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见家长
        展颜下楼走向左劲,他看了她许久。看得展颜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左劲摇摇头,“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

         展颜心子重重一沉,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第一次,她以为是男人烂俗的搭讪。他和六年前的左劲家世、背景、性格都相差太远。还有陆征,陆征是绝对不会骗她,他不是。可为什么恐慌如灭顶之潮,让她这样害怕!

         她僵硬着笑一笑,“见过,上辈子。我是绛珠草你是神瑛侍者,要不要来一部红楼梦?”

         左劲笑着搂过她,“还会幽默了,有进步。”

         展颜推他,“这里是医院,到处都是人。”

         “我搂自己老婆还怕人看?”

         “谁是你老婆!”展颜不理他往外走。

         “迟早是。”左劲笃定。

         左劲取车,展颜系好安全带问他,“你今天去公司吗?”

         “不去。”左劲打下方向盘。

         “那去哪儿?”

         “买床。”雷厉风行是他一贯作风。

         家具城,欧式、中式,长方形、圆形的床看得人眼花缭乱。

         展颜随便翻下价格牌,贵得令人咂舌。

         “有必要买这么贵的床吗?”她不能理解,就一张床而已。

         左劲按一按床垫,“贵床,结实。”

         展颜脸红。

         “来,你试试。”左劲直接拉着展颜大喇喇躺上去。

         “你干什么,这里是卖场!”展颜挣脱着起身,手下触感有些奇怪。

         “有没有觉得很软?”左劲笑着问她。

         她揉了揉,“确实很软,像……躺在水上面。”

         “就是水床,冬暖夏凉。”左劲凑近她一点,压低声音,“最重要的是贴合人体,冲击力更大,更加持久助xing。”

         展颜瞪他,“你还能琢磨点别的事吗!”

         左劲一本正经,“对着爱的女人,除了爱爱爱,做做做,别的,都是多余。”

         展颜揪住他西装衣襟,放肆又认真,“从现在开始,只准爱我一个。”

         左劲怔住,脑中搜寻回放那个声音,“从现在开始你只准爱我一个,只准亲我一个,只准跟我一个人滚床单,不准别的女人碰你,一根手指头都不行。你告诉那些觊觎你的女人,你是我的,想动我的男人,看我不抓花她们的脸!”

         展颜,展颜……他将她的名字在脑中辗转无数遍,一丝一毫印象都没有,为什么又有这样熟悉的感觉?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中断所有思绪,展颜接起电话,“喂。妈?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她一下从床上站起来。

         “怎么了?”左劲问她。

         她答应了几声挂断电话,“我妈妈来了,就在我家,我现在得马上回去。”

         “我跟你一起去。”左劲牵着她的手就走。

         展颜还没准备好带他见家长,就像六年前一样,妈妈根本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后来,因为她差一点嫁给陆征,妈妈知道的人只有陆征而已。

         她定在原地,缩回手,“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迟早是要见的。”左劲坚持。

         展颜也不退让,“等到合适的机会,我会带你去。现在,不行。”

         终究是左劲妥协,“那我送你到巷子口。”

         展颜跟着他上车。

         一路上左劲都没跟她说一句话,她知道他不痛快。现在,对他和她来说真不是时候,还有太多太多问题没解决。

         车停在巷子口,展颜解安全带,看一看他,“我走了。”

         左劲只说了句,“有事给我打电话。”调转车头就走了。

         展颜叹口气,急急往家赶。老远就听见妈妈在隔壁陆征屋里又哭又说,她吓坏了,门也忘了敲冲进去,“妈!”

         展郁芹见到展颜泪满眶,“颜颜……”未语先哭。

         “妈,你,怎么了?”展颜拍着母亲后背。

         陆征又是拧毛巾又是倒水,“阿姨刚下车,你让她休息会儿再说。”

         “我妈怎么会在你这儿?”展颜问他。

         陆征一脸坦然,“我接她过来的。”

         展颜疑惑,“你?”

         展郁芹缓过神,“多亏了陆征,妈妈才能活着来见你。”

         展颜就更疑惑了,“这话怎么说?”

         展郁芹一脸懊悔,“妈妈没用,听别人鼓动去炒股炒期货,老房子都赔进去还不够……”

         展颜大惊,“你亏了多少钱?”

