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你好歹也陪我睡了一段时间,我不想让你难堪。”

         展颜握紧拳,“我知道你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告诉我,我们可以一起面对,我们……”

         “停!”左劲表现得很不耐烦,“是不是被抛弃的女人都喜欢找各种理由来自我安慰?”

         展颜很努力忍着盈眶眼泪,一直盯着他,“你说过要带我去西藏装文艺,带我去大理装艳遇,带我去撒哈拉沙漠……”

         “男人床上说的话你也当真?”左劲再一次绝然打断她。

         “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当它是真的。”

         左劲扯唇,叼一根烟出来邪邪吐出烟圈,“都说再清高的女人被男人玩过就甩不掉了,开始我还不信,看见你现在这样,还真不假。”

         “左劲!”展颜眼泪已经掉下来。

         左劲叼着烟走近她,“哭啦?这么玩不起?”他凑近她耳边,“你,我已经cao够了,没性趣了。”

         展颜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羞辱涨满心房,好痛,心好痛。

         “你什么东西竟然敢动手打人!”乔姿上前推开展颜还了她一巴掌。左劲握住乔姿的手,握紧,“你动手干什么,打她,疼了自己的手。”拉到唇边吻一记,当着展颜的面。

         乔姿撒娇道:“人家还不是为了你。”

         左劲望着乔姿眼里都是柔情蜜意,“这一巴掌,我就不欠她什么了。”他转头看展颜,柔情没有了,蜜意也没有了,“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展颜脸颊红肿,哭过的眼睛干涩得厉害。

         乔姿挣开左劲的手走近她,“我跟你说过,我乔姿的男人谁也抢不走。你以前给我的痛苦,给我的羞辱我今天全还给你,真痛快。”

         展颜笑起来,目光越过乔姿盯着左劲,“好,我们以后就互不相欠。”绝然离开。

         他伤她那么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头了。左劲感觉喉咙涌起一股甜腥,他忍着,努力忍着一直目送展颜背影消失,永远消失。

         “左劲你怎么了?”乔姿发现他脸色不对,“左劲……”

         宋立琛就在门口听到动静进来,左劲脸色惨白,一张嘴吐了一大口血出来,眼一黑当即晕过去。

         “左劲!”

         急救室门口,乔姿吓坏了,她从来都不知道左劲身体有问题。乔家父母更吓,心里暗自庆幸得亏还没有订婚。

         宋伯远已经熬不住,宋立琛一直掺扶着。

         医生出来,宋伯远焦急迎上去,“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的情况暂时得到控制,要马上送去国外手术,国内的仪器设备都做不了这个手术。”

         宋伯远踉跄了一下,幸好有宋立琛扶着,“爸,您别担心,我马上安排飞机,连夜就走。”

         “就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宋伯远有意一同去,宋立琛不同意,宋伯远现在的身体实在受不了长途跋涉。

         宋伯远把目光落在乔姿身上,他还没开口。乔爸乔妈拉了乔姿一把,“有病就要遵医嘱,订婚的事我们以后再说。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乔姿怔在原地,似在纠结,乔父乔母拉了半天,她还是走了。谁也不愿拿自己大好的青春作赌注。

         ……

         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往事像冲破了尘封许久的大门争先恐后在左劲脑中倒带回放,他逼着自己不醒过来,想要记起更多想要连续起来:他在陌生的病房遇到白正梅,他什么都不记得,她一口就喊出他的名字,叫他儿子。他跟着她回家,拿出所有从小学到大学他的奖状证书,他相信自己叫左劲。足足六年时间,白正梅不停的给他灌输不属于他的记忆,直到他真的相信他就是她儿子,左家独子。然后,江乐蓉作为他女朋友出现。他一直不明白既然是可以生死相许的情侣,为什么会有陌生的感觉,甚至还怀疑过自己。所以,在展颜身上第一次感觉到*的时候他震惊而困惑,忍不住靠近她步步紧逼想要一探究竟。

         “左劲……左劲……”有人喊他与梦中的声音一模一样。

         展颜一直守在左劲床边,他眼皮动了动,她不停喊他。

         左劲终于睁开眼睛,是梦中那张脸,像迷雾中的花沉入水的月终于一点一点浮出来越来越清晰。这样近,她就近在眼前,思念却如潮,他想喊她,为什么发不出声音。

         “你别动,我去叫医生进来。”展颜急急出去通知医生。

         展颜,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展颜,对不起,曾经那样伤害你;展颜,对不起,我用一辈子弥补可好?所有的话全都堵在他喉咙,该死,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音,身体也动不了。

         展颜带医生进来,“左劲,你怎么了?医生你快看看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医生赶紧替他检查,“没事没事,一切正常。左先生,你现在发不出声音和身体的麻痹情况都是正常,慢慢都能恢复,不要慌也不要着急,好好静养。”

         展颜握住左劲的手,“左劲,我是展颜,你还认得我吗?”

