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美男的承诺
    碧香玉眼见着风子期被戳到隐秘而俊脸一白,他手掌翻起似要有所动作,却在幽浔昀的一声冷哼之下被制住了手臂,她的心底立有一种在风世子的脸上抽了几个鞋底的快感,还带着“Pia”“Pia”的音效。

     叫你拿本楼主当枪使!

     叫你协同那只黑心的幽浔昀设计本楼主!

     叫你不知我升仙楼是消息传播要道!

     哼,叫你没先一步来接我碧香玉!

     碧香玉想着最后一句的时候,心头无故竟溢出几分酸涩,一时委屈得不行,烦得把袖子摔了,起身就冲出车门跳下地去。

     车外的小厮立时来拦,还未开口,就被赶上来的小翠甩了一耳刮子:“大胆!我家公主出来透个气,连两位大人都没有拦着,你算个什么东西?!”

     小厮“哎哟”叫唤一声,看了眼车厢里的人,便低头退了。

     而清脆的巴掌声一过,碧香玉反到停了下来,看向小翠的眼里有泪光闪动,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她深吸一口气,抬眼向四周望去。刚才在车里,碧香玉只估计幽浔昀和风子期的随从定然不少,现在站在车外,才发现整个树林里黑压压的一片,到处是火把跳跃的红光,与皎洁的月光一同将天地照得通明。

     幽浔昀从行车中出来,站在车辕上俯视她,他那身暗红色的云缎看着更接近于黑色,更衬得他风神俊朗,绝世独立。

     碧香玉的目光越过他,瞥了眼车厢内的风子期。既然端了这公主的架势,懦弱退缩的形态自然不该是她现在应当有的,她眼角扫过铺天盖地的人影,昂头向前迈步,简陋平庸的粗布长裙也无法掩盖她的天人之姿,少了那俗世的浊色,只余灵气飘逸。

     幽浔昀飞跃而下,与碧香玉并列而行,她并没有侧头去看,直到他抓住她的手臂,这才停了下来。

     “不知公主殿下打算散心多久?”他嘴角挑起,似笑非笑,“半夜三更检阅臣的随从似乎也不太合适?”

     碧香玉皱眉。

     佑州人善战,以佑州王幽浔昀为首,据传该州之人无论男女,都英勇非凡。他所谓的随从,其实与护卫甚至士兵也不会差得太多。

     虽然佑州与丰州相邻,但毕竟是不同的管辖地,一个他州的王能堂而皇之出现在丰州,而且有如此之多的人马相随,定然有特别的依仗,而这些,关乎着碧香玉能逃到多远的地方才安然无恙。

     在选择是否要打探虚实的纠结中,碧香玉优雅地侧身,凝眸,在众目睽睽之下抬手抚上幽浔昀的脸,她明显感觉到他脸部肌肉的僵硬,显然是万般不愿却也没有躲闪。

     她不免感到好笑,原来他伪装深情本事也不是那么高超,她手下轻薄他的力道加大了一些,心底感叹了一番手感的美好。端起上位贵女的做作姿态,碧香玉暧昧地轻笑道:“幽王爷这话有些不近人情了,本宫出来散心,身为候选驸马的王爷您,要关心的不该是本宫是否衣着单薄了么?”

     人生不过一场戏,楼主或者公主不过是演出的面具,碧香玉自认为适应能力天下无敌,既然不想出局,不如随意。

     幽浔昀眯起好看的眸子,没有答话,过了一会才开口道:“是臣考虑不周,谢公主恕臣不周之罪。”他看似深情地回应,恋慕和恭敬的尺度拿捏得刚刚正好,捏住碧香玉纤细手腕的力道却也不轻,碧香玉不动声色的抽回小手,嘴角上扬,笑容里泛出几分寒凉。

     侧身而过的时候,幽浔昀突然低声道:

     “帝行羽,本王承诺,此去帝都,必定以性命护你周全!”

