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美男看不得
    演到深情处,碧香玉几乎要流下热泪,而幽洵昀则是提着折风剑,好整以暇地抱手看着,风子期的脸上难得显出一丝担忧,小翠又开始了泪奔。

     有时候,碧香玉不得不相信哲学,比如说这句:生活让我们开始感到无聊,就是为了给机会我们说卧槽。当习惯了一次又一次的卧槽,就会发现生活不再那么无聊。

     这才是真理。

     碧香玉瞟眼看向周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带着哭腔嚎得嗷嗷叫:“壮士呀,您也看到了,两位王爷都是见死不救的主啊,奴家这都血流成河了也不见得他们紧张啊啊啊,您要挟奴家是没有好结果的……”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话,幽浔昀的折风剑再次挥来,而小翠则飞扑上前将碧香玉挡住,风子期斜插进来架住黑衣人的暗器,碧香玉则是被什么东西在脖子后面撞了一下,身子就软软的滑下地。

     嗳?说好的护她周全呢?美男的承诺果然不能信啊啊啊!

     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啊摔!

     碧香玉昏倒前最后一眼看到的,只是幽浔昀微敞的衣领下蜿蜒的锁骨,还真是特么的勾人呐……

     不得不说,做梦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尤其是做春梦的时候,但若是这春梦里的精壮男人突然被按上了一个黑衣死士的脸,可就不美妙了,直直叫人的小心肝都吓得跳出来。

     碧香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旁边有火堆燃烧,远处的湖水上阳光跳跃,像顽皮的孩童在奔跑嬉戏。饶是这风景正美好,她还是无端便感到一丝阴寒来。

     那囚音阁死士正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碧香玉无比惆怅地看着这男子,脑袋里思衬的唯一念头就是怎么逃跑。

     只见那人黑衣黑裤,又蒙上了黑色的头巾,火光将他高大的身形描绘出一幅重彩的油画。一边是融入黑暗的墨色,一边是红得暖心的橘色,而他就在这两种极端的颜色里静坐着,宛如一座雕像。

     “这位……壮士?”碧香玉试探着唤了一声,见那人没反应,身体便不动声色的往火堆外挪了挪。

     那人连眼睛都没有转一下,只盯着火堆不出声。

     碧香玉小心再加了一句:“这位壮士,奴家真不是公主,您抓错人了……”

     那男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碧香玉小心地再往火堆外挪了挪,赔笑道:“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奴家是怕死了,根本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时失措冒充公主,奴家这就回去,也别劳烦您送了……”

     她说着就站起身来,眼睛却偷偷瞟向那黑衣的男子,他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火光映着他浓密的睫毛,在眼脸处投下一道深深的阴影,刚巧敛去了眸子里的神色。

     碧香玉悬在半空的心狠狠一颤,下一步还是选择了转身往来路上迈出一步——

     “哎呀!”

     分明无人的前方竟显露出一堵厚实的肉墙,碧香玉真真撞个正着,当下鼻子一酸,眼睛里滚出几滴泪来。

     而那火堆边的黑衣男子早已消失了踪迹,眼前的肉墙却发出冰寒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安分点,不然杀了你!”

     这是人的速度吗!碧香玉欲哭无泪,只能揣着狂跳的小心肝,身形是再支持不住,干脆坐倒在地上。

     火光跳得弱了些,在这清晨稀疏的树林间,并不显山露水。

     碧香玉看着这男子的身形一晃,转眼就失去了踪影,再回头,他还坐在之前的位置上,甩了几根枯枝到火堆里,一模一样的动作和神情,仿佛从来没有移动过。

     只凭那露出来的一双眼睛,碧香玉便能断定这是一个不亚于风子期的美男子,却第一次没有了欣赏美男的心情。

     她此时只觉得全身酸痛,饿,和冷。

     碧香玉忍着身体的难受,朝火堆靠近了一些,却又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

     过了多久,碧香玉不知道,只觉得迷迷糊糊眼泪糊了眼,却又睡不着醒不来,湿冷的泥土透着寒冬的气息浸透了她的衣衫,她猛地醒觉,只见身旁的火堆已小得不足以取暖。

     一天才刚开始,树林深处竟传来一声狼嚎,碧香玉慌忙坐起四处看。那黑衣男子依然保持着盘坐的姿势,脊背挺得笔直,眼睛却已经合上。

     碧香玉静默了一会,还是站起身,衣服发出极轻的摩擦声,而那男子依然宛若石像。她心下一横,抬步迈开,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如影随形跟上来:

     “敢离开这里半步,就杀了你。”

     “……壮士,奴家去拾些柴来……”

     “敢离开二十步,就杀了你。”

     “呃,奴家想顺便捡点果子吃……”

     “超过五十步,就杀了你。”

     “奴家……”

     “再盯着我看,就杀了你。”

     “……”

     碧香玉膛目结舌,末了,心底积怨一上,当下胆子就肥了,说话也不管不顾:“王八蛋,要杀老娘你就干脆点杀了!反正在这不是冷死也是饿死渴死!”

     长得帅了不起么?!长得帅就不能让人看了?!

     特么的她一个喜欢看美男的就没有人权了?!

     特么的要杀就爽快点来杀啊,要浪费本楼主的体力这么久这么多么?!

     许是碧香玉爆发得太突然,这黑衣的美男子竟然愣了神,他微眯了眼,浓密的睫毛勾出极漂亮的弧形,下一瞬,眼底的杀意则不加掩饰的展露出来。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他站起身来,迈着极重的步子一步步逼近,每一步都震得碧香玉的小心肝一颤又一颤,“就算你是真的公主,杀了也容易。”

     适时晨风大起,刮得周围的树叶“哗哗”响,位于两人身后的火光胡乱摇动,反衬得他的身形如鬼魅一般恐怖骇人。

     碧香玉看着他两鬓狂舞的发丝和他靠近时传来的血腥味,突然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忍不住泪崩。

     “壮,壮士!……大侠!”碧香玉本着保命原则,开始动用娇柔政策,她惨嚎一声,开始声泪俱下地控诉那个灾祸之源幽浔昀的种种罪行。

     “大侠您可是要看清形势啊,那姓幽的大人真真是害人不浅,给奴家捏造个高贵身份来就是为了当靶子用呀……也不知道他背后的是谁,您若真杀了奴家,怕不是给人做嫁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