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次心动
        “这样行不行?”

         “再重一点。”

         “这样呢?”

         “太重了,再轻一点。”

         左劲躺在展颜腿上,展颜坐在沙发两指按在左劲太阳穴,“我的陆征……”

         “你和他的事没必要跟我报备,我知道你不爱他就行了。”左劲很享受的闭目养神。

         展颜抿一抿嘴,“你们能成朋友吗?”

         左劲睁开眼睛,“你觉得狼和猪能成为朋友吗?”

         展颜故意问他,“谁是狼谁是猪?”

         “这还不明显?”左劲给她放了电眼,“看实力我也是狼。”

         展颜一本正经,“嗯,色狼。”

         左劲手比嘴快,一下伸到她腰间,捏她软肉,“色狼,嗯?今晚就把你吃了。”

         展颜痒得受不了,“别闹,等会儿展望醒了,你负责讲故事。”

         左劲不能翻身,沙发太小。

         两人都气喘吁吁,左劲抱着展颜咬她耳朵,“明天,我们去买张大床。”

         “不要。”展颜缩缩脖子,痒,“家里放不下。”

         “那就直接住到我那里,展望也有自己的房间。”左劲顺竿上。

         展颜不愿意,“那里太大,没有人气。”

         左劲明白她的意思,不勉强。

         “那就去买床,就这样决定了!”

         展颜在他怀里转身,“明天带你去医院,医生嘱咐过,一周内身体有一点不舒服马上去医院复查。”

         左劲又不好直说刚才头疼是装出来的,那多没面子。

         “我已经没事,不用去医院。”

         “不行!”展颜坚持,望着他一字一句认真对他说:“你要出事,我怎么办。”

         左劲听着胸口激荡,血脉澎湃,他不(死)懈(缠)努(烂)力(打)终于换回一句暖心话。他吻住她感动他的小嘴,缠绵深吻。

         刚开始还正常,吻着吻着又开始脱她衣服。展颜瞪他,推他,打他,两人双双从沙发掉下来。

         “妈妈——”吵醒展望,小家伙揉着眼睛从房间出来,“你和左叔叔在打架吗?”

         展颜脸红到耳根,赶紧从地上起来,“不是,妈妈和左叔叔……”

         “在练功,□□。”左劲接住话头,“等你听完西游记,左叔叔给你讲神雕侠侣。”

         展颜狠狠剜左劲一眼,左劲说得一本正经,“每个男孩子心里都有一个武侠世界。”

         “你少装嫩!”展颜啐了他一句,哄展望去睡觉。

         左劲目光一直跟随她,这样平凡又温馨的时光是他人生里从未有过的珍宝。所有人都说展颜配不上他,只有他自己明白,这样好的女人,他能得到,何其有幸。

         第二天,展颜真的带他上医院。

         全身检查,左劲最讨厌上医院,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他一烦就想抽烟,偏偏医院禁烟。展颜让他出去抽,她在里面等检查报告。

         左劲一个人坐在医院院子的大槐树下,烟雾袅袅,被风吹散了,几片槐花瓣落在他肩头。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展颜站在二楼窗户边刚好可以看见他,怕他走远。

         他笑着捻一片花瓣起来,嗅一嗅花香,额头猛的痛了一下,他突然觉得这场景这槐花树有些似曾相识。

         当然相识,而且记忆深刻,因为这是两人第一次心动的场景。

         那时,展颜被车撞,左劲见义勇为送她来医院。医生送来缴款单,展颜看一眼,脑子闷闷的疼,三千块……她现在从哪儿弄三千块来。警察那边也没消息,肇事者一直找不到,那晚大风大雨,她打工的那个路段监控失灵根本查不到记录,这种情况下找一辆肇事逃逸的车无疑是大海捞针,最后肯定会成为无头悬案。

         展颜往医院人工湖里扔了颗石子,涟漪一圈一圈扩展开来她看得眼花,脚站久了也有点酸痛。动动脚走了几步,看见错开的人群里一抹熟悉背影,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抬脚就追上去,痛都无知觉了。

         “左劲。”她忐忑喊出声,不知是不是他。

         那个身影真的停了下来,回身,还是那件黑衫衬牛仔裤,阳光在他身上晕开一圈光晕,风吹动他额前头发深邃的眼睛露出一丝迷茫,眨一下已经换上玩味,“展颜?”