     碧香玉怔住。

     曾听人说,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迷于声音,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肉体,死于冷淡。她想,如果有一天她能爱上幽浔昀,那颗萌芽应该是从今夜开始生长的吧。

     当然,那只是如果。

     如果今夜的迹象如她所料,幽浔昀不过是与她这所谓的公主身份,玩一场情深似海的折子戏,她是碧香玉也好,是帝行羽也罢,又凭什么相信他更为他所动呢?

     只这思索间,幽浔昀便返回到她身旁,手上拎着件嵌花叠绣的大氅,花上是鹅黄染了朱红,用的是上好的白色狐毛镶边,这大氅将碧香玉凹凸有致的身躯一裹,她那原本的灵动出尘之气立时又转成高雅华贵。

     碧香玉轻轻抬手理了理鬓边的乌发,身子往身后的行车方向微微一倾,这一顾一盼中,美目生辉,只听到周围一片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似乎比早些时幽浔昀出现在升仙楼时更响亮。

     若不是在这样训练有素的护卫之中,碧香玉真心觉得被众人仰望是一件相当有追求的事情。

     小翠拍着小手赞叹不已:“哎呀,公主今夜真真是美极,就跟那天仙儿似的,别说是丰州,怕是这大朝国再无人能及!”

     碧香玉昂头挑眉,虽然小翠的话夸张了些,但这马屁还是拍得她心底舒坦得很。既然舒坦了,她堂堂升仙楼主就不与那幽浔昀眼底的不屑计较了,就连他用“夜寒风大”这样婉转的方式逼她回行车,碧香玉也没甩脸子给他看,只是站得端正笑得妩媚的对他说:

     “谢谢佑州王的关照,本宫有了这大氅,在这里多站会,真、的、不、冷。”

     幽浔昀:“……”怪我咯?

     翠儿连忙上前扶住碧香玉的手,一脸狗腿的对幽浔昀说:“幽大人,您呀就放一百个心,公主是奴家伺候惯了的,知道这个点殿下她要做些什么,您就在行车里稍等片刻,公主一会就回来。”

     碧香玉诧异地看了小翠一眼,心底只想说,艾玛,果然是主仆连心啊,过了先前那股子惊慌劲儿,这说词一套一套的,默契得就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这要是隔着远了搞不好还有心灵感应呢,找个机会真得试上一试。

     而幽浔昀只是把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抖出一条帕子擦拭,深邃的眼神朝小翠瞟了一眼,立时便把她吓得一哆嗦,甚至忙不迭后退了一步,往碧香玉的身后藏去,紧接着幽洵昀那眼神落到了碧香玉的身上,而碧香玉看着他凉薄的唇抿起,突然也没骨气地抖了一抖,说话的底气狂降:

     “啊,那个,幽王爷,您知道,那个,人嘛,一天总是有那么几次……”总有那么几次需要维护身心健康的时候,用贵族的言辞来解释就是出恭,用文雅一点的名词来写就是排垢,用平民一点的话来说就是拉屎。

     碧香玉其实很想将她的借口大声说出来,而且要理直气壮气吞山河,可惜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该死的惧意,就是在她心底盘亘不肯离去啊不肯离去!摔!

     不敢看着幽浔昀冷寒的脸,碧香玉不自觉地就往他手上那把软剑瞟。早听说佑州王有一把上古的名剑唤折风,三指宽,手臂长,黑身白刃,剑身柔韧能环于腰间。虽然名字娘了些,但是世人都知道,这剑……杀人能饮血。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碧香玉看着那白晃晃的刀刃,似乎就能闻到无数剑下孤魂的哀嚎,加上身边一阵冷风吹来,她“啊”地一声就有些腿软,干脆闭眼往地上一掼,只当为自己一时冲动找个台阶下。

     倒下的一瞬间,碧香玉冷不丁被一阵香风裹了个严实,她预想中的冰寒冷硬的冻土没有靠近,再小心翼翼睁开眼,只看见一袭白底银纹的袍子占了视线,却原来,是被不知何时过来的丰州世子风子期给抱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