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梦回
        清溪迷迷糊糊地趴在于睿的怀中,他觉得好似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的他不过起四五岁的年纪,甚至都没有师兄们手中的剑高,可每日还要跑到太极广场一侧去看师兄师姐们修习剑术,那时的清溪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比练剑更有意思了。

         “清溪,又偷跑过来了?”大师兄见那豆丁跑来,便停下手中的动作去逗弄他。

         “大师兄……”清溪软软地叫了一声,立刻把大师兄萌的心肝都软了。

         他一下抱起清溪,爽朗地大笑起来说:“哈哈哈,大师兄的剑法帅不帅?”

         “帅。”清溪乌黑晶亮的眼睛看着男子温润俊朗的面庞乖巧地回答。

         “那你喜不喜欢大师兄?”

         “喜欢——”

         大师兄揉揉清溪还未束冠的小脑袋,说:“清溪真乖。”

         见乖巧可爱的清溪被大师兄抱在怀里搓揉,其余的弟子不乐意了,他们也纷纷停下动作,围到清溪身边,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清溪,喜欢三师姐吗?三师姐下次下山时会给你带糖葫芦哦~”

         “哼,清溪,二师兄给你糖葫芦,快过来——”

         “五师兄陪你去抓白狐。”

         清溪的眼前又闪过种种往事,无一不是和纯阳众人相处的欢乐局面,他小心地伸出手,在眼前出现的画面上轻轻一点,顷刻间那些往日的温馨都普通破碎的冰面——龟裂四散,消失不见了。

         ……

         杨戬带着清溪飞快地回到了西岐,他直接就落到了姜子牙的府邸处,待等得小兵禀报后立刻就动身到了姜子牙面前。

         姜子牙见杨戬怀中抱着一人匆匆赶来,怎么看怎么觉着这画面眼熟,然而还没等他细想,杨戬就说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姜师叔,你且看看清溪这是怎得了?”

         姜子牙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他让杨戬把人放在空地处,就看了看他的面色,顺手在他身上掐了个法诀。

         杨戬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之后见姜子牙收手了才问:“可严重吗?”

         “没什么大碍,只是中了火毒蜂的迷幻毒,如果清溪心智坚定,应该不久便会醒来。”

         杨戬把清溪放好,冲姜子牙点点头。

         “这是发生了何事?”姜子牙问。

         杨戬张张嘴,过了一会才说:“弟子有错,带清溪与哪吒去了乾元山的兽洞,却不想让清溪受了这般苦头。”

         “乾元山?”姜子牙长眉一挑,说:“定又是哪吒那小子出的主意吧?顽劣幼儿,什么时候才能有些担当!”

         杨戬对姜子牙行了一礼说:“这次事件全错在杨戬一人身上,请师叔莫要责怪哪吒,清溪……我会负责照顾的。”

         “如此虽好,但……算了,改日我定要请太乙真人好好说道说道哪吒,这小子总是这般胡来。”

         杨戬对姜子牙说:“师叔,请容我把清溪带回去,也好方便照应。”

         姜子牙点点头,看着面前风度翩翩,玉树芝兰的挺拔男儿,感慨说:“这些弟子当中,杨师侄你也是最能堪当大任的一个。”

         杨戬微微一笑,说:“师叔謬赞了,师侄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哎,去罢。”姜子牙摆手道:“闲来无事时便多教导教导你那些个师弟了。”

         “是。”杨戬淡淡领命,起身小心地把清溪打横抱在怀中,向自己的府邸上走去,一路上却引了不少士兵偷偷观望。

         杨戬把还陷入幻境的清溪放在床上,自个也在床边坐了一会,他的目光在清溪显得不安的脸上徘徊了一会,起身就要离开,却看到清溪长长睫毛掩映下紧闭的眼里沁出点点泪光——

         杨戬沉默半晌,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

         “清溪,怎么了?”于睿见清溪眼中似有泪光闪过,忙问道:“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接着她问过之后自己又掩嘴笑了起来说:“哎呀,我们纯阳宫的弟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娇气了,竟是比那些女儿家还多愁善感吗?”

