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师父
        姜子牙其实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到魂魄离体,怎么着也得休息个几天,所以这些日子就由赤精子代劳,与众位弟子商讨如何破阵。

         赤精子:“此为天绝阵,破阵方法,不知,阵中险恶,不知。”

         众弟子:“哦……”

         赤精子:“此为地烈阵,破阵方法不知,阵中险恶,不知。”

         众弟子:“哦……”

         ……

         赤精子:“比为红砂阵,破阵方法不知,阵中险恶,不知。”

         众弟子:“……”

         赤精子:“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众人一致摇头。

         赤精子满意点头,说:“好,那就商讨破阵之法吧。”

         不得不说,赤精子根本不适合做老师去传道授业,他缺少耐心,也不懂得该怎样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交给别人,在许多事情上他更喜欢自己一人行动,这有优点,却也有致命的缺点。

         赤精子坐在主位上与弟子们大眼瞪小眼,但黄天化他们往往都受不了与赤精子对视,率先败下阵来。

         “说话。”赤精子开口道。

         “是!”众人慌忙应了,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中简直要泪流满面:赤精子师伯看着冷冰冰的很难相处的样子,不敢说话了怎么办?

         弟子美人说话,赤精子也不知该顺着什么好,就在台上端坐着,他面容如玉,浑身又飘散若仙,即使是这样坐着,也好似一道靓丽的风景。

         门外忽然来人禀告:“各位道长,门外有一自称二仙山麻姑洞黄龙真人求见。”

         “请他进来。”赤精子眉间动了动,站起身来准备迎接,杨戬等人也纷纷起身,准备迎接黄龙真人。

         “道兄请了。”人未到,声先至。

         清溪好奇地向门口瞟了一眼,只见一位身穿黄袍的道人吊儿郎当地走过来,全然没有一点仙家气派,却更带了几分痞气。

         这黄龙道人很是年轻英俊,却每个正形,一上来就对着黄天化勾肩搭背,没有一点身为长辈的自觉。

         “哎呀,师兄,何必那么拘礼呢?”黄龙道人不敢对赤精子放肆,只在口头上调笑几句。

         “小哪吒,想不想师叔啊?”

         “雷震子,不错啊,看你吃得也壮实,我就说原本是师兄对你太苛刻了嘛!”

         “杨戬师侄更加俊秀了,很好,以后可容易找道侣喽~”

         “嗯?这位可爱的小道长是我哪个师侄?为何从未见过?”

         黄龙真人的目光放到清溪身上,笑嘻嘻地问道。

         “禀师叔,这是杨戬师兄的准道侣,清溪小道友。”黄天化在一旁为黄龙真人引荐。

         清溪对他打了个稽首说:“黄龙真人前辈,清溪有礼了。”

         “哎呦!道侣!”黄龙真人眼中暗光一闪,面上却充满笑意说:“看着冰雪机灵,和我那杨戬师侄很相配,好好,来来来,师叔给你见面礼。”

         说着,就从怀里摸索半天,终于掏出一面黄色的小旗来,然后把他递给清溪说:“来,师侄媳,收下吧,师叔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招龙旗送给你玩,你也别嫌弃啊。”

         “这……”清溪被他一句师侄媳闹了个脸红,也不知道东西该收不该收,只为难地看了杨戬一眼。

         杨戬眼角含笑接到了清溪求救的目光,在他身后说:“既然是师叔送的,清溪你就收下吧。”

         “多谢黄龙真人前辈。”清溪双手接过那看着破破烂烂的招龙旗。

         “还前辈前辈叫个什么,快快与我师侄完成双修大典,改口叫师叔罢!”黄龙真人调侃道。

         黄天化几人也在周围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只有赤精子一人身冒冷气问黄龙真人:“你此行来的目的是什么?”

