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战
        战场战鼓震天,马匹嘶鸣,黄烟滚滚,两边人马缓缓向战场中央聚集,战旗被高高举起,随风大幅度地摇摆着,发出簌簌的声音。

         等两方人马都站定之后,姜子牙与燃灯道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才骑着四不象走出军队,对面的商军看了,也立刻有人出来,正是天绝阵的布阵者秦完。

         “秦道兄别来无恙。”姜子牙的手不自觉摸上自己的胡子,看起来很是平静怡然,完全不像是在战场上。

         秦完也骑着一头鹿,只是他长相凶恶,面色湛蓝,看起来就像是寺庙里凃了油彩的假人一样,有些骇人,他上来并不与姜子牙客套,反倒是一针见血地说:“姜老儿,你不必如此与我客套,现下快快派人来破阵,也莫要让人嚼舌根说尔等玉虚宫人没有一个顶用的,只会耍嘴上功夫。”

         姜子牙一听,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到好在他稳住了自己的心情,好脾气地对秦完点头说:“秦道友好直爽,既然如此,那就过过招式,用实力说话。”

         “好!”

         姜子牙驱着四不象回到军队里,向燃灯道人示意可以开始了。

         燃灯道人微微点了点头,却也不派人去应,只是坐在他的白鹿上,竟然就这样闭上眼睛开始入定了。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低下开始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了。

         “燃灯师伯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派人去应战?”

         “这可如何是好?”

         “师弟别担心,燃灯师伯自会有他的打算。”

         而姜子牙等人也有些摸不清头绪,不知道燃灯道人是怎么想的,气氛太过安静平和了,然而这中感觉却让周军有些不安,甚至连战马都忍不住似的抖了抖马蹄。

         “姜子牙!若是你们怕了,何不快些投降,不要在这浪费我等的时间!”秦完的声音用了异法,因此响彻天地,连周军这边也能清楚地听到“说不定我心情好了,还能把你的项上人头留着,给我做个扫地的老道童哈哈哈哈。”

         商军士兵都开始哈哈大笑,而周军这边的气氛明显有些凝固,姜子牙纵然再大度,秦完的话都说在这份上了,让他的面子也有些挂不来,只得询问燃灯道人说:“老师,这……我们派谁前去破阵?”

         燃灯道人眼睛都没睁,依旧面色平静地坐在路上,轻轻回了一句:“再等一等。”

         姜子牙欲言又止,见燃灯道人不欲多言,也只得放弃再追问,只是心中还有些忐忑。

         清溪对这种情况有些不解,他把长剑背到身后,清秀的小脸上表情要去,嘴唇也紧呡着,看着颇有想上前去与敌方决一死战的架势。

         忽然,他感觉自己紧绷的胳膊上被人轻拍了一下,清溪立刻转过头,盯着刚才拍自己的人。

         杨戬的手还放在他的胳膊上,感觉到清溪的注视之后杨戬也回过头来,他看着清溪瞪大眼睛凝视他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于是小幅度地伸手在清溪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又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别紧张。”

         清溪有些呆愣,他看着杨戬的手从他的眼前撤走,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扭过头,小声嘟哝了一句什么,然而杨戬听的却很清楚,于是他勾唇露出了一个笑容。

         因为清溪刚才说的是:“我知道,因为你在我身边。”

         黄天化和哪吒现在两人的前面,哪吒不经意间回头就看到了杨戬那个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笑容,他的眉毛纠结地皱了起来,撞了撞身边一本正经的黄天化的肩膀说:“师兄,你有没有感觉杨师兄现在整个人感觉都不太对劲啊?他刚才的笑容,呃……”哪吒苦苦思考想找出一个词来形容杨戬的状态,但是总想不到合适的,于是就更加纠结了。

         “笨,那□□心荡漾,”黄天化教训哪吒说:“这你就不懂了,唉,这可是只有有道侣的人才能体会到了感觉啊。”

         “什么,”哪吒有些不服气了,他动了动身子离黄天化远了些,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说的好像你有道侣似的。”

         黄天化当即表示受到了会心一击,他偷偷瞟了一眼明显处于热恋期的清溪和杨戬两个人,再一次感受到了会心一击,身为一个没有道侣的单身人士,表示真的受不了这种气氛,他木着一张脸,脑子里却在盘算着怎么能快点把小师弟拐到碗里来。

         不像是几个小辈那么沉不住气,以赤精子为首的阐教第一代弟子都显得很镇定,甚至黄龙真人还悠哉悠哉地变出一只小金龙在那里逗趣,惹得他身边的清虚道德真人频频皱眉看着他,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黄龙真人自己则是乐在其中。

         终于,燃灯道人从入定中慢慢睁开眼,他忽然低声说了一句:“来了。”

         众人惊讶,纷纷向四周看去,想看看究竟这么长时间是在等谁。

         远处天边忽然飞掠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落在战场中央,商军那边似乎也有些不明就里,之间秦完与身边的闻太师商议之后驱鹿上前问话道:“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来人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只见他先是对燃灯等人打了个稽首,接着说:“各位道友,我乃是玉虚门下邓华,今次特奉师门之命,前来相助诸位道友破阵。”

         燃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清溪的错觉,他总觉得燃灯道人的眼睛带着一些惋惜,但是那转瞬即逝,让清溪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名叫邓华的男子意气风发地走到了离秦完三十尺左右的地方站定,接着说了几句话便开始过起招来,邓华手中也有一把方天画戟,而秦完也是靠术法闪躲,并且不断把邓华向天绝阵中引去。

         “不好,”杨戬微微皱眉说:“那秦完要开天绝阵了,这邓华道友怕是凶多吉少了。”

         果然,在秦完和邓华两人都消失在天绝阵中没多久,秦完就大笑着出来了,手中还提着邓华的头,看着异常狰狞刺眼。

         “看看你们的人!哈哈哈,可还有人敢破我的天绝阵?!”秦完站在那里张狂大笑,商军那里传来一阵欢呼声。

         “贫道来领教。”

         一道温润的声音忽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