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回魂
        “什么?!”彼时杨戬和清溪正在庭院里商讨阵法的玄妙,乍一听闻泪流满面的奴仆带来的这个噩耗,清溪手中用来摆阵的石子倾刻间洒落一地。

         “我们快过去。”杨戬二话不说拉了清溪就向相府那冲过去,只听得里面阵阵哀声啼哭,府邸上当的空气好似都染上了哀愁,变得沉闷厚重起来,让人喘息困难。

         他们走入大殿,发现哪吒和雷震子都已经在大殿之上等候了,哪吒眼眶通红,无声地抽泣着,雷震子也低头哀叹,一对巨大的翅膀耷拉下来,无精打采地垂在身后。

         “杨师兄,清溪,你们来了。”雷震子声音沙哑地说。

         “师叔呢?”杨戬问。

         雷震子神色黯然地指了指后殿,摇头说:“在那里暂且安置着……谁能想到……师叔,就这么去了。”雷震子平日里张扬的红发此时也失去了光泽,变成乱蓬蓬的一团贴在脑袋上。

         杨戬看起来依旧很冷静,但他面上的冷凝和刹那间紧握又松开的手掌,说明他心中并不去表现出来的这般平和。

         清溪安慰地轻轻握住他的手,自己心中也是无比黯然——那个总是摸胡子的狐狸似的老头,竟然就这样死了吗?

         此刻殿外忽然传来嘈杂的喧嚷声,只听得门外有人大喊道:“大王——到——”

         武王在那人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急急忙忙地奔了过来,此刻也全然顾不得属于大王的威严了,只见他匆匆走上前问雷震子:“皇弟,相父现今在何处?!”

         “王兄,师叔他,现在正……安寝在后殿。”

         “快带孤去看看!”武王随即命令道。

         一啜泣着的奴仆从旁边站起,颤颤巍巍地说:“大王,几位仙长,请随奴婢来吧。”

         他们跟着那小奴拐进后殿,看到姜子牙的身体就静静地放在床榻上,他的面色苍白泛青,没有一点活人的面相。

         几人均是眼眶一深,想来昨日还好好的人,今日里竟然无故失了性命,这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竟然就这样天人永隔了。

         武王英俊的脸上挂满哀痛,他走上前去,坐在床榻之上,这个仁慈体恤的王者此刻也禁不住落泪说:“相父为我大周日夜操劳,却终日劳途奔波,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如今……却是这样就去了吗?”

         此时,又有一群人涌来,是黄天化,武吉,李家二子,还有黄飞虎等将领,他们纷纷围在床榻四周,那些铁血铮铮的男儿此刻也忍不住唏嘘落泪。

         清溪虽然心中难过,却也觉得奇怪,他明明记得姜子牙陪武王伐纣成功,现今怎么还不到半途中就毙命了呢?联想到姜子牙这几日的不对,他觉得这件事情必有蹊跷。

         于是他抬头看了杨戬一眼,杨戬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扭头与他对视着,清溪摇了摇头,目光指向姜子牙。

         杨戬若有所思,他对清溪小幅度地点点头,接着走上前去说:“大王,可否让贫道看一看师叔?”

         武王撤下身来说:“道长……请吧。”

         杨戬躬身对姜子牙行了一礼,接着伸手在他胸口出略微感应了一下,眼中有光芒一闪而过,他转身说:“诸位不必太过伤痛,方才我探了一下师叔的胸口,发现他胸口出还有温热,且师叔乃是昆仑山上的得道之士,此番必有方法,能使他转危为安。”

         “此话当真?!”武王忙问。

         杨戬点头说:“我们暂且使师叔安放在床榻之中,若是等些时候师叔不醒,我便去请得师父师伯等人相助。”

         武王定了心神,又恢复成了那个威严的王者,他起身面向将领说:“相父为我大周伐纣事业忧心操劳,各位将军亦不可轻易放松,还要严肃军容,待我大军,破得商纣!”