         “呦!差点把正事忘了,”黄龙真人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正事来,他清清嗓子说:“为破解十绝阵,诸位道兄都决定下山相助,不日便会到了,还请在西门外建几处茅屋芦舍,以便众人有个落脚之处。”

         “说完了?”赤精子问。

         黄龙真人一愣,说:“说完了。”

         “你可以走了。”赤精子转身就开始赶人。

         黄龙真人随即大声哭诉起来:“师兄啊,你不能如此无情啊,你让师弟走去哪里啊?师弟可是来助你破阵的。”

         “你能破什么阵?”赤精子问。

         黄龙真人想了半天说:“十开阵。”

         赤精子蹙眉道:“哪里来得十开阵?”

         “就是没有我才能破的嘛~”

         “休在这里与我玩笑。”赤精子说:“这次阵法危险,你连件保命的法器都没有,还是快回洞中修炼罢。”

         “师兄,”黄龙真人眼神认真地看着赤精子。

         赤精子只是高冷地回望着他并无搭话。

         “师兄你在关心人家诶~好开心呦~”黄龙真人一脸娇羞地看着赤精子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赤精子转过身背对着他不想看见他的脸。

         清溪倒是觉得黄龙真人的脾气极其有趣,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于是当清溪与杨戬一同出来准备接迎其他道人的时候,清溪就与杨戬聊了聊黄龙真人。

         “我这个师叔啊,是个极有意思的人。”杨戬笑着说:“他几乎认识门派里所有的弟子,可自己偏偏不愿收徒,师兄弟们都喜欢与他一起玩乐,倒是老师们整日说他不务正业。”

         黄龙真人是原始天尊座下弟子,却是妖修出身,本身是一黄龙,原始天尊虽收了他为弟子,却也没有过多关注,甚至连傍身法宝都没有赐下一个,黄龙真人性格也是不拘小节,因此修为长得极慢,若是出去碰上厉害人物,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够。

         清溪听罢担心道:“可是我收了他这招龙旗,前辈岂不是更没东西用了?”

         杨戬笑着摇头说:“你且把它拿出来。”

         清溪把那面皱巴巴的旗子给了杨戬。

         杨戬抖开旗子,说了句:“开!”

         那旗立刻涨开,从里面跑出五条金黄的小龙,条条都只有拇指粗细,约莫一条筷子那么长。

         “这是……”清溪瞪大眼看着游走的小龙,不由惊呼出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龙,虽然很小迷你,倒也不影响清溪激动的心情。

         “这是师叔自个炼制的,这些小龙都是他的龙息龙鳞幻化而成,并没什么大用,不过平常拿出来玩乐也是够的。”杨戬见清溪一脸惊奇,自个也觉得开心“师叔脱鳞的时候炼制了好多个这样的招龙旗,送给师门弟子一人一面,我记得就连有的师伯都收到了。”

         “前辈好厉害!”清溪夸赞道,他觉得黄龙真人既然是龙的化身,那功力自然深厚,接着他有想到一件事,对杨戬说:“杨大哥,我觉得前辈很像我们那里的一个帮派的人物。”

         杨戬感兴趣地问:“像谁?”

         “像丐帮里的人,无论是说话的语气,或者他的行为,都非常像。”

         “是吗?”杨戬来了兴趣问:“那这个帮派是怎样的?”

         “嗯……”清溪边回想边说:“近战很厉害,主要生活靠讨饭,还喜欢与人切磋……这个好像不太像。”

         “咳咳,”杨戬不由得失笑,然后他问清溪:“你们那里还有什么?”

         “我们那,是大唐盛世,有十大门派呢,比如歌舞一绝的七秀坊,里面尽是绝色女子;还有清幽雅致的万花谷,万花谷的弟子都是济世救人的医者;还有丐帮,嗯,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一说起大唐,清溪就有止不住的话,人好像一瞬间也变得开朗许多。

         “……还有纯阳宫……那是我长大的地方,里面有我的师兄师姐,还有师叔们。”清溪的语气变得低落起来。

         “没关系,”杨戬轻轻拥着清溪的肩膀说:“现在,我会陪着你,保护你,会带你找到回家的路。”

         清溪轻轻嗯了一声,他抬头与杨戬对视说:“杨大哥,若是有一天,我回去了……”

         “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杨戬不假思索地说。

         清溪停顿了半晌,扭过头去说:“对不起。”

