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战场
        “你们还不束手就擒!”一个脚踩风火轮,手拿长缨枪的小将威风凛凛地现在战场上,他一手恰腰,另一只手拿着长.枪,直指对面敌军首领。

         “嘿,你这小娃娃口气还不小,快给四位大爷磕头谢罪,说不定咱们一高兴还能放你一马。”这边四位长相奇特的敌军头领说,他们哈哈大笑,丝毫没把对面的孩子放在眼里。

         “我来应战。”一个身形修长,面目俊朗的男人手持一把三叉戟跨出军队,应到。

         “来者何人?”魔家四将没见过西岐有这个俊朗的将领,上下打量着他问。

         “我乃是子牙师叔的师侄杨戬,奉命来与你们一战。”

         “嚯,也不知是哪里跑来的无名小卒,既是姜子牙那老匹夫的师侄,就快快投降受死吧!弟弟们,我们上!”魔礼青举着手中的长剑嚣张地说。

         “好!”另外三人齐声回答,四人绕到杨戬周围,把他围住。

         杨戬倒是泰然自若,面上云淡风轻,并无半点恐慌。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哪吒的声音忽然传来:“快看天上!有东西掉下来了!”

         准备开战的众人以为他使计,并没人理会他。

         哪吒又嚷嚷说:“快看天上!真的有东西掉下来了!”

         这才有士兵抬头向天上看去——

         只见果然有一团东西正从天上掉下来。

         “杨戬师兄你快看!那好像是个人!”哪吒小孩心性,又忙叫他师兄看。两军将士这下议论纷纷,被天上那物吸引了,甚至忘了自己还在两军相战期间。

         杨戬警惕着魔家四将的攻击,也微微分神向天上看去。等离近时他定睛一看,果然是个人影,看着像是年岁不大的男孩。杨戬沉了下心,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就消失在原来的位置。

         接着众人只觉得一道银光闪过,那下坠的物体就没了踪影。

         杨戬看着自己从天上接到的孩子,看着和哪吒差不多的年龄,长相清秀可爱,他双眼紧闭显得宁静安详,一身蓝白相间的奇特衣服上沾染了一些血渍。

         杨戬的目光在他身上的血渍上停留几秒,接着用分.身之术把那孩子送回了大营。

         魔家四将见天上之物消失,扭头又不见杨戬踪迹,大骂道:“好啊,你们西岐之人就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招数,那个什么杨戬也不是个人物,不敢与我们打,就这般逃掉,真不是个东西!”

         “不许你这般辱骂我杨师兄!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哪吒和他师父一样,听不得别人说亲近之人的坏话,当下就他举起乾坤圈就要去迎战。

         这时杨戬的声音响起:“师弟,不要与他们置气,让我来。”

         杨戬的声音在魔家四将的头上响起,哪吒高兴地唤了一声:“杨师兄!”

         就在这时,

         “让我马成龙先来会一会你们!”一道声音打断了杨戬的话,原来是负责压卸粮草的马成龙刚巧回来。

         杨戬蹙眉看了看这阵势,默不作声,随他去了。

         “哼,来吧!”魔礼青不屑地应到,他拔出长剑,魔家四将将那个插入战场的将领围住。

         马成龙徒手应对四人的攻击,眼看着隐隐竟要占了上风。这时魔家四将相互对视了一眼,露出心领会神的笑意。

         刹那间之间一片乌云滚滚,那四人都祭出宝贝——魔礼青的青云剑,魔礼红的混元伞,魔礼海的琵琶,魔礼寿的花貂狐。

         马成龙的赤兔宝马受到了惊吓,带着主人乱窜,马成龙也被眼前四人的突然发威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稳下心准备应战,只见这时魔礼寿把他的花貂狐一抛,那刚才还娇小可爱的花貂狐竟然变成了大象一般惊人的庞大。

         它张牙舞爪向马成龙逼去,在众人慌忙躲避的时候竟然一口咬掉了马成龙半个身子。

         哪吒在这边看着也是吓了一跳,他问杨戬:“杨戬师兄,这下可怎么办?”