         展郁芹比了两根手指。

         “二十万?”展颜还是放了胆子猜。

         展郁芹眼泪流得更凶,“两百万。”

         展颜如遭五雷轰顶,“两百万!你哪儿来的两百万!”

         展郁芹不敢抬头,吱吱唔唔说:“融资。”她着急解释,“刚开始都是赚钱的,一番又一番。可是本金太少根本赚不到钱,别人就说把这破房子抵给第三方可以融十倍资金,要是翻一倍这辈子都不愁了。妈妈当时也是鬼迷心窍,可妈妈只是一心一意想你和展望能过得好点。”

         展颜听过玩股票玩到跳楼的,当时只当是笑话,亲身经历才知要人命!

         展郁芹继续说:“财务公司来收房子,那房子根本不够钱,我天天被那些人堵在家里不敢出门。幸亏陆征的助理来看我,你不在,陆征逢年过节都会让助理来看看我。陆征替我还了债,又担心我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就把我接到你这儿。”

         事情已然发生,母亲已经后悔自责不已,展颜再苛责她就是逼老人去死。

         她叹口气,抬头看陆征,感激抱歉杂糅,“真对不起,总是给你添麻烦。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

         陆征微笑,“钱是小事,最重要人没事。”

         “颜颜,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像陆征这样的好男人了。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别人对我们的好。”展郁芹对陆征是一百二十个满意。

         展颜心似压了千斤重,这人情,她要怎么样才能还得清!

         “妈,事情已经发生就算了,以后真的碰都不能碰股票了。”

         “再也不敢了。”展郁芹是后了血悔。

         “好了,回家吧,您也累了。”展颜扶起母亲要走。

         陆征拦了一下,“你那儿太小了,你带着展望住刚好,再多个人,睡觉都成问题。我这儿位置大,阿姨就先住我这儿好了。”

         展颜开口要拒绝,展郁芹一口应下,“陆征说得对,我就先在他这儿住几天。等你那儿收拾出一张床来我再搬过去,反正这么近。”

         展颜也不好勉强,抿了抿唇,安置好母亲。展颜同陆征到院子说话,陆征问她,“阿姨还好吗?”

         展颜点头,“没事了。谢谢你,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真的谢谢你。”

         陆征笑得有些惆怅,“难得我跟阿姨投缘,可惜……”他后面的话没说,问她:“阿姨算是在这儿住下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左劲来见她?”

         “我……”展颜微微垂眸,“还不是时候。”

         陆征心里明了,他赌的就是左劲过不了展郁芹这关。展颜从小没父亲,母亲含辛茹苦供她读书成材,她极为孝顺。展郁芹要说个‘不’字,展颜和左劲也没那么容易在一起。

         晚饭时候左劲一直打电话过来,展颜带着孩子都在陆征家,她起身去阳台接起,“喂。”压着嗓子。

         “在哪儿?这样说话。”左劲问她。

         “在……家,刚在陪妈妈说话。”展颜撒了谎。

         左劲笑起来,“怎么搞得像高中生的地下恋情似的,要不要打个暗语?”

         展颜这会儿没心情开玩笑,夹杂着展郁芹一直催她吃饭。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话,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一下就挂断电话。

         左劲听着盲音良久,不痛快。

         展颜那边是一片和乐,展郁芹看陆征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言语间明里暗里都在劝展颜不要再错过这样的好男人。展颜有口难言。

         第二天,展郁芹送展望去幼儿园陆征开车,让展颜以后都不用操心孩子的上学放学问题。

         展颜今天去公司特别早,在纸上写写画画,多一个人多一份开销,她工资勉强够。可是还要存钱还给陆征……还不知哪一年能还够两百万。

         头很痛。

         “展颜。”总裁秘书在办公室门口喊她,不似之前的生硬口气倒是颇为恭敬。现在展颜在公司虽然不会被人指指点点,但大家都有意无意同她保持距离。之前是孤立,现在是又妒又怕,都等着看她哪天从高处摔下来。

         “总裁说他要的那份资料让你现在就送上去。”

         展颜皱眉,她这儿哪里有他要的资料。

         “知道了,我马上就送。”

         她收拾了下随便拿份资料就去了。

         敲两声门。

         “进来。”声音很正常。

         展颜挺了挺腰推门,人才刚进去就被左劲按在单向玻璃墙上,“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未来岳母?我就这么拿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