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王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幽浔昀从未属意过帝行羽?!

     碧香玉有些怔愣。

     那不是有过什么定情信物血玉琼觞吗?——虽然她逃难的时候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还有那什么此生只属于他佑州王一人?——虽然她压根没有七岁前的记忆。

     但素!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难不成那所谓的告白和私定终身都是这身体的原主一个人的决定?

     碧香玉忍不住老泪纵横,这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用这么伤肺的单恋情节来伤害她一个冷心冷情的花楼楼主,碧香玉表示很忧伤。

     而忧伤之后,偏就有那么点不对味,她伸手在幽浔昀腰间的伤口处再拧了一把,听着他痛得闷哼,她就越发气得想笑:“幽大人,原来是与本宫没感情!呵,没感情你来泡什么公主啊?”难不成真是为了弥留的帝王还愿,为了皇室的血脉传承,为了大朝国的稳定昌盛?

     “帝行羽,本王从不知你竟然这般无耻!”幽浔昀似是痛得狠了,牙齿咬得格格响。

     “正好,本宫也从来不知佑州王竟然这般下流!”碧香玉哼了一声,再将他的伤口拧了一把,“既然一开始准备了色诱,就要做好被人睡的觉悟!本宫就算把你吃干抹净也是你自找的!”

     虚张声势耍嘴皮子这种事情做得太顺手了,怎么办怎么办好心惊!她分明能感觉到,即使看不见他但是那种要被他碎尸万段的惧意,正在脊梁骨爬上爬下啊,摔!

     “吃干抹净?”幽浔昀不知是被她的胆识给惊吓到了还是突然镇定了,竟然是冷笑一声,“呵,本王倒是想看看,公主殿下如何将本王吃干抹净!”

     他紧绷的身躯陡然放松下来,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碧香玉突然就感到无从下手了,这是比拼你敢我敢谁更敢的时候吗?

     如果有一张床在这里,特么的他会不会真的躺下去?可是她不敢真的睡了他啊,摔!

     “怎么?公主殿下不敢动手?”他的声音低沉,极为好听,撩拨得她心痒,“还是说,殿下没有学过,不得要领?”

     “谁、谁……谁说本宫不敢动手!”碧香玉梗着脖子回话,“本宫一个开花楼的,会没有学过?!简直是笑话!本宫是怕你虚有其表,白瞎了一件好皮囊!”

     “……呵,公主尽可试试是否合心意!”

     幽浔昀的声音透出一分玩味,似是早看穿了碧香玉的伪装,而她骑虎难下露怯不得,干脆眼一闭心一横:“试就试,别以为色诱了本宫,本宫就会心软给你解毒!”

     她伸手往他的裤腰下掏了一把,幽浔昀的呼吸再次一窒!

     “帝行羽!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他的话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

     碧香玉悻悻地笑:“呵,呵,一把小牙签嘛,堂堂佑州王,也不过如此!”

     幽浔昀:“……”小牙签?她竟然敢把他的比作成小牙签?

     “本宫的形容词定然是太贴切了,王爷大人竟然感动到话都说不出来了!”碧香玉决定趁着他还没有火山爆发赶紧撤走,“您感动感动就好,莫要惦念!后会无期!”

     “帝行羽!”幽浔昀忍下毒发的剧痛,却忍不住被羞辱的怒意,这怒意激发他身形一动,再次捏住了她的手,“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本王的兴趣!”

     而他眼前这个可恨的女人再次抛出了一把毒粉,再次限制了他的动作,又再次挣脱了他的铁掌,当她成功退出假山洞口的时候,甩下一句话:

     “对不起,本宫现在对你没兴趣!”

     夜间的翠竹林,清香怡人,碧香玉从假山洞中逃一般的出来,狠狠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再抬头看见远处有火把的红光在跳跃,显然围捕刺客的地毯式搜寻还在持续。

     她不禁沉了眉。既然是在世子府,幽王爷的是杀是留该让风世子来头疼头疼才算是对得起大众!

     于是碧香玉捏着嗓子嚎了一声:“救命呀!假山里有登徒子!”立时,那些跳跃的火光开始往这边聚拢,她听到佑州王的怒意从身后传来,竟然感觉心情非常好,再抬步则是奔回他的翠玉轩。

     院门是小翠虚掩的,她冲进门去反手关了门,这才定了心。

     院外的骚乱声起来了,隐隐伴有刀剑相击,而火把跳跃的光芒透过门缝时明时灭,碧香玉有些心跳加快,却不敢再去回忆幽浔昀的脸。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月黑,无光。这世子府果然不是久留之地,她敢断言,今夜就算风子期抓了幽浔昀,也定然会放他离开,而不出三天,佑州王的势力必定再探世子府。

     可是,她的毒药快没有了。

     孟娘子的约怕是得延后再赴,今夜,碧香玉必须要去一趟升仙楼。

     “翠儿!”碧香玉进入房中,“你说,若是毒公子再现囚音阁,可还有人马供他驱使?”

     …………

     待风子期跨入翠玉轩时,已是午夜,月光在云层里时隐时现,正对的主屋房门大敞,一个黑衣的美少年正在美人塌上斜靠。分明是和碧香玉一模一样的脸,偏偏眉眼间露出的神情就不如女儿家的娇媚,那般张扬肆意得让人挪不开眼。

     “小玉儿?”他试探着叫了一声,“还是毒公子?”

     站在一旁的小翠拍手道:“楼主楼主,你真真是料事如神,你说风世子今夜一定会来,倒真是来了!还一眼就认出您的身份呢!”

     已作了男装打扮的碧香玉抬眼,轻笑一声,跳下地来:“本楼主很好奇,风世子将幽王爷怎么处理了?若只是丢出世子府的大门口,可谓是后患无穷呢!”

     风子期摊了摊手,慵懒地笑道:“正如小玉儿所说,确实是丢在门口,啧啧,可真真是满身血肉模糊还带了奇毒,若是小玉儿心疼他,要不要再去捡回来好生培养感情?”

     碧香玉轻笑:“风世子倒是有闲情逸致为本楼主牵红线,若有朝一日,我碧香玉真成了帝行羽,定不负世子爷所望!”她觉得这样很好,不再期待太多,真的很好,“世子爷,请借给我烙玉车和一些人手,我要夜探升仙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