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是你一直招惹我
        闹钟尖锐响起来刺透人耳膜,展颜从记忆的泥潭中抽身出来,镜中的自己明明才二十七岁,有健康美丽的容颜,心却是七十二岁的沧桑。

         “哇,妈妈穿这个衣服好漂亮。”展望拍手赞扬。

         展颜眨眨眼睛,“到时间出发了,不然真的要迟到。”

         “let'sgo!”小家伙兴高采烈。

         幼儿园今天院门开放,家长络绎不绝。院门口放着‘欢迎各位家长莅临’立牌,立牌前站着左劲。

         展颜第一眼,以为自己眼花了,睁大眼睛,左劲已经朝他们走过来。

         左劲上下打量她一眼,“粉色?”戏谑开口。

         “你……在这里干什么?”展颜有种乌云绕顶的感觉。

         “不是你约我的吗?还特意穿上粉红色。”左劲的声音听着心情很好。

         展颜一头雾水,展望着急拉她,“妈妈,我们要迟到啦!”小家伙一手拉妈妈,一手拉着左劲随家长大部队涌进校园。

         “哇,展望同学的爸爸好帅!”小姑娘星星眼仰望左劲。然后展望班的所有小朋友都来围观左劲。

         “展望同学不是说谎大王,他真的有一个很帅很帅的爸爸。”全班的小朋友因为左劲的现身沸腾起来。

         展颜觉得头涨涨的疼,也不顾孩子们的狂热,一把抓住左劲的手,“我们聊聊!”第一次强势把左劲拉离焦点中心。左劲不管在哪里都是焦点,人神共愤到老少通吃。

         楼道,左劲很享爱展颜主动牵他手的感觉。

         “我知道错了,今天下午我就会把辞职报告交到你手上。请求你离我们远一点,可以吗?”她一开口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左劲拧眉,“我喜欢直接不喜欢欲拒还迎。”

         展颜现在心惊胆颤,很怕他们的谈话被人听见,还是在这种场合。

         “我没有。”

         “没有?”左劲拿出手机播放录音:“展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当然知道,玩我们最爱玩的床上play。快喊救命!”录音只放两句,左劲掐掉。那晚两人在床、第扭打间不小心碰开了他的手录音功能。

         展颜几乎站不稳,她那晚都做了些什么?!她后退撞在手扶拦杆上,左劲靠近压低声音,“后面还有更精彩的想听吗?”

         “妈妈?”展望出来找他们,“妈妈,左叔叔,运动会要开始了。”

         左劲牵住展颜的手,她已经没有力气拒绝。

         “你儿子很喜欢我。”

         “卑鄙!”展颜咬紧牙。

         “一直都是你在招惹我,那天,我已经叫你走了,是你自己要回来,要让我对你有兴趣。”很流氓的逻辑,却是事实。

         时光不能倒流,展颜后悔已晚。

         孩子已经排队去楼下操场,以家庭为组。运动会开始,三人四足,接力赛跑都不在话下。展颜从没见过展望这样开心,也从来不知道他们的默契可以这样好。

         “左叔叔,你太棒了,你怎么可以这么酷!”展望对左劲是全心全意的崇拜。

         展颜拉过孩子,“运动会也结束了,跟左叔叔说再见。”

         展望满眼的不舍,左劲揉揉他头发,“左叔叔送你们回家。”

         展颜还不及拒绝,展望已经紧紧牵着左劲的手,“左叔叔要去我家做客吗?我妈妈做的饭可好吃了!”展颜可一点也不想给左劲做饭,然而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

         左劲开车送他们回家。

         “左叔叔,你的车好酷哦。”展望一路上都喋喋不休,左劲竟然也不嫌烦,“喜欢吗?喜欢以后叔叔经常来接你好不好?”

         “好耶。”展望还转头问展颜,“好不好,妈妈?”

         “左叔叔很忙,没有时间……”展颜话还没说完,左劲已经接过去,“下次左叔叔请展望去叔叔家作客。”

         “这叫礼尚往来吗?”小家伙懂得还不少,两人一唱一和完全忽略展颜。

         左劲笑起来,“对,礼尚往来。”

         “那我们要拉勾盖章,大人说话要算话。”展望真的起身爬到驾驶位,展颜赶紧抱回孩子,“危险,开车的时候不能这样。”展望知道错了,乖乖坐好。

         左劲的车开不进老巷子,三人只能‘招摇过市’的穿过长巷回家。三姑六婆都巴在窗户上看,单身妈妈突然带了个男人回家。

         展颜感觉如芒刺背,自觉和左劲拉开距离。展望跑在最前面,很兴奋,家里第一次来客人。

         “你在这种地方住了多久?”左劲皱眉看着坑坑洼洼的地面,许多违禁建筑杂乱无章。

         “不关你的事。”展颜说得很小声。

         “你们可以住更舒适优雅的地方,只要你开口。”

