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袭营
        杨戬赶到大军集合的营帐时,发现清溪等人都已经到了,他匆匆向姜子牙行了一礼,就向清溪的方向走过去。

         清溪正在擦拭自己的剑,不过显然有些心不在焉,走神的厉害,甚至连杨戬走到他身旁也没有感觉。

         “清溪。”杨戬站了一会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只得出声叫他。

         “杨大哥,……你来了。”清溪看了杨戬一眼,显得有些局促。

         “今日怎么没去我那里,是出了什么事吗?”杨戬坐在他身旁看着他问。

         清溪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他摇摇头,回答说:“总是叨扰杨大哥也不好。”

         白犬型的哮天犬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他站在清溪面前走了两步,清溪的眼神立刻柔和下来,他伸手想在哮天犬的背上摸几下,说:“细腰,你也来了。”

         哮天犬翻了个白眼,灵巧地躲过清溪的手,用爪子在他手上狠狠拍了几下,口吐人言:“别叫小爷细腰,这名哪里符合小爷的霸气威武!蠢货,今日主人等你那么长时间……”

         “哮天!”杨戬低声警告地呵斥了哮天犬一声。

         哮天犬不满地呲牙,接着生日地低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哮天的话你别在意——”杨戬伸手在清溪头上轻抚两下,安慰说:“他就是这狗脾气,其实哮天很高兴能与你为友。”

         清溪低头沉默了半晌才抬头看他问:“你今日是特地等我过去的?”

         “这事错在我,清溪无须纠结,”杨戬说:“是我考虑的不周全。”

         恰好集结军队的号角就在这时响起了,帐篷里的将领们也都整装待发,跃跃欲试,他们各个摩拳擦掌,等着赢得一场漂亮的胜仗。

         “走吧。”清溪先站了起来,他走到帐篷门口,在那停了停,只偷偷看了杨戬一眼,接着随着大家走了出去。

         夜黑风高,正是偷袭敌营大杀敌军放火烧粮的好时机。

         杨戬与清溪二人一路飞过,隐匿在黑暗中,躲避着敌军巡逻兵的观察。

         两人见商营里巡逻的士兵越来越多,此刻也不便与敌军正面冲突,于是杨戬长臂一伸,揽过清溪的腰,向树上的阴影处飞快地掠去。

         “!”清溪瞪大眼看着杨戬的侧脸,为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讶不已。

         “嘘——”杨戬脸上带着笑意,把食指竖挡在清溪的唇边。

         “别说话,”杨戬在他耳边小声地说:“等时机到了,我们再下去。”

         “……嗯。”清溪点点头,他的耳朵在黑暗中微微有些泛红,不过庆幸是在夜晚,没有人看得清楚。

         有风吹过,两人的衣衫被风拢在了一起,杨戬只觉得鼻尖上充斥着淡淡的清新香味,那是清溪身上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杨戬觉得这个味道好闻极了,他神使鬼差地低下头——

         “东南方和西方皆有火光升起,锣鼓和号角的声音也响了,看来哪吒他们已经开始了。”清溪伸长脖子看着那边的动静。

         杨戬抬起头,心头为自己的方才想法感到震惊,他低头看着怀中少年在黑夜火光中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的眼睛,杨戬不由得想到一些事情。

         “杨大哥……”清溪猝然抬头,与杨戬沉思的目光撞在一起——

         “我们是不是该下去了?”清溪转过头,语气显得很平静。

         杨戬拍拍清溪的肩膀,感觉身下人的身体有些僵硬,他心底不由得叹了口气,收回手说:“再过些时候,等大军都把军火力量集中到主要战场,我们再下去也不迟。”

         清溪沉默着点点头。

         杨戬只看到眼前小孩脑袋一点一点的,显得可爱得紧,他面上的笑容不由得更深了。

         清溪只觉得自己忽然变得不对劲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一感觉到杨戬的触碰,脸上就不由自主地有些泛红——大抵是今日与杨大哥爽约的缘故——清溪伸手搔掻额头,又瞥到杨戬揽在他腰间的手,又不由得觉得及其不自在。

         “好时机。”杨戬见大部分士兵果然都被派遣到各个营门处应战,他和清溪两人飞身而下,刚巧落在粮草中间。

         商军士兵见两人从天而降,起初慌乱了一阵,后见杨戬竟然开始用火烧起粮草来,才摆出武器慌忙来迎战。

         “清溪过来,你把这些粮草点燃,这些商军交给我即可。”杨戬反手把一个火把递到清溪面前,而后在他身边做出迎战的姿势,手中的三尖刀一轮,周围的士兵就都纷纷倒下。

         火把的光芒照亮了清溪的视线,那在众人围攻中也潇洒自如的白袍身影让清溪不合时宜地走了神,但他随即反应过来,然后对自己竟然在战场上不知死活走神的行为自我唾弃了一番,接着一边放火一边偷偷想——杨大哥真的好厉害,比……比师兄们还厉害……

