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莲姑娘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碧香玉摸了红肿的半边脸,怒极反笑,“本楼主是世子爷亲自叮嘱要护着的人,今儿个您真给了本楼主三十板子把我给打死了,明天别说是您,就是号称丰州首富的俞家,都得一夜之间全府上下身首异处,您要不要试试看?”

     碧香玉早看见门口探头探脑的丫鬟小厮,一打眼竟然有十来个,摆明了背后探情况的人不少,她连夜逃难又扛了黄泉引的毒,此时腹内空空滴米未进,睡个觉都不安生,她碧香玉也是有起床气的!

     “你!你敢咒我俞家……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世子爷要护着你?”俞萍莲大抵是没有见过碧香玉这般嚣张跋扈的丫头,再是骄横也敌不过恐吓,分明是虚长几岁的年纪,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

     碧香玉冷哼了一声:“本楼主就算是世子爷的宠物,那也是爷能动的,您一个俞家庶出的小姐见过的勾心斗角多,可也得长点心眼认清本质,这世子府后院的规矩,还得是爷说了才算的!”

     你俞萍莲才算个什么东西!你全家都算个什么东西!

     打脸的要义莫过于将对方引以为傲的东西踩在脚下,碧香玉本来对这些个恶趣味不敢苟同,但是把蠢字写在脸上,随便就被人挑唆了来她眼前晃,那可就不好了。

     俞萍莲气不过,还想动手出口恶气,冷不防被碧香玉推过来的桃红给挡住,当下她直接甩了巴掌在桃红的脸上,立时把桃红打懵了。

     只听得“啪”的一声清脆响亮,桃红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五个通红的手指印,碧香玉“啧啧”两声,幸灾乐祸地吹耳旁风:

     “哎呀呀,俞小姐是连自家丫头都不放过,做巴掌打脸这种没有美感的事情,别说是爱美人的风世子看着膈应,小姐也不怕丫头暗地报复,在吃食里面放些不该放的,那可就……哎呀瞧您们主仆情深的,您就当奴婢我什么都没说!”

     小丫鬟桃红本就是被被子蒙住有些昏了头,那一巴掌立时把她打醒了,听了碧香玉的话,顿时吓得跪在地上,急忙向俞萍莲磕头如捣葱:“小姐您可不要信了这贱蹄子说的话,奴婢可是从没生过二心啊,小姐……”

     “小贱人,你真当是没有异心?!你上次端给我的芙蓉养颜汤里,是不是下了什么……”

     “不不不,小姐,奴婢可是尝了一口,确实没有异样啊!”

     “好啊桃红,你竟然敢把掺了口水的养颜汤端给本小姐,你……”

     …………

     看着这对主仆对撕,碧香玉觉得关在闺阁的女人真真是无趣得紧,怎比得上她升仙楼里逍遥快活,一不小心就想起小翠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幽王爷给带了去,有没有办法脱身,才几日不见,碧香玉就对她记挂得厉害,胸口一时堵得慌。

     她捂着胸口下了雕蝠梨花木床,绕过纠缠厮打的俞萍莲和桃红,撇一眼门口指指点点掩嘴偷笑的丫头小厮们,旁若无人地就着铜盆里剩下的一点水洗漱完毕,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开始修整。

     这梳妆台倒是不错,烤漆刷得夯实,铜镜打磨得光亮,台上的胭脂螺黛檀木梳更是一应俱全。冬日的阳光从镂空雕花的窗格子里穿过来,映照在梳妆台上,带上了一些慵懒的柔软的气息,终是让碧香玉的心情好了许多。

     世子府的规矩是什么,她还真不知道,但这房间配备的物件定然不是一个丫头能享用的。

     反正挂了个丫头的名号,碧香玉是没有做丫头的自觉的,端茶倒水挤兑旁人那般有技术含量的活儿,她没心情没义务也没打算去学。

     她正点着眉心的梨花红呢,就有一个声音从门口传进来,让房内的三人都一并转过去看,正中的是对撕完毕、正在大眼瞪小眼尴尬得不能下台的俞萍莲桃红主仆,而看一眼又回头继续点妆的碧香玉则挑嘴笑了一声。

     一名红衣女子靠在门边,媚眼如丝,发髻斜插了一支金步摇,随着她说话的动作晃得妖娆。“哟,这吵吵嚷嚷的是在干嘛呀?下人们都看着呢,都不嫌丢人的嘛!”