         “是!”低下将领齐齐跪倒了一片。

         待武王把一众将领带走,屋中只剩下杨戬,哪吒等几位同门,他们都踌躇着不知怎样才好。

         清溪拽了拽杨戬的衣袖小声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杨戬安慰着轻抚上他的后脑勺,近乎叹息地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清溪似懂非懂地点头,又问:“等谁?”

         “等能破阵,能救回子牙师叔的人。”

         “嗯。”清溪把目光放在姜子牙的泛着死气的脸上,心中不由祈祷那个人快些来到。

         不到半日,他们等待的那个救星就到了。

         清溪本与杨戬在相府外守着,只见杨戬面色忽然一边,对着天边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而后对清溪说:“清溪,你随我出来一趟。”

         “嗯。”清溪问也没问,一口答应下来。

         两人至相府门前,抬头见天边隐隐有彩云划过,不多时那云竟然携了什么向相府过来了。

         杨戬拉了清溪行了一个大礼,恭敬地说:“玉鼎真人门下弟子杨戬,携道侣清溪恭迎师伯大驾。”

         那云沾地散去,一个人影渐渐显露出来,只见来人一身出尘白衣,头上用莲花冠束发,面如冠玉,脸若敷粉,唇如点朱,整个人都带着一种虚无缥缈的仙气,恍若神人降世,他的美比起哮天犬更胜几分,通身的仙家气派更让人觉得多看一眼就是对他的亵渎。

         杨戬丝毫不受来人影响,起身道:“师伯,此番前来,可是来救师叔性命的?”

         “嗯。”他冷淡地应了一声,目光在杨戬和清溪交握的手上停了一会,接着看了要清溪因为紧张而微微泛红的脸,移开了目光。

         “赤精子师伯暂且稍等,待我去禀告武王。”杨戬说。

         赤精子微微点头,见杨戬把清溪也顺手拉了要走,他停顿了会,开口道:“你去禀告,把他留下。”

         清溪猛然一症,他停住了脚步,杨戬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松开他的手向屋里去了。

         清溪忐忑地接受赤精子的打量,手脚都不知该放哪里了,但他面上却是一片平静,看不出丝毫端倪。

         “你叫什么名字?”赤精子问。

         “谢清溪。”清溪一个惊吓,脱口而出。

         “不必惊慌,”赤精子开口安抚道:“你是杨戬师侄的道侣?”

         “……不是!嗯……现在还不是。”清溪不好意思地说。

         赤精子前进两步,白衣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周围舞动“是个好孩子。”他说:“这个送给你,权当是见面礼了。”

         赤精子手中忽然出现一朵闪着柔光的小巧白色莲花,在他掌中滴溜溜地转着。

         清溪见了稀奇,却还是没有伸手去接,他摇头说:“我不可收。”

         “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你且收下吧。”赤精子淡淡地说,接着随手把莲花一抛,那花竟然围绕清溪转了起来。

         “多谢……”清溪迟疑地看着那朵莲花,对赤精子行礼说。

         见清溪谢恩收了,还新奇地戳了戳那莲花,赤精子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没错,赤精子这个外看貌若谪仙,实则内心里是个不为人知的正太控,他曾收殷洪做弟子,也是见他幼时长相冰雪可爱,现下弟子长大了,各个师弟中也只有太乙真人收的哪吒讨他喜欢,而今见到了清溪,只觉得这孩子看上去虽然面无表情,却是个可爱的孩子,而且性格与自己也是颇为相像,不由得心生欢喜,给了他一朵自己炼制的冰莲。

         这冰莲是何物?是赤精子取极北苦寒之地上的□□,加上自己悉心栽培的雪莲经过漫长的催生炼化形成的,这冰莲作用极大,本是就是极好的药用材料,关键时刻还能护主,替主人挡下一次灾祸,平日里夜晚用来照明什么的,也是极好的~

         清溪哪里知道这冰莲的作用,他见小巧的莲花围着他打转,想要伸手去抓,却又碍着有赤精子在场,没好做出那么幼稚的举动。

         赤精子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清溪那为难的小眼神和不经意间的小动作萌的他不行不行的,但他面上依旧像天山上的雪一样冰冷,开口说:“你且伸手唤它,它自会到你手中。”