         “回家是你一直来的心愿,你开心,我就开心了。”杨戬说:“没有什么对得起与对不起。”

         “杨大哥,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唔?”清溪还未说完的话被杨戬用一根纤长的手指轻轻堵住。

         “时间还早,我们总有方法解决的,不是吗?所以清溪,不要担心那么多,出了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前为你挡着。”

         清溪听了杨戬的话,缓缓点了点头。

         只有杨戬自己知道,他不想让清溪离开,一点也不想。他想与清溪一起看遍大江山川,一起踏遍所有的地界,只是他不能说出来,只能把这些想法深深地埋在心底,隐藏起来不让人知道。

         “那个,杨大哥,你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清溪有些紧张地问杨戬:“我怕……”

         “别担心,”杨戬笑道:“师父早已算出我红鸾星动之像,而且虽然师父看起来为人比较冷漠,但实则心中自有一番较量,清溪你多虑了。”

         “嗯。”即便杨戬这样说了,可清溪还是异常紧张不安,有好几次都愣神发呆,直到杨戬唤他才反应过来。

         “到了。”杨戬见天边忽然来一大片彩云,上面仙气飘然,就知道是众位仙人过来了。

         姜子牙,赤精子也携着众弟子纷纷前来接迎,只见那云越来越近,不少仙人立于云上,飘然而至。

         彩云在离地三尺的时候忽然消散,云上那几人忽然站定,对姜子牙,赤精子和黄龙真人打了个稽首。

         姜子牙三人也回了个礼,接着就是弟子们开始行礼。

         杨戬,哪吒等人纷纷躬身道:“弟子见过师父,师伯,师叔。”

         其中有一拿着白拂尘的道人微微摆了一下拂尘,与众位师兄弟含笑交流了一个眼色,这才说到:“快些起来吧。”

         “多谢师父,师伯,师叔。”

         来人分别是哪吒的师父,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杨戬的师父,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黄天化的师父,清虚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金吒的师父,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木吒的师父,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夹龙山飞云洞惧留孙;崆峒山元阳洞灵宝*师等人。

         几位道人站定,先是问姜子牙:“子牙师弟可好些了?”

         姜子牙笑着抚了把胡子说:“多谢师兄们的关心,师弟已无大碍。”

         众人点头,又与赤精子和黄龙道人打了个照面,接下来就是留给小辈的时间了。

         哪吒果然是第一个忍不住的,他看到师父师伯们叙完事情之后,立刻迫不及待地跑到太乙真人身边,假装抱怨地说:“师父,你又跑到哪里云游去了?都好长时间没来看过弟子了。”

         太乙真人白色长须被哪吒拽在手里也没生气,反而好脾气地拍着哪吒的脑袋说:“师父这次去东海云游,给你说了敖广那老东西不少宝贝,等会师父拿给你看。”

         “好啊!师父,你拿了老龙王的什么东西?”

         太乙真人神神秘秘地凑到哪吒耳边说了几句话,哪吒立刻喜笑颜开起来。

         这边见哪吒来了个头,各自也都去找自己的师父了。

         黄天化师徒:

         “师父,师弟这次怎么没跟着一起来啊?”

         “师弟师弟,你成天脑子里装得就是你师弟,你心里还有为师这个师父吗?平日里教你的尊师重道都学到哪去了?啊?!”

         “哎呦!师父,你又打我,这那么多人看着呢……给徒弟留点面子……”

         “哼,要面子是吧?那怎么不好好修炼?成日里不思进取,脑子里装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没有啊,师父。”

         “没有?!”清虚道德真君声音都提高了两度,接着他又向周围看了看,对着黄天化咬牙切齿地小声说:“别以为你把那些东西藏到山下的虎穴中为师就找不着了,等完事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个孽徒!”

         “师父……”

         “说!”

         “弟子错了,求宽恕放过不要打!”

         “哼!”

         金吒师徒:

         “徒儿,你此次下山有何顿悟?”

         “师父,金吒愚钝,并未有什么领悟。”

         “无碍,修行本就是讲求缘分,也无需过多追求,有时候越想得到的,就失去得越快。”

         “是,谢师父教诲。”

         “你与哪吒关系如何了?”

