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我嫌你脏
    一想起艳眉的那茬子糟心事,碧香玉就只能呵呵了。

     想当年,那艳眉还只是个春心萌动的十七岁少女,碧香玉还只是个外表十二岁的小娃娃,两人的结拜姐姐琴悦刚刚十八。

     不得不说,碧香玉最懊悔的事情,莫过于将最新调配的毒香蝶恋花给了艳眉,又被她哄骗着透露了天字号贵客风子期的身份,在弥补错误的时候偏巧撞破琴悦向风子期告白。

     这中间的恩怨曲折碧香玉不想累述,总之最后的最后是艳眉如愿入了世子府,风子期两年未踏进升仙楼,琴悦大病一场熬了一年还是心结难平跳了涟月湖,而碧香玉终是将心底的那一丝小幻想烧得只剩下渣渣。

     只能叹世事无常。

     碧香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因她这升仙楼主与闲云公主那不可言说的关系,进得这世子府,还能把这好姐姐艳眉给看上一看,甚至能有机会让她为自己的脱身大计而做点贡献,当真是有趣得紧。

     面前的艳眉还忙着泪诉衷肠,碧香玉点头听着,一副乖乖巧巧弱不禁风的模样,与先前那张狂的形象完全不同,让俞萍莲主仆看了呆愣不已,就连听过丫头小厮转述房内争执的程娴几人,都转而有些狐疑。

     眼见着又有几个衣着光鲜的女子走过来,碧香玉厌烦地抿了唇,身形一晃似要摔倒,却又退后两步撑在梳妆台上,深吸一口气,柔弱地扶额:

     “几位主子,奴婢大病初愈、许久未曾进食,可否容奴婢去补些米水?”

     碧香玉不想关注这世子府的女人数量,也懒得计较她们的恩宠级别,于她来说,后院的女人无非两种,主子和丫头,而她碧香玉只是个顶着丫头名号的暂住客罢了。

     艳眉正回忆往事哭得亢奋,突然被打断,脸上顿时翻起些不快,她撇了一眼俞萍莲,便点了点头,碧香玉当下就扯开叠着的丫头外袍,胡乱披了,便脚步蹒跚地走出去。

     饥饿似风暴来袭,可碧香玉并不急着去找膳堂。

     她猜想世子府的暗卫定然极多,不然她以前派出探子暗访世子府时,也不会折损了不少人马还不得结果。

     此时,碧香玉已经没有耐心去和美人丫头小厮们周旋了,只是闭着眼嗅了嗅,跟着她熟悉的毒药的味道前行,直到站在一堵红瓦墙边,她仰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墙头笑道:

     “哪位少侠能帮奴婢传个话,若风世子还想继续研究奴婢的瓶瓶罐罐,可要做好另一条腿抖得无法行房的心理准备。”

     世间万物可制毒,其中以毒攻毒者为药,至刚至烈者为毒。碧香玉向来觉得毒药这东西它还真是个好东西,不同的调配手法能带来不同的效果,除了配酒时尝起来口味不同,还能用来威胁、诱惑、整人及自保。

     不多时,就有一个包袱被内力托着送了过来,碧香玉解开一看,果然是她换下来的衣服、毒丝银练及各种研制好的毒粉:美人泪、云牵、发间雪、……粉剂水剂封在不同的容器里,竟然一样未少。

     另外还有一包装了糕点的袋子,里面香油酥炸的小饼金黄诱人,勾得碧香玉忍耐不住,在肚子叫唤得“咕咕”响时,连忙塞了一个进嘴里。

     接连吃了五个小饼,碧香玉满足地轻叹,道谢的声音不大不小:“多谢世子和少侠,下次做饼的时候可要记得,十步穿肠散味道辛辣,影响口感,还是改放念奴娇吧,这毒成本是高些,但好在香甜可口,名字也美丽。”

     她话音刚落,立时就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还是接连几个,除了头一个发出摔痛时的闷哼声,之后的都只是衣衫摩擦的声音,紧接着又再次归为宁静。

     碧香玉哑然失笑。

     身中奇毒之王黄泉引,从此百毒不侵,竟然也没法创造被人威胁和与人见面的机会了,真真是失策。

     作为一个有节有操的商人,碧香玉觉得,收到物归原主的东西,总还是应该奉送些免费的建议作为回报才是,比如:

     “世子爷前些日子中了极乐幻香,又饮了寒霜白,自然会有些腿抖的后遗症,无需担忧,不用奴婢的解药,只要近一段时间莫喝酒就好,喝酒必抖腿。”

     再比如:“想来世子爷也不愿经常处理奴婢的毒药试验品,若是那交易还作数的话,就麻烦世子爷派人早些把任务送来。”

     然而她说了半天,那边一点反应也没有,也不知道话能不能传到。

     拾掇好东西按原路返回的时候,碧香玉开始留心周遭的环境。

     不得不说,风子期果真是个有品位又有钱的男人,修的这安置女人的后院极大,布置了亭台楼阁、假山水榭,种的是四季长春的紫枫木,铺的是云纹天成的银母石。

     美则美矣,就是忒烧钱了些。

     碧香玉在一片清丽的池塘边停步,分明已是寒冬,这池里竟然还有锦鲤游动。对着池水的倒影,她安静地整理仪容,午后橘色的阳光照在她乌黑柔软的长发上,荡出七彩的光晕,隐隐濯濯,似光影幻化的妖,随风一吹就会消散。

     “……醒月姐姐,果真是世子爷要收你做暖帐,你不愿意?”

     一个娇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碧香玉怔了一瞬,才反应是叫的她。转身去看,却原来是四个十来岁模样的小丫头,穿着一样的绿底黄花小薄袄,个个睁着溜圆的眼睛,一脸兴奋地朝她看。

     “醒月姐姐,你这么美,不去伺候世子爷,多可惜呀!”

     碧香玉看着这几个叽叽喳喳的半大孩子,又想起小翠来,不自觉地心底愉悦,免不了就要端起个老气横秋的模样,说叨说叨些大人的道理:

     “小妹妹们,你们得记住,人生在世三万天,可不能学某些人,将一生苟且成了一天。姐姐我见过了多少痴情女子,为了一个男人争宠斗技,蹉跎了大好的年华不算,还吧命给丢了……”

     小丫头们听得似懂非懂,好在还算安静并不吵闹。

     碧香玉心底满意,附带就多劝诫了一句:

     “这些男人三宫六院的,私生活又不检点,你们看嘛,同一根筷子,怎么能进了这个人嘴里,又进那个人嘴里呢?哎呀,如此卫生堪忧,就算没有花柳,那也得多脏啊?”

     “……玉美人,”风子期压着怒火的声音插进来,“你嫌本世子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