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丰州,夜乱
    “父亲,您不信去看看那个女人,和上回拦您路的红巷女子一个样!”梦珏儿差点就说出狐媚子那般粗俗的言辞,只挑着当属于她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的言语来陈述,“那刑媛还光明正大的调毒药,可是将勿哥哥迷得目不转睛了!”

     “毒?”孟兆年皱紧眉头。

     “可不是!父亲若是再不管管,女儿怕是再难与勿哥哥结缘了……呜呜呜呜……”孟珏儿捂脸哭了起来,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心疼不已。

     若是碧香玉在此,定然会佩服这孟四小姐的演戏功底大好特好,说不定还要伸手点个赞,再把那钦佩两个字写在红纸上双手举过头顶供起来好生上支香。

     可惜这里听得忧心的观众只有孟家当家孟兆年,他紧锁了眉在孟珏儿的面前来回踱步,不知怎的总觉得孟珏儿口中那个能使毒的刑姑娘有哪里不对。能将女儿撮合给公子无华当然是最好,但若不能,也不该再得罪了他如上次般重蹈覆辙。

     那可是一条锦州直通的商业线啊,那位爷竟然断断续续就给他孟家截了。

     “珏儿,这事情你母亲可知晓?”孟兆年紧张地问道。但愿她不知,毕竟上次的事情就是因着当家主母处事不够圆滑,这才惹公子无华发恼的。

     孟珏儿连忙摇头。

     孟兆年大大地舒了口气,带着赞许的眼光看了眼孟珏儿,语重心长道:“珏儿这次倒是注意了些,但是你要知道,男人三妻四妾是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切不可以做过,教训教训也就罢了,不能不留后路,知道吗?”

     “父亲教训得极是,珏儿只是看长隆街的黛云斋又出了些新式的胭脂水粉,便想带那位刑姐姐出去走走,也长长世面。就是怕不巧正碰上俞大公子全城搜寻佳人孝敬俞老爷,珏儿和刑姐姐一不小心与他们起了些冲突,后面……可就不关珏儿的事情了。”

     孟兆年点了点头,将出府的信牌给了她一支,便挥挥手让她下去了。

     孟珏儿拿着信牌没有直接回房,倒是直奔她哥哥孟惊鸿那边去,毕竟要打听俞大公子的下落和安排巧遇,可真真要好生合计一番才是。

     丰州城东区,丰州王府,万华园。

     万华园,万花园,美人盛放之佳园也。此时已是寒夜,园中灯火通明,无数衣着暴露的美人鱼贯而出,将一盘盘佳肴摆满长桌。正堂内四周悬挂着金丝流苏,随处可见古玩字画,玉器摆件。熏香灼灼,歌舞升平,更是为这奢华的园中增添了一分淫靡的气息。

     丰州王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亲自为佑州王幽浔昀斟酒。

     “佑州王此次来我丰州,本王也没来得及好好招待,反倒让那个不成气候的东西钻了空子,差点误了大事,王爷可莫要怪罪呀!”丰州王拍了拍肥胖的手掌,又安排了两个绝色的美人过来伺候:

     “既然王爷是奉了帝君的旨意来我丰州寻人,本王定然是要全力协助的,只是幽大人如何判定,两日后的俞家寿宴,那位闲云公主真的会过来自投罗网?”

     “本王有收到消息,闲云公主定然会与风世子在俞家寿宴汇合,至于她伪装成何种身份,倒是不得而知。”幽浔昀身着暗红色凌云锦的袍服,在这莺歌燕舞中依然冷傲邪肆,他起身回敬了丰州王一杯,“届时还当麻烦丰州王鼎力相助!”

     他饮罢酒液,撇一眼坐在角落闷声不响的白衣公子,那正是被丰州王称为不成气候的东西的世子风子期。此次分明是丰州王口中的家宴,实际落座的却只有他们三人。

     丰州王抬手将杯中酒饮尽,对幽浔昀大笑道:“佑州王何必客气,这是我等该当做的,只是这瓮中捉鳖的人该如何安排……”

     “风大人放心,严格按照计划行事就好,闲云公主尚在孩童心性,王爷的暗探定要守好藏身之处,万不可掉以轻心。”幽浔昀沉声回答,却不自觉想起那夜假山洞中莹润的唇,一时竟有些失神,在回过神时心底陡然泛出一丝焦躁。

     “……这点幽大人不用担心,”丰州王笑得阴险,“不管她来早来晚扮男扮女,定然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倒是有一件事本王分外忧心呀,”他再次给幽浔昀斟满一杯酒:

     “不知上次本王信中所求之事……”

     “呵,”幽浔昀挑起嘴角,“若是大事能成,风大人所求之事自当不在话下!”

