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话唠
        在西岐军营的一片空地上,不少士兵都围在一起,他们脸上大都带着紧张兴奋,大气都不敢多喘,仔细盯着那空地上的动静,就连身边突然多出一人来也未曾察觉。

         黄天化拜别师父后就土遁而来,不过片刻就回到西岐军营中,本事想先去拜访父亲和师叔等,见此情形,却被勾起了心中的好奇心。

         他拍拍身边一位士兵的肩膀问:“这位兄弟,敢问这是在做什么?”

         那士兵显然不知在与谁说话,头也不回的说:“切磋武技,是小李将军和一位小道长,哎……当真不是我等能相比的。”

         黄天化一听,也来了兴趣,他靠近了些,发现那中间一片空地上站着的果然是哪吒和清溪。

         两人此刻相对站立,充满肃穆,哪吒也没了和清溪玩闹时的轻松随意,还稚嫩的眉目间尽是认真严肃,他手持长缨枪,摆好架势对着面前的清溪。

         清溪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故作老成的模样,但是他的姿势充满防备警惕,可见也是时刻准备着的。

         接着,哪吒按耐不住急性子,首先向清溪冲过去,清溪飞快躲开,把剑架于胸前,很快反击,他脚尖发力,撤开两步,接着持剑而上,剑光蓝光四溢,招式并不繁琐,可因为闪光剑气的缘故,又让人觉得流光溢彩,甚是特别显眼。

         哪吒也不甘示弱,他脚下忽出风火轮,腾至空中,接着俯冲而下,甩着长枪向清溪这方过来。

         电光石火之间,清溪飞快侧身,然后纵身跃上,剑尖直指哪吒,脚下似踩着闪光的八卦阴阳图,长剑旋转指向哪吒,却被他用长枪挡回,接着又开始进攻与防守。二人缠斗的难解难分,哪吒浑天绫,乾坤圈等宝物众多,清溪眼见着渐渐有些乏力——

         “点到尚可,不必如此认真,快些停下罢。”黄天化出声制止。

         正在争斗的两人皆是一愣,他们扭头来看,马上发现一身道袍站在众人里的黄天化身上,哪吒脸上当即换上笑容,大喊一声:“师兄!”

         清溪惊疑不定,跳落在黄天化的身旁,却迟迟都未靠近。哪吒倒是立刻冲上去,对着黄天化左看右看,最后抬高手拍拍黄天化的肩膀说:“幸好师兄你没事。”

         “我并无大碍,师父救了我的性命。”黄天化一见哪吒这般大的少年,就忍不住想起自家总是温和笑眯眯的师弟,心中有些别样的高兴,他说:“家师救醒我之后,命我再来相助,此番更有密宝相随,必能打杀那四人。”

         哪吒也拍手笑说:“太好了!我便是知晓师兄你无事也曾担心,如今回来,可曾拜见了黄世伯和姜师叔了?”

         黄天化说:“无事,我这就是要过去的,不若哪吒和清溪也一起罢。”

         清溪上下盯着黄天化看了又看,想找出他身上与原来究竟有什么不同,结果发现——除了衣服鞋冠换了,也没什么与原来不同的地方,他心中尽是不解——明明一两个时辰之前,面前这人还是面色蜡黄,毫无生气,明明是没了性命的,怎么现在还如此精神,就好像刚才的死亡只是他的错觉一般,而哪吒对此好像也并不稀奇……

         ——莫非这世界竟然有令死人复生的法子?清溪的心忍不住跳快了几拍。

         黄天化任清溪打量也不见恼和不好意思,他带着两个少年走向姜子牙的营帐,一路上哪吒的嘴就没停下来过说个不停,偏偏黄天化的话也不少,这样的气氛下,倒显得清溪越发安静孤独的有些可怜了,清溪自己倒是乐的自在。

         “到了。”黄天化在丞相门前站住,又劳烦守卫通报,这才少了些话。

         三人一进去,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姜子牙,而是满脸喜悦迎上来的黄飞虎。

         “我儿!你可真无事了?!”黄飞虎一听他儿子黄天化又复活归来,恨不得立刻就父子相见,铁血铮铮的飞虎将军经历了大落大起,此时心情更是不能平静,待看到黄天化好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时,一双虎目终是忍不住又红了,他拍拍黄天化的肩膀,半天才含糊着说:“无事就好……”

         黄天化见此情景,深深对黄飞虎一拜说:“是儿不孝,让父亲担心了。”

         “……”黄飞虎无言,只是又拍拍黄天化的肩膀,面上尽是欣慰。

         姜子牙也走了过来,他大笑着说:“师侄既然无事,此番下山也定是有了应敌的万全之策罢。”

         “自然是的,师叔,父亲,师父此次又赐予我一宝贝,这次定能取了那魔家四将的首级!”黄天化眼里迸射出光芒,他现下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模样,恨不得马上就上战场与那魔家四将好好打上一场。

         姜子牙微微颌首,说:“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更何况几位又经历了一番激战起落,想必也该乏了,不若今日早些歇息,明天再去叫阵,也好挫一挫敌军的锐气。”

         黄飞虎父子和哪吒都低头行礼说:“尊丞相(师叔)旨意。”

         这下还站在哪吒后面的清溪反倒露了出来,姜子牙的目光在清溪脸上定了片刻,才笑着说:“各位都回去好好准备,清溪,你明日若无事也一起去。”

         清溪没有推辞,他眼神闪了闪,说:“是。”

         从姜子牙那里出来之后,几人就各自散了,哪吒邀清溪与他一道回府,被清溪淡淡回绝了,“改日吧,明天还有一场战事呢。”

         夜晚还未来临,清溪一人在军营中兜兜转转,寻摸了一段时间才找到自己醒来的地方,他犹豫了一会,本想找人问问这住所是不是他的,可左右无人,他伸头向屋内瞧了一眼,并没有人在,心里这才安稳些。

         清溪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望着房顶,眼前闪过的一幅幅画面尽是他在大唐之中的情形——开心的,沮丧的,难过痛苦的,现下想起来,竟还像昨天才经过似的。他又想起纯阳宫,想起几位师叔,想起师兄师姐,忍不住心里一酸,眼睛更是酸涨的难受,即使偷偷背着师叔下山后一个人受了那么多苦,却也没有现在心里的感受来的汹涌强烈。

         抱紧怀里的流光剑,清溪在床榻上缩成一团,想了很多很多事情,却也敌不过疲倦渐渐袭来,不久就睡着了。

         就在清溪睡着后不久,屋在钻来一阵清风,在床前竟瞬间变化成了一个俊朗的男子,来人似乎对自己床上躺着一人有些惊讶,待稍离进看清那人面容时心中顿时明悟——这大约是找错房间了罢。

         杨戬见少年睡的安详,勾起一个小小的笑意,放轻自己的动作又幻了身瞬间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