         金吒摇摇头,没说话。

         文殊广法天尊柔和地笑着说:“无碍,哪吒心善单纯却也执拗,他终究会明白你对他好的。”

         “嗯。”金吒偷偷看了眼哪吒,露出一个浅笑说:“弟子明白。”

         木吒师徒:

         普贤真人是一清俊的青年人,他站在木吒面前,开口问道:“徒儿,进来过得可好?”

         “回师父的话,还好。”

         “嗯……可有受伤?”

         “并无。”

         “可与哪吒斗气?”

         “……偶尔。”

         “徒弟,这样可不好,你与哪吒是兄弟,你又是兄长,自然是该让着他的。”

         “……是。”

         “嗯,”青年笑着点头说:“世界如此美好,木吒,你切忌不可脾气暴躁,明白吗?”

         “师父教训的是。”

         “唉……你小时候明明很乖很听话,连看见树上的虫子掉下来都会把它送上去,怎么现在有了个爆脾气呢?”

         “弟子惭愧。”木吒把脸扭向一旁。

         “徒弟,我跟你说……”

         杨戬师徒:

         “师父,这是我的道侣,清溪。”

         “嗯。”玉鼎真人平静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清溪紧张得不行,他匆忙和面前这个看着很严肃的中年人打招呼道:“玉鼎真人前辈好。”

         “嗯。”玉鼎真人点头接受了。

         杨戬又说:“师父,我……”

         玉鼎真人盯着杨戬说:“不错,好好待他。”

         “是!师父!”杨戬露出一个高兴的笑,接着拉了清溪给他行了一个大礼。

         玉鼎真人从长袍中拿出一个玉质的小盒子,说:“这件东西你们收下,以后会用的到。”

         “多谢师父(前辈)!”

         “嗯。”玉鼎真人眉宇间飞快地闪过一抹笑意,又消失不见了。

         其余几位弟子不在身边或者没弟子的人也纷纷过来凑热闹,慈航道人是一个面容白净的男子,虽然长相偏向阴柔,但也是较为爽朗之人。

         只见他从手中的玉瓶里倒出几颗发光的透明珠子,又变出一小瓶子装了,递给清溪,笑着说:“第一次见面,师伯匆匆而来,也没带什么好礼,这几颗净水珠你且收着吧。”

         “谢前辈。”清溪双手接下,对慈航道人致谢。

         接着一个面带笑容的道人站到他面前,手中也是拿了一个盒子,把他塞到清溪的手里说:“这是乾坤罗盘,可以感知危险,定位人的位置,你且收了。”

         清溪又是谢礼说:“多谢前辈。”

         “真是个好娃娃。”惧留孙话刚说完就被一人挤了下去,接着过来的是一个胡子一大把的中年人,他从手中变出一扎锦帛,说:“拿着吧,师叔送的!什么时候与我那师侄行双修大典啊?师叔也好来凑个热闹。”

         “呃……谢谢前辈。”清溪有些不好意思,耳珠都变成了红色。

         “还叫什么前辈啊,快该改口喽!”太乙真人笑着调侃,周围人都善意哄笑起来。

         清溪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感觉心中异常欢喜,他发现杨戬的师父,师伯们一点脾气都没有,明明是仙人,却也没有端着架子,反倒是很好相处。

         “好了好了,诸位师兄,弟子们,这说也说够了,礼也送完了,咱们,是不是该讨论如何破阵了?”姜子牙在一旁问。

         广成子说:“确实是该如此,子牙,我等入俗世,尽是沾染了因果,子牙准备何时破阵,你且说说罢。”

         几人相继进到芦棚里。

         姜子牙说:“师兄们,那十绝阵阴险之中暗藏玄机,子牙不才,不知如何能破得那阵,希望诸位道兄能够相助,若是破阵成功,也可减少死伤无辜啊。”

         清虚道德真君皱眉道:“我等虽然修习法术,也可保自身无虞,到邪门左道之术毕竟没有真正接触过,不知该如何破阵?子牙,你可有了什么好方法?”

