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玉簪
        哮天犬一见杨戬清溪过来了,手上的动作更用力了,他一边尴尬地和两人打招呼,一边使劲把身上牛皮糖似的小孩向下扯,见作用不大,干脆抓住他的尾巴一下扯了下来。

         “嗷……”小孩委屈地叫了出来。

         “主人。”哮天犬一直把抓着小孩的那只手伸得远远的,可还是不能阻止小孩挣扎着想要粘在他身上的动作,最后见实在爬不上去了,就缠在了哮天犬的手臂上。

         那孩子不过四五岁大小,穿着一身月白合襟短服,头上是漂亮的白发,顶着两只毛绒绒的耳朵,屁股上还拖着一个大尾巴,白嫩嫩的脸上带着些粉红,两只褐色的大眼扑闪扑闪的,还带着委屈和雾气,可爱的让人恨不得抢到怀里揉一揉。

         “哮天,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杨戬轻咳了一声问。

         哮天犬露出一个纠结的表情,他对杨戬说:“主人,他……他就是我捡回来的那只小狐狸!”

         “小狐狸,”清溪听后一愣,接着轻声念叨着松开了杨戬的手犹豫着走到那小孩的身旁,一大一小就这样对视了一会,清溪伸手在小狐狸的脸上戳了戳,说:“狐狸精吗?和我听说的不一样啊。”

         包子脸见清溪不仅戳自己的脸,还又揉又捏,小嘴微撇,眼睛一眨一眨地,眼见着就要哭起来,接着就听到哮天犬的威胁说:“别哭!再哭我就把你丢出去!”于是他努力憋住自己的眼泪,扭头把脑袋埋在哮天犬怀里蹭了蹭,乖巧地让人心都化了。

         可是哮天犬却没有感受到萌物的乖巧,他呲牙把轻轻捏着小狐狸的耳朵说:“鼻涕蹭我身上了,等会就把你送走。”

         “啊呜……”小狐狸眼泪汪汪,手臂抱得更紧了,他可怜兮兮地带着哭腔,软绵绵地说:“不要唔……”

         “为什么?!把你送回家不好吗?!”哮天犬把双手抱了起来,对着他的眼睛说:“我便是送你找你的爹爹娘亲。”

         “不要,团团不要爹爹娘亲,团团只要你。”小狐狸使劲摇着头,两腿蹬着哮天犬的胳膊不动弹。

         “你这只小狐狸……”哮天犬揪着团团的耳朵大叫着说:“快给我下来!”

         清溪后退两步,看着面前无比‘有爱和谐’的一幕,问杨戬说:“你们这,是不是随便捡一个动物都是妖精啊?”

         杨戬的笑容有些僵硬,他对清溪解释道:“自然不是,生灵成为精怪是需要时间和契机的,若是没有这两样,怕也是开不了灵智的。”

         “哦。”清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不如回大唐的时候也拐走一只小狐狸精好了,他和自己看到的妖精都不一样呢,又白又软又可爱!

         “啊!你别咬我的衣服啊臭小子!!”哮天犬的大叫声又传了过来,不时还伴随着小狐狸的呜咽音调,当真是——和谐有爱。

         “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吧。”杨戬说:“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不若我带你去别处转转。”

         清溪犹豫地看了看面前的大美人和小团子,踌躇了一会答应了。

         “若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定要告诉我。”杨戬和清溪彼时已经坐在石桌前斟茶,清溪忙着把青果塞到嘴里,不明白杨戬为什么冒出来这一句,他点头含糊着说:“多谢杨大哥了。”

         “瞧瞧你,”杨戬星眸带笑,他伸出纤长的手指在清溪的嘴角擦了擦,而后停顿了一会,在他鼓起的脸上轻轻戳了下。

         “唔?”清溪瞪大眼与杨戬对视,手中拿着果子愣住原处。

         杨戬转手揉揉他的头,若无其事地又递给他一个果子说:“没事,再吃一个罢。”

         清溪对着杨戬温柔的动作悄悄红了脸,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低头又在青果上啃起来。

         “对了,”杨戬忽然开口说:“上次清溪送我玉佩,我今日也有东西要给你。”

         嗯?!——清溪猛地抬头看着面前的杨戬,杨戬伸手从衣袖中掏出一支通体晶莹玉润的白玉簪,那簪子是漂亮的羊脂白,顶端是翠竹寒梅的雕花,仔细看能察觉其中似有彩光流转,再一看又消失不见,看上去也不似普通的白玉簪。

         “这是昆仑山上的精玉雕琢的,我在其中施了个小法术,若是清溪遇到什么危险,我第一时间就会感到。”杨戬看着清溪问:“清溪可要收下?”

         “多谢杨大哥……”清溪先是有些震惊,接着压抑不住内心的那一点小小雀跃,把手中的青果放下就伸手去接。

         “等等,”当清溪把手放在杨戬的手上当的时候,杨戬忽然说出的话止住了清溪的动作,清溪不解地看着杨戬,手悬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杨戬嘴角带笑,顺势把清溪的手握住,然后起身来到他的身后,动作温柔地把白玉簪插到他的发髻上,而后帮他理了理鬓角的碎发说:“如此便好了。”

         “……唔。”清溪努力忽略脸上的灼热感觉用力点点头,虽然面上努力维持淡定的表情,但依旧能察觉出他的羞涩和欢喜——杨大哥在替我绾发啊,好开心好羞涩肿么破~

         杨戬自然是不知道清溪内心欢乐的独白,可从清溪红透了的耳朵处也能知道一二,他的笑容带上了几分志在必得的意味,假装为清溪整理头发,声音里却带上了一些叹息:“整日里我便是独自修行,像能与清溪相处的日子真是少之又少啊。”

         清溪听到他话里的孤寂,寻思着想找些什么话来安慰他,于是说:“杨大哥不必介怀,你若有时间,可以随时来找我。”

         “那样也好,可时间长了也多有不便。”杨戬坐在清溪身边说:“总是打扰清溪的修行也不好。”

         “无碍,”清溪心中正不知道该怎样与杨戬接触呢,他说:“嗯……杨大哥能与我一起修行,定是对我也多有益处,而且……”他忽然停住了嘴,不再说下去,假装把目光放在面前的托盘上,小小声地说了一句话。

         但声音再小又怎么能后瞒过杨戬的耳朵,他听后笑容更带上了几分欣喜,又静静地与清溪坐在树下,看着清溪在那里欢快地啃果子。

         骄阳似火,树荫下却带着些阴凉,两个人在石桌旁对坐的画面静谧地像一幅画,细碎的阳光偶尔落在两人的身上,点点细碎的金光又让画面变得晃眼起来。

         清溪方才说:“……求之不得。”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戬心中就悄悄住了一个看起来沉稳冷静,实则呆呆愣愣的小道士,或许是清溪在战场时的灵动身姿;或许是清溪送自己玉佩时的那不经意露出一抹羞涩紧张;或许是清溪第一次用剑指着自己说妖怪时不明所以;或许是再之前,自己接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小少年,也许那一刻,命运就已经把他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再也解不开了。

         情起不知所以,一往情深。

         杨戬含笑看着清溪的面孔,不时与清溪说上一两句,岁月静好,时间尚早,总有一天,会让所有人来见证他们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