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恶劣的男人
        “无聊!”展颜拉过展望,“以后他去学校接你,不要跟他走。妈妈有没有告诉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

         “可是左叔叔不是陌生人啊。”展望很委屈。

         左劲转圜,“今天是我的问题,我不该不跟你打招呼就去幼儿园接孩子,不会有下次。”他这样主动认错倒是断了展颜借题发挥的意图。

         展颜看着满桌的食物,“你没带钱包这些哪儿来的?”

         “我把车钥匙押经理那儿换的。”几百万的车换一顿肯德基左劲还说得漫不经心,展颜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有钱,任性。她今天要不替他结帐看他怎么办!

         “打包带回去吃,我去结帐。”展颜去找经理。

         左劲笑着对展望说:“你妈妈很可爱。”

         展望点头,“当然,我妈妈是世上最漂亮最可爱的妈妈。”

         “有其他叔叔追你妈妈吗?”左劲小声问展望。

         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有!”

         左劲心里不舒服了,“什么样的叔叔?”

         “很高,很帅,对我妈妈很好很好。”听孩子的描述还真有那么一个男人。

         “那你妈妈喜欢那个叔叔吗?”

         展望想了想,“那个叔叔说如果我妈妈三十岁还没嫁出去就再娶她一次。”

         再?也就是说有那么一个男人不是展颜爱的却是展颜差一点就嫁了的?

         回去的路上,左劲一言不发,连一向亲近他的展望也怕怕的不敢说话。展颜看他的样子像是在生气,莫名奇妙。

         展望去邻居家玩,展颜这会儿也没时间照看他。

         医生来给左劲换药,看一眼他伤口,清清喉咙对展颜说:“受伤就是要休息好,不能劳累,养伤期间还是分床睡比较好。”

         展颜脸红到耳根,“我们……不是,没有,你误会了。”

         “我明白,我明白。”医生一副我是过来人模样,“好生养着,没伤到筋骨没感染过几天肉长好就好了。”

         一直到医生走左劲都没解释一句,展颜尴尬的送走医生。

         “医生说你的伤好得差不多,明天就可以回家。”

         左劲手一直在抓颈子,没看她,“你当我是聋子吗?”他抬头烦躁问她:“叫你去我家拿衣服,衣服呢?”

         “没去。”展颜看他抓得颈子上一道一道指痕,“你怎么了?”

         “为什么没去?”左劲火气更大。

         展颜脾气也燃起来,“你对公司说出差,我冒然去你家遇着人,我怎么解释?”

         左劲语塞,愈发烦躁,起身就扯开衣服,“我要洗澡。”

         “你别乱动!”展颜实在拿他没办法,“你好好坐着,我去倒水,你的伤口再沾水更严重了。”

         展颜替左劲脱掉上衣,颈脖处都抓红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只穿一个牌子的衬衫。”

         展颜在他身后撇嘴,他穿的那个牌子她去商场看过,买一件她和展望这个月都要喝西北风。

         “偶尔也体验下民间疾苦,不舒服穿着穿着就舒服了。”

         左劲转眼睨她,她不理他自顾倒热水。

         “你就这样帮我洗澡?”

         展颜兑好水,“有问题?”

         左劲低头看眼裤子,“你家洗澡穿着衣服。”

         展颜脸一红,他都不怕她看,她怕什么。动手给他解裤带,目不斜视动作利落脱掉他长裤,她只敢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替他擦背。

         左劲有意无意拉一拉她的手到他胸前,不等展颜挣扎他已经放开她,好似真的只是需要她帮他洗澡。如此几次,展颜也放松下来,洗完上身展颜给他涂点润肤露,他颈子上有可能是因为干燥所以痒。她还是躲在他身后,手穿过他手臂伸到前面的时候,他突然抓住她手掌紧紧按下去,她手心感受到怒张的灼热。她慌了,又羞愤,“左劲……”

         “别动……”他声音压抑,从刚才他就一直在压抑,想抱她,狠狠的抱她,在她身上烙下他的印记。

         他的手像铁钳,展颜根本挣不脱,又急又怒,索性重重一捏,火山喷发。

         “无耻!变态!”展颜哭了。

         左劲拉过她抵在浴室墙壁上,声音是□□过后的暗哑,“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你也只准有我一个男人。只有我能对你无耻,对你变态,谁也不行!”男人吃起醋来是很可怕的,特别是像左劲这样强势的男人。

