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醒来
        “杨师兄,你回来了!”哪吒笑着迎上去,等看到他怀里抱着的人时反应了几秒,他好奇地问:“这可是白天从天上落下的那人?”

         杨戬笑着微微点头,走到姜子牙面前说:“姜师叔。”

         “杨师兄真了不起!”武吉夸赞:“不知师兄怎么逃离敌军的?”

         “此时说来话长,那花貂狐吞了我,别人却不知我有幻化之术,这花貂狐被魔家四将派来准备吃了武王和姜师叔,让我给杀死了。”杨戬说。

         “这事确实做得好,杨戬,你怀中之人,你可知道他的来历?”姜子牙看着杨戬怀中的孩子,一身蓝白相间的精致衣袍,再仔细观察,这衣袍上还有太极阴阳的模样,赫然是一身道袍。观察他的模样,清秀精致,虽双眼禁闭,仍然能察觉到此子心性纯然。

         众人也都围过来看,杨戬小心地抱着那孩子不让别人碰到。

         众将士看过之后七嘴八舌地讨论,

         “看看这孩子,好像和哪吒差不多大的年岁。”

         “这眉眼倒是清俊,不像什么奸邪大恶之人。”

         ……

         “咳咳。”姜子牙用手捂嘴假装咳了两声,武吉等人身体均是一僵,站回各自原来的地方。

         “杨戬,你来说。”

         “是,师叔。”杨戬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昨日对决的时候,因为哪吒说天上掉下来一人,弟子就看去,只见是一年龄不大的孩子,且身穿带有太极图案的道袍,弟子见他双眼禁闭昏迷不醒,若任由他摔在地上肯定性命有危,就飞身接住了他。又不知他是敌是友,就派化身把他藏匿在一个山洞中,待弟子从敌营出来,才把他带回来交由师叔定夺。”

         姜子牙点头夸赞杨戬说:“极好,杨戬果然思虑周全。”接着看了看那孩子又对杨戬说:“接下来你要回到敌营,暗中找机会拿到魔家四将另外三件宝贝。”

         “弟子领命!”杨戬又与众人说了会话,把那男孩交到旁边士兵手里,接着金光一闪,原地已看不到了杨戬的身影,只有一只娇小的花貂狐。

         姜子牙抚着胡子,满脸笑意。

         “师叔,弟子去了。”杨戬变的那花貂狐对姜子牙说道。

         “嗯。”姜子牙点头示意。

         倒是哪吒比较稀奇,他问姜子牙:“杨师兄这般变化之法,真是好用不过!我师父都没做过这般法术。”

         “术法万千,施术者擅长的各有不同,像哪吒你的三味真火,你杨师兄的七十二般变化之术,或者那魔家四将的几番法术,都各有千秋,术法之间的奥妙,怕是我等还解释不清啊。”姜子牙看着一脸迷惑懵懂的哪吒,笑着摇了摇头说:“说这些你也是不明白,倒是把我绕糊涂了。罢了,你就记着每个术法都能排上用场就是了,不必介怀那么多。”

         哪吒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天也晚了,众将士回去休息吧,养足精神备战,让我们旗开得胜。”姜子牙扭过头看了眼士兵怀里的男孩一眼,沉思了一会说:“把这孩子先送到杨戬的营帐中去吧,找人好生照看着。我看他没什么问题,应该不日就会醒来。”

         众将军都纷纷辞别,姜子牙突然喊住走到门口的哪吒

         “哪吒且慢,”他前进两步走到哪吒面前。

         “师叔还有何事吩咐?”

         姜子牙说:“我想来还是觉得不妥,哪吒,你可愿替我去昆仑山一趟?这男孩之事,事出突然,必有蹊跷。我想命你速去禀报我大师兄南极仙翁,若不出我所料,师父原始天尊必定知道此人的来历。”

         “是,师叔,弟子领命!”哪吒抱拳一笑,扭头几步跨出帐营。

         第二天,那魔家四将果然又来叫阵,姜子牙只是迟迟按着不发兵,底下有将领请战,姜子牙也只是摸着胡子摇头:“时机未到,众位莫急。”

         武王也前来问姜子牙:“相父为何按兵不发?杨将军不是已经深入敌营,盗取敌军首领的宝物了吗,可是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大王,时机未到,只等着该来之人来了,我们才有百分把握啊。”姜子牙沉着的对武王说:“不如王上先去营帐中等着,如若两军开战,大王再去鼓舞军队士气也不迟。”

         “这样也好。”武王沉思一会说:“刚好孤有些竹简要看,那一切就仰仗相父了。”

         “大王言重了,臣惶恐,为我西岐效力,是臣毕生所致之事。”姜子牙微微行礼送武王出了帐门。

         武吉等武王出去后,不解的问姜子牙:“师父,我们到底是在等何人?”