         左劲撑开她手掌在她手上写字,很吃力,“展颜我……”

         “不好意思,是展颜吗?”警察突然出现在门口。

         展颜回身,“是,我是展颜。”

         警察亮出证件,“海难经过我们需要录份口供,请您配合。”

         跟着警察进来的是江乐蓉直奔病床眼泪说下就下,“劲哥,你终于回来,我担心死了。干妈都担心得病倒了。”

         左劲现在眼晴里谁也看不见,只注视展颜。

         展颜推开江乐蓉,“你离他远一点。”

         “我好歹算是他半个亲人,你是他谁,这里哪里轮到你说话。”江乐蓉梨花带雨对警察说:“警察同志,我未婚夫这次出事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勾、引我未婚夫私奔,我未婚夫才会遭遇这无妄之灾,你快抓她回去告她谋杀。”

         “江乐蓉你住口!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我妈的意外就是你一手策划,真正的凶手是你!”展颜咄咄逼人,因为太气愤。

         两人互相指控,警察摸不着头脑。

         “谋杀是重罪,你们两个说话要有证据,不然会被告诽谤。”

         “警察同志。”江乐蓉先发制人,“左劲是我未婚夫,左夫人还有左家所有的亲戚叔伯都能证明。这个女人心怀叵测,你们一定要制止她靠近我未婚夫!”

         “我……”展颜要反驳。

         “好了。”警察制止两人互相攻击,“展小姐,请你先跟我们去录个口供。”

         “可以。但是你们不能让江乐蓉留在这里,让她离开。”

         警察为难,“这个,不在我们的权利范围内。”

         医生出来打圆场,“左先生刚醒,身体各方面还没恢复需要绝对安静休养,请大家都出去。”

         展颜安下心。

         江乐蓉心有不甘。

         “请吧,展小姐。”

         展颜替左劲掖了掖被子,“我很快就回。”左劲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他有很多话要跟她说。展颜拍拍他的手,“别担心,谁也别想再伤害我们。”她随警察出去。

         江乐蓉也被医生请了出来。

         “展颜。”她在背后喊一声,展颜回头,“你又想干什么?”

         江乐蓉冷笑,“我们走着瞧。”

         展颜现在谁也不怕,“走着瞧。”

         展颜万万没想到,她只是去录了个口供,离开左劲不过半个小时,再回去病房,门口多了两个保镖。

         “左太太说了,除了江小姐谁也不能进去。”展颜被拦在门口。

         “让开!”展颜怒吼,“再不让我报警了。”

         保镖冷面冷声,“左太太说了,如果你报警,她就申请禁止令。”

         展颜懒得多说直接往里闯,男女力气悬殊,她一个人怎么可能闯得过两个身形彪悍的保镖。

         “展小姐,别逼我们对女人动手。”保镖耐心有限。

         “你们在干什么!”医生过来,“这里是医院请你们不要妨碍别的病人休息,保持安静。”

         保镖退回原位,闭嘴。

         医生拉走展颜,“展小姐,你这样硬闯是会吃亏的。左先生你放心,一切都好。你跟左先生家里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要进去最好去找找他家里人。”

         医生提醒了展颜,“谢谢医生,麻烦你好好照顾左劲,我先走了。”

         展颜直接冲到马路上拦出租车,出租车司机都被吓到。她拉开车门就上去,直接报地址让司机开车。

         “小姐,你是……哪个科室出来的?”司机就差没直接问她是不是精神科出来的。

         “我哪个科室都不是,病人家属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办,事关人命,开车。”

         司机一听,赶紧开车。

         左家老宅大门大开,江乐蓉算准了展颜会来。

         “你可真慢啊。”江乐蓉看了下手表,“我可是等了你好久。”

         展颜握紧拳上前,“白正梅呢?”

         江乐蓉上上下下打量她,“你现在的样子,和你妈妈那天一模一样。你可要小心了,不要像你妈妈一样死于非命。”

         展颜扬手一耳光抽在江乐蓉脸上,江乐蓉没想到她敢对她动手,瞪大眼睛,“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打你还要挑黄道吉日吗!”展颜不再跟她废话,直接上楼去卧室。

         真的像江乐蓉说的,今天的情形和展郁兰来的那天几乎一样,白正梅卧病在床,不过不是因为安眠药,是中风。

         展颜惊愕瞪大眼睛到白正梅床边,“你……你怎么……”

         “她中风了。”江乐蓉悠闲踱步到房门口,“中风之前,她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转赠给我,因为我是左劲的未婚妻。”

         展颜不敢相信,“你在撒谎!”

         “不信?”江乐蓉抱臂全胜之姿:“我爸爸没有得到的东西,我都得到了。现在左氏在我手上,剩下的只要左劲跟我结婚就名正言顺了。”

         展颜觉得她好可怕,“你疯了!左劲绝对不会娶你。”

         江乐蓉大笑起来,“只要他爱你,他就会娶我。让我们来看看,他有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