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伪装
    “那我要不要给俞蓉嫣和那个琴师创造私会的机会?”俞启光看着碧香玉时笑得有些猥琐。

     碧香玉摇头:“俞三公子只需要不经意地透露给俞家家主,丰州王的兴趣,然后再不经意地让宣夫人和俞小姐知道家主的偏向,如此便好。”她轻笑,“那位勿桦琴师定然会赴宴的,三公子请记得为他安排一个能让蓉嫣小姐看得清楚的位置。”

     一个的感性的容易冲动的世家小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算计了婚姻,又看见心上人在场,她的反应会更偏向于激烈抗争,毕竟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条命。

     碧香玉的嘴角勾起。她不敢自称为能推波助澜的幕后黑手,但俞启光一定是那根转动浑水的搅屎棍,她唆使一根搅屎棍来挑起俞家内部争端,再顺道把这争端边缘的大家族都给拉下水,尤其是那几个能做闲云公主驸马的,统统都别想置身度外。

     潇洒倜傥的风子期也好,冷酷邪肆的幽浔昀也罢,哪怕是看似无欲无求的谨无华,都是带着各自的目的来接近她的。若是不能成为同伴,就定然会是敌人。

     碧香玉从来不敢肖想,会有一个男人如折子戏里演绎的那般,能将她捧在心尖尖儿上,能将她护在羽翼之中,不让她每日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她不信她会这么好命。

     身为一个无父无母无权无势且身份令常人所不耻的老鸨,碧香玉即便认了公主的名号,也无非是个炮灰而已。

     要做腹背受敌的炮灰么?她碧大楼主没兴趣。

     如果不用在纸醉金迷中虚与委蛇,就应该在市井或山野中悠然度过人生,才对得起她换皮之时的生死不能和每月毒发的疼痛煎熬。

     凭什么要做傀儡为他人做嫁衣?!帝都的杀手潇湘殿都能远赴丰州来给她上个一课,她碧大楼主怎能不顺其自然知难而退呢?

     看着俞启光泛着贪婪精光的眼,碧香玉自斟自饮。

     她不用关心俞家的事情怎么收场,因为那都是别人的事情,她只需要做的就是挖掘出他们的欲望,再给于这欲望滋生的养料,欲望和欲望倾轧之间就会有空隙,这空隙能让她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博得一线生机,便已足够。

     “刑姑娘,你帮助本少爷这么多,怕不是那么简单吧?你还想要些什么?”俞启光的眼神里带着探究,“你放心,只要你全心助我,就算是平妻之位,我也许给你!”能做俞家未来家主的平妻,岂是一般人能享受的殊荣,何况是个依附于俞萍莲的丫头?

     “多谢三公子关照,奴婢的心思……果然逃不过三公子的眼睛!”碧香玉故做羞涩地低头,又不动声色地将他不安分的手按住,“奴婢自打听莲儿小姐提到您的名字,便心心念念着公子您,只是……眼下时间紧迫,奴婢还是先助您办得大事要紧!”

     没有要求的助人为乐是值得被人怀疑的,只是碧香玉没想到俞启光的色胆也随着他的欲望上涨了这么多,不过这也好,对手多一个弱点也是多一个软肋。

     她装着嗔怪地白了俞启光一眼,含了杯中最后的一口酒,一点一点咽入喉,这才提了酒壶在他猥琐的笑容中起了身,紧随着这俞三公子出了院门,在偏僻无人的小巷上得马车。

     在颠簸的马车上,碧香玉一点云牵便制住了俞启光那飞扬的小心思。她漫不经心的地从车窗缝隙里往外看,还是那条本应繁华的隆昌街,还是那个本来香火旺盛的城隍庙,只是明显清冷了许多。

     记得几日之前,她也是与人坐着马车从这条街路过,当时的氛围极好,是她喜欢的自在舒适的味道。那人抚琴煮茶,与她讨论商道,似乎是才发生的事情。

     转过这街再向右拐就离俞家不远了,有沿街叫卖的商贩扛了插满糖葫芦的木杆路过,碧香玉淡淡瞟了一眼,却不经意看到一个人影,那人一身黑色紧身衣,脚步蹒跚,似是受了什么伤,从他周围平民的反应来看,他似乎每走一步都有血溅在地上。

     “刑姑娘,你看得这么认真,是不是碰到熟人了?”那俞启光在她这吃了点苦头,问话也是小心翼翼。

     “嗯。”碧香玉继续盯着那黑色紧身衣的人。

     ……宣夜。

     呵,他是跟了她毒公子几年的左右手,是囚音阁分堂的后起之秀,可不就是是老熟人么?

     “那,那……刑姑娘……”俞启光有些紧张,似是怕他的杀人之事被碧香玉告发,即将行迹败露般,说起话来吞吞吐吐。

     “麻烦俞三公子把外袍脱了。”碧香玉头也不回,只盯着宣夜踉跄着进了一个干货铺,那是囚音阁的一个外接暗堂。看来有非常紧急的情况啊,不然他也不会就这么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身着夜行衣就进去了。

     “脱,脱了?在,在这里?”俞启光脸上升起的一点亢奋又被他自己强行忍着,“嘶,这,这……刑姑娘,这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啊不是,那这马车里也施展不开呀,不如先去旁边的隆昌客栈包个间休息一下……呃!”

     碧香玉懒得解释,直接就甩了一蓬毒粉过去,正好让这俞三公子消停一会。

     授受不亲这四个字对于碧大楼主来说,就跟听她楼里的姑娘一边喊着“不要不要”,一边飞快地把一双美眸眨得跟翻白眼儿似的,是叫欲拒还迎吧。

     授来受去,才有了一来二往,也算得是个打造关系的过程。碧香玉忽然想着,她若是跟那个负责找寻公主的佑州王幽大人也来这么授上一授,会不会后面的日子就会好过一些?

     一想起他那张冷寒的脸,她顿时身上就一抖,转身便把俞启光的外袍扒了套在自己的身上。这男子的袍子大是大了些,偏偏正好将她的身形裹得笼统。

     她再把头发松松地一挽,胡乱抽出几缕垂在脸颊,又翻出个拇指大小的竹筒,将里面灰色的粉末倒出些在手心,滴了点酒调和出青灰色的膏状物,粘粘的也不成型,然后凭着自己的感觉,就把那东西抹在两个腮帮子、下巴和上唇部,像极了青灰色的胡茬。

     最后,她把余下的膏状物往眉毛和下眼敛上一抹,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碧香玉便已装扮成一位矮个子的落魄青年,对比她那与身形极不相称的别人家的袍子,更添了一分窘迫。

     身上的毒药多就有这点好,遇歹徒可防身,吃饭时可调味,伪装时还可以当妆面,用起来真真是顺心得很。

     “过了拐角就停车!”碧香玉将门帘掀开一丝缝隙,“把俞三少爷送回府去,就说刑媛后日再与他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