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后院有恶仆
    碧香玉的话带着一股子狠气,偏又笑得灿烂,当真是把管事嬷嬷们吓得心惊肉跳,甚至那些来看笑话的美人们都白了脸。

     “既然今日来了不少人,那醒月便在这里说了,烦请各位主子嬷嬷帮忙传个话!”碧香玉微微行礼,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

     “从今日下午开始,观鲤亭中每日开办一场后院联谊会,合计八场,大家聊聊趣事增进感情,最主要的是讨论讨论如何服侍世子爷……大家都是与世子爷耳鬓厮磨过的主子,可别是听不懂奴婢的话吧?”

     她的话音刚落,在场的别说是年轻的美人,就连那些满脸褶子的管事嬷嬷都面红耳赤。

     毕竟榻上技术是一回事,拿榻上技术出来说事又是一回事,到头来整个翠玉轩的院中人里,怕就只有碧香玉能将这红鸾帐暖说得脸不红心不跳了。

     就是不知风子期回后院来发现,她碧大管事将这一院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当成花楼的姑娘们给调教了,那位世子爷会不会当场气得吐血三升晕过去?

     许是碧香玉的说法太过惊人,立时就有质疑的声音出来了,比如眼前这位,为艳眉出头的程娴伺衣就问了:“醒月管事,你这话就有些疏漏了!这世子府后院的姐妹们都是各凭本事,各得福泽,哪里有公开讨论的说法?!”

     比如墙角那位,一个着鹅黄小袄的暖帐也回道:“醒月管事怕是在说笑吧?!哪院哪房的主子没有点私藏的手段,能得世子爷宠幸的方法凭什么要知会给别人?”

     再比如中间穿紫色锦衣的:“醒月管事这主意倒是别致,实施起来总归是有些难度,毕竟管事的年纪还小,怕是不懂得夫妻间的一些妙事,怎好被他人知晓……呵呵!”

     ……

     碧香玉眯了眼笑,这话题看来还是能激起反响的。

     能激起反响好啊,不管是认可的还是反对的,总归是会有人悄悄做些动作,她碧香玉的计划实施起来也就方便了。

     于是她抬起手虚压,让院里的美人们静了静,开口问了第一句:“请大家稍安勿躁,既然各位主子们都自以为自己的手段了得,怎的就没有一位能身怀有孕呢?”

     谁敢说是世子爷的原因,是世子爷不行,谁敢?

     所以院里的众人:“……”

     碧香玉再开口说了第二句:“如果各位主子以为,明争暗斗之下总有一位能冠绝后院,那么世子爷怎的甚少流连于后院,反倒有源源不断的佳人从院外被带回来呢?”

     谁会说是自己的魅力不够,手段不够,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打脸吗?

     所以被问倒的众人:“嗯嗯,好像是有点道理……”

     然后碧香玉说了第三句话:

     “团队协作的重要性在于,集众人之长,即可将整个后院的主子们的吸引力扩大,如此这般,世子爷定然会更喜欢待在世子府,最起码胜过了陪同外面的野花野草,先把世子爷留进院门来,在这之后主子们再各凭本事,大家说是也不是?”

     关门放狗这四个字纯粹看各人理解了,阿弥陀佛,请不知在哪里的西天佛祖饶恕她碧香玉,竟把美人环绕的世子爷比作被疯狗围攻的倒霉蛋。

     而被洗脑了的众人:“……确实是这个理,总管事你说得太对了!!”

     对于大家的态度,碧香玉觉得非常满意。

     古人常说,深山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她碧香玉身为这后院的总管事,能趁着风子期不干涉的时候,自然是多多造些势、立些威信才是。

     既然前面的道理说通了,自然又有些新的质疑,比如是关于她碧香玉的动机的:“总管事你做这些,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个问题问得好。碧香玉整了整衣服的下摆,轻笑出声:

     “这位是梦彤主子吧?主子的质疑是有必要的,毕竟谁做事没有个动机呢?”

     看着院中的众人一惊,她把那羊脂白玉又捏着摩挲:

     “本管事是替世子爷当差的,向来信奉的是家和万事兴,但是有一样特殊的小癖好,就是爱听八卦!只要各位主子们闲得无事多给奴婢讲些有趣的故事,无论是家长里短或是坊间谣传,只要是有趣的,醒月听得欢喜,定然要竭尽所能地为主子们谋取福利!”

     碧香玉扬起嘴角,听着院子里的窃窃私语,对那些管事嬷嬷笑道:“几位嬷嬷各自有偏袒的主子,但这后院的奖赏条款今日可就要依我了,若是不想让主子们吃亏,还是多多转达些好话才对!”

     李嬷嬷忙躬身询问:“请问醒月总管事,不知这奖赏是有什么条件?”

     碧香玉越发满意她有眼色能配合,也不知道小翠给她喂了多少云牵,到解毒的时候会不会要让她难过得哭起来了。

     “李嬷嬷果然是咱院里的老人,问话都在点子上!”碧香玉立马开始夸奖,“首当其冲的奖励就是:谁成功挽留风世子到其院中留宿者,即可奖华衣首饰、当月双倍的零花,若是世子高兴,再赏出外游玩也未尝不可!”

     当然她没有说,既然有人得奖励,那就有人会被克扣,偏偏她碧香玉就是那个能设定游戏规则的人,偏偏她就是有那么些爱计较。

     碧香玉微垂了眸子看艳眉,那位昔日的好姐姐怔了怔,突然大喜,忙招呼了身边的程娴和李梦彤一起夸赞联谊会机制极好,先前分明是不肯心甘情愿的模样,现在却也懂得省时度势,不得不说她算是有些聪明。

     眼看着喜笑颜开的众位美人回去奔走相告,那位于观鲤亭的联谊会也安排了人手下去布置,碧香玉心情愉悦,路过艳眉的时候便塞了半颗解药在她手里。

     连续五日,观鲤亭莺歌燕舞、喧闹非凡,可那丰州世子风子期竟然是一步也没有踏进这后院。

     而碧香玉的联谊会上,参与的美人越来越多,讨论的话题也开始越发深入,比如一个“情趣”,就展开了从服装到熏香到前戏的挑逗手段,多做一件则俗不可耐,少做一件则氛围不到。

     再比如一个“兴致”,可以说满场的内容都是不可描述范围,碧香玉顺道也将她那风月场的花楼神书拿来供众人观摩查阅,真真是一派好春光。

     为了保持身价,碧香玉并未主动去哪家院里攀谈,只守株待兔地等了这么几日,终于等到了她要见的人:孟家二小姐孟琬儿,而令她心情更好的,还有俞家的三小姐俞萍莲也一并过来了,的确是让人亢奋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