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谁的旧梦
    不就是个闲云公主的身份吗?她碧香玉去认了又如何?!

     是傀儡也好是被暗杀的靶子也好是关入宫闱不得自由也好,她认了!

     一个看似高贵的身份,远比这般东躲西藏还连累了翠儿来得合算,不是吗?!

     碧香玉恨不能将牙齿咬碎,来不及与勿桦打招呼,只站起来就去掀车帘!

     “刑姑娘!”他在身后焦急地叫她。

     碧香玉不管不顾就掀开车帘往车外冲去!

     “刑媛!”

     碧香玉头也不回,突然,有什么击在她后颈上,那里顿时一痛,她当下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

     薄雾中的宫殿,朦胧中带上了几分柔软,却依然不是有安全感的地方。幼小的碧香玉赤脚踩在青石铺就的地板上,长长的裙裾拖在身后。

     两旁的宫人穿梭如织,她踮起脚来望也看不清她们的脸。

     “就是那个孩子吧,被帝君关进冷宫的公主?”

     “那个?母妃去世就被送入冷宫的?”

     “可不是么,真可怜啊……”

     “新后大典快开始了,关上宫门别让她过去捣乱!”

     是谁在窃窃私语,她为什么感到一片茫然?这不是她喜欢的地方,没有她所爱的亲人,她的世界应该是红色的,如同热烈而奔放的阳光。碧香玉转过头,入眼的却是是养娘的脸。

     “恨吗?”养娘问。

     “……不。”碧香玉听到自己细嫩的声音,清脆得就像易碎的瓷器。

     “不恨就好。”养娘笑起来,升仙楼红色的灯笼在她身后随风晃动,“不恨因为不爱,所以他们死的时候,你才不会痛心——那些人不值得你痛心。”

     “我什么时候可以杀人?”

     “在你觉得杀人没有负担的时候。”养娘轻笑,“羽儿,我希望你的手永远不会沾染人命,除非有一个人值得你这么做。”

     “……好。”

     “睡吧。”养娘说,“睡醒了就不会痛了,羽儿还是皇后娘娘最美丽的孩子。”

     碧香玉又在梦里做了一个梦,一个虚幻得如同海市蜃楼的梦。梦中养娘抱着幼小的她坐在一座极高的宫殿顶上,万里河山尽收眼底。从崇州的高山、锦州的白雪看到漠州的骏马、庆州的烟雨、丰州的暖阳。

     养娘问她,如果离开帝都离开皇室,想要留在哪个州城?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回答了丰州,原因是什么,连她自己都不得而知。

     也许,真的是这里暖到沁人的阳光?

     碧香玉睁开眼睛,轻吐一口浊气。她躺在一张铺就了银纹锦的床上,四面是挂满了字画的墙,阳光透过虚掩的门缝迸出一道金光,温暖得让人想要流泪。

     丰州的冬日确实是暖,远胜梦中宫殿里寒冷的春。

     院墙外是谁家的公子小姐在玩曲水流觞,听着他们斟酒吟诗的欢笑声此起彼伏,碧香玉有些茫然的起身。

     “刑姑娘你醒啦?”一个鹅黄衣服的小丫头推门上前来。

     “这里是哪里?”碧香玉的微皱了眉。

     “是孟家的客房,城北区的孟家。”小丫头的声音清脆,“是勿公子带刑姑娘过来的。”

     “孟家……”碧香玉垂眸。是了,她本来也是要来孟家的。可是她的翠儿呢,她亲眼看到她被人羞辱却没能去救。

     “刑姑娘稍等,奴婢这就去禀告勿公子!”

     “不了,”碧香玉伸手拉住她,“请你帮忙转告勿公子,谢谢他和孟家收留,刑媛感激不尽,若是日后相见,定将报答!”

     小丫头一怔,当下就上前拦住:“刑姑娘,勿公子有交代的,您一醒就叫他过来,怎么能让你这样走呢?”她转身快走几步先出了房门,叫上一个粉衣的小丫头,吩咐道,“快去请勿公子过来,就说刑姑娘醒了!”

     碧香玉没有再拒绝,既然打算去认了公主的身份,日后迟早要与他见面的,为避免尴尬,这次还是好生作别比较好。她慢慢踱着步子出房门,借着整理衣服的时候将身上的物什粗粗检查了一番。

     房外阳光正好,显然她来这孟家并没有多久。正想着,抬眼就看见勿桦站在画廊之下,廊旁的红梅树上落下几枚红色的花瓣,洒在他的白衣上,更衬得他的气质清雅脱俗。

     “刑姑娘。”勿桦眉眼微弯,躬身行礼。

     “勿先生。”碧香玉垂眸还礼,再抬头时,身边多了个娇俏的小姑娘,她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观察碧香玉了一番,开口就问:

     “你就是那个旷世奇才的刑姑娘?勿哥哥说你高瞻远瞩……”她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过如此嘛,也就脸蛋漂亮一些而已!”

     “珏儿!莫要失礼!”一个高挑的男子紧随那小姑娘上前,向碧香玉点头道,“刑姑娘,我家小妹有些任性,你不要太介意才是!”

     他嘴里说得客气,却看了他妹妹噘嘴不服气的模样,只宠溺地笑,哪里有诚心道歉的模样?

     碧香玉没吱声,眸子瞥向勿桦,正要告辞,那勿桦却先一步开口:

     “勿某虽不知刑姑娘与那位街头的女子有何关系,但眼下城中极为凶险,我不愿见姑娘卷入纷争才出此下策,若姑娘怪罪,我自当向姑娘道歉。但是,若此事重来一遍,勿桦依然会阻止姑娘意气用事。”

     他再次行了礼,倒叫碧香玉心底的那些不满消失了一些,想怪也怪不起来。

     那叫珏儿小姑娘又闹起来了:“勿哥哥也太偏心了,怎的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这般上心,救了她还要给她赔不是,若是勿哥哥这般对我,珏儿可是要高兴坏了!”

     “哈哈,孟四小姐怎的对勿桦先生这般上心,若是能对我许文景这般,我可是要高兴坏了!”一个青衫公子也走上前来,言语间的轻浮让孟珏儿气红了眼,连带着那位孟家的哥哥也满脸不悦。

     “勿哥哥,”孟珏儿无视许文景,只瘪着嘴看勿桦,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不该说刑姑娘是来路不明的流浪女……”

     躺枪的碧香玉:“……”干我屁事?

     许文景:“……”孟四小姐看我看我快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