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对的人
        左劲似乎已经缓过最痛的时刻,渐渐平静下来,伸手开了床边的灯。展颜几近半祼莹白的肩头掐痕触目惊心,缩在床上咬唇忍着哭声,瑟瑟发抖。

         左劲捡起地上西装盖在她身上,过去窗边沙发点一只烟。房间只有烟草燃烧的声音和她的隐忍抽泣。

         展颜终于收拾好失控的情绪,背对他套上他的西装。

         四目相对,没有抱歉,没有尴尬,他脸上的表情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他灭了烟,对她说:“我送你回去。”迈开修长的腿开门出去。

         司机已经照吩咐把车钥匙交给酒店泊车小弟。

         展颜洗了把脸从酒店出来,左劲在门口靠着黑色宾利抽烟等她。阳光在他身上晕开一圈光晕,简单的黑衬衫,领口的扣子早已不知所踪,袖子挽到手肘处落拓野性与西装革领时判若两人。

         风吹动他额前头发,她好像能听见他痞笑着喊她,展颜小妞。

         “住哪里?”没有温度的声音一瞬将她拉回现实,他亲自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展颜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上车,“渝湾。”

         左劲认真开车,展颜脸朝车窗外。这种时候沉默是最明智的,因为不管说什么尴尬只会多,不会少。

         渝湾是老城区,档口多,人更多,左劲的车只能停在路口。展颜解开安全带要下车,门打不开,他没开中控。

         展颜也不急了,坐回位子,做错事的是他,凭什么要她开口。

         “那个男人伤你很深?”他出乎意料的开场让展颜怔住,“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左劲抬眸看着车外嘈杂拥挤的人群,“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很像,但是,我很不喜欢你认错人的目光。”

         车外已经咒骂震天,宾利堵在路口,碰不得敲不得,不小心蹭掉点漆怕是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

         展颜的忍耐也已经到极限,微笑面对他,“你一点也不像他,他温柔起来比你强百倍,浑蛋起来比你浑万倍。放心,我不会认错人,您也别把自己当回事。我还要去幼儿园接孩子,左总,可以开门了吗?”

         这回倒是换左劲怔住,不知是因为展颜不怕死的态度,还是她说她要去接孩子。

         中控锁打开,展颜开门下去,头也不回。

         左劲坐在车里看了她许久,莫名的自嘲笑笑,调转车头,走了。

         展颜用最快的速度回家洗澡换衣服然后去幼儿园接展望,左劲的西装外套就那样丢在客厅没来得及收拾。

         “妈妈,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小家伙第一次看见妈妈和所有家长一样等在院门外,欢喜雀跃。

         展颜接过他的书包,“今天想吃什么?”

         “薯条。”

         展颜摇头,“薯条卡已经完用完。”

         “披萨。”

         “披萨卡也已经用完。”

         展望泄气问:“那我还剩下什么福利卡?”

         “饺子。”

         展望小大人似的叹口气,“那就饺子吧。”

         展颜挤着儿子白嫩嫩的脸,“你还委屈了是吧。”

         “妈,我都五岁了,不要像小奶娃样对我。”他皱起的小鼻子抗议。

         “还敢嫌弃我。”展颜揉乱他短发。

         “妈妈,我今天午睡的时候做了个梦。”

         “什么梦?”

         “我梦到我爸爸回来了,开了一辆特别酷的车。”

         展颜心重重沉了一下,笑容掩去情绪,“你倒是跟妈妈说说,什么是酷?”

         “酷就是……”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好久,一直想到家门口才想到,“酷就是让人想尖叫!”

         “好吧,妈妈今晚做的饺子也能让你尖叫。”展颜打开门。

         小家伙突然尖叫起来,“啊——”

         “妈妈饺子都还没开始做。”

         展望冲进屋一把拿起客厅的男人西装,“爸爸真的回来了?!”

