑姑娘,我孟家好生待你,你……”孟惊鸿该是想到了之前碧香玉拿他们嫡子女身份来说事,顿时心底有些新仇旧恨一起算的意味,而碧香玉就在他过来寻不快之前,将她的不快也发上一发:

     “哟,刑姑娘我才看到,原来孟四小姐的春梦,这是做完了呀?”先发制人的奥义在于一个先字,再接上无中生有便更有趣味,于是她接着说:

     “这段时间本姑娘与勿先生都谈了好些话儿了,只是珏儿小姐您花时间把梦境当了真,而我们谈情说爱的将这真实过成了梦,哎呀,想不到勿先生那般淡雅的才子,与本姑娘这般俗人也能聊得比小姐您多呢!”

     碧香玉故作风骚地捏起兰花指,看着孟珏儿从听到“春梦”两个字开始就惨白的脸,越发觉得兴趣缺缺,悔不该浪费时间跟她计较,倒不如像谨无华一般将她当空气才好。

     只听琴声渐起,碧香玉的心境便如琴音般逐步沉静。看着谨无华抚琴的身姿,她不禁记起一句话:春水出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形容他果真是贴切得很。

     临近傍晚的时候,碧香玉在谨无华隔壁的客房被堵在了门口。

     “刑姐姐,我看在你大我一些便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姐姐,你可还真把自己当贵客了?”梦珏儿竟是拉着许文景过来壮胆,似是看准了谨无华外出未归的时间,“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被勿哥哥救了不记感恩也罢了,怎地这般坏他名声,你知不知道,勿哥哥可是从我们锦州孟家的本家来的,曾去皇室献过琴乐,可不比你外面见到的三流卖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