         姜子牙面露愧疚说:“惭愧惭愧,子牙虽通晓些人间世事,对于这些,却也是不懂的。”

         这时赤精子突然开口了,他说:“清溪或许能帮的上吾等的忙。”

         “师兄,此话怎讲?”姜子牙忙问。

         赤精子说:“去落魂阵取子牙魂魄时吾发现,清溪有一道术异常神奇,几乎能全然挡住阵中法术,实属稀奇。”

         “果真如师弟所说那般?”广成子问道。

         在几人商讨破阵之事的时候,黄天化和清溪等人俱在别处,也正在一起讨论某些事情。

         “要我说啊,自然是我家师父最好了。”哪吒坐在树上摇晃着腿,手里还拿着太乙真人从东海给他搜罗的小玩意。

         “嘿,哪吒,你这样说可就不行了。”黄天化在树下冲哪吒摆摆手指说:“虽说我师父吧,脾气大,还总是教训我,可他为师之道,却是非常让人敬重的。”

         雷震子的师父云中子此次没有前来,他也坐在树枝上笑呵呵地听着众位师兄弟谈论他们师父的好处,一双大翅膀不时扇动着,倒是把树上的叶子刮掉不少。

         “雷震子,别动你的翅膀了,我快被树叶埋住了。”木吒站在树下扒拉掉头上的树叶。

         哪吒偷偷对雷震子笑了笑,小声说了句:“活该。”接着悬在半空中的腿抖得更厉害了。

         杨戬拥着清溪坐在另外一棵树上,清溪正从梨绒落娟包里掏出东西拿给杨戬看。

         “这是……唔,风车挂件,背到身后的。”清溪掏出一个大风车形状的东西给杨戬看,“这是二师兄送我的。”清溪怀念地摸了摸,接着又放了回去。

         清溪又伸手在包里摸了摸,掏出了一把漂亮的纸伞,上面还绘制着精致的天青色花纹,“罗伞,我在洛阳时一个万花弟子送我的,他说自己要上战场了,留着也没用了。”

         “里面还有师兄送的小木马,我第一次用的木剑,还有其他门派的弟子送的东西,他们,都是要去战场的……”

         “很漂亮。”杨戬低声说。

         “嗯。”清溪放下包,双手撑伞说:“我撑开给你看。”

         罗伞被打开,清溪撑着他放到两人头上,光芒穿透纸伞,变得柔和起来。

         杨戬伸手握住伞柄,然后包裹住清溪的手说:“以后,你的包裹里也会有我送的东西,会有我们大家送的东西。”

         “……嗯。”清溪缓缓点头。

         这边哪吒见对面树上忽然撑起了一把伞,他用手戳戳雷震子说:“看,干嘛呢?”

         雷震子一看,哎呦,那手都贴一起了,哎呦两人要粘一块了,纯情的雷震子立刻红了脸,此时他异常庆幸自己的皮肤是蓝色的,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哎呦呦,”黄天化在这里起哄了“什么时候也请师兄弟们喝口喜酒,讨讨好彩头。”

         “看师伯知道你说这些话,肯定又得教训你了。”哪吒低头和黄天化喊了一声。

         “嘿嘿,他现在不是不在这里吗。”黄天化一个飞身跃上树来,在哪吒身旁坐定,好把杨戬和清溪看得更清楚些。

         “唉唉,不知什么时候我也能找个道侣。”黄天化唉声叹气地说。

         “听说杨戬师兄家里有一名唤哮天犬的白犬仙,化成人形之后简直胜过一干女仙,不若师兄你去试试吧。”哪吒在一旁说。

         “那个小美人啊,我见过。”黄天化面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说:“美则美矣,就是那个性格,和我不太能合得来。”

         “你怎么知道?”哪吒好奇地问:“难不成,你还专门去找人谈过?”

         雷震子听了在一旁哈哈大笑。黄天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露出一个心有余悸的表情。

         “师兄,你笑什么呀?”哪吒问雷震子。

         雷震子停了笑声,过一会才说:“他呀,要就听说杨师兄府上有一绝色美人,那只专门趁师兄不在的时候跑去看,结果美人是看到了,却没想到哮天犬化了原型,追着他咬了几个时辰!”

