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告白
        黄天化出来做和事佬,他说:“木吒师弟也是一时糊涂,说错了话,清溪你且当没听见……”

         “清溪,是我教弟无方,我必会给你一个交待。”金吒一向带着的温和笑意也荡然无存,他对着清溪歉意地说:“希望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哪吒却在一旁不乐意了,他嚷嚷着:“你们一大早就怪里怪气地做什么啊?李木吒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和清溪又碍着他什么事了!”

         清溪见众人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并且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瞟着自己和哪吒,他抿唇握起流光,长剑一甩,无比霸气地举剑说:“快说!”

         ↑

         当然,上面那种情况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他只是面瘫着脸依次看了众人一眼,那些人要么就不自然地别来脸,要么就假装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但架不住有人心虚,雷震子是第一个扛不住的。

         “清溪啊,我们……唉,听说你红鸾星动,要和哪吒结成道侣了!可是,你平日里又素与杨师兄交好,我们……”雷震子大手一挥拍了拍哪吒说:“虽然哪吒很不错,可我们都以为你与杨师兄是相互喜欢的,谁知杨师兄不在,你和哪吒……那什么,可不就是要结为道侣吗!”

         “为何我要和哪吒结为道侣……那什么是什么?”清溪被雷震子快速说出的几句话绕得有些晕乎乎的,完全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为何他和杨戬的事情,又掺和进来一个哪吒?

         “对啊,为什么清溪要与我结成道侣,我们俩只是好朋友!”哪吒皱眉说:“你们这是哪里听来的消息?”

         “是你哥……唔!”雷震子的嘴被人给捏住了,他不明所以地看着手的主人——武吉。

         “别说了。”武吉凑到雷震子耳边小声说。

         “我哥?”哪吒眉毛皱得更紧了,他说:“雷震子你说什么笑话呢,我哪里来得哥哥?”

         金吒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与哪吒怎么会成为道侣?”清溪道。

         “哪里有什么误会呦,我昨日与龙须虎在你们房上守了一夜都没见哪吒走出去……呃!”黄天化猛地闭上嘴,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

         “清溪,我们会祝福你们的,又何必遮遮掩掩的,男子汉大丈夫,做了什么都应该负责!”武吉在一旁正义凛然地说。

         “我还真不知我做了什么。”清溪转头问哪吒“我做什么了?”

         哪吒一头雾水地摇摇头,两人看着乱糟糟的众人齐声问:“做什么了?”

         “虽说两男子相爱没能顺应天道阴阳相交的定律,然而你二人不必管那么多,我等修道求仙之人本就是在逆天而行,况且找一男子当道侣多好,没有女子那么多事情,喜欢就好,你们说出来了,师兄师弟都会祝福你们的。”雷震子好不容易被松开了嘴,又吧啦吧啦地开始说:“你们也不必因此过多苦恼。”

         “你们绝对误会了什么……”清溪还没刚想开口解释,就听到门外有人问:

         “你们在干什么?”

         所有人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变得僵硬,尤其是清溪,他几乎听了声音就即刻想要拔腿跑出去,尤其是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

         风尘仆仆的杨戬从门外走进来,清溪顿时感到有一束不同于别人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他的耳尖不禁泛红起来,上前迎了一步,又赶紧退了回来。

         “杨师兄,你回来了。”哪吒是第一个过去打招呼的人,但也许是刚才发生的声音太过混乱,哪吒的声音听起来不是特别高兴,这样一来就让人更加误会脑补——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什么的……

         “你们怎都聚在这里?姜师叔呢?”杨戬收回放在清溪身上的目光,疑惑地看了一眼表情怪异的众人:“可是在商议破解阵法之事?”

         “是……也不是……”哪吒收起了他平日里的嘻嘻哈哈,变得严肃起来,他说:“我们在讨论的并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事?”杨戬问。

         黄天化等人都纷纷后退了一步,就下了哪吒和清溪,而后不知是谁小声哼哼道:“还不是清溪红鸾星动的事……”

         “红鸾星动?”杨戬心中微微一动,他此番上山时师父也说了他的红鸾星动,而清溪也巧合地红鸾星动,这是不是说明——他的有缘人就是清溪?

