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遇袭!
    联谊会总结是碧香玉新想出的名头,这后院的美人们似乎对这总结也是颇有兴趣。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往往真情留不住,偏偏套路得人心。那些能在男人心底留下些痕迹的,哪个不是有些与众不同的开场白?

     碧香玉忍不住想象,若是风子期再来这后院一逛,发现满院里本来想方设法粘着他的美人,现在全都一反常态地玩高冷,留他一人在风中凌乱,那场面加上他的表情一定很美丽。

     待亭中美人都走得七七八八,艳眉还是一如既往的留在最后,五日光景,蝶恋花的毒性并未在她脸上显露出什么痕迹,半粒解药的妙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碧香玉摆出一副恭敬的模样立于暖玉铺就的栏杆旁,低眉顺眼、张扬尽收,等着艳眉如前几日一般从眼前走过,可是这次,却不是。

     艳眉拖着朱红的裙摆停在碧香玉身前,对身边的程娴和李梦彤说道:“娴姐姐和梦妹妹先去吧,我有事想问问醒月管事。”

     从她的声音听来倒像是萎顿了不少,比不得重逢时的明媚。碧香玉垂眸,看着眼皮底下的三双鞋只剩下一双,知道亭中只剩她们两人,便自顾自地抬起头站起身来,淡淡地笑着:

     “不知艳眉主子想要问些什么事?若是我醒月能回答的,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艳眉难得露出一副讨好的模样,似要拉碧香玉的手,却又有些迟疑,末了,嗫嚅道:“小玉,琴姐姐的事情,我知道你怪我……”她的眼睛有些发红,便从袖间摸索着掏出块手绢来揩泪,“我一直都有愧疚……”

     碧香玉不置可否。

     怀柔政策对于她来说向来没什么用处,可是她今日就没打算拆穿了,怎么说这夕阳还未落山,听点感叹也好消磨些时光嘛。

     “我这两年看这世态炎凉,感触颇多,想来想去竟还是小玉心底最善……”

     碧香玉嘴角一扯,觉得艳眉今日抽风得太厉害,不知道是半颗解药给了她希望还是怎的,竟然开始惦念着曾经的好了。可是这良善与她碧香玉有半毛钱关系,她不过是任性地多给了点奖励,反而引人窥探了。

     眼看着天色渐沉,那位孟娘子的约可是定要赴的,碧香玉招手唤了小翠和几个丫头来收拾残局,放任艳眉在一旁絮絮叨叨,待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她好心问了句:“艳眉主子与醒月叙旧了半天,可要饮杯酒水解解渴?”

     那艳眉正说到当年的一桩有趣的旧事,自顾自热闹,被碧香玉这么一打岔,当下又泛出几丝泪光。

     碧香玉扯着嘴角笑:“艳眉主子,容奴婢说句公道的,书非借不能读也,男人非抢不能用也,奴婢能理解主子的苦衷。”

     能理解苦衷不代表能认同苦衷,她碧香玉又不是爱心泛滥的主,确实没那些闲工夫在这里陪她扯淡。

     “有事说事,没事就回去洗洗了睡吧。”碧香玉打了个哈欠,摇摆腰肢靠近栏杆,“总不能艳眉主子要学那叶家主母,先跳个池塘再讹上奴婢,把这寒冬的苦肉计玩个通透?”

     艳眉立时惨白了脸。

     碧香玉哼了一声,拎上一壶花雕老酒,便要拉住小翠出观鲤亭。

     艳眉连忙去拦:“小玉,你当真这般绝情?!”

     碧香玉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正感受着本楼主的绝情么?

     “我知道毒公子的真面目!”这几乎是她的底牌,“囚音阁的毒公子,玉楼主真的不怕我告诉世子爷吗?”

     “噗,你尽管去!”碧香玉哑然失笑,“需要我帮忙打招呼让侍卫放行吗?”

     “碧香玉!你到底想怎样?!”艳眉几乎歇斯底里。

     “交易。”碧香玉停住脚步,转过头来,“本楼主只做交易。”

     她移步上前轻声耳语:“艳眉姑娘,本楼主要你五日后以醒月的身份,随着风世子参加俞家老爷子的寿辰,那半颗解药就归你。”

     看着艳眉一脸的茫然,碧香玉转身步入夜幕之中。

     孟琬儿的洗墨阁在世子府后院的南区,与翠玉轩是两个相反的方向。碧香玉将手中的酒给翠儿拿了,打发她先回去,自己则独自去找孟琬儿。

     今夜的月光很暗,有风。紫枫林的叶子在夜风下瑟瑟发抖,四周的风灯明明暗暗。

     突然,远处有谁大喊一声:“有刺客!各院关紧大门严禁出入!”

     顿时西区便喧哗起来,隐隐有向南院蔓延过来的趋势!

     不知是从哪里涌出来的侍卫在满是女眷的后院奔走,火把的光芒将夜色烧得灼热!

     碧香玉一愣,立马提起裙摆飞快地往回狂奔!

     不怪她心底十万头草泥马奔过啊啊啊!

     特么的在黄昏过后的戌时来行刺,那是行的什么刺?!

     行的鱼刺吗?!摔!

     用什么都无法形容她此时狂奔的狼狈形象,可是没办法,她碧大管事是个惜命的主。

     眼看绕过一个翠竹小径就要到达翠玉轩,偏巧就有一股大力将她一扯,整个人被拖到旁边假山背后的暗洞里,然后一只铁爪般的大手就捏住了碧香玉的脖子!

     碧香玉:“……”卧槽!

     这什么情况?!

     “那个叫醒月的女人在哪里?”来人与碧香玉贴得极近,许是空间狭窄的原因,他说话的时候唇间的呼吸几乎喷到他的脸上。

     而突然听到这个声音的碧香玉竟然连挣扎都忘了,只觉得头皮发麻,汗毛倒竖,整个身体的寒气都窜上了脑门!

     此人是佑州王幽浔昀!

     果然风子期那天坑她去见佑州王是被盯上了,妈蛋!

     风世子这么玩也不怕把他自己给玩完了!

     “那个叫小翠的丫头在哪里?”幽浔昀再次出声,声音冷寒得要将人冻成冰。

     碧香玉的喉咙痛得快把眼泪给逼下来了,只觉得鼻尖隐隐闻到一抹血腥味,远处似乎有侍卫追捕刺客的脚步声,可她这只待宰的羔羊连呼救都发不出来!

     黑暗之中看不到他的脸,不会被那绝美到致命的皮囊诱惑,而碧香玉更庆幸的是,他也定然看不到她的样子。

     近在眼前都没发现,还想找闲云公主?活该到下辈子吧!

     碧香玉右手将尖尖的指甲朝幽浔昀的眼睛抓去,立时如她所料被他制住,可她左手轻弹,他却避无可避!

     一蓬紫色的毒雾旋即在两人之间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