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访客
        周军与商军再一次交战了,两军对垒,一时间鹄雁哀鸣,尸横遍野,战场上旌旗倒落,血流成河。

         “姜尚,你这逆賊,我这次定饶不了你。”闻太师坐在黑麒麟上就向姜子牙直冲过来。

         姜子牙也毫不示弱,他掏出打神鞭向天上一抛,而后说:“闻老太师,话可别说的太早。”接着指挥着打神鞭狠狠向闻仲头顶打去。

         那闻仲被姜子牙突然一招惊了一下,接着就慌忙举起雌雄双鞭去迎战,两人这就缠斗起来。

         而杨戬清溪这边,两人正对战商军大将余庆和辛环。

         清溪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辛环的长相极不顺眼,像极了胡人供奉的邪教神像,于是二话不说举剑便刺。

         那辛环最厉害的地方便是那对翅膀,清溪每次剑光剑气一靠近他,就会被他翅膀扇出来的大风给刮到一遍,清溪见此场景,立刻给自己用了一个生太极,接着脚尖踮地,直冲着辛环冲了过去。

         辛环一开始被清溪蓝光四溢的生太极唬住了,他急忙张开肉翅,慌忙向天上飞去。

         清溪哪能让他跑了,他等得就是辛环张开翅膀的时候,一个纵云梯上去,接着就是两仪化形拍过去,旋转的太极图来到了辛环身旁,清溪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立刻用出了一招万剑归宗,剑剑向辛环的大翅膀上招呼了过去。

         辛环双翅长得奇大,可他还没来得及逃跑翅膀就被清溪刺成了个筛子。

         “啊啊啊!”辛环大叫着从天上掉了下来,他旁边不远处的邓忠忙过来相救,却被杨戬挑掉了武器。

         辛环落在地上,扬起了一番尘土,他的翅膀耷拉下来,再也没有力气动弹了。

         “无耻小儿!毁我双翅,我辛环定要你偿命以还!”辛环头发乍起,面目狰狞,一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

         清溪流光一甩,垂眸平静地看着落败公鸡一样的辛环,他说:“来吧。”

         他这副模样落在辛环的眼里无疑就是挑衅,辛环气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可身受重伤,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用眼神瞪着清溪,释放杀气。

         恰逢此时,姜子牙把闻仲的宝物打烂,还把他人整个打下了黑麒麟,闻仲一见情况不好,便土遁逃走了。

         商军群龙无首,那些将领也都纷纷逃逸,更别说是那些小兵了,霎时间商军军队如蚁群般溃散,周军,大胜了。

         清溪当然不会让辛环逃走,他掏出绳子就要把辛环捆了,却不想后面突然跑来一人向清溪丢来一把暗荆棘,清溪马上拿剑去挡,却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辛环和那人就都不见了踪迹。

         “清溪,走吧,莫追了。”杨戬从一旁过来,三尖刀向背后一甩,把手伸向清溪。

         哮天犬在一旁不满地叫了两声,转身先跑回去了。

         清溪低头看了看面前修长好看的手,慢慢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他的手长年握剑,虎口处已经长出了薄茧。

         “走吧,我带着你,要快些。”杨戬浅笑着说。

         清溪看着他的笑容然后假装扭头整理衣衫,不知怎么得,他总觉得杨戬笑起来真好看——比细腰还好看。

         细腰——清溪对哮天犬的称呼。

         杨戬就在士兵的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清溪飞回了军营,所有看到的人都变成了痴呆惊讶的木偶表情,只有两个人还不自知发生了什么。

         杨戬是根本就没向那方面想,清溪是从来就没想过那些事——怪只怪群众的脑补能力太强大,真相在他们的幻想中已经歪曲得不成样子了。

         “此次军队大胜,商军的几员大将受了伤,并且力挫了敌军士气,这一战打得好!”姜子牙坐在殿上喜不自禁夸奖众人说:“诸位将士都辛苦了,待今夜袭得商军军营,那才是这次战役真正结束的时候,劳烦诸位了。”

         黄飞虎抱拳说:“能为我大周做战,此乃末将份内之事。”

         韩毒龙也附和说:“是啊,丞相,末将愿为我大周战死沙场,驱散敌军!”

         “好!好!好!”姜子牙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是着实欣喜,他说:“如此,我们现在就来布置晚上劫营的事宜吧。”

         接着他就开始给各位人员安排他们晚上要攻守的地段,如头对人员为哪吒,黄天化,冲大辕门;金吒,木吒,韩毒龙和薛恶虎为二对;龙须虎,武吉及姜子牙自己做叁对。还有黄飞虎,黄明等皆有自己的任务职业。

         “杨戬,你去烧了闻太师的行粮,谢清溪,你协助杨戬,顺带捉拿商军将领头目,不得有误!”