         “做什么这么拖拖拉拉的!”武吉忍不住了,他一脸死了就死了的表情站了出来,大声解释说:“我们听说清溪的红鸾星动了,本来这就是一件喜事嘛,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金吒说清溪红鸾星动的对象是哪吒,恰巧哪吒当夜在清溪府中与他同榻而眠,平日里来往也亲近,这样看起来也算理所当然,可黄师弟却偏偏说清溪心仪的是杨师兄,再一想想,确实嘛,清溪平日里与杨师兄来往好像更密切些,所以我们就……”

         卖得一手好队友——非武吉莫属。

         清溪听了武吉的话后消化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众人的沉默中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他抬起头来看着众人一字一句地说:“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我喜欢哪吒,但是,我从始至终”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都只喜欢杨戬一人。”然后就转身飞快地离开了大殿。

         杨戬因为清溪忽然的话吃惊不小,接着就是满满的惊喜,他看也不看众人一眼随即跟了出去。

         “是你说清溪喜欢我?”哪吒和金吒对峙站着,他看着那个温和的男人脸上带着懊悔,却还是硬逼着他把话说完“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你有什么资格管这些事?哦,我知道了,你是想用这种方法让清溪和杨师兄与我产生隔阂,然后让他们都不理我了才好,对吧?你和你那个爹一样,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啪!’

         又是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金吒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他伸手想要去触碰哪吒,却被哪吒一下挥开,接着一声冷冷的“滚。”让他彻底僵在了原地。

         “呵,你凭什么打我?”哪吒红着眼睛吼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哪吒,你听我说……我……”金吒的手放在半空中,他想要说着什么,可现下这场景却是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现在悔得恨不得自己根本就没下山来西岐,如果不是他误以为清溪心仪的对象是哪吒,如果他和清溪的对话没有被木吒和武吉听了去,如果——他没有打哪吒那一巴掌,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发生了的事,即使再懊悔,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别说,我不想听,留着你的那些话给你的好弟弟木吒听去罢!”哪吒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就抬腿离开了。

         武吉,黄天化,雷震子等人一大早就经历这些事情,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们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直到金吒走后,几人才敢大声喘息。

         “这都是什么事啊?”黄天化苦笑着叹息。

         “我能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吗?”雷震子心疼的拉过他的翅膀,整理上面的羽毛说:“刚才金吒的巴掌和哪吒的那些话,让我紧张的羽毛都快掉光了。”

         “啥?”黄天化和武吉同时看向雷震子,果然发现他的脚下落了一地的羽毛。

         两人表示,这什么鬼?我们也被你的羽毛吓着了好吗?!

         “老毛病了,我一紧张,翅膀上的羽毛就会掉,不过没关系,我羽毛多,长得也快,不怕的。”雷震子像涂了漆似的蓝色面孔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黄天化和武吉默默转过头去,悄悄站远了些——这什么怪毛病。

         清溪跑出去的时候,感觉心中有些闷,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在大家都误会他的时候,他心中想着,只要一个人相信他就够了,杨大哥——会相信他吧?

         清溪没有足够的自信来安慰自己这件事,即使他知道自己与哪吒之间什么都没有,可心中依旧担心杨戬会不会误会,归根到底,他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清溪。”杨戬在清溪身后喊他。

         清溪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脸去看他。

         杨戬又向前走了几步,与清溪隔开了一段很短的距离。

         “清溪,今日之事,你不必太过介意。”杨戬的声音传来,却让清溪心里感觉一阵难受——这,是杨大哥的委婉拒绝吧,让自己不要介意,因为他心中其实并不喜欢自己,对吧?

         清溪的突然沮丧让杨戬有些手足无措,他又试探地喊了一声:“清溪?”

         “……嗯。”

         杨戬慢慢走进了两步,他伸手牵了清溪的手放在掌心里,然后合拢握住,开口道:“你怎么了?”

         他清楚地感觉到了清溪的不自然,感觉到清溪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他叹了一口气,两人现在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喜欢你。”

         清溪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猛地扭头看着一脸认真的杨戬。

         “我早就想告诉你,可你前些日子总是躲着我,我以为,你是知道了我那些心思,不想再理我了。”杨戬慢慢地说:“你与黄师弟在一起说笑的时候,我真的很不甘心,但我只能在一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我这次回师门,是因师父告诉我,我红鸾星动,怕是有缘人出现了,那时我就在想,我的有缘人,只有你,也只能是你。幸好,这次清溪你没让我再次失望。”

         “真真真的吗?”清溪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打结,他变得不淡定起来,用手勾着衣角道:“我……我也喜欢杨大哥很久了!”

