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忧伤的故事
    眼看着毒药还没有掏出来呢,她的手就给捏住了,碧香玉气得牙痒痒,只见那风子期偏偏好死不死地亲了上来,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张口就咬了过去。

     风子期轻笑,两指捏住碧香玉柔嫩的脸颊,生生将她的动作制住。他俯身时嘴唇在她嘴角擦过,落到下唇上,似是品尝美食般轻含、碾磨,舔舐,啃咬。

     眼见着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的手指掠过她敏感的耳垂,顺着脊椎滑下,停在腰间。

     碧香玉嘤咛一声,只觉得呼吸艰难,身形摇晃快要站立不住,手指不自觉去抓支撑物,却扯落一手月白色的外袍,连带着他白色的里衣也滑落一半。

     不知几时她的腰带已解开,外衣凌乱发髻松散,整个人被他禁锢在臂里怀中。

     此刻室内满溢旖旎香味,而碧香玉却正巧在这迷茫时清醒了一把,她奋力一挣将风子期推开,慌不择路朝左旁冲去,却被什么给绊倒,跪坐在地。

     “嘶……”

     膝盖着地的疼痛让她眉头一紧,之后竟是感慨良多。

     庆幸尚未酿成大错,不至于事后追悔莫及。

     若是被人知道,她一个玩毒的被人用区区媚香给迷惑了身心,岂不是丢脸到了黄泉地,再活一世也抬不起头来?

     碧香玉感受着自己烧得发烫的脸颊欲哭无泪,而风子期则施施然上前,姿态优雅地卧在她身前,姿态优雅地将衣不蔽体的形态收拾了一番,再姿态优雅地伸出手指,挑起她散落的一缕青丝把玩,然后慵懒地笑着说:

     “公主殿下,你想吃干抹尽便跑路么?”

     碧香玉:“……”

     卧槽,老娘几时把你吃干抹净,老娘还没来得及痛哭初吻!

     妖孽你这么不要脸真的好么?

     碧香玉抖着嘴角回敬:“世子大人,瞧您说的,本楼主是个有良心的商人,怎会让您吃亏呢?奴家刚刚可是亲眼见着您陶醉的模样,相信大人您也挺愉快的!”

     她就当是被狐狸舔了吧,这年头谁不碰到一次成精的公狐狸,简直就是白过了一段青春。

     那公狐狸风子期听了也不恼,只把笑声放大了些:“有趣有趣,真真是有趣!”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既然公主殿下不愿入主凤皁宫,正巧本世子也不愿为一朵牡丹花王失了成片的花海。”

     风子期将手伸向碧香玉:“玉美人既然自诩为商人,不如就与本世子做个交易如何?”

     碧香玉抬头挑了挑眉,脸上写着大大的奸商两个字:“世子大人,您要的东西?您的交易筹码?”

     风子期嘴角溢出一丝算计:“本世子带你入府避这皇权之争,作为交换,我世子府的三个任务,你可任选一完成。”

     关在高门大院这也算护着?碧香玉只能打哈哈了:“世子大人好谋划,奴家小隐于市大隐于山野,哪里不得周全,犯得着要做您老的任务么?”

     摆明了风子期要的任务难度不低,若是在她范围所属,若是容易搞定,那升仙楼早就接到任务了。

     “玉美人说得也是,”风子期的笑容放大,抬起那莹白的手指在空中挽了个漂亮的指花,“美人儿也可以多考虑考虑,反正出丰州的地界还远着呢……”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门外便有人行马嘶盔甲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紧接着探子来报的声音响了起来:

     “报——启禀世子,方圆十里已经封锁,没有可疑痕迹,世子府有家丁前来传话,佑州王本应按原路返回,但有意与世子作别,此番正在前往世子府的路上。”

     “哈!”风子期似笑非笑地扫了眼碧香玉,转头朝门外下令,“备车,速回府,本世子正要献位美人与他逍遥快活,可莫要错过了会见佑州王的时辰!”

     碧香玉:“……”呵呵!

     这坑挖得漂亮,这威胁也挺有美感的,这人生也惊喜不断,真好。

     压下心底的火气,她一脸谄媚的靠前,勾住他那指节修长的大手起身,身子扭得像条水蛇似的,蹭着他说:

     “哎呀,世子爷,您这番着急又是何必,奴家与您这交易还没谈妥呢……”

     “本世子以为,公主殿下……唔!”

     碧香玉连忙拿手捂住风子期的嘴,尴尬地笑着:“大人误会了,您的条件奴家应了,只是奴家有些贪心,还想要大人帮忙寻找一个酒杯做条件而已……”

     没有提到期限的交易都是仓促的,但是眼下刀架在脖子上,由不得她提再多。

     而且,碧香玉心底还有那么一丝丝侥幸,若是能找回当时带她穿越而来的酒杯,是不是还能回到当初的地方?

     风子期垂眸,感受到他唇上小手的微凉,轻嗅了上面散发的独特香味,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情绪从皮肤接触处蔓延,如藤蔓般爬过喉、漫过肩,往心底钻了过去。

     他突然发现,她的性情还未变呢,一如他多年前见过的样子。

     碧香玉看着风子期沉默,有些意外,又多问了一句:“世子爷,您是在考虑以哪种身份安置奴家吗?还是奴家答应得太快,您有些惊喜得不能自已了?”

     风子期的脸一黑,当下就把她还未收回的手指咬了一口,引得碧香玉痛呼一声:“哎呀!”

     “本世子的确是有些惊喜,玉美人你惊么?”

     碧香玉疼得眼泪汪汪。

     惊,当然要惊,惊恐的惊。如今果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连一向优雅高贵魅惑风流的白狐狸也会咬人了,也不怕咬出血了毒死他!

     “世子爷,奴家这花容月貌的皮囊太显眼,做您家姬妾也不合适的对吧……”要是被翻牌子伺寝更不合适。

     “本世子既然提了要求,自当考虑周到。”风子期扫了眼还昏睡在地上的俞萍莲,表情厌恶,“身份就是俞家千金的陪嫁丫头,醒月,如何?”

     “丫……丫头?”碧香玉抽了抽嘴角,看了风子期扬起的眉,只得委曲求全的应了,“您说什么就什么吧……”

     碧香玉叹气,正牌女主落难郊外,恰巧碰上候选未婚夫与人偷情,女主为保命而与其签订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得看着他们正大光明的偷情不说,还得小心伺候着,听起来真是个忧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