         展颜有一丝慌乱,“那是……那是爸爸以前留下的衣服,妈妈拿出来晒晒太阳。”

         小家伙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解释,就那样将大外套套在身上,戏袍似的,“爸爸的衣服好大,爸爸一定很高,我可以跟爸爸玩猴子爬树了。”他穿着大外套展开双臂在客厅欢喜跑来跑去,好似真有一个爸爸马上就可以陪他玩。

         展颜鼻子一酸,拉住他,“妈妈也可以陪你玩。”

         小家伙竖起食指摇一摇,“这是属于爸爸的游戏。”

         展颜脱掉他身上的大外套,“一放学就想着玩,今天的字写完了吗。”

         小家伙心情好,写字这么可怕的事他都情绪高涨,“一天五个字,马上去。”

         展颜捏紧手里的西装,应该一回来就扔垃圾桶丢得远远。

         ……

         左劲站在花洒下,水流当头淋下,浴室腾起团团雾气。窗外夜色正好,月色融融,很适合……回味。

         他闭上眼睛全是展颜半祼的景像,水流冲不散体内躁热。他头痛的毛病已经很久没有发过,也从来没有人见过发病时的左劲,最近应该是太累了。

         听见浴室外有动静,他皱着眉关掉花洒,随手拿了件浴袍穿上。出来,江乐蓉刚好蹑手蹑脚进房间,黑色紧身裙随着弯腰的动作已经卷到大腿,意图明显。

         “我动作这么轻你都听到啦。”江乐蓉娇嗔扔掉拎在手里的高跟鞋。

         左劲径直去倒了杯酒,问她:“我妈这么快就回来了?”

         江乐蓉贴过去就着他的杯子喝一口,“干妈说这次拍卖会没什么意思提早就回来了。”

         左劲皱眉,搁下酒杯,“你坐飞机也累了该早点回家休息。”

         江乐蓉往他怀里依,“人家想你嘛。”

         左劲闻到她身上有清新沐浴香味,洗过澡了。她柔软无骨的手沿着他敞开的衣领探进去,娇媚万千问他:“你想我吗?”

         左劲眼波寂静,隔着衣服按住她的手,“我今天很累。”

         江乐蓉委屈扯散他腰间带子,“我是你女朋友,你不碰我,心里一定有别人。你是怎么答应干妈的!”她软软缠上他,从他下巴一直吻到喉结……

         他体内平复的躁动再次被挑起愈发猛烈,他抱起江乐蓉压上大床,她身上的v领裙子像是纸做的,他手下一使劲裂缝从v口一直蔓延至她腰间。

         “劲,要我……”

         脑中电光火石出现另一个声音,“从现在开始你只准爱我一个,只准亲我一个,只准跟我一个人滚床单,不准别的女人碰你,一根手指头都不行。你告诉那些觊觎你的女人,你是我的,想动我的男人,看我不抓花她们的脸!”

         所有的躁动一瞬间全部寂灭,左劲起身系好腰带。

         江乐蓉红着眼眶,眼泪掉下来,“为什么?”

         “我说了,我今天很累。”左劲径直往浴室去。

         江乐蓉羞愤得抄起枕头狠狠掼在地上,她顶着左劲女朋友的虚名,他却从来都没碰过她。开始她也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可是每一次,他明明是有反应的,明明也是想要她的。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左劲在水下又冲了很久,他知道自己没问题只是没有碰对人,对的人是谁?

         他再出来的时候,江乐蓉已经走了。他摸到烟盒磕一根烟出来找不到打火机,想起来打火机装在西装外套里,那外套给了展颜。

         展颜接到左劲的电话刚刚哄展望睡着,她捂着电话去阳台,“喂。”声音压得很低。

         那边却半天不说话,展颜从耳边拿下手机看一眼,没有断线。

         “喂?”

         “是我。”左劲竟然一时语塞,终于想起来自己打电话是为了要打火机,“我的外套在不在你手边?”

         展颜心里还藏着火,“不在。”

         “你去拿过来看看,内口袋里是不是有个打火机。”他习惯性的发号施令。

         “只是一个打火机,很晚了左总,而且我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不受调遣。”展颜直接拒绝。

         “那个打火机很重要,去找。”左劲的霸道总裁本质。

         展颜很想直接挂他电话,还是不太敢,因为她不能失业。

         她举着手机进去客厅找到西装摸了一下,果然在内口袋里找到打火机,绿色巨头鲨革配以18k金珐琅,这哪里是打火机简直是一件精美绝仑艺术品。展颜猜这个一定是古董,价值连城,不然他怎么这样晚还打电话过来查问。

         “找到了。”左劲的电话还没断,“明天送到我办公室。”

         “我……”交给你秘书,展颜话都还没说出来,电话已经挂断。

         展颜很想把他的衣服扔在地上踩两脚,最后还是将打火机放回袋里,找了个衣架出来好生将衣服挂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