         姜子牙浅笑着抚摸胡子,吐出俩字:“你猜。”

         武吉:“……”这画风不对啊!

         “恕弟子愚笨,猜不出来。”武吉无奈的说:“请师父明示。”

         “……其实,”姜子牙面色淡然的开口,武吉急忙仔细听着——

         “师父我也不知道。”

         武吉:“……!”师父你在逗我吗?!

         “卦象只告诉我会有贵人相助,只不过这贵人是谁,可没有姓名啊。”

         武吉:“……”

         “这件事我已经清楚了,你也别太过担忧,去派人看看昨日杨戬带来的那孩子可曾醒来。”姜子牙说,一日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他的心就一日不能安静。

         “是,弟子领命。”武吉说完退出营帐,姜子牙站在桌榻前,他对着铺在桌上的地图看了会,发出一声叹息:“伐纣伐纣,虽是顺应天道,为何又出了那么多人为?”

         武吉亲自带人去了那人歇息的地方,却发现人还没有醒,他的眉毛皱起来,问守卫的士兵:“这人曾醒来过吗?”

         那士兵慌忙行了礼回答:“启禀武吉将军,小人一直守着,这位小道长确实不曾醒来。”

         “军医怎么说?”

         “军医来看,说并无大碍,应该不日便会醒来。”

         “如此便好,你好好守着罢。”武吉提着长.枪走了出去,准备去向姜子牙禀报。恰巧他看到天上有两道人影掠过,其中一个极像哪吒的身影,他急忙追过去看。只见两个身影在姜子牙的营帐中降下,武吉就赶忙过去看出了什么状况。

         谢清溪觉得自己的身体非常舒服,他感觉自己像是在什么地方飘浮着,身体被温柔地包裹,他放任自己就这样沉沦下去——

         “清溪……”

         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谁?是谁?

         “天定异数,既由今始。改天换地,差撩有别。缈缈尘世,历劫止戬。”

         ——什么?你是谁?

         清溪想要喊出来,却发现他根本就发不出声音,他想要移动自己的身体,周围却有什么东西把他缠的越来越紧,清溪绝对有谁在自己的耳边不停的说话,可是他却不能动,就像是在梦魇之中的感觉。

         “去吧……”那道声音叹息一声,接着隐去不见,同时清溪觉得他身上的束缚也少了许多,他挣扎着想要起来,想要睁开眼——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清溪不适应的用胳膊遮住了眼,耳边传来一个人叫喊声:“哎!你醒了!”

         清溪一下子坐起来,尽管眼睛依旧被自己遮挡着,可他还是迅速摆出了一个防御性的姿势。

         “嗨!你这人怎么一醒来就遮着脸啊,有何见不得人的吗?对了,快去禀告元帅,就说那个……被杨将军捡回来的人已经醒了。”

         “是!”有人回答。

         清溪不自在的想要起来,他现在不知身在何处,让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

         “敢问……阁下是哪位将军门下的?”

         清溪沙哑的声音让哪吒愣了一下,他立刻就高兴地坐到清溪身边,叽叽喳喳地又说了起来:“这是我西岐的伐纣大军。对了,你从哪来的?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面前人的话让清溪感到头疼混乱,他适应了光亮后睁开眼,大致环视了一眼所在的地方——这是一个随军帐篷,东西简陋,但是摆放的都很整洁,清溪的眼神又放在身前那个自从自己醒来就不停说话的人身上,发现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身上穿着盔甲,整个人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机灵感——就是太聒噪。

         清溪常年生活在积雪遍地的纯阳宫,他的性子冷淡,不擅长和别人交往,即使是在随军打仗的时候,清溪的性子也没有变得热情一些,反而更加沉稳了。当清溪在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时候还有人在他耳边不停的说话,让他莫名的烦躁。

         “这是什么地方?”清溪感觉这和大唐的营帐有许多不同,却也没多想,只当是偏远地方组织的军队,至于哪吒刚才的解释——话太多了,重点在哪里?

         “诶?这是西岐的营帐啊。”哪吒又解释一遍,他年龄小,并且一早就随军打仗,很少有年纪相仿的小伙伴,所以这次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哪吒心里其实非常高兴。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姓李,名哪吒,你可以叫我哪吒。”

         “西岐?”清溪一愣,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问:“我叫……谢清溪,请问这里距长安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