     “艳眉姐姐,这两位就是世子爷新迎入门的夫人?我怎么就瞧着一身劣质的香粉味儿呢?”随后跟进的是一个蓝衣女子,捏着块绣花锦帕掩鼻娇笑。

     似是没看到俞萍莲青红不定的脸色,红衣的艳眉装模作样地补刀:“娴妹妹说笑呢!谁不知道咱世子爷是要做驸马来的,就算娶的夫人那也得是公主呀。”

     “说是这般说,可这有位妹妹可是与我等姐妹的待遇不同呢……”程娴言语中的醋味快要把人的牙给酸没了,“就连锦州研书世家的琬小姐远嫁过来,也没这待遇呢!”昨夜的动静,全府有点名分的女人都看着,俞萍莲是被小厮们抬进府的,而碧香玉是被风世子亲手抱进府的,那待遇能一样吗?

     一听了这挑拨,俞萍莲又想不过要找点不快给碧香玉,她暗暗踢了一脚桃红,小丫头顿时像得了什么恩赐一样,忙着冲锋陷阵作出表率:“几位主子别误会,那贱蹄子可是新分下来的丫头来的,还不懂规矩,我家小姐正调教呢,让几位主子看了笑话,奴婢带小姐赔个不是!”

     碧香玉翻了个白眼,心底叹息。

     有些人呐,就是不长记性,任谁第一次上门吃了亏,怎么都会从长计议的,怎么偏到了这俩人身上,那智商就直线下降了呢?

     她拿眉黛在嘴角点了个硕大的黑痣,又拿头发遮了没被招呼过巴掌的半张脸,露出另外半张有红肿指印的,这才转身站起来,大大方方地看向艳眉,却将那妖娆女子吓了一大跳。

     “……你叫什么名字?”艳眉看见一脸惨状的碧香玉,一时怔愣,“听说你是从红巷来的?”那丫头被风世子从烙玉车中抱下来的时候,可是被门口迎接的众位姐妹瞧得仔细了的,夜里分明一张天姿国色的轮廓,白天来看竟然是丑到令人发指。

     “回艳眉主子的话,奴婢叫醒月。”碧香玉垂眸,微蹲下来行了个礼,摆了副唯唯诺诺的小模样,声音也带着哭腔,“奴婢是红巷升仙楼来的,刚刚进楼里,什么也不知道……”

     “……原来是升仙楼来的,你们楼主碧香玉可与我有些姐妹交情,她现在可好?”

     碧香玉的头低得更低,奉承道:“楼主一个卖笑的小丫头片子,管着整楼如狼似虎的大龄姑娘们,能有多好,哪比得上艳眉主子锦衣玉食,得世子爷的恩宠?”

     “想来也是……”艳眉假意哀叹,掏出块白色的帕子揩了揩并不存在的眼泪,又环顾了一番身前身后的俞萍莲和程娴几人,一脸忧伤的说:

     “万事不得两全,她不愿放下身段去伺奉世子爷,自当要受些罪。艳眉衣食无忧,本想着该帮衬些楼里姐妹,只可惜世子爷日夜宠爱,艳眉无空赴约,长此以往,怕是要联系都断了……”

     联系都断了吗?碧香玉低着头,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呵,原来是进了世子府就被迫与世隔绝,数着日升月落、等待轮流几月后伺寝的日子,悲凉如斯……知道你这两年来过得不好,本楼主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