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谈话
        “长安?”哪吒皱眉仔细想了一会说:“我没听说过那个地方,是你的家乡吗?”

         “不……不是……”清溪喃喃道,他感觉手指有些颤抖,他问哪吒:“那你可听过纯阳宫吗?扬州?洛阳?”

         “没有,那些都是什么地方?”哪吒说:“我从来都没听人提起过。”

         ——怎么会?

         清溪有些呆愣,怎么会没听说过?!

         “诶,你怎么了?没事吧?”面前的男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默让哪吒有些慌乱,他赶忙说:“你别这样,啊,我师父去过的地方很多,他一定能帮你找到你家的。还有我的各位师叔,他们也都很厉害。你不要……哎呀,你不要这个样子啊。”

         清溪感觉心底成了一团乱麻,他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也没有想到自己现在还能好生生的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他曾在战火纷飞的时候想,无论怎样,他最后都要回纯阳宫,去见一见疼爱自己的各位师叔,还有师兄弟们,然后就会留在纯阳宫领悟剑意,因为纯阳宫才是他的家,才是他的归宿,在下山的那一段时间,他从看到战火,敌军时的慌乱,到后来渐渐变得麻木起来。

         每当有些空闲的时候,他心里想的都是纯阳宫飘雪的天,还有巍峨的山脉,纯阳宫虽然孤寂冷清,却是他的家。

         “西岐……是什么地方?”清溪看着哪吒问。

         哪吒见清溪又和他说话了,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他说:“西岐就是我们所在的地方,西伯侯姬昌的领地,现在的君主是姬发陛下,我们可是奉了神人的旨意去讨伐无道纣王的大军。”哪吒再一次说出这些话,显然对西岐的军队自信不已。

         “讨伐无道……纣王?”清溪的思绪有些恍惚,这名字怎么听着那么熟悉?“纣王,如何无道?”

         “天下人都知道啊,纣王残暴不仁,侮辱女娲娘娘圣像,宠爱妖妃,听信小人,残害忠良,还有好多事情,总之,纣王的昏庸之事真是多到数不清。”哪吒抿着嘴唇,他的声音里带着怒气:“如今我们顺天伐纣,他竟然还找些邪道妖人与我们斗法,哼,但是我们最后一定会赢的!”

         清溪自然想到了唐明皇,那个曾经英明的皇帝最终也逃不过美人关,宠幸小人,使得天下人遭受战火纷争,致使百姓妻离子散,江山不稳。与那纣王何其相像,明皇他也不过是仁慈些罢了,可那些无所谓的仁慈又有什么用呢?清溪心中叹息而且充满怀疑,这纣王和妲己,怎么那般像商周史呢?

         营帐的大门被人打开,一袭整洁道袍的姜子牙带着军医走了进来,清溪警惕的看着进来的两个人。

         “姜师叔。”哪吒站起来行了一个礼。

         “嗯。”姜子牙向他点点头,接着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床上坐着身着蓝色道袍的男孩身上。

         “这位小友身体可还好些了?”姜子牙站在床榻前笑着问。

         清溪虽然警惕,可也看出来眼前的人身份不简单,他回答说:“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多谢阁下相救。”

         “救你的可不是我啊。”姜子牙抚着胡子笑了声:“救你的另有其人,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就能相见了。”

         “……”清溪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是控制着身体小心地从床上下来向姜子牙行礼道谢。

         姜子牙赶忙把他扶起来说:“不必如此多礼,若不介意,让军医为你诊脉如何”

         “不必,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清溪拒绝道。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姜子牙挥手让军医退下,接着又发话让哪吒离开。

         哪吒虽然不想离开,可是他不能违背姜子牙的命令,只得磨磨蹭蹭地向外面走去,在快要出门的时候他又扭过头来问:“师叔,等会我能不能来找清溪”

         “可以,现在我与清溪小友有事商量,你先回去吧。”姜子牙说道。

         哪吒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出去。

         “见笑了,哪吒就是这样稚子心性。”姜子牙说。

         “嗯。”清溪闷闷地说:“他……哪吒,很好。”——就是话太多。

         “这边坐下来谈吧,”姜子牙引着清溪来到桌角前坐下,他说:“小友来自何处”

         “阁下喊我清溪便可,”清溪听他叫那句小友小友,就得非常奇怪。

         “……清溪,”姜子牙说:“清溪小友来自什么地方”

         “……”

         清溪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白胡子的男人,总觉得他特别像军营里的那个想用糖葫芦拐他天策领军,一脸的奸笑——当然,那个天策最后被他用*独尊加上万剑归宗打得满营地跑,因为师兄说过,无缘无故给你东西的人不是想拐你,就是想揍你。

         “大唐,纯阳宫。”清溪简明的说。

         “……”他的话让姜子牙的胡子抖了抖又问:“贫道见闻寡陋,敢问这大唐纯阳宫又在何处?”