         哪吒听后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瞪大眼看着黄天化,而后极其不厚道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师兄,你……你这算是遭了一通因果吧……哈哈哈,若是师伯知道了,不知该是什么反应,哎呦,笑死我了!哈哈哈!”

         其余几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清溪收了伞不解地问:“他们都笑什么呢?”

         杨戬说:“许是遇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我觉得哪吒都快要笑掉下去了。”

         “……啊?”

         果然,哪吒这边动静太大,他笑得坐在书上直不起腰来,树枝也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抖动。

         “好了好了,别笑了。”黄天化尴尬地说。

         哪吒还是不停地笑,他说:“啊哈哈哈,笑死我了……哎呦,我的肚子……哈哈哈,我也想停,可是……哈哈,停不下来了……”

         “笑笑笑,笑你的吧!我要下去了。”黄天化从树上跳了下去,在树下面寻了个空位郁闷地坐着。

         “好了,好了,哪吒,你别笑了。”雷震子忙安抚他:“你看看你,脸都憋红了。”

         树下的金吒也不放心地向上面看去。

         哪吒笑得肚子都要抽筋了,他大力呼吸了几下,努力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然后——

         “哈哈哈,怎么办……我还是停不下来……好难受啊哈哈哈……”

         “啊!”

         哪吒只顾捂着独自,去不想一个没坐稳从树枝上摔了下来,雷震子慌忙伸手去抓,手指却刚刚划过他的衣角。

         “哪吒!”

         清溪这也是一惊,起身就要过去。

         “放心。”杨戬安慰道:“不会有事的,你看——”

         落下的哪吒被金吒一下抱住,下坠的动力让金吒后退了两步,还是抱紧了怀中的弟弟。

         “嗯?!”哪吒被刚才那突然的降落吓了一跳,也不笑了,就与金吒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哪吒,你没事吧?”金吒忍着胳膊上的疼痛担心的问。

         哪吒摇摇头,挣扎着从他怀中跳下来。

         几人都赶紧跑过来看看两人有没有事,

         “哪吒,你没事吧?”

         “金吒,你怎样了?”

         “你们都没事吧?”

         “刚才发生了什么?”

         “大哥,你哪里受伤了没?”木吒匆匆跑到金吒身边,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看他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金吒浅笑着谢过了众人的好意。

         木吒看了哪吒一眼,难得的竟然一句话都没说。

         哪吒小小的后退两步,小声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不用担心,我没事。”金吒对哪吒露出一个笑容。

         “嗯,那就好。”哪吒站在一旁,也没了刚才那活泼劲。

         清溪从包裹里掏出一瓶上品活络丹递给金吒说:“金吒,这是活络丹,你吃了它,会好的快一些。”

         “多谢。”金吒笑着收下了。

         这时候,眼尖的木吒忽然发现远处的树后藏着一个小兵,他眉头一皱,大声呵斥道:“谁在那里!快点出来!”

         小兵明显被他的声音下了一条,他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赶紧对几位道长行礼说:“小的见过几位道长。”

         “说!你鬼鬼祟祟是干什么的?!”木吒问道。

         小兵又吓了一跳,抖得跟什么似的“小的,小的是来找雷震子道长的。”

         “找雷震子?”木吒有些不信,问:“雷震子,这是你府上的人?”

         雷震子对着他看了半天说:“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那个什么,菜头?是不是叫这名?”

         小兵被几人围在中间,尴尬紧张地脸像要着火了似的说:“是,是小的。”

         “你来找我什么事?”雷震子用最温和的语调说出,就怕吓到了这个胆小的士兵。

         “回,回道长,是您让小的来找您的。”

         雷震子一拍脑门说:“对了,瞧瞧我都忘了那事了。”

         接着与众人告别说:“师兄师弟们,我先回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几人纷纷与他道别,雷震子领着小兵走了。

         哪吒皱眉自言自语道:“我怎么看着那个小兵那么熟悉呢?”

         没有人为他解答疑惑,空中忽然传来一缕异香,飘荡在周围,久久未散,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这是什么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