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燃灯
        杨戬等人都纷纷前去赤精子他们所在的位置,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位大能来了,竟然有如此大的阵势。

         姜子牙等人在帐篷中也惊觉有人过来,又见天边彩云滚滚,仙气东来,赤精子微微合眼,说了一句:“他来了。”

         几位道人相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都上前几步,走出芦蓬迎接来人。

         清溪等人过来的也很快,恰好赶上姜子牙等人出来,几个小辈慌忙对长辈们作揖,在他们示意之后都站起身来,走到各自的师父身后站定,清溪自然是跟着杨戬一起站到玉鼎真人身后。

         清溪很少见谁的到来有那么强大的气场,即使是杨戬的师父师伯们,清溪也没有像现在那么紧张,感觉身边充满了无形的压力,让他略微有些慌张。

         就在这时,杨戬轻轻握住清溪的手,在他身边结成一股屏障来抵御,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清溪能感受到他无言的关心,感觉身上也轻松了不少。

         清溪勾勾小指,轻轻回握住杨戬的手,他低下脑袋,脸上有些发热。

         杨戬嘴边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

         其余的人当然都注意到了他们的小动作,在这里的哪一个人不是修炼了千年的老怪物,只见他们神神在在地相互递了一个眼神,最后隐晦地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玉鼎真人。

         谁让他的徒弟是第三代弟子中第一个找到心意合拍的伴侣呢?玉鼎那个面瘫脸就偷着乐去吧!

         玉鼎真人依旧泰然自若地站着,好像没有感受到众位师兄弟的目光似的,只是他周身的气息忽然涨大不少,把清溪杨戬罩住,替他们挡住了一部分的威压。

         在众人之间气氛暗潮涌动的时候,天边骑鹿而来的人也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容。

         他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光晕,身着一身绛紫色的衣袍,空气中隐隐有一股极淡的清香传来,不是那种呛人的强势香味,而是一种让人极其心旷神怡的清淡味道。

         清溪听到由赤精子带头道:“燃灯道友,贫道等稽首了。”

         燃灯座下的神鹿缓缓靠近,在蹄子沾到土地的那一刹那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清溪只能听到一个极其清润的嗓音说:“众位道友稽首了,贫道失礼,让众位道友好等。”

         那声音如清风吹拂一般让人觉得非常舒爽,清溪偷偷抬头看去,想看看这个燃灯道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

         只是这一眼,清溪便愣住了,燃灯道人的声音和他很相配,只见他面容清俊,在这许多位仙人中也算不得很出色的,但他就是让人看着觉得很舒服,就像是春拂翠柳,夏赏荷塘的那种感觉,即使身上穿的是颜色厚重的紫色,也没有一点违和的感觉,只让人觉得他是九天之上不染尘埃的仙人。

         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极其淡定,清雅俊秀,在他身边的时候好像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连烦恼的事都想不起来了。

         清溪脑子里正恍恍惚惚地乱想着,忽然与燃灯道人的目光对视上,他的眸色极其浅淡,却没有一丝情绪从他的眼神中显露出来,燃灯冲清溪露出一个笑容,接着就转过了目光。

         清溪眨了眨眼,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偷看别人却被抓包什么的,越想越觉得尴尬。

         杨戬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把清溪的思绪拉了回来。

         清溪抬眼看了一眼杨戬,发现他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身上,只是手指不轻不重地捏着。

         “关于这十绝阵的破解之法,不知道众位道友商议的怎么样了?”燃灯道人缓缓走了过来,目光在众人身上打了一个转,在哪吒身上微微一顿,接着才看向别处。

         哪吒却没有注意他,他看了一眼燃灯道人就把目光放向了别处,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对这个人就是喜欢不起来,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倒是金吒的呼吸一滞,忙把目光转向哪吒,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等正在推选主将之位,只是还未商议下来,既然燃灯道长来此,不去道长就接了这位去吧。”姜子牙先是顿了一下,接着缓缓说到:“毕竟这十绝阵凶险异常,我等还需要老师指导。”

         燃灯微微点了点头,也不推辞,他随众人进到矮小的芦蓬中,泰然自若地坐下,听众人汇报着关于十绝阵的事情,至于杨戬,清溪,哪吒等人,皆留在了外面,没有随他们一起商讨破阵的事。

         “你们看到没有,我觉得这个燃灯道长真是不简单,看见他,我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武吉面色有些古怪,他挠挠下巴,靠在树干上不说话了。

         “燃灯师伯是我们的师祖原始天尊的弟子,”杨戬说:“据说他的修为深厚,就连我们的师父见了也得尊称他一声老师。”

         “哇!当真是好大的来头!”哪吒微微长大嘴,接着面露一点疑惑,说:“我总觉好像在哪见过他似的。”

         “不可能!”金吒立刻反驳,接着见众人都在看着他,微顿了一下,轻咳一声说:“我的意思是燃灯师伯看起来像是那种深居洞府的不轻易外出的人,哪吒与他,应该不曾见过。”

         他这个理由说的有点牵强,反而越来越让人觉得他有些不对。

         哪吒更是转过身眯起眼睛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金吒从嘴角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接着转身离开了,木吒也跟在他身后离开了。

         清溪不明白为什么金吒的情绪会变得那么怀疑,他扭头看了一眼杨戬,发现杨戬对他摇了摇头,清溪眨了眨眼,乖乖的什么也没问。

         “我们也先离开了。”杨戬握着清溪的手,对哪吒武吉等人告辞,接着一个纵身消失在他们面前。

         “怎么都走了啊?”哪吒嘟起嘴嘟哝着:“还有杨师兄,清溪都是他的道侣了,平常时间就不能让我俩玩一会吗?也太霸道了。”

         黄天化哈哈大笑两声,伸手拍了拍哪吒的肩膀,搂过他来说:“哪吒,你还小,是不会懂的,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了。”

         “为什么?”哪吒不解地看着黄天化问:“什么叫长大就会懂?”

         黄天化神秘一笑,却也不接他的话。

         “告诉我告诉我,黄师兄,快告诉我啊!”

         然而任凭他怎么磨蹭,黄天化仍然只是笑笑不开口。

         这时,杨戬把清溪抱在怀中替他挡去半空中的冷风,清溪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处口齿不甚清溪地问:“为什么刚才金吒看着那么奇怪啊?”

         杨戬把速度放慢了些说道:“因为,燃灯师伯曾经和他还有哪吒的师父太乙师叔合演了一场戏,坑苦了哪吒,那也是哪吒那么恨金吒的原因之一。”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