         他喊出她名字的时候,展颜觉得自己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他还记得她。

         “是,我是展颜。”

         左劲被她的傻样逗乐,从衣兜里摸出个东西,“你的学生证,给你。”抛过来。展颜左腿不是很灵活有些儿狼狈的接住,“你……是来给我送学生证的?”

         左劲唇角一弯,与生俱来的邪气,“你要愿意这么想也成。”

         展颜面皮薄,本就只二十来岁的丫头哪经得起逗,脸红到耳根。

         “不是吗?”是非常认真的问他。

         左劲觉得这个丫头‘纯’得有点过了,男人说什么都当真。

         “我是来医院卖血的顺便还你学生证。”

         展颜惊恐望着他,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卖……血!你,有什么困难吗?”

         左劲眉头微拧抬手就想掏烟,兜里是空的,“有困难。”

         “什么困难?”展颜追问。

         “卖血当然是缺钱。”左劲唇边笑意加深哪有一点缺钱到需要卖血的悲辛。

         “你需要多少钱?”展颜问得认真,自己的医药费还没着落。

         左劲越逗越开心,“你要借钱我?”

         “我……”展颜抿紧唇,心里琢磨要怎么回答。

         来来往往的人群从两人身边经过,展颜被过往人群碰来碰去,脚站不稳摇摇晃晃。左劲似是看不下去,伸手就握住她手臂拉过去,两人换了位置,左劲站在娇小的展颜身前像一张宽大保护网,没人能碰到她。

         “需要考虑这么久吗,怕我不还?”握着她的手很有劲。

         他太高她需要仰望,他的眼睛像幽深的潭,他身上的烟草香飘进她鼻息,像触角一点一点侵蚀她意识。

         “你跟我来。”她从不知道自己胆子这样大,牵起他的手,怕他不会跟她走。他的手很大,她只能贴进他虎口抓住一半手掌。他掌心灼热,她心跳如雷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腔,所有感观都汇聚在相交的手上,她额际已有汗意。

         回病房的路并不长,在行人怪异的目光中好像一下增长了好几倍。危险透着邪气的男人,猫儿一样的乖女孩,人与人的距离只一个眼神就会被推远十万八千里。左劲从行人眼中读懂了两人的差距。

         不知是不是太紧张,展颜觉得她要很用劲才能抓紧他的手。

         左劲看着她从枕头下翻出干瘪钱包,仅剩的一百元钞票被抽出来递到他手里,“我现在只有这么多,也许只是九牛一毛但你可以拿去应应急。”

         左劲接过钱,目光扫了一眼,“你把最后的一百块给我了,你三千块的住院费怎么办?”

         展颜这才发现跟钱包一起被翻出的缴款单,赶紧塞回去,尴尬一笑露出小小的虎牙,“我有这一百块解决不了问题,没有也不会有问题,你有急用可以先顶一下,虽然很少……”展颜声渐次低下去。

         左劲笑,那是一种带着邪气似嘲似讽的笑,“真的很少,还是要谢谢你。急用谈不上,烟瘾犯了没钱买烟而已。”

         展颜楞住。

         预料之中的表情,左劲转身往外走,声音变得锋利,“这个世界的本质是冷漠,不要轻易相信人。”

         “你很好。”展颜说得很轻,左劲听得清楚,他在门口停下脚步。

         展颜看着他背影,说得很用力,“你送我来医院,还把学生证还给我……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真的冷漠,但,你很好。”

         我不相信别人,但相信你。这是左劲理解的意思,他微微点了下头无聊哼笑一声,两指夹着那一百块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如同上次一样走得潇洒。

         展颜到窗边,看他走到院里的槐树下,漏过花枝的阳光零星落在他背上随着风鼓起的衬衫跳跃。她在想他会不会回头,因为那槐树正对着她窗户,这样想着她又觉得自己有点傻。楼下左劲真的突然停下了脚步。展颜吓得一转身紧紧靠在窗户边,手还按在心口上。大概过了一分钟,她稍稍探出头,三分矜持,七分期待,可树下哪里还有人影。风吹落槐花,打着旋飘飘荡荡都是少女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