         清溪点火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商军大营燃起一片火海,它们吞噬了粮草依旧没有满足,渐渐向大营四周的营帐中蔓延,不少士兵还没来得及逃出去就被活生生烧死在里面。

         嚣张的火不断蔓延,它贪婪吞噬一切能壮大自己的东西——包括人。一个个没来及逃走而被火舌包围的士兵发出阵阵惨叫,他们扭曲着身体,尖叫着,哭泣着,想要得到救赎,或者解脱,只要能远离这火海炼狱。

         清溪呆呆地站在火海外围,红色的跳跃火苗充斥了他眼中的世界,他手中的火把也早就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清溪哪里见到过这种场面,即使见多了战场上的刀光血影,可这种人被活生生烧死的场景,清溪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其中大部分还是由他一手促成的——

         “别看了,”清溪感觉自己的眼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遮盖住,漫天的大火被遮挡在外面,即使面前是黑暗,清溪也觉得非常安心,“我们走吧。”杨戬说。

         “嗯——”清溪的眼睛眨了眨,随着杨戬的动作转过身去。

         ——这,就是战争,死亡,恐惧和弱肉强食。

         杨戬只觉得清溪的睫毛划在他手心的感觉非常奇怪,那种软软痒痒的感觉好像随着清溪的动作从他手心一直传到他心里了一样,真的是太奇怪了。

         “走吧,我们现下赶快去闻仲的帅营里,他见我们袭营,定会前去迎战,现在连粮草都烧掉了,闻仲定然是知道这场战事他必败,若我料想的没错,那他肯定是要逃了。”杨戬边走边和清溪分析。

         果然,大营中的士兵都已经乱了套,他们像没头的苍蝇似的漫无目的地乱跑,他们中的一些身上带着鲜血和伤口,缺胳膊断腿的也有,各个伤兵口里都带着呻吟。还有大喊敌军袭营的,高喊闻太师的,可也仅仅是喊喊罢了。

         闻太师此时确实是等着逃跑,辛环在他营帐前为他把风,他的翅膀已经好了几分,这多亏了闻太师赠他的灵丹妙药,可那翅膀一用力气依旧会睁开伤口,疼得辛环是一直呲着他那口龅牙就没合上过。

         辛环焦急地东张西望,一面又不停地回望着营帐中,想要催促闻太师快些出来。

         闻太师刚才出帐迎战,两军相见正是打得天昏地暗,狼烟滚滚,号角声一阵高过一阵,本来是商军还可以再支撑一会的,可他忽见军营内升起浓烟大火,而那地方正是堆放粮草的地方,一时间心神大乱,知道这一仗怕是要打到尽头了。

         周军士兵势头正旺,加上哪吒,黄天化等几员大将各显神通,很快就把邓忠张节等打压下去,商军将领无奈,开始夺路出逃。

         辛环挥着双翅,护送闻太师从天上逃走,却不想闻太师让他在自己的营帐中停下,不知道要拿些什么东西,他只得着急地等待看守。

         “太师,快走,快走!”辛环忙携了闻太师就向天空飞去,却不想还没走多久就被人追上了。

         只不过这周将两人相携过来的姿势,怎么看着那么奇怪呢——

         四人皆从半空中落下,辛环这边看到清溪后破口大骂:“又是你这无耻小儿,此次我辛环定要取你性命,让你知道爷爷我不是好惹的!”

         杨戬把清溪小心地放到地方,他前走两步,忽视了充满怒气的辛环,只向闻太师行了一礼说:“闻太师,姜师叔嘱咐过我,只要闻太师肯归顺大周,自然可保闻太师以后顺风顺水,富贵无忧。”

         闻太师站直身体,又恢复了平日那副说一不二的模样,他怒目圆瞪说:“我看你也是修道人士,怎能做如此大逆不道的叛国之事,我闻仲今日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卖国投敌,竖子!妖道!”

         清溪听了他这话,扭头看了身边风度翩翩,气质若仙的人,怎么都不能把他与妖道二字联系起来。

         “还有你!老夫看你小小年纪,生得也是冰雪机敏,竟然与那等妖道厮混在一起,怕也是同流合污的无耻之人!”闻太师被逼到绝处,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修养,竟然骂起清溪来。

         杨戬一直波澜无惊的眼闪过怒火,他向前两步,抱拳一礼说:“闻太师,得罪了。”接着就向闻仲的方向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