     丰州王顿时大喜,连忙将自己的酒杯满上,与幽浔昀把酒言欢。

     而角落里的风子期则是冷笑一声,仰头将杯中酒饮下,起身甩袖便离席。

     是夜,月寒如冰。风子期独自出了万华园,在一处僻静之地伫立,月光将他的身影拉得纤长而孤立。突然,一道黑影从墙角的阴暗处滑出来,藏在另一个树影下,单膝跪下道:

     “世子请吩咐!”

     风子期早没了平日风流的模样,只沉眉冷声道:“无论我世子府安插在父王那边的细作还剩几人,明日午夜前,务必将此次俞家的安防图拿到手!”

     “是!”那道黑影领命转身,再度消失了踪影。

     风子期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再动。

     与此同时,丰州城长隆街,隆昌客栈。

     庆州世子青玄争只着里衣坐在榻上,看着手中之物黯然伤神,那是一片风干了的银杏叶。

     他的耳旁依稀响起年少时那个稚嫩的童音:“玄争,这片叶子给你,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哥哥了,羽儿从来没有过哥哥呢!玄争要永远陪我玩哦!”

     他还记得自己说:“我不要做羽儿的哥哥,但是我会保护你的,永远哦!”

     当时还说了什么他竟然有些忘记了,只记得那天天很蓝,宫殿的琉璃瓦很耀眼,她梳着小辫儿的头上插满了不知名的小花,她对他笑,活泼得就像田野中飞扬的风。

     回想着她那时的模样,青玄争不自觉嘴角弯起,再回想起三日前的再次相遇,他又惆怅不已。

     “羽儿,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可会说于我听?”他忍不住自言自语。

     房门外有侍从敲门,青玄争慌忙将叶子收进一本小册,平复了心情后,应道:“进来!”

     “世子殿下,叶家家主求见,似是有关于俞家寿宴邀请的事情……”

     “俞家不是已经派送请帖了么,不去!”青玄争起身拿过一本书来看,胡乱翻了几页,更加烦躁,“闲云公主的下落,还没有消息吗?”

     “呃……是,是的,小的几人初到丰州,人生地不熟,这个,打探不力,还请世子宽限时日……”侍从跪在地上冷汗直冒,“倒是庆州来了消息,世子爷这次偷偷离府,王爷大发雷霆,若不是被王妃拦着,怕是要亲自来丰州将世子爷带回了……”

     “那就等父王亲自来了再说!”

     “是,是!”侍从对这个任性的主子也是没辙了,“叶家家主还在大堂候着,世子可要见见……”

     青玄争把书一摔:“本世子要寻羽儿,当然没空去见叶家家主!”

     侍从的表情已经绷不住都快要哭了:“叶家家主说收到消息,丰州王亲自为两日后的俞家寿宴布设安防,有可能设了吸引闲云公主到场的圈套,……世子你真不见?”

     “真的?他在大堂吗我立刻去见他!”青玄争几乎跳起来,飞快地冲到门口,似又想起什么,当下折返回来,将那个侍从提起推到门外,“快去带他上来见我!”

     “是,是……”侍从结结巴巴应答,又慌忙起身奔出门去。

     青玄争整理了衣衫,端坐在案边等叶家家主,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半开的窗外,有一道黑影静静地躲在哪里,黑色的布巾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漠然如狼的眼睛。

     “咕哇!”有寒鸦被什么惊扰了,扑棱棱飞过,发出凄厉的叫声。而那隆昌客栈的院墙处突然飞起一道身影,紧接着青玄争窗外的人影也动了,几息之间竟然追上了对方,只听到极为细碎的声音过去,两道身影已然交手数十招!

     “你不是我的对手,说!跟踪我几夜你们意欲何为?!”说话的人抬手将对方制住,手中紧握的是一把金色的弯刀。

     “漠州人……你杀我囚音阁十数人马,我阁主不会放过你的!”被制住的囚音阁暗探嘴里发出一声急促尖利的短音,似是用暗号求援,再趁着对手怔神的功夫,凌空翻身、抬脚飞踢,一个呼吸间就挣脱开来!

     “既然是探消息的,就该在暗地里藏好,”漠州的黑衣人冷哼,“既然现了身,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那囚音阁的暗探后退两步,正待拼个鱼死网破,却有一个声音破空而来,空灵清隽:

     “本阁许久未去漠州,却不知漠州几时也有闲来参与天下之争,哼,你们各大部落的纷争可是解决了?”

     漠州的黑衣人瞳孔顿时收紧:“囚音阁主?!”

     那囚音阁阁主从星光月影中现身,淡然微笑,白袍飘逸:“你若真想要漠州独善其身,一开始就不该趟闲云公主的这趟浑水!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