         清溪照做了,他抬眼偷偷瞥了一眼赤精子,却不想与他目光对视,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假装与手中的莲花玩耍,耳畔却已然悄悄泛红。

         啊好可爱好可爱耳朵红了好好玩啊!!赤精子心里的粉红泡泡简直要冲破天际了,不过他既然能把自己正太控的事情隐瞒得所有人都不知道,段数自然极高。

         就在这时,杨戬领着武王过来了,武王一见赤精子,脸上浮现出惊艳的神色,接着尽数敛去,恭敬道:“老师大驾,孤来迟了,还请恕罪。”

         赤精子冷冷地应了一声:“嗯。”

         接着看向杨戬,心中各种戳小人,那么可爱的孩子,真是便宜你了,哼。

         “他是个好孩子。”赤精子对杨戬说:“眼光不错。”

         杨戬露出一个浅笑,把清溪稍稍往自己身边带了带说:“谢师伯夸赞。”

         “带我去看看姜子牙死在了哪里。”赤精子这句不客气的话显然惊到了武王,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就把赤精子向内榻引入,众位将士在一旁跟随。

         待到殿内的时候,赤精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双眼泛红的小少年——哪吒。

         他的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在哪吒身旁不远处站定,听到了诸位弟子对他的请安。

         “师伯。”哪吒也来到了他身旁,赤精子见他模样可怜兮兮的,内心不由地柔软成一片,觉得自己这次下山真是太对啦!不仅见到了哪吒,还遇上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小少年,赤精子对自己这次下山的行动非常满意。

         “师伯,你快看看师叔吧。”哪吒声音沙哑地说:“师叔这是怎么了?”

         赤精子声音轻柔的安抚道:“哪吒莫急,且让师伯看看。”

         “好,好,师伯你快看。”哪吒慌忙给赤精子让出位置。

         赤精子瞟了姜子牙一眼,果然见他面色泛白,双目紧闭,没有一丝呼吸。

         “老师,敢问,能不能救得?”武王忙在一旁问。

         赤精子看也不看他一眼,说:“自然能救。”

         “不知师叔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师伯可否为我等解惑?”黄天化在一旁说。

         “他的三魂七魄聚不在体内,被人用法术祭走了,待魂魄归位,便可醒来。”赤精子解释道。

         哪吒闻言,立刻追问道:“真的吗?那师伯,师叔什么时候能被救醒啊?”

         “今夜三更时分便可。”赤精子的声音又柔软下来。

         “孤在这里多谢了。”武王弯身去拜。

         赤精子冷着脸点头,随即去到武王为自己安排的房间内打坐,不再出来。

         “杨大哥,这位前辈,真的能就姜丞相吗?”清溪问杨戬道:“只他一人,能成功破阵吗?”

         杨戬摇头说:“赤精子师伯功力深厚,然而我等并未见识过那十绝阵究竟是怎样的,也不好妄下结论。”

         虽然他们心中希望一切顺风顺水,然而怎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如同个人想象的一样?

         是夜三更,赤精子悠然从房间中出来,整装待发。

         “师伯,此行可需人陪同?”杨戬问道。

         赤精子摇头不语,脚下骤然生出两朵白莲,白衣袅袅向阵门处飞去。

         杨戬低叹一声道:“只希望,万事顺利。”

         武王,黄天化,哪吒等人纷纷在相府大殿中焦急地等待,过了一些时候,那阵法中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

         清溪坐在一旁心不在焉地拨弄着冰莲的叶片,时不时望向大殿门口,却什么人也没有。

         “不行!我要出去看看。”哪吒实在等不了了,他忽地站起来,就要向外面走去,却被黄天化拉住胳膊劝说道:“哪吒,你去有什么用?是白白给敌军送了性命吗?赤精子师伯法术高超,定会完好无损地归来。”

         哪吒质问道:“可是,都过了那么长时间了,为什么师伯还不回来?”

