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谁是鹤谁是蚌
    只听着墙那边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却不知道另外一边的是哪些人马。

     碧香玉沉默的等待时机,而风子期慵懒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小玉儿,与你有缘的倒是不少,连潇湘殿的杀手也被买通过来迎驾,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呵!是福是祸不如世子爷替奴婢上去看看?”碧香玉捻出一支醉浮生,等着外边的声音小了,便用火折子点燃了,朝一个细小的通风口伸过去,轻轻吹了吹。

     风子期不自觉地退后了些,而碧香玉手上动作不停,只当是没有看见。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奥义在于,渔翁能否成功地进一步激化争端并一直等到最后。

     而碧香玉显然就是那个有耐心的人。

     过了一会,估摸着醉浮生已经开始发挥效用,她便挪动了一条盘蛇模样的装饰物,旁边的墙壁挪开了半截,她躬身进去将头顶的床板一掀,便跃出暗室。

     这是她住了七年的卧房,每一块地板每一个墙角都是她所熟悉的。

     左边是扇形嵌了贝壳的妆台,右边挂了长画的墙上雕花窗似关未关。若是平日里,她总是喜欢开着中间的那一扇,看窗外碧波荡漾的涟月湖,湖面上总是有画船漂浮,船里总是盛装的美人和优雅的公子煮酒抚琴,如果偶尔飘来薄雾,那定然会是人间仙境。

     可是现在,昏暗的月光透了一线进来,将地上近十个黑影描出起起伏伏的身线,死了或者活着一时看不清。

     “杀……”

     “杀了毒公子……哈哈哈哈!”

     “任务是我的,钱是我的……”

     先是一个声音响起来,然后是两个,再然后是三个四个,碧香玉相当怀疑这不过二十来平的卧房,能进入这么多人,交战时是怎么打得开的。

     难道不会拔刀的时候划到自己人吗?

     “你们感到痛苦难受吗?”碧香玉款款走到窗边,将窗推得更大一些,然后她在月色的阴影里用声音蛊惑,那黑色的长衫为她平白添出一分凌厉。

     “来,说吧,告诉我买我命的是谁?”她抛洒毒粉云牵的手臂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在晦暗的月色下仿佛一条黑色的蛇,“告诉我,你们就能解脱……”

     地上的几个人影扭曲爬动,翻滚时又沾上了谁的血,蹭在地上发出湿哒哒的声音,让人听着寒毛直竖。

     “啊……嗬嗬嗬……不……不知道……”有的人回答了,有的人自行了断,当碧香玉自己都觉得不会挖出有用的信息时,几支极小的袖箭呈破空之声从房门外飞至,断送了两条人命。

     再一晃眼,那射暗箭的人影已经落在了房中央,不近不远地看着她。

     “宣夜?”碧香玉的心头狂跳。这是囚音阁最优秀的暗探之一,她身为毒公子时最得利的干将。他来了,证明她囚音阁的旧部也来了。

     还有什么能比被自己的靠山算计,又被曾经的部下倒戈来得悲催呢?

     “阁主已与佑州王达成交易,堂主,束手就擒吧。”宣夜说。

     “束手就擒?”碧香玉一愣,再醒神就笑了,“宣夜,一个时辰前我已请求面见阁主,你确定阁主的意思是继续履行交易,而不是让你带我去见他?”

     她一步步朝他走近,看他眼底闪动的不安,碧香玉嘴角的笑容越发扩大:“还是阁主许诺,若是宣夜趁乱杀了我,那么丰州城囚音阁分堂的下任堂主可就是宣夜你了?!”

     她最后一步跨过,与宣夜的距离只剩下五步。五步,是不擅长近战的宣夜最后的容忍极限,却也是她毒公子的最远使毒范围。

     碧香玉这一步跨出,宣夜的瞳孔顿时一凝,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飞跃,两息之间就与她拉开了距离。

     “呵,原来宣夜惧怕本堂主?”她的笑容那般灿烂,心底却有些苦涩。曾经他是她的盾,能护她于安全范围,如今这盾长了利齿,还转了方向。不得不说,饶是她碧香玉冷心冷情,被这真相刺了一道,还是有些疼痛。

     “堂主,不要逼我!”宣夜的声音有些颤抖。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又有几条人影从房外跃进来,纷纷落在宣夜的身前。

     “鸣景,勿襄,姬承山?”碧香玉放下扣着毒丝银练的手,看着那几个人影似笑非笑,“你们虽是养娘为阁主培养的暗探,但总归是与我有几年的交情。若是如今养娘还在世,看见你们对我这般,不知道会不会让她伤心难过呢?”

     “帝行羽,你没有资格提颜汐堂主?!”

     为首的姬承山声音沙哑:“五年……颜汐堂主待你如何你难道不知?她分明是被皇室的秘术重创,你偏说皇室不见得有这种秘术更没有杀她的理由!哈哈,却原来,颜汐堂主教导了你这些年,不过是为皇室养了条忘恩负义的狗!”

     “……谢谢姬大侠的夸奖!”碧香玉的神情不变,心底的疼痛却越来越重,“现在几位大侠想怎样呢?逼我随佑州王去帝都凤皁宫?还是杀了我这皇室的狗为养娘报仇?”

     孰真孰假,不是靠打嘴巴官司就能解决的,无论养娘的死是否与皇室有关联,无论她碧香玉是否就是闲云公主。

     “谅你再毒辣冷血也不会动了颜汐堂主!”勿襄拦住暴怒的姬承山,“帝行羽,阁主不会见你的,我们也不想再看到你,只要你滚出丰州,滚回你的帝都,从此囚音阁与你再无关联!”

     “哈哈哈哈!”碧香玉这次是真的笑了,“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本堂主要走要留几时轮得到你们指手画脚?!就算是养娘从地下爬起来了也逼迫不了我的意愿!”

     她的狠厉不过是表面的假象,可是很多人都信了,就连她自己也偶尔分不清什么才是自己。突然想起,养娘曾说,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即使受了伤也不要去舔伤口,永远不要给别人第二次伤害到你的机会。

     时至今日,碧香玉依然记得她说这些话时的情景,总让人忍不住流泪。

     “哼,帝行羽,不要不知好歹!别说你使毒的本事还欠些火候,就算是你有几分能耐,也架不住以一敌四!”

     碧香玉正要回骂过去,却听到风子期邪魅慵懒的声音传来:“欺负女人可真算不得本事!”他从暗室飞跃而出,落在她的身旁,他袖口繁复的花纹衬得那持着白玉折扇的手指,更加莹润修长骨节分明:

     “不知几位少侠,那加上本世子可还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