         “大唐。”清溪觉得莫名其妙,都说是大唐纯阳宫了,当然是在大唐了。

         “……”姜子牙,这孩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姜子牙正了正脸色说:“我已知晓清溪小友你的来历,小友大可不必隐瞒。”

         清溪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正当姜子牙以为他会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时,清溪开口了:“我什么来历?”

         屋外传来飞禽的叫声,姜子牙觉得自己脑子里有根弦断了——

         “你这可是在戏弄贫道?”

         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白胡子老头隐隐发怒,清溪完全不能理解此人是怎么想的,进来就说了一堆奇怪的话,难道——

         “你莫非年龄大得了癔症?”清溪语调里带着些同情问,他在行军途中听万花的师姐们讲过这种病,说人老了后上了年纪有一些就会得这种病,看来眼前的人也是,自己刚才竟然还错怪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姜子牙只觉得眼前小孩的神色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虽然他的脸上面无表情,可是眼睛里的神色和他说话的语气确实就是这样表达的。

         “没关系,总会治好的。”清溪板着一张脸安慰——虽然万花谷的人还没研究出来怎样医治,但总归是能治好的。

         “多谢……关心,贫道自认为身体非常硬朗,也并未患有小友所说的——癔症。”姜子牙手一颤,差点把自己的胡子拽下来。

         “……哦。”清溪和姜子牙面面相觑了一会,就起身告辞道:“打扰许久,我也该回去了,请先生告知我该如何去长安”

         姜子牙这又回过神来,他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说:“清溪小友怕是回不去了。”

         清溪转向姜子牙说:“为何?”

         “此处并非你原来所在的地方,此处乃是西岐,为我大周的天下。”姜子牙说:“在我军与敌军交战之际,清溪小友你从天而降,被我那师侄接住送入大营。我的师尊元始天尊告诉了我一些关于小友的来历,他说你是——异星降世。”

         清溪睫毛颤抖了一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的情绪,这与姜子牙想的有些不同。

         “清溪小友可是不信?”姜子牙抚着胡子,一脸的高深莫测说:“你该是信的,随贫道前来,你就明白了。”

         清溪犹豫了一会,握紧他的剑,点头回答说:“好。”

         姜子牙带头向外面走去,清溪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一个距离。

         “清溪——可是有话要对我说?”姜子牙一回头就看见清溪的望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嗯,”清溪开口:“其实——没什么。”

         姜子牙抚着自己胡子的手顿了顿,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说:

         “若是有什么话,清溪直说便是。”

         “哦。”清溪面无表情地说:“阁下的腰带,好像开了。”

         姜子牙迅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腰带,感觉自己的老脸通红,他说:“贫道先去一步,清溪可慢慢前来。”接着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清溪一个人站在那里。

         清溪握着自己的流光剑,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去哪里,看着无端地觉得有些可怜。

         “你是何人?”一个身高九尺,面如脂玉的英俊道袍男子走了过来,他看着眼前的男孩,觉得面生,就上前开口询问。

         清溪眨巴着眼睛不说话。

         “怎么回事莫不是个哑巴”那男子眉头微皱,接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对清溪说:“吾名黄天化。”

         “我不是哑巴。”清溪说,他学着黄天化的口气说:“吾名谢清溪。”

         清溪一脸严肃的说,殊不知他这副模样在黄天化的眼里是多么可爱,黄天化忍住想揉揉眼前少年头发的*,又问道:“清溪是哪里来的,在这处是有何事?”

         “一位白胡子的道士把我领到着,然后就走了。”清溪的眼底闪过疑惑,显然还是不明白为何姜子牙会离开——腰带开了嘛,系上就是。

         “白胡子道长?”黄天化想了一会,这大营中的白胡子道长可不多啊……

         “清溪师承何处?”黄天化又问,他不记得哪位师叔师伯有一个这样年龄的有趣徒弟,看清溪这一身服饰,也不像是没有师门的散修之人。

         清溪的手指动了动,他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道袍,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

         黄天化以为他是有什么难处,忙摆手说:“若是有什么不便讲的,那不说就是了。”

         “不是……我乃纯阳宫之人,不知道友,听说过吗?”清溪说。

         黄天化的眉毛皱了起来,他随师父清虚道德真君修仙,却从未听说过哪里有个名唤纯阳宫的地方。

         “恕我孤陋寡闻,这纯阳宫是哪位大能的洞府吗”黄天化疑惑的问。

         清溪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些师兄弟都挤在一个山洞里的景象,还在山洞里供奉了他们祖师爷的雕像,立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纯阳宫很大——不是洞府。”清溪抬头看着黄天化一字一顿地说。

         “……”黄天化不明所以地想了一阵,末了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你这小子可真有意思,比哪吒还有趣,走吧,我想你要找的应该是子牙师叔,我这就带你去见他。”黄天化提了自己的莫邪剑领着清溪向丞相的营帐中走去。

         “怎么不走?”黄天化见清溪还是站在原地不愿动弹就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