         “这……说不定师伯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回营的路上呢。”黄天化说。

         哪吒摇头说:“师兄你别骗我了,我一定要出去找师伯!”

         赤精子平日里最为宠他,因此哪吒对他的感情也很深厚,如今赤精子陷入敌军,生死不明,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管?

         “不行!哪吒你疯了吗?”武吉也在一边阻止道:“万万不可!”

         武王此刻也听到了几人的争辩,他对哪吒说:“哪吒,你对相父和你师伯的心意他们一定能够理解,但是你如今不听命令随意去破阵,是要军法处置吗?”

         “大王!我……”哪吒停下了话头,他把头忿忿地转向一旁,找了个角落独自站着不说话了。

         清溪见他一人孤孤单单地站着,不禁走上前去安慰道:“放心,你师伯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清溪,”哪吒声音里带着哭腔说:“师伯对我那么好,我不想他有事,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感觉自己真的很没用。”

         清溪只能无声地拍拍他的肩膀给他安慰,也随他坐在那里等待。

         就这样,在众人的焦急等待中又过了一段时间,门外忽然有一人脚步不稳地进来了。

         哪吒看到来人,面上立刻浮现出惊喜和担忧,跑向来人。

         “师伯!你没事吧?师叔的魂魄可取来了?”

         来人正是一身白衣恍若谪仙的赤精子,只是此刻他面色发白,看起来全然不是去时那般运筹帷幄。

         殿内的人急急忙忙迎了上去,哪吒伸手扶住了赤精子,赤精子温柔地摸了摸哪吒的发髻,对着众人说:“那些截教门人的法术确实厉害,阵法里多般变化,凶险万分,即便是我此番完好出来,也是陨了两朵踏足白莲在里面。”

         “老师,那现在该如何是好?”武王在一旁焦急地问道。

         赤精子说:“你们暂且按兵不动,待我回昆仑一趟。”

         “弟子领旨。”杨戬等一众门人纷纷答应道。

         赤精子失了双莲,只得土遁回去,清溪见赤精子倏然间消失不见,对他的话却依旧心有余悸。

         “没想到敌方阵法竟然这般厉害,竟然连赤精子师伯都敌不住吗。”黄天化蹙眉说:“那让我们如何破阵?岂非是难上加难?”

         金吒说:“暂且不急,一切都等师叔醒来再说,我们如今却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

         一群人又坐在大殿里等待,间或商讨商讨破敌之事,清溪只感觉自己一阵阵睡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杨戬见清溪眼角含泪,遮不住面上的疲倦,就问:“累了吗?”

         清溪摇摇头。

         “若是累了,就靠在我身上睡一会。”杨戬与清溪更靠近了些,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说:“歇息一会吧,别让自己太累。”

         清溪还是摇头,轻声说:“不用了,我还不困,倒是杨大哥你该休息了。”

         杨戬微微一笑,坚持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小声说:“莫逞强了,若是师伯来了,我便叫你可好,嗯?”

         清溪又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说:“那我就眯一小会,等会换我守着杨大哥你休息。”

         杨戬笑意更大了,他轻柔地蹭了蹭清溪的头顶,说:“好。”

         武王惊讶地看着那相互依偎的两人,不由自主地打量他们,接着又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却还是忍不住用余光瞥向两人,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的其余师兄弟倒是很淡定,每日里都看着两人各种花样秀恩爱,也是醉醉哒。

         清溪嘴上说着是眯一会,可陷入睡梦中后就这样沉沉睡了过去,杨戬见清溪的脑袋在自己怀中一点一点,不由觉得好笑,心中烦闷的心情也冲淡不少,他温柔地轻轻托起清溪的头,把他挪到一个舒服的位置。

         清溪只觉得这一觉睡的非常舒服,当他听到一阵喧哗声音的时候,这才猛然睁开眼睛。

         “醒了吗?”杨戬说话带起了胸膛的震动,清溪迷迷糊糊地点点头,从杨戬怀里爬出来,却忽然停住了动作——因为他发现大殿里所有的人都在对他行注目礼,包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赤精子。

         “嗯?”清溪看着众人,呆呆地冒出一句:“怎么了?”