         展颜讽刺弯唇,“我宁愿清清白白住破屋,也不愿在金丝笼里见不得人。”

         “你不用把我们的关系想得那么不堪,如果你愿意,可以用女朋友的身份交往。”左劲一点儿也不像是在说笑话。

         展颜脸上讽刺更大,怒火中烧,“不敢高攀,cindy因为左总的女朋友差点毁容,还要去国外避难。左总不会不知道吧?”

         左劲没有否认,江乐蓉虽然做得过份,他还不值得为了cindy跟她翻脸。

         “你是害怕还是吃醋?”

         “是敬而远之。我们惹不起,躲得起,辞职报告我会打好了发到人事部。”展颜说到做到。

         左劲从没见过这样固执倔将的女人,幸好她儿子一点也不像她。他抬眼,突然大喊一声,“展望,躲开!”

         展颜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看见左劲冲过去将展望抱在怀里护得严严实实,二楼陈旧阳台上跌落的花盆直直砸在他肩头。他闷哼一声,展望吓哭了。

         “展望快过来。”展颜也吓着了,左劲右边肩膀塌下去不能动,血很快浸透衣衫,展颜扶住他,“去医院,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用。”左劲的声音都痛哑,“刚才一路走过来我看见有门诊行医,有个懂点医术的给我止血包扎就行了。”

         “可是……”展颜见他额上已有冷汗。

         他挑眉看她,“你再磨蹭我可能就要流血而亡了,我更喜欢另一种亡法。”他还有力气调戏她,展颜又恼又急。

         街坊邻居看见出事纷纷出来援手,有帮忙去请医生的,有帮忙照看展望的。展颜赶紧扶左劲回家,准备干净毛巾、清水。

         医生很快就到,询问了受伤经过,消毒剪刀剪开左劲衬衫,伤口触目惊心,在一旁帮手的展颜紧张得攥紧纱布。

         医生紧皱眉头,“我要给你清洗伤口消毒,可能会有点疼。”

         “快点。”左劲唇色已经开始发白。

         “棉球。”医生向站在一旁展颜伸手,展颜怔在原地,医生转头看她,“棉球!”

         展颜回神,“棉球,马上,马上……”她手都在颤抖。

         整个清洗伤口过程,左劲满头大汗,医生也是满头大汗,展颜心惊肉跳。

         “纱布。”医生清洗完进行最后包扎。展颜帮忙,终于止住了血包扎好伤口。

         医生擦把汗,“不能负重,注意清洁,不要撕裂伤口,不要让伤口感染,卧床休息,忌口。打三天消炎针如果没什么并发症就没事了。”

         展颜紧张问他:“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小诊所医生也怕担责任,“观察,如果伴有发烧现象马上送医院。”医生帮展颜扶左劲躺上床,挂上针水才走。

         展颜看着左劲还是很不安,“是不是很疼,我还是打120送你去医院?”

         左劲失血过多人有些虚弱,半眯着眼看她,“你就这么讨厌看见我?”

         “不是。”

         左劲笑起来,“不讨厌那是喜欢?”

         展颜放弃,“你睡会儿,我去买点东西。”

         展颜买了许多补血食物,还去了趟商场买男装。回来从邻居家接回展望,展望很乖,自己趴在桌子上做作业不去吵左劲。

         跌落花盆的邻居亲自登门道歉,买了许多营养品,老房陈旧,花盆不慎掉下来也不是人为,谁也不想。展颜也不好十分追究只是告诫那家人以后不要在阳台摆花盆,杜绝意外再次发生。邻居千恩万谢,保证不会再有此类事故发生。

         左劲睡得深沉被食物的香味叫醒。

         “左叔叔你醒了。”展望很高兴,坐到床边,“你还疼吗?”一脸内疚,其实也不是他的错。

         左劲笑一笑带着刚睡醒的慵懒,“不疼了。你妈妈呢?”

         展望喊妈妈,展颜知道左劲醒了,端了汤进来,展望乖乖自己去吃饭。

         展颜坐到床边,吹一吹汤,“老人说这汤补血好,要趁热喝。”

         左劲凝视氤氲在腾起热气中展颜的脸,“我们一定见过,很久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