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左劲。”有人喊他,左劲回头,江母摇着轮椅过来,“我听了你的装疯卖傻套出乐蓉的话,你可不可以放过她?”

         左劲很感激江母大义,“伯母,就算我能放过她,法律也不允许。您不是在害她,是救她。等她出来的时候,一定会知道可怜父母心。”

         江母泪流满面,动了动嘴,什么也没再说转身追着警车去。

         左劲叹口气,是他让江母装疯卖傻赌的就是江乐蓉心虚漏出马脚,最亲的人才会最没有防备。左劲承认自己的方法不光彩,多亏江母大义明理。否则,他就真的要娶江乐蓉了。

         人生处处是豪赌,他赢了,却不想再有第二次,心有余悸。

         “左叔?”展望的声音拉回他思绪。

         “怎么了?”

         “江阿姨是坏人吗?”展望认得警车。

         左劲想了想,“你觉得是吗?”

         展望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江阿姨给我买了好多好多好吃好玩的,就是一直说带我去见妈妈一直都没有。”

         左劲放下展望扳正孩子,很严肃对他说:“以后,除了爸爸和妈妈,不管是任何人跟你说什么都不要相信更不要轻易跟陌生人走,知道吗!”

         展望皱起眉歪着小脑袋,“左叔认识我爸爸吗?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

         左劲严肃脸僵住,缓缓抱住孩子,“左叔……”很想说,我就是你爸爸,不用问展颜他坚信展望就是他儿子。可是他怕吓着孩子,“左叔认识你爸爸。”

         展望眼睛睁得大大,“真的吗?我爸爸长什么样?在哪里?为什么不要我,不要妈妈?”

         孩子兴奋一口气问出这么多问题,左劲不知怎么答,“嗯……这个,以后再告诉你。现在,爸……我带你去见妈妈。你不想妈妈吗?”

         “想!”

         “那走吧。”左劲重新抱起孩子,手臂很用力却不敢抱重,抱儿子在怀的心情,激动又害怕。儿子不认他怎么办?

         敲门响起的时候,展颜还没反应过来在画画,秘密花园,解压。

         “妈妈——”展望声音穿透门板传进来,展颜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飞奔出来点也不夸张。她打开门,左劲抱着展望就站在门口。展颜张臂紧紧拥住两人,“我知道你一定会来,一定会守约而来。”泪浸湿左劲胸前衣襟。

         左劲空出一手擦干她脸上泪珠,“以后,我只要你笑,不会让你哭。”

         夜很深,月亮从云层出来,满月如盘。

         展颜刚哄展望睡着,左劲轻手轻脚从背后抱住她,“睡着了?”

         展颜作了个禁声手势,起身出去,有很多话要问他。

         左劲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江乐蓉的事。展颜听完,沉默。

         左劲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人死不能复生,你一直这样伤心,妈妈会难过。”

         展颜眨眨眼睛,抬头看他,“对不起。”

         左劲宠溺揉揉她头发,“干嘛跟我说对不起。”

         “我不该不相信你,我……”左劲忍不住吻她,“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我有!”左劲突然心跳加快,话已经到嘴边,咬住。他们的相遇太过狼狈,他希望她知道真相的时候是美好的。

         展颜有些奇怪他的反应,“是什么?”

         “你作为我未婚妻,我们是不是一次正式的约会还没有过?”

         展颜哭笑不得,“就这?”

         左劲一本正经,“你不觉得这很过份吗?”

         展颜笑着皱眉,“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

         左劲站直身子行了一个绅士礼,“展颜小姐,不知我有没有荣幸明天约你去……海洋公园。”

         “海洋……公园?”展颜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会那么的‘惊心动魄’。

         左劲很早起床送展望去幼儿园,给展颜留了张纸条,“我在去海洋公园门口等你,接头信物是一朵红玫瑰,还有接头暗号。”约会就要有个约会的样子嘛。

         “幼稚。”展颜嘴里这样说,脸上都是甜蜜。

         满柜的衣服都翻出来,一件一件的试,还化了妆,女为悦己者荣。

         海洋公园门口人群拥挤,展颜一眼就看见左劲。黑衫衬牛仔裤,阳光在他身上晕开一圈光晕,风吹动他额前头发眼睛深邃。第一感觉,那个人是不是左劲?

         展颜怔在原地,身边人来人往,她时不时被人碰到。

         左劲看不下去,几步过去伸手就将她拉进怀里护着,“总是这样傻傻的不会保护自己。”

         展颜抬头仰望他,他的眼睛像幽深的潭,他身上的烟草香气像触角一点一点侵蚀她回忆,“你……”

         “快进去,等会儿游人会越来越多。”他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拉她进去公园。

         公园凭山临海,旖旎多姿,趣味十足的露天游乐场,高耸入云的海洋摩天塔。

         他们在透明纤维观赏隧道,犹如身处深海,色彩斑斓珊瑚,五光十色珍稀海鱼,四周游弋鲨鱼亦仿似触手可及。

         左劲拉她站住,“站在这里等我。”

         “诶……”她又是还没反应他已经走开。他叫她站在这里等,她又不敢随便走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展颜手机响了,接起。

         “展颜小姐,请转身看看您身后的潜水池。”展颜莫名奇妙,转身,竟然在透明玻璃里看见左劲无氧下到潜水池。所谓无氧潜水就是没有氧气瓶的帮助完全依靠事先吸一口氧气潜入水底,一般人最多能在水下待三分钟,超过这个时间没有浮出水面就会有生命危险。

         三分钟!左劲的腿,他根本就不能游泳!

         展颜吓得直拍玻璃,“左劲,你出来,你快出来——”

         左劲在水下展开防水纸,上面写着,“对不起展颜,原谅我,原谅我忘了你这么久。”

         展颜吓得都快哭了,左劲展开第二张,“我是左劲。展颜的左劲。”

         “你快出来!”展颜还没有看懂他的意思。

         左劲展开第三张,“展颜,是我,左劲。六年前绝情赶走展颜的左劲……”

         展颜终于惊愕睁大眼睛。

         工作人员适时出现带展颜到潜水池出口处。

         左劲浮出水面,工作人员赶紧拉他上岸。

         “展颜。”左劲一开口连连咳嗽,要靠近她。

         展颜后退,盯着他惊惧、抗拒。

         左劲料到她会是这样反应,他呼吸均匀才缓缓开口:“我……有先天性脑血管畸形,我大哥就是死在手术台上。我不想连累你,所以我找了乔姿。”他小心翼翼观察展颜反应,不知道她听完会怎么样。

         展颜一直不说话,左劲只能继续说:“我的手术很成功但是有后遗症,失忆。正逢左家唯一的继承人出车祸身亡,和我同名同姓,白正梅就把我骗回了左家。”

         展颜感觉不可思议,她信,可一时真的无法接受。

         “展颜,对不起。”左劲再次靠近。

         展颜连连后退,“我现在好乱,你让我静静。”

         左劲三两步冲过去将她禁锢在怀里,从这么多次教训里总结的经验,打铁要趁热,静一静就冷了。

         “你不信我?”他从潜水服里抽出厚厚一本病例,“这里有我在医院治疗的所有记录,我可以带你去美国的医院去证实,我马上带你回宋家。我二哥宋立琛,二嫂曾岑他们都可以证明。”

         “你失踪了六年,为什么你二哥二嫂没有找你?”展颜突然想起来问。

         左劲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也想回去问清楚。你跟我一起回去,还有我们的孩子。”

         展颜眼睛睁得更大,“你,展望他……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的表情自豪而得意。

         左劲抱紧她,“跟我回去,一切都会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