         那些人的眼光太过炽热,让他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于是他伸出手,抹了下自己的嘴角——嗯,没有口水,很好。

         杨戬见他这番动作,眼中止不住露出笑意,其他人也纷纷面上一松,但是缓解了些许紧张的气氛。

         “清溪。”赤精子走到他身前定定的看着他。

         “啊?”清溪有些被他这个阵势吓懵了,在他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赤精子看他这副呆样,心中叹了口气说:“待会你同我一同去破阵。”

         “破阵?破什么阵?”清溪迷茫地问了出来,而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可是我并不识得破阵之法……”

         “没事,你只要紧跟着我就行了。”赤精子微微颌首说。

         杨戬走上前来,把手搭在清溪的肩膀上说:“师伯,杨戬请求一同前去。”

         “不许。”赤精子毫不犹豫地拒绝。

         “师伯,此番前去,必然惊险万分,我身为清溪的未来的道侣,必然是要生死相随。”杨戬说。

         赤精子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不许。”

         “师伯,可是仅你和清溪二人前去,真的不会有危险吗?”哪吒在一旁担忧地说。

         “让清溪随我同行,是你们师祖原始天尊的法旨,放心,我必会护他周全。”

         清溪扭头看向杨戬说:“杨大哥,就让我前去吧,既然有用的到我的地方,那我是一定要去的。”——纯阳宫的男儿,可不是遇事畏缩的软蛋。

         杨戬对上清溪坚持的表情,与他对视良久,最终还是松了口,轻柔的抚着他的脑袋说:“多加小心。”

         “嗯。”清溪乖巧地点头。

         “走吧。”赤精子带了清溪一起土遁走了。

         两人瞬移到阵外,清溪踌躇着问:“前辈,我等会要怎么做?”

         赤精子说:“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

         “啊?”清溪不解地发出一声声音,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赤精子沉思,他此番带领清溪前来实则是原始天尊的命令,但师父并没有说带清溪前来究竟是何用处,如今只希望他在其中不会遇到危险才好。

         两人到落魂阵中,只见一披头散发的道人正在阵中打坐,他面前有一桌子,上面悬空一个草人,草人上下有灯两盏,忽明忽暗,极不稳定。这阵中也是黑风阵阵,没有一丝光亮。

         那道人见有人来闯阵,抬眼一看是赤精子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少年,随即发出几声怵人的大笑。

         “赤精子,你又来闯阵了,哈哈哈,自己送命不够,还要再添上一个小崽子吗?”

         赤精子面不改色道:“妖道,留着你的话等着三魂七魄尽散时再说吧。”

         “呵!好大的口气!”道人说:“我姚宾岂会怕了你?且让我活捉了你,回去做成一具傀儡吧。”

         “保护好自己。”赤精子低声对清溪嘱咐。清溪紧张地点点头。

         姚宾见飘飘而来的赤精子冷笑一声,随即从案台上抓起一把黑色香灰撒了过来,赤精子长袍一卷,那香灰即刻消影无踪,不见了踪迹。

         接着姚宾嘴里念念有词,几个稻草人从四周升起,它们眼中闪着红光,向清溪和赤精子的方向袭来。

         清溪立刻生太极吞日月,呆在自己的气场里,随时警惕周围的动静。

         随着清溪气场的升起,赤精子明显感到周围的氛围猛然轻松,他若有所悟地看着清溪脚下的大圆,随即收了心法站在他身边。

         “前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清溪问道。

         赤精子负手站立说:“静观其变。”

         只见草人飞入清溪的气场之中,其中的煞气和速度都减缓不少,赤精子随手捏了个火云诀,那些草人就燃起来了。

         姚宾一看,立刻大喝一声,手中抛出一把黑砂,铺天盖地向清溪与赤精子扑了过来。

         赤精子忙从怀中掏出老君太极图拋向空中,太极图在空中金光四射,挡住了黑砂,其中光芒四溢,竟汇成一座拱桥,清溪不由地长大嘴看着面前的奇景。

         姚宾一看不好,忙把草人揣在怀里,却被桥中忽然伸出的一只手夺了过去,那手迅速收回,这边赤精子手中得了草人,也不恋战,收了老君太极图就要携着清溪离开。

         姚天君一看,心中火气大胜,大叫道:“抢我草人,还想离开!今日就让你们都折在我这落魂阵里!”

