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公子有毒
    醉浮生其毒,不在于毒性刚烈,不能杀人于无形。对于不曾接触过的人来说,这毒极为刺激,能让人的情绪大起大落,哭笑难止。

     而对于碧香玉来说,这醉浮生不过就是一支安魂香罢了。

     午夜,碧香玉和衣而卧,在醉浮生的幽香中闭目凝神。月光从雕花的窗格子中透过来,洒在地上星星点点。

     隔壁的俞萍莲不知是发了什么疯症,吹了半夜的箫,那如泣如诉地曲调盘旋了几个时辰,闹得碧香玉睡意全无。

     好不容易待到四周安静,一个黑影从房梁上跳下来,正正落在房间中央,悄无声息如同鬼魅。

     “嘻嘻……”那黑影颤抖着身形似哭似笑,像是极其痛苦又像是压抑了许久的呻吟,在这样的夜里,平白就添出一股诡异来。

     “……嘻,嘻……”

     那黑影颤抖得不能自抑,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极力往床铺靠近,却又手脚不停使唤,到了最后几乎是连爬带跪地向前,他腰间的长剑磕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剐蹭声,令人的汗毛直竖。

     碧香玉叹了口气,坐起来看了看,见是个身穿夜行衣的男子,他遮住唇鼻的布巾掉落下来挂在脖子上,看身形长相倒是与昨夜给风子期赶马车的侍卫有些相似。

     她心底终是有些不忍,开口道:“你别忍了,还不如敞开笑出来过得舒坦。”

     黑衣人有些死心眼,偏就不肯顺她意,在与那渗入毛孔的毒香抵抗之下,他喉间溢出的笑声简直是鬼哭狼嚎,而因为忍耐导致的面部扭曲更是可怖。

     碧香玉实在无法忍受,干脆掏出把白色粉末往他身上一裹,当下,这世界就清静了。

     她在黑暗处静坐,看月影斑驳地映照在地上的黑衣人身上。

     世子府能封锁消息不能进出,想来安全防范是极好的,但眼下来个刺客就有点问题了,总不至于世子府里的护卫有偷窥的恶趣味?

     碧香玉歪着头看着这黑衣人悠悠转醒,又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给他灌了一口蓝色的药剂。然后,她便如幼童般地坐在床沿,垂着只穿了丝履的小脚,一下一下地晃。

     “说吧!”她一只手撑在腮边,绽放出孩童般纯真无害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方……影……”

     “那,方影,你来这里做什么?”

     “试探……你……”

     碧香玉挑起嘴角,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哦?我是谁?试探我作甚?”

     方影没有回答,呆滞的脸上眉头皱起,表情似有挣扎,紧接着呼吸也变得沉重。

     碧香玉轻笑,抬手又弹出一指毒粉,和颜悦色地问:“方影,我是谁?你试探我的目的是什么?”

     方影的身体仿佛筛糠似的抖了半天,终于吐出三个子:“毒公子……”他两眼无神地重复,“囚音阁分堂……毒公子……魅惑世子……杀无赦……”

     碧香玉啧啧两声。

     说起这毒公子,坊间有传其丑陋变态残酷狠辣,喜玩弄人身心。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三岁小儿,无论男女,只要落到他手的,都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终落得痴傻疯癫,枉活人世的下场。

     传闻归传闻,虽不确切,但也非空穴来风,毕竟,结果是相似的。

     听到另一个身份终于被发现了,碧香玉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连她七年前出现的时间与闲云公主失踪的时间相近这种八卦都能翻出来,她有什么可意外的呢?

     碧香玉好奇的只是,这个黑衣人似乎不知道闲云公主现世的消息?她歪着头,换了只手托腮,继续问:“方影,你的主子是谁?”

     “……”被点到名字的方影再次一顿,眼睛突然睁得极大,他的嘴抿得很紧,喉头上下起伏,仿佛在逃避什么可怕的事情。

     碧香玉眼睛眯起,手腕动处,毒丝银练飞速弹出缠上他的脖子,而她的声音泛起刻骨的寒意:“说!你的主子是谁?”

     “……”方影瞪大眼睛喘气,过了半晌,终于是开口,“是……是……王……”

     突然,一柄剑刃从他的心脏处直穿而出,堪堪将他的声音止在关键部位!那剑长而刃利,从他背后直插而入以至于生生钉在地上,整把长剑深入到只剩剑柄!

     碧香玉飞快地跳了起来,退至床角,裙裾翻飞间,恰恰避过那把剑拔出尸身时带得飞溅的血!

     杀人灭口?!

     她看着方影背后站着的黑衣人,微沉了眸子,抬手收了银练,无声无息地笑了。

     那个黑衣人有着和方影一模一样的打扮,只是身形更高挑一些,如果不是他明显习惯用剑的姿势,碧香玉猛地一看,会以为来人是漠州的那个刺客。

     “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来给我玩的?”她璀璨的笑容绽开如烟花,静立的模样仿佛寂夜里的月华。伴着周身若隐若现的清甜香味,她一步一步向前,微微倾身时发丝滑下肩头,如流云淌过崇山。

     “你想试……哪种毒?”碧香玉刻意放柔的声音,带出七分魅惑,两分压迫,一分杀意。银练在指尖徘徊,柔软纤细似蚕丝,她微微扬手,毒粉在银练上打着旋跳动,而她只是笑着问:

     “此毒名殇情,想要尝尝吗?”

     “……你!呃……”

     恐吓这种手段,重点在造势,实践起来无非是以毒为辅勾起人的恐惧,再一点点放大它,

     作为囚音阁的毒公子,碧香玉向来觉得逼供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然而,她这个晚上终究是失败了,而且是连续两次。

     因为一把飞旋而来的白玉折扇切碎了那个黑衣人的喉咙,动作干脆利落,外带溅了她一身的血。

     这是碧香玉从升仙楼出来后第二次后悔没有翻黄历。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料到丧心病狂、恶名昭彰的毒公子,竟然是这么个未曾及笄的娇嫩美人,玉楼主,你倒是让本世子长了眼界!”听到风子期慵懒魅惑的声音从大开的花窗外传来,碧香玉怔了神,一时猜不透他是喜是怒。

     她微垂了眸,俯身捻起裙角下地,穿着丝履的脚掌踩过毒血积成的水滩边缘,染了晦暗的红。

     “风世子说笑,比起丧心病狂,我毒公子是望尘莫及。”碧香玉款款走到窗边,与他隔栏相望,“听闻丰州王爷爱好美色,连自己亲生的两个女儿都不肯放过,若非王爷不喜男风,怕是风世子也要承欢床第……”

     她歪着头轻笑一声:“世子爷能在那般污秽胜过我风月场的王府……长至如今这般绝色,更是让本楼主大开眼界、佩服得五体投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