         杨戬手上微微用力,把他拉入自己的怀中,清溪僵硬地一动不敢动,但心底泛出的快乐是怎样都挡不住的。

         “那你前些日子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杨戬问。

         清溪此刻整个人都处于迷迷糊糊的飘忽状态,他说:“是黄道兄,他那日忽然来找我,问我是不是喜欢……你,然后又告诉我说,如果我要是喜欢你,便不能日日与你在一起,还教我……一些事情。我觉得黄道兄讲的非常有理,本也想按他说的做,可是,我与杨大哥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总是忘记他说的话,我,我……”

         黄天化,很好。杨戬的眼睛微微眯起,其中有光芒一闪而过。

         “你这样便很好。”杨戬怀中拥着清溪满足地舒了一口气说:“真好。”

         “是是是吗?”清溪又止不住结巴脸红——杨大哥果真好温柔,完全招架不住肿么破?

         “对了,那日黄天化给你的到底是何物?”杨戬忽然想起一事,开口问道。

         “啊?”清溪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他忽然察觉有些不对,从杨戬怀中退出来问:“你怎么知道黄道兄给了我东西?”

         这下轮到杨戬傻眼了,但他面不改色地忽悠道:“我自然是知道的,这是二郎告诉我的。”

         “二郎?”清溪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这个‘二郎’是个什么人。

         “他是谁?”

         杨戬笑笑说:“就是一只小白猫,清溪肯定见过它。”

         “啊?它是妖精?!”清溪喃喃自语道:“我就说它总有那么点不对劲,可是却不知妖精和不是妖精的有什么分别,怪不得呢。”

         “咳,”杨戬轻咳了一声,压住唇边的抽搐说:“嗯,它既通人性,却未化形。”

         “这样,”清溪了然地点点头,说:“但我为何从未在杨大哥的府邸处见到过它呢?”

         “因为它一般都在别处修炼,很少出来。”杨戬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说:“清溪还未告诉我那一日黄师弟给了你什么呢。”

         清溪避开了杨戬的视线,红着耳朵摇头,任凭杨戬再怎么说,就是不愿说出黄天化到底给了他什么东西。

         “不能说。”清溪咬牙坚持自己的原则,“这件事,不能告诉你的。”

         杨戬看着清溪,在清溪终于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才温和地笑着开口说:“不说便不说了,等清溪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再告诉我吧。”

         呼——清溪在心底舒了一口气,同时笃定主意,绝对不能让杨戬知道黄天化到底给了他什么东西!

         据那日看阵之时已经过了些日子,尽管众人每日都在商讨如何破阵,可依旧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姜子牙的疲倦嗜睡之症却越来越严重了,甚至刚说完一句话,下一刻却呼呼大睡起来,让武吉等人甚是忧心,却又束手无策。

         杨戬等人见姜子牙每日不与众将商讨破阵之法,却只是酣睡不醒,就料定这件事必有蹊跷,却也不知是什么引了姜子牙瞌睡,只得商讨了计策,把睡的昏昏沉沉的姜子牙引到大殿上来。

         杨戬皱眉说:“师叔善卜阴阳,并且是昆仑人士,此番不明不白总是瞌睡,恐怕是敌军使得旁门左道之术,到若是日日使他如此睡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哪吒,武吉等人深以为然,让人把不甘愿的姜子牙从卧榻中弄到大殿上,姜子牙坐在主位上迷迷糊糊地说:“有何事啊?”

         杨戬见姜子牙如此,开口便问:“师叔,门外大军逐渐迫近,师叔可有了破阵之法。”

         “啊……不曾,”姜子牙招招手说:“着急也没用。”

         几人闻言都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后担心地看着姜子牙。

         此刻恰巧有一阵风吹过,带来不详的妖邪晦气,众人纷纷皱眉遮蔽,杨戬也动作迅速地揽过清溪。

         姜子牙依旧迷迷糊糊地坐在座位上,那困顿的神情好像马上就陷入梦中一样。

         武吉忽然站出来问:“老师善卜凶吉,不知到这风,是凶是吉,代表何意?”

         姜子牙强打精神,睁开眼皮说:“风就是风,哪里来的凶吉?”

         武吉沉默着行礼退下,对其他人传递了一个眼神。姜子牙既然连这么险恶的妖风都看不出来,怕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我就休息去了,没有什么事情就……啊……少来打搅我。”姜子牙伸手掩着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离开了。

         “师兄,你怎么看?”武吉问杨戬。

         杨戬沉思一会摇头说:“如今想来,也不知道那些人用了什么法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清溪见状悄悄问杨戬:“姜丞相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杨戬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接着又小声低语一句:“但愿如此。”

         然而,就在杨戬带领其他同门一边商讨破阵之法,一边想法子准备治好姜子牙的时候,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姜子牙竟然在睡梦中停了呼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