         杨戬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移身到了花貂狐眼前,那花貂狐正吃了人还在进食状态,就一口把杨戬吞到了肚子了。

         “!”哪吒看到眼前这一幕都要吓哭了,他一直觉得他杨戬师兄人好又厉害,怎能想到今天被一个畜牲吃进了肚子里。

         哪吒红了眼踩着风火轮就要去他师兄报仇,然而魔家四将此刻嚣张无比,他们看花貂狐连吃了西岐的两个将领,其中一个还是姜尚的师侄,敌军气势大涨。

         反观西岐大军都已经被将领的死亡和敌军首领的阵势吓的溃不成军。武吉见情况不对,急忙喊了军队撤退回营。

         “我要为师兄报仇!”哪吒不愿回去。

         “你要违抗军令吗?更何况你也打不过他们!哪吒,杨戬师兄不愿意看到你出事啊!”武吉无奈地劝阻,他的心里也不好过,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只能先回大营。

         哪吒不甘不愿的跟着大军回到大营里。敌军的欢呼在他们身后响起。

         “关营门!挂免战牌!”

         再一次的,西岐的免战牌被高高挂起。

         哪吒气冲冲地回到营帐,武吉跟在他身后也向将军大营走去。

         “哪吒,发生了什么?”

         姜子牙一看架势不对,慌忙追问。

         “师叔,我……杨戬师兄他……他……”哪吒别过头去不说话了。

         武吉接着说:“杨师兄,他被那魔礼寿的花貂狐……给吃了!”武吉把马成龙如何对战,杨戬如何被吞的事情讲了一遍。

         姜子牙露出深思的表情。

         大军营帐中一片哀叹惋惜的声音响起。

         “对了,”武吉猛然想起一件事,他对姜子牙说:“师父,我们对战时曾从天上掉落一个人,不知师父可算得此人的来历?”

         “还有这事?”姜子牙发白的眉毛皱到了一起:“莫不是敌军安排的人?”

         “应该不是,听那魔礼青的质问,怕是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人现在在何处?”姜子牙忙问。

         “被杨戬师兄带走了。”哪吒无精打采的说:“现在还管那人是谁作甚,杨师兄都,都死了。”

         姜子牙在营帐中踱步,他用手撸着胡子,

         “师叔,我们该怎么办啊?我一定要为杨师兄报仇!”哪吒把乾坤圈向肩上一挂,对姜子牙说。

         “这……不知杨戬把他放到什么地方了?”姜子牙低头思索起来。

         “师叔!你不关心杨师兄的生死,反而想起那个人来,我看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还没见面,哪吒就给人订了罪。

         “哪吒,莫急,你还不相信你杨师兄吗?”姜子牙抚摸着胡子,气定神闲,毫无焦急之意。

         “师父的意思是?”武吉脸上闪过欣喜。

         姜子牙点点头,走到塌后坐下,他一脸思索凝重,武吉看到后不解问他说:“既然师兄无事,师父为何还愁眉不展?”

         “唉,”姜子牙叹了口气,他掐指推算,说:“杨戬我是不担心,只是此次伐纣,虽是听天改命,可这其中少不的艰辛险阻。而你们刚才提到的从天而降的人,我竟推算不出他的来历和去处。”

         “师父无须担心,我见那人被杨师兄救走,等杨师兄回来我们就知道了。”

         “只有如此了。”姜子牙点头,低头又去看竹简,与众人商量如何对付魔家四将,直至三更时分,有一小兵通报丞相:“报告丞相!门外有一人自称是杨戬,不知是否放行。”

         姜子牙脸上露出愉悦的神情说:“请。”

         从营帐在走来一身整洁的杨戬,他手中还抱着一个昏迷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