         “是!”两人同时回答。

         一行人陆续走出大殿,哪吒抱怨道:“怎得又是杨师兄和你一起行动,却又把我给安排到别处。”

         “姜师叔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杨师弟性格谨慎,去烧行粮这件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大意,更要万分小心,而哪吒你性格直率,做事有些冲动,实在不适合与清溪一起行动,你与清溪,还不知道是谁照顾谁呢。”金吒笑着解释给他听。

         “大哥!”木吒叫了一声金吒,看着哪吒语气里带着讽刺说:“你与这小子说那么多做什么,他才没有脑袋想通这些事情呢。”

         金吒皱眉低声呵斥:“木吒!”

         哪吒假装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粘在清溪身上就随着他走了。

         “唉……二弟,你……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金吒一甩袖也飘然离开了。

         “清溪,你要去哪~要去哪~”

         “去杨戬府上。”清溪扒拉掉粘在他身上的哪吒,伸手抵住他的头不让他靠近。

         “清溪——”哪吒不满地嘟嘴说:“你怎么又去杨师兄府上啊,我府上不好吗?怎么也不见你跑得那么勤快……”

         清溪扭头问:“我去杨戬府上的次数很多吗?”

         “何止是多!?”哪吒来了精神底气,声音都提高一些:“简直是太多了,你去所有人府上的次数加一块,都比不上去杨戬师兄府上的多。”

         “……是吗?”清溪疑惑地问,他自己都有些怀疑——有那么多次吗?

         “是啊是啊,真不知道那有什么吸引你的,我也去过许多次了,怎么没发现师兄府上有何特殊之处?”哪吒停了停,又小声嘟哝:“杨戬师兄的府邸都快变成你们俩人的府邸了。”

         清溪想了想,忽然掉头回去了。

         哪吒在他身后追着问:“怎么了清溪,你——不高兴了吗?”

         “哪里有,”清溪的语气带了些不好意思,他说:“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确实不该再去杨戬府上叨扰,我现下就要回去了。”

         “好啊!你可以去我府上!”哪吒兴高采烈地说:“累了还可以在我那里休息,晚上劫营时也方便些。”

         “不了,”清溪推辞道:“我还是先回去了。”清溪与哪吒告别后径直回到了自己府上。

         杨戬此刻正坐在他院子后的石凳上,面前的石桌上还摆了几盘小菜,还有清溪爱吃的青果,可是却一直没等到人来。

         杨戬也不着急,就慢慢地喝着一杯茶等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过来,可夜渐渐深了,菜也已经凉了,人却还未到。

         “主人,”哮天犬看不过去了,揺身化成人形坐在杨戬对面说:“你莫要等那臭小子了,他到现在都没来,今日怕也是不会来了,哼,当我们府上是什么地方,他谢清溪却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由得很!”

         “哮天,”杨戬起身说:“我等本就不能限制清溪的事情,他想去哪里也是他的自由,你就莫要多嘴了。”

         哮天犬的眉皱了起来,但美人的嗔痴怒骂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他这一动作却是把进来禀告的士兵看痴了。

         “主人,我是在为您抱不平,您在这里等他,他却不知道去哪里耍了!不来就算了,下次我定要在门口守着狠狠给他和教训!”

         “呵呵,”杨戬轻笑了出来,他斜眼瞥了一眼哮天犬说:“你确定不是因为清溪总是喊你细腰而生气吗?”

         “——什么细腰!!!!”哮天犬的长发都隐隐有暴走的趋势,他尖尖的犬牙都露了出来说:“清溪那小兔崽子,竟然敢给大爷用一个这么娘气的名字,要不是主人你拦着,我定要揍得他喊不出话来,现在您竟然还连着他调笑我!”

         “好了好了,有人来了。”杨戬一见哮天犬怕是真要动了怒气,就转移话题说。

         哮天犬眼珠一动就看到后面有一神色痴呆的小兵呆呆地望着他,哮天犬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随即转身离开了。

         那小兵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粘在美人纤弱的背上跟着他离开,直到杨戬咳了几声后他才清醒过来。

         那小兵赶紧低头谢罪,面上诚惶诚恐。

         杨戬抬手示意他站起来问:“有什么事?”

         那小兵慌忙答道:“丞相要属下来与将军回话,让将军即刻去与小谢道长处,马上就要进攻敌营了。”

         “我知道了,你去回禀丞相罢。”

         “是,属下告退。”那士兵走之前还一直向里面张望,心中止不住羡慕杨戬,不仅本领高强,功勋卓越,竟然还有一个如此貌若天仙的美人相伴,唉,若是让自己天天对着这样的美人,哪怕是死了也甘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