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哮天
        “诸位不必多礼,快些请坐罢。”姜子牙见清溪等人进来后,摆手让他们直接入座。

         “师叔这次召我们前来是为何事?”金吒率先开口问道。

         姜子牙说:“商讨关于两日后与闻太师一战的事宜,各位师侄,此次有劳了。”

         “为大周出劳效力,是我等该做的。”武吉在下方拱手,语气里尽是豪气冲天。

         “嗯。”姜子牙满意地点头说:“话虽如此说,但此次万万不可轻敌,我素闻闻太师威名,此人战功累累,用兵用武皆是少人能敌,此次必定是有备而来,各位将军若是有什么良策,不防说出来听听。”

         姜子牙的话一出,底下几人皆面面相觑,他们平日所学的大都是道术武功,与这战场上的事,自是知晓的不多。

         “报!哪吒小将军现下在门外求见。”一小兵忽然走进大厅说。

         姜子牙的白眉微微抬高,他看了一眼金吒木吒,而后说:“请吧。”

         “是!”

         哪吒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面上带笑地拜见了姜子牙,待一转头又冲清溪,黄天化,杨戬等人露出一个笑容,却是看也不看他的两个哥哥。

         “哪吒,找一处坐下罢。”姜子牙看着剩下不多的位置,也未指名他做哪,只是让他自己去找。

         “……哪吒,坐在大哥这里罢。”金吒急忙起身,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却让人不难听出他声音里的急切。

         坐在金吒身边的木吒却是没什么言语,他看了哪吒一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哪吒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几步走到清溪身旁的一个位置做了下来,完全忽视了他站起来的大哥。

         “你!”木吒看不过眼,火爆脾气一上来,眼看着就要站起来训斥哪吒——

         “二弟。”金吒轻轻握住木吒的手臂,把他压倒了座位上,自己也坐回原来的位置。

         诺大的大殿内出现了尴尬的沉寂。

         “嗯,对了,吾等说到何处了——嗯,若不然这样罢,待大战当天,诸位都随我前去迎战。”姜子牙忙开口说。

         黄飞虎听罢后却是面露难色,他是商朝叛将,闻太师在朝歌的时候也很照拂他,此次再见确实两军相对,这……

         “黄将军可是有话要说?”姜子牙的目光放在黄飞虎的身上。

         “启丞相,”黄飞虎忙应道:“末将并无话可说。”

         姜子牙点头,一锤定音:“那就这样定了,诸位请先回罢,养好精力,为我西岐打一场漂亮的胜仗!”

         “是!”

         众人一起回道,姜子牙见到他们精神昂扬后心中很是欢喜,于是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

         他的目光停在了黄飞虎的背影上,爱惜地抚了抚自己的胡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黄飞虎再想什么,无非也不过那套叛军难相间的理论罢了,他就是要让闻太师看看,他大周与天所佑,人才辈出,将心所归——还有,绝了那些降将不该有的心思,即便没有,也不过以防万一罢了。

         清溪走时忽然拽住了哪吒的胳膊,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哪吒,对不起。”

         哪吒看上去有些吃惊,但接着他眉眼弯弯的笑起来说:“没什么啊。”

         “我以为你是……妖怪,”清溪说:“但是我们是朋友,就算你是妖怪……”

         “什么?”哪吒的眼睛猛地睁大,他突然大笑了起来,说:“你在说什么啊清溪,我可是太乙真人的弟子,怎么会是妖怪,更何况我有母有……”他忽然停住不说了,面色也变得有些暗沉。

         金吒在一旁止步偷听,此时却带了些笑意,他说:“清溪,哪吒是我弟弟,自然不会是妖怪了。”

         清溪扭头看了他和木吒一眼,好像才意识到似的,他呆呆地说了句:“是哦——”

         ——所以说,那一直纠结的到底是为什么啊?!

         “好了,”杨戬走过来开口制止道:“你们都别逗弄他了,清溪,现下可有时间?我有话对你说。”

         清溪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那我呢?”哪吒问清溪,而后他又装出恶狠狠的样子对杨戬说:“杨师兄,你怎可如此霸着清溪?他都没有时间与我一起玩了。”

         这时金吒开口了,他走到哪吒面前说:“哪吒,和大哥谈谈可好?”

         哪吒扭过头去不愿听他说话。

         “哪吒……”金吒又唤一声。

         这时杨戬拉了清溪的衣袖,说了声:“我们先告辞了。”而后片刻两人就不见了踪迹,只余兄弟几人解决他们的家事。

         “我们这是去哪?”清溪问。

         杨戬说:“带你去见一个——人。”

         “?”

         “就快到了。”

         杨戬携着清溪在他自己的府邸处停下,两人一进门,清溪就看到有一白毛细腰犬正趴在树荫下乘凉。

         清溪瞥了杨戬一眼,确实想不到这人还会养——宠物。

         那白狗听见声响,即刻站起来,待看到杨戬时明显眼睛一亮,眼见着就要扑过来——却在看到清溪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左右走了几步,眼底带着戒备,连犬牙都威胁地露了出来。

         “哮天,别胡闹,这是客人。”杨戬说。

         哮天犬的耳朵立刻耷拉下来,不甘心地用爪子刨了下地面。

         “他是你新养的狗吗?”清溪问:“以前怎未见过?”

         杨戬领着清溪坐下,哮天犬也不甘不愿地跟了过来。

         杨戬先递给清溪一枚果子,示意他吃,清溪发现这是金吒给他吃的那种。

         “并未,哮天犬一直都跟着我,不过多数时间他不善见人,所以一直都在府中呆着。”杨戬解释说:“而且,他可不是普通的犬。”

         清溪眼睛瞪大,连果子都忘记吃了,他看了看杨戬,又看了看哮天犬,哮天犬对他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一只狗,对他露出不屑的表情。

         清溪蹭地站起来,他说:“这狗——是个妖怪?!”

         哮天犬听他这样说,立刻不乐意了,却又碍于杨戬的存在,只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转过身把屁股对着清溪。

         “……”

         “非也,”杨戬笑着安抚清溪坐下,说:“哮天犬不该算是妖怪,可说他是犬仙。”

         “……啥?”

         杨戬一笑说:“哮天,你且变身吧。”

         哮天犬的耳朵竖了起来,他垂头丧气地转过身,看了他主人一眼,在知道没得商量后这才揺身一变——

         清溪嘴唇微张,就看到那白犬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纤弱的人形,白色的长发垂落下来,面如皎月,眉目如话,纤纤细腰,不堪一握,配着月牙白的华丽衣衫,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只白犬变的,更像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

         “他……他……他……”清溪一连结巴了几声,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说:“可是个女——仙?”

         哮天犬:“……”

         杨戬:“……”,他露齿一笑,毫不掩饰眼底的笑意。

         “女仙你妹啊!小爷可是个玉树临风的雄性!擦亮你的昭子看清楚!”

         ——哮天犬,成功炸毛。

         白毛狗表示:总被认为是女人什么的,所以爷才讨厌变成人形啊!这小子太可恶了!小爷决定以后一定要讨厌他!没有商量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