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灯火
        清溪抬眼看着杨戬,显然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清溪清澈的眼睛,杨戬忍不住在他脑袋上揉了揉,却没有接着说下去。

         清溪扯了扯杨戬的袖子,示意杨戬接着说,杨戬拥着清溪缓缓下降,他把清溪向自己怀里拢了一下,接着开口说话,胸膛带起一阵轻微的震动,让清溪忍不住动了动,手指还紧紧地抓着他的袖子。

         “你真的要听吗?”杨戬和清溪落到房顶上,他们坐在高处一起向下看去,只能看到军营里上升的袅袅炊烟和亮起的星星点点的火光。

         清溪点点头,清秀的小脸上满是坚定。

         “哪吒和金吒的事情,我倒是听说过一些,只是关燃灯道长什么事情?”

         而且,看燃灯道长的样子,不像是会伤害别人的样子,他看着,让人感觉很舒服。

         “这件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杨戬低头看了一眼清溪,恰好能看到他低垂的长长睫毛,不由地心中一动,觉得有趣,就伸出手指顺着清溪嫩滑的脸在上面搔刮了一下,清溪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身子猛地后仰,差点掉了下去。

         杨戬面露无奈,长臂一挥把他捞了过来。

         “我……我……”清溪说话有些结巴,接着面红耳赤地闭上了嘴,不开口了,只用眼角的余光偷瞥着杨戬,心底有一些说不明了的感觉,虽然大家都认为自己和杨大哥在一起了,可是,清溪对于杨戬的亲密动作,还是带着羞涩的反应,可是从心底却想些能与杨戬再亲密一些。

         杨戬轻笑出声,知道不该逗弄过头,他送来放在清溪腰上的手,开始缓缓讲述起来,

         “哪吒曾经身死后又由莲花化人这件事,清溪可是知道了?”

         清溪点点头,他曾经听过哪吒说过这件事。

         “哪吒化身成功之后,因为怨恨他父亲李靖捣毁了自己的行宫,断了自己的香火,加上生前的各种怨恨交织在一起,就去找他父亲,想要取了他的性命。”

         清溪微微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

         “没错,哪吒和李世伯就是这样相看两相厌,恨不得对方早点身死道消,他们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杨戬看出了清溪的诧异,只是拍了拍他的脑袋以示安抚,又接着说:“*凡胎的李世伯自然打不过哪吒,更何况哪吒手中带着太乙师叔赐给他的法宝,更是让李世伯毫无招架之力。”

         “就在这个时候,文殊师伯来了,还带着金吒,哪吒不认识文殊师伯,可是他认识金吒,正巧看到文殊师伯护着李世伯逃走,立刻暴怒起来,就要攻击文殊师伯,文殊师伯的本是自然是哪吒不能比的,就用法宝把哪吒捆了,然后打了二百棍,还不准哪吒用仙气护体。”

         “二百棍!”清溪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轻呼出声。

         “没错,而当时执行的人,就是他的亲哥哥,金吒。”

         清溪登时睁大了眼睛,顿时好像唔出了什么,为什么金吒对哪吒那么愧疚,为什么哪吒从来不给金吒好脸色看,原来,竟然还有这一层缘故。

         “据说哪吒连护体的三味真火都被从体内打了出来,可见金吒的下手有多狠。”杨戬的脸色也有些暗沉下来,接着说:“不仅如此,在哪吒被金吒打了以后,他虽然在太乙师叔和文殊师伯的面前装作与李世伯和解,其实内心更加愤怒,于是又追着李世伯,想要取他性命。”

         “之后,李世伯在半路遇见一个道人,慌忙拜了师,求他救自己性命。”

         “那个道人,”清溪的目光微变,猜测道:“不会就是燃灯道长吧?”

         “对,”杨戬轻轻颌首说:“但是估计燃灯师伯在哪吒面前时并未以真面目相对,所以哪吒这次才没认出他来,又省了几番波折。”

         “然后呢?燃灯道长对哪吒做了什么?”清溪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急切,就连抓着杨戬衣角的手也不禁微微用力。

         “他把哪吒压在了一座玲珑宝塔里,并且把这个宝塔赐给了李世伯,逼着哪吒认回李世伯做爹。”杨戬抬眼又看了一眼清溪,顿了一顿才说:“而这件事的背后策划者就是太乙师叔和燃灯师伯,就是为了磨掉哪吒身上的戾气,哪吒虽然知道,对于其他人他可以原谅,但是对于金吒,却依旧久久不能释怀。”

         清溪眉间微蹙,松开了杨戬的胳膊,慢慢坐正身体。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太乙师叔对哪吒太过苛刻了?”

         清溪停顿了一会,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解几分愤慨开口说到:“在我纯阳宫,师叔师伯们很少有这样管教弟子的,我一时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哪吒的师父师叔和他的兄长会用这种方法来磨砺哪吒。”

         杨戬轻笑了一声对清溪解释道:“清溪那里,必然是一个与我们极为不同的世界,在我们这里,修道之人可以有野心有能力,唯独有戾气,否则,离坠入妖魔的道路就不远了。”

         清溪思考了一会,这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所以,其实几位师叔师伯还有金吒其实是为了哪吒好,对吗?”

         “没错,”杨戬又叹了一口气说:“可是哪吒自己却总是看不清楚。”

         交谈完后,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周围有些过分的安静,但是谁也没觉得尴尬,还在这之中默默流露出一种温馨的感觉,放眼望去,城中远处灯火连绵,让人有一种岁月安好的宁静祥和之感。

         “清溪。”杨戬忽然开口唤了他一声。

         “嗯?”清溪立刻转过头去看他。

         却没想到杨戬英俊的面庞在眼前忽然放大,接着清溪只觉得唇上被什么微凉的柔软东西轻贴了一下,他眼睛倏然睁大,脑袋里发生一声巨大的哄响,就听到杨戬有些沙哑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愿清溪所在之日,陪你看遍万家灯火,踏遍大地江川,然后在这里,一直等着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