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非你莫属?
    碧香玉欲哭无泪,眼见这边幽府的小厮占了上风,她二话不说赶紧趁着混乱拉起小翠准备逃跑,却不想,一角暗红色的云缎已飞跃而至,拦在两人身前,正是那位本该在一楼大厅的幽浔昀。

     碧香玉匆忙抬头,猛一触到他深邃的眉眼,心跳立时又慢了半拍。

     这是整整高她一个头的英武男人。

     初时从高处看他,碧香玉只觉得他身形修长,远不及此时的霸气凛然。此刻他站在离她极近的位置俯视着她,升仙楼灯笼的红光从他的身后透出几分艳色,那般的燥热和浮华,却反而衬得他刀削斧刻般的面庞越发冷冽。

     “公主临危不惧,倒是出乎了臣的预料。”幽浔昀低沉的声音响起,“请放心,臣即刻护送殿下离开。”

     他凉薄的唇开合间,透着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气息,以至于碧香玉几乎要用尽全力压制身体里想要跟随、为他迷醉的欲念。

     碧香玉突兀地后退一步,又狠狠地掐了自己的手心,疼痛让她瞬间清醒,脸上再次挂起老鸨的招牌迎客笑容道:“这位幽大人……真真不是奴家瞒您,这十里八乡的熟客都知道,我碧香玉虽是七岁才来的红巷,可确实不是大人您要寻的那位公主……”

     全红巷的都知道她不记得七岁之前的事情,天生能识文断字却不守世间礼节,分明一副天人之相却行事俗不可耐,是以奇葩闻名。

     对于碧香玉突然惊醒的反应,幽浔昀的嘴角挑起一丝玩味,他冷冷地看了她半晌,眼眸竟突然转而温暖了些许:“公主真不记得年少时的事情?”

     他指尖在袖里一勾,捧出个小巧的暗红色物什摆在她眼前,又盯着她看:“如此说来,闲云公主定然也不记得……这定情信物血玉琼觞了。”

     他的声音低沉,配合着刻意减缓的语速,听着像带上了几分伤感,可神情却未变,那一闪而过的探寻目光犀利得如同猎豹,碧香玉心中当下警铃大作,差点被击碎的防备立时提起,一时间哭笑不得。

     人才啊人才啊,这美男子演戏的水平,简直是堪比间谍楷模,连私定终身的戏码都搬出得这般自然,甚至不惜以皮相加码,啧啧,她碧香玉若是生理反应再强些,定要着了他的道了!

     偏偏一旁的小翠没看清形势,眼冒金光不知死活地加了一句:“哇,私定终身……楼主您不到七岁就好有魅力了哟!”

     碧香玉那一瞬间几乎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她的脑细胞都发育完全没有。

     这幽浔昀一看就知道不是闲云公主的良配好吧?

     若真是爱她爱得死去活来,失联七年还念念不忘的,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毫不顾忌甚至大张旗鼓揭露她身份么?

     若真是拥护闲云公主的,会不顾她安全、以她为饵,趁机除掉某些势力的党羽么?

     若真是担心她,为击退敌人而应顾不暇,何必牺牲个手下博取她的信任,特么的直接抱起她飞出去找接应的嘛,满戏院的英雄救美桥段都这么写的,她碧香玉抱起来又不重!

     强忍住青筋暴跳,碧香玉干笑几声,没话找话道:“哈,哈,原来幽公子是闲云公主没来得及办入赘仪式的夫婿呀。”

     叫你玩苦情戏码,叫你装!

     再私定终身活该也是个入赘的命,何况还是入赘的候选人……之一?

     这话一出,幽浔昀身周的气压顿时急剧下降,立时让碧香玉得寸进尺打嘴仗的想法收了回去。

     看着他依然不带柔情的绝世俊颜,碧香玉不知道拿这血玉琼觞怎么办,正考虑着要不要收起来,却听到那幽浔昀开口道:“既然公主记起了臣的身份,便兑现诺言吧。”

     “???”碧香玉双眼圆睁。

     神马身份?

     神马诺言?

     记起他是闲云公主的未婚夫候选人之一也算?

     幽浔昀嘴角微挑,引得碧香玉随着他的视线看向手中的血玉琼觞,那暗红色的玉质边缘在背光处勾出一抹晶莹的弧线。

     “公主可还记得,你说过此生只属于臣一人。”幽浔昀沉声说。

     碧香玉:“……”

     什么叫做冬夜里的一场惊雷,这就是冬夜里的一场惊雷,还是在有预兆的前提下,碧香玉活过两世终于是经历过了这么一遭,瞬间就被雷得外焦里嫩的。

     对此,她突然很想长嚎一声: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拿这种感天动地的言情老调来勾搭她一个见惯了痴男怨女的花楼楼主!

     但素,碧香玉不得不承认,她听了很、受、用!

     按照戏文里的桥段,碧香玉应该做的是面带羞涩,明明身强力壮还是要做出柔若无骨的模样,最好能泪眼滂沱地看着身前的男人,一边被他的言语感动一边情不自禁的晕倒在他怀里。

     可是看了看幽浔昀自带的冰冷到冻死人的气场,碧香玉连高呼“臣妾做不到啊”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好死不死地问道:“那个……那句话我收回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