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帝辛
        “大王,您来了啊~”

         芙蓉帐里的女子在约莫一盏茶之后才懒洋洋地出声唤道,声音里充满着慵懒和餍足。

         一只纤白无暇的玉手撩起红色的纱帐,接着一双妙曼的美腿也从帐子里面缓缓伸了出来,那不堪一握的秀美脚掌轻轻地踩在华丽的地毯上,和颜色厚重的地毯形成了鲜明的对此。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看这副美景,下人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恨不得都钻进地里去,而唯一一个敢于直视女子的男人,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狭昵的心思放在上面。

         “大王……”

         女子只身着一层暴露的轻纱,她面如芙蓉,但更多了几分妖治,顾盼之间只让人觉得情.色潋滟,不由自主地陷入她的目光之中,那薄纱欲遮欲掩地披在她的身上,却不至于春.光.乍泄,这等媚色,让平常男子见了之后恐怕都神智不轻了,但是男子却只是面露嫌恶,撤离了这个一身充满艳俗香气的女人。

         女子也不尴尬,用手轻掩红唇娇笑一声,接着媚眼如丝瞟了男人一眼,娇滴滴地说:“大王可真让妾身心寒,亏得妾身还在这里日盼夜盼,可大王来了竟是看也不看妾身一眼,可是妾身哪里侍候地不合大王的心意?”

         “别废话,”帝辛不耐烦地打断他,沉默了一会才问:“苏白呢?”

         “嗯?”女人故意装作没听清的样子,赤着脚轻轻走了几步来到男子身后的床上,接着优雅地坐下来卷弄自己的头发,“苏白?那是谁?陛下来臣妾的宫殿,却是找一个不想干的人……”

         “苏妲己,我再问一次,”帝辛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怒气:“苏白在哪?”

         妲己手上的动作一顿,接着又漫不经心地卷了起来说:“也许是回轩辕墓了?谁知道呢,我那可怜的弟弟,好不容易修炼成人形,还没初尝人间的情情爱爱呢,就被不知道是哪个狠心的负心人抛弃了……”说着还瞥了帝辛一眼,待看到他越来越黑的脸色之后,心底不屑地嗤笑一声,脸上还做惋惜状说:“可怜的弟弟,恐怕这辈子再也不会到这人间来了吧?”

         “闭嘴!”帝辛立刻暴躁地制止住了妲己的话,接着一字一顿地说:“他会回到孤王的身边,无论如何,孤都不会让他再从孤身边逃开!”

         接着他带着在跪地上一个个面色发青,双腿发软的宫女太监气势汹汹地离开,那些仆从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传闻是狐狸精的妲己一个不小心看上眼然后吃到肚子里。

         苏妲己看着空无一人的宫殿,扭着水蛇腰装模作样地走了两圈看他们有没有全部离开,确定真的空无一人之后才一把拉开床帘对着床上躺着的雪白小狐狸说:“快出来吧,小笨蛋,他走了。”

         小狐狸一双美丽剔透的蓝色眼睛眨了眨,接着立刻埋头到枕头中,苏妲己蹙眉轻叹了一声,放下床纱随他去了。

         清溪此刻正和哪吒等人坐在一起吃烤串,身为清修道士的他平常很少吃到这种烧烤类的东西,而其余的人倒是都热火朝天的,虽然不能沾荤腥,但重要的是那种大家一起动手的火热气氛。

         清溪有些手忙脚乱,杨戬看出了他的窘迫,坐在他的身边开始帮助清溪,当他把第一串烤好的东西递给清溪的时候,清溪在众人的起哄笑意中接过,脸上有些发红。

         他脑袋里还在想着返璇书的事情,众人围坐在一起这种欢快温暖的场面,让清溪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火光跳跃间泄露了他脸上茫然的情绪,杨戬注意到了他的心不在焉,不动声色地离他更近了一些。

         当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被一个微热的大手包裹住的时候,清溪恍惚的情绪才被拉了回来,他看着手掌的主人,并且感觉脑袋上被他不轻不重地揉了一下。

         “想什么呢?”

         “……很多事情。”清溪捏紧了手中竹签,用它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拉着土地,看着被自己画出来的毫无意义的符号发呆。

         “可以解决吗?”

         清溪沉默了一会,没有回答。

         杨戬拥着他说:“可以解决的,就不必费心思考,不能够解决的,我来帮你解决。”

         清溪闻言,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他听见自己说:“好。”

         姬发率领的军队气势如虹,很快就破掉了十绝阵,清溪在破阵的时候一共只去了三次,但是他依旧只有一份返璇书的碎片,清溪小心地拿着那个碎片反复研究,并且推断这个碎片大概一共有十份左右,只是他还不知道到底怎么才能够得到这返璇书的全部碎片。

         杨戬前来找清溪的时候就看见他在一个人发呆,他一手托着下巴,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前一棵正在飘落花瓣的桃树。

         杨戬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但是清溪很快发现了他的踪迹,并且直直看过来,他歪头看着自己的乖巧模样让杨戬忍不住心跳滞了一瞬,接着脚步轻快地走过来坐在了清溪的身边。

         “在看什么?”

         “桃花开了。”

         清溪再一次把目光放在漫天飞舞的桃花上轻声说:“原来我有一个师兄,他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经常捡了这些桃花做一些桃花酒酿,虽然我没有喝过,但是其他师兄师姐都对它赞不绝口……”

         “只是后来,战争爆发了,师兄下山后再也没有回来,没有人再做桃花酿了,”清溪低垂着眼睛陷入了沉思,“一年之后,一个万花谷的弟子带来了师兄的玉牌,那时候正值桃花盛开之际,我看到他找到了师兄藏在一座假山旁边的桃花酿,之后坐在师兄的墓前自饮自酌……”

         “后来他就不见了,”清溪眼睛迅速眨了一下,语调平静地说:“我没想到下山后还能见到他,只是……”

         ——他是被万花谷的弟子把他抬回去的,听说他和狼牙军厮杀,经脉尽断,双目失明,这辈子都完了。

         “别说了,”杨戬打断了清溪,他已经猜出来之后的事情了,但是最令他担心的还是清溪的情绪,他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劲,眼角泛红含泪,打破了平常那种处事不惊的平淡模样,“怎么忽然想到这件事了?”

         “我也不知道。”清溪很少一下子说那么多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看到那些落花忍不住触景生情,忽然想——回家了。

         在大唐所经历过的景象一一在他眼前浮现,那些好的,坏的,掺杂揉织,却勾起了清溪心中对回家的无限渴望,他很少有像现在这么激动到情绪外露的时候,在他还没捋清头绪的时候,只感觉杨戬忽然抓着他的手站了起来,对着那棵桃树怒喝道:“何方妖物!竟然如此大胆,来此冒犯!”

         漫天飘然的花瓣忽然像是静止了一样,接着疯狂地飘动聚集起来,之后慢慢凝成了一个女子的形状,女人银铃似的娇羞笑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