         说罢就又撒起黑砂,顿时间阵内黑风阵阵,直叫人睁不开眼。

         然而清溪与赤精子这里却安然无事,不知为何,那些在阵中杀伤力极强的黑砂只有很少一部分进了清溪的太极中,并且没有外边那等威力,只乖顺地在四周飘散。

         赤精子眼中带着惊讶不解,却也不忘两人此行的目的,他对清溪说:“做好准备,我等速速离开。”

         清溪紧张地看着太极外的阵阵怪风,应了声是。

         在姚宾怒气冲冲的吼叫中,两人迅速土遁离开,不到片刻间便回到了西岐大殿。

         清溪刚到大殿中,摇晃着身影还未站稳脚步,这边杨戬就迅速冲上来抱住了他,一面在他身上摸索:“清溪,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清溪愣了,而后红着脸点头应道:“嗯,无事。”

         其余几人也都围了过来,

         “老师,不知相父的魂魄,可带回来了?”武王问道。

         赤精子点头说:“自然,我这就为子牙回魂。”

         赤精子把草人中的魂魄都引入的一个葫芦里,接着摇了摇那个小巧的葫芦,把他放到姜子牙的唇边,不多时,姜子牙的魂魄就全归到主位。

         姜子牙的面色也由泛青渐渐变得红润起来,不多时他就开始有了微弱的呼吸,众人都摒息等待,过了一会,姜子牙逐渐睁开眼睛,他慢慢坐起身,伸了伸胳膊,说了句:“睡的真好。”

         众人皆是无语,不过看姜子牙这个神态,也知道他好的*不离十了。

         “子牙,你可觉得好些了?”赤精子冷声问。

         姜子牙这才意识到周围一群人围在身边,包括武王和他的师兄。

         “哎呀!师兄怎在此处?大王为何也在老臣这里?还有你们这些人,都围在这里做甚?”姜子牙忙下来要与武王和赤精子行礼,却被武王拦住。

         “相父大病初愈,不必行此大礼,快快好生修养。”

         “大王,师兄,不知……我这是出了何事?”姜子牙望了望四周的人,发现他们都是一副庆幸不已的表情。

         “你中了敌人暗算,被姚宾用落魂阵祭走了魂魄,藏于一草人中,若不是留得一魂一魄飘到了昆仑,只怕此番有你受的。”赤精子说。

         “多谢师兄出手相救。”姜子牙略一思考,才发现自己那几日确实有太多不对,只是失了魂魄,没有察觉到罢了。

         赤精子却没接受他的谢意,说:“不必感激我,此番是师父原始道德天尊赐下老君太极图,加之有清溪相助,才救得了你。”

         “如此多谢大老爷相助,也多谢清溪道友了。”姜子牙先是对着昆仑方向遥遥一拜,接着又向清溪拱手,真心实意地道谢。

         “不不不,”清溪那你挥手说:“丞相严重了,清溪受不起。更何况……我其实并没做什么。”——除了生了个气场,自己连剑都没有挥一挥……

         “你救了子牙,这一礼也是该受的。”赤精子在一旁说。

         清溪还是很拘束,他摆手说:“不可不可,怎么让姜丞相与我行礼。”

         “清溪,你救了贫道的这一礼,是贫道该行的。”姜子牙对清溪说:“不要推搡拘束了。”

         “……是。”

         在杨戬浅笑着的示意下,清溪才极度拘束地回了一礼。

         武王关心地对姜子牙说:“相父,你刚醒来,权且多歇息调养才好。”

         “谢大王。”姜子牙坐着谢恩了。

         “还有诸位将士,这件事使得众人身心俱疲,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

         “谢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