         “我不要你……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展颜哽咽着泪流不止。

         左劲有点儿后悔,吻干她泪珠,“没有别的女人,我只想要你。”

         展颜睁大眼睛看他,心,塌陷了一角。疼痛的旧伤疤却在提醒她,不要相信这个男人,他从一开始要的不过是一场爱情游戏,不要再傻傻陷进去。

         “你先放开我……展望随时都会回来。”她不看他。

         左劲很高兴,她没有像之前一样决然拒绝,松手放开她。

         展颜几乎是落荒而逃,害怕,害怕自己再多待一会儿就要陷落在他眼底的温柔。

         那次之后,左劲再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

         不对展颜有非份之念的左劲伤口恢复得很快,他也没有借口再留在展颜家。

         最后一夜,左劲睡不着,一墙之隔的展颜也没睡着。

         黑暗中,展颜的手机亮了,她以为是骚扰电话拿过来要挂掉看见屏幕上赫然跳动着‘左总’。她往房间门口啐一句,“无聊。”还是接起来。

         “你也睡不着?”左劲拆穿她。

         展颜愈发焦恼,“我没你那么无聊。”

         “我明天就走了。”

         “好走不送。”展颜说话声音有些大,睡旁边的展望翻了个身,她拍拍他,压着嗓子,“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和……”左劲的性子,这样欲言又止倒是让展颜稀奇,耐心等着。

         “她叫江乐蓉……”左劲的声音在夜里特别清晰。

         展颜觉得胸口有点儿难受,翻了个身小声回复,“我对你的风流韵事没兴趣。”

         左劲也不理自顾说自己的,“我发生过一场很严重的车祸,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家人告诉我一直是江乐蓉照顾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展颜不想听。

         “我不爱她。”左劲直接说出重点。

         展颜沉默了。

         “我会找时间跟她说清楚,你放心。”他挂断电话。

         这算是……表白?

         展颜拿下手机按在胸口,才发觉自己心跳好快。辗转不眠,早晨起来,煮三个鸡蛋,熬半锅小米粥,三份三明冶。然后叫展望起床,让他去喊左劲。小家伙打着呵欠,揉揉眼睛去房间。

         “妈妈——”

         展颜在厨房盛粥听见展望喊声,“怎么了?”

         “左叔叔不见了。”

         展颜那一勺粥淋到手上,钻心的痛,她赶紧放下碗打开冷水冲,冲干净手,去房间。床铺空无人迹,左劲走了,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那一瞬,某处积压的酸涩在她心底翻涌,他也是这样,在她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消失不见。

         “妈妈,你哭了吗?”展望拉拉她衣角。

         展颜眨眨眼睛,“没有,刚才被热气冲了一下。”

         “左叔叔回家了吗?”展望问她。

         “嗯。”

         “他还会来吗?”

         展颜不知怎么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

         “再不刷牙洗脸要迟到了哦。”

         展望乖乖去浴室。

         展颜回厨房,刚才烫到手的半碗粥孤零零搁在那儿,她端起就倒掉。

         三个鸡蛋,三份三明冶,半锅粥,两个人吃。展望看上去没什么食欲,左劲在他们家住了一周,孩子爱热闹,过一阵他就会忘了左劲,然后,他们的生活回归正轨。

         展颜这样想着催促小家伙快点吃。

         与往常无异,展颜八点十分到公司打卡,然后等电梯。听见身后此起彼伏,“总裁早。”光可鉴人的壁面映出左劲挺拔影像,展颜微微皱眉,他不是有专用电梯吗。

         电梯门开,人群自觉让开道让左劲先进。展颜随着人群进去,这个点是上班高峰人太多,挤来挤去她被挤到左劲身边。他平视前方神情淡漠像是根本就不认识她。

         展颜也不想‘高攀’他,自觉往边上挤了挤,空间实在有限根本挪不动。直觉垂在身侧的手被人捏了一下,开始她以为是错觉没在意,干燥温暖大手沿着她手背扣住她五指。她抬头看他,不敢有太多表情怕被人发现黑暗中的小秘密。他依旧一脸的淡漠高冷,展颜在心里暗骂了句变态,不敢强硬抽回手,因为那样动作太大。他还恶意将她手拉到身前。展颜脸一下就红了,冲前面喊了一声,“八楼有下,麻烦让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