         “……四师叔,清溪想你。”清溪看着面前娇美又带着几分英气的女人说。

         于睿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擦掉他眼角的泪珠,面上的表情也带着几分轻愁说:“师叔也想你。”

         “我还想掌门师叔,三师叔,五师叔,六师叔,还有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姐……我想回纯阳宫……”清溪说,即使他一直故做坚强,可说到底不过还是一个十多岁大的孩子,经历了这般变故,即使心智再成熟冷静,也在看到那些熟悉的人和事之后爆发了。

         于睿把少年搂进怀里,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背说:“我知道……我知道,清溪……师叔都知道……”

         清溪说:“四师叔,我一定会回去的。”

         于睿的声音带上几分哽咽,她说:“好,好,清溪,师叔等着你回来。”

         “……嗯”

         ……

         清溪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纯阳宫,他想起刚才做的梦,心里有些酸胀,不由地用手去揉自己的眼睛。

         “你醒了。”一道好听的男声传来。

         清溪望去,发现杨戬正背光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清溪眯起眼睛看着他的模样。

         “可好些了?”杨戬走进了些问。

         清溪呆呆地看着他,点头。

         “身上可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清溪——摇头。

         “那可休息好了?”

         清溪——点头。

         “怎么,可是嗓子不舒服?”

         清溪——摇头。

         “……那为何不说话?”

         清溪怔愣半晌,有些歉意地摇头,声音略带沙哑地小声说:“多谢。”

         杨戬走到他身边,见他面颊微红,一双漂亮的昭子定定望着自己的模样,忍不住用手轻轻摸着他的脑袋说:“无事就好。”

         两人心里同时都有些吃惊,杨戬惊讶于自己的动作,他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放到身后,瞄了一眼清溪的神色,见他没什么厌弃的神色才放下心来。

         清溪则是觉得杨戬的手落到自己头上时,感觉就像是师叔温暖的手一样,让他感觉——有一点点欢喜。

         两人之间出现了尴尬的沉默,最后还是杨戬打破僵局,他对清溪说:“哪吒现下在外面等着,你——要不要见见他?”

         清溪不解杨戬的意思,他点头应到:“好。”

         哪吒沉闷地走了进来,与他平日的样子相比,此刻的他显得垂头丧气,没有一丝精力。

         哪吒走进门后小心地瞥了清溪一眼,也没与他说话,扭捏安静的仿佛不是平日里那个活泼的少年,显得沉闷了不少。

         清溪正低头喝茶,见他这时也不聒噪,心中却还有些不习惯他这副模样,于是问道:“怎么了?”

         他这话一问,哪吒才小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

         可是清溪的一语不发倒是让哪吒误会了,他向前走了几步,又退了回去,大声说:“清溪,对不起!今天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一人带你去兽洞,不该逗弄那个豹崽子,不该心里自大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应付,都是我的过错……我……我……”

         “那不是你的错。”清溪的语气里带着疑惑问:“不知为何你会这样认为?”

         “总之都是我的错,清溪你怪我吧,……也用浑天绫捆了我……嘎?”哪吒一时没听清清溪的话,而后明白过来才说:“你不怪我?”

         “为何要怪你?”清溪满是不解:“那些事情都是我自愿做的,关你什么事?”

         “诶?”哪吒停了后脸上立即充满了笑容,他扑倒清溪身边有叽叽喳喳起来:“真的吗?真的吗?!清溪,你知道吗,姜师叔刚才还在念叨我,他还说要把我送回师父那里让他管教我的顽劣……巴拉巴拉……”

         清溪静静地听他诉说,没有一丝不耐的情绪。

         终于,哪吒说的舒畅了,他才不好意思地挠头说:“清溪,你真好,还愿意听我说那么多的话。”

         清溪依旧没有动静,哪吒疑惑地轻轻推了他一下,清溪立刻回神看着他,嘴里吐出一个字:“——嗯?”

         哪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