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物是人非
        陆征终究舍不得逼展颜,他不是左劲,没有那样肆意的资本。

         他叹一口气,放开她,“或许,我能帮你拒绝掉那个男人。”

         展颜坐上出租车还在想陆征的话,下定决心,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左劲早到了,专程在门口等她。橱窗里金壁辉煌的镁光灯映在他脸上,灼灼其华。他目光专注在看橱窗的婚纱,不知他想到什么微微一笑,怦然心动。

         玻璃橱窗上映出展颜影像,左劲转头看她,“和我约会不用这么准时到,等你是我的专利。”他这样的男人说起情话来真的能要人命。

         “不是说要试礼服吗?”展颜没有过多的情绪。

         左劲自然亲昵拉着她的手,抬抬下巴指橱窗,“这件好看吗?”

         展颜皱眉,“那是婚纱。”

         “婚纱好看吗?”左劲捏着她的手揉。

         “不好看。”展颜都没看一眼,不敢看。

         左劲还是第一次遇见不爱婚纱的女人,他的女人,就是不一般。

         早已经有店员迎出来,左劲带展颜进去。

         “给这位展小姐拿件礼服。”左劲吩咐店员,店员对他也很熟络的样子。

         “是要配您的西装吗?”

         “嗯。”左劲轻哼了声。

         “好的,您稍等。”

         少顷,店员挑了件孔雀蓝小礼服裙过来,请展颜去试。

         礼服是单肩式,刚好露出她精致锁骨,下摆是前短后长波浪式,走起路来裙摆翻飞像爱琴海翻涌的海浪。

         展颜换好礼服出来,左劲也刚换好西装,店员正俯在他腿边替他整裤角,灰色给人以沉稳高贵之感,剪裁合体衬得他愈加挺拔颀长,天生的王者更兼舍我其谁的霸气。

         他一回头就看见展颜,眼底毫不掩饰的惊艳,慢慢滋生出自豪,“我的女人,真美。”

         一旁的店员捂嘴笑,展颜非常不好意思,问店员,“可以给我配个外套吗,我怕冷。”

         店员面露难色,“这个……还真没有。”

         左劲过去将展颜牵到镜子前,从背后拥住她,“知道为什么女人的礼服总是设计得这么清凉吗?就是为了让男人温暖呵护。”

         店员还在,展颜脸都红了,镜子里瞪他。他笑得像偷了蜜。

         “就这件,我去换下来。”展颜手肘推他,看着要发脾气了。

         左劲笑着放开她。

         展颜进去试衣间,手伸到背后摸到拉链恼怒一拉,卡住了。她又不敢用蛮力,店员是随身服务的,她着急喊人,“门外有人吗,进来帮个忙。”

         试衣间的门开了,有人进来,展颜背对着门口将卡住的拉链示人,“拉链好像卡住了,你帮我看看。”

         略带薄茧指腹滑过她肌肤立即起了一层颗粒,展颜感觉不对扭头要看他。左劲将她按在墙壁上,“别动,拉链吃进布料了。”

         他呼吸灼热洒在她后背,她全身都麻起来,“服务员呢,你让她进来帮我弄。”

         “她要招呼别的客人。”左劲薄唇几乎要咬上她耳珠。

         她心慌,心跳好快,这样狭小的空间更显暧昧。

         “你,你叫别的店员来,衣服拉坏了我赔不起。”

         左劲突然手下一用劲,衣服翩然落地,展颜低叫一声下意识就抱住胸。左劲还在背后贴着她,唇流连磨娑在她圆滑香肩,“护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两人贴得更紧,展颜都能感觉到他衣服下喷张的血脉。

         展颜此刻几乎全、祼,他灼热大掌熨贴放在她腰弯,“这样比刚才更美……”声音染了情浴性感得不像话。

         “左劲!”展颜心慌,怕他一时兴起就在这里……进进出出都是人,要是被人看见她真的不用活了。

         “左劲你再不放开我,我真要恼了!”

         左劲某处坚硬抵着她,“它好想你。”

         “你……”展颜用手肘抵他,根本动不了。其实左劲只是临时起意想逗逗她,“要不我们就在这里试试,感觉是不是不一样?”他咬着她耳珠,“我还有好多地方想试,车里、阳台、飘窗……”

         展颜脸红得要飚出血来,“你敢!”

         左劲愉悦笑起来,放开她,“不敢,老婆大人。”

         那一刻展颜毫无预兆的就掉出眼泪来,不是因为生气,不是因为他的戏弄。

         左劲脱下外套包住她,抱着亲,“眼晴是水龙头吗,我开玩笑的,别哭。”

         展颜推他,“你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亲她一口,无限宠溺。

         展颜坐在换衣间,眼泪静静流了许久。与记忆中的场景何其相似,只是物是人非。

         白正梅的寿宴,展颜去了,白正梅喜欢热闹索性办成舞会形式,几百坪的花园被人群点缀得熙熙攘攘。

         江家自然也在宾客之列,江乐蓉一直陪在白正梅身边招呼客人,俨然半个女主人。

         左劲公然带着展颜现身这要向亲朋承认她的身份,以前江乐蓉都不曾像这样公开承认过,所以她那个‘正牌女友’的名头不过是自封的虚名。

         人群有小小的骚、动,窃窃私语大抵都是好奇展颜的身份。她一点儿也不怵场,今天本就是来作个了断。

         “妈。”左劲直接带展颜过去见白正梅,今天是她的寿辰,左劲算准了她不会在寿宴上为难展颜。

         “这是展颜。”

         白正梅像第一次见展颜,“展小姐你好。”

         展颜也像第一次见面,“左太生日快乐,年年有日岁岁有今朝。”

         白正梅笑,“今天这寿宴,一定是终身难忘了。”

         过来寒喧的人不少,大多是婶婶,姨妈询问展颜的情况。展颜大大方方道出自己背景,众人都惊得不知如何接话,尴尬的找借口走开。背后里都议论纷纷,什么难听话都有。

         左劲倒是一脸淡然,握了握展颜的手,低头到她耳边,“你做得很好,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

         展颜觉得胸口好难受,“你不觉得我是故意丢你的脸吗?”

         左劲玩味问她:“你是吗?”

         展颜不说话。

         左劲笑一笑,“我不在乎,就算你现在扎我一刀,我会送上来让你扎第二刀,只要你高兴。”

         薇子说:爱,是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的心揉碎的过程。宠爱是把自己内心最脆弱的的地方展现给她。

         舞曲响起来,左劲碰了碰她面颊,“好好待在这里别乱走,也不要管别人说什么。”第一只舞左劲要陪白正梅跳开场。

         展颜眨干眼里温潮,看着左劲在花园中间狐步旋转,举手投足都带着令人心动的气度。可这样的男人是危险的,爱时,你是他棒在手心的明珠,你沉沦其中不能自拔;不爱就什么也不是了,所有宠爱甜蜜成了一柄柄利刃,在回忆中刺得你体无完肤。

         展颜看一眼时间,际征应该到了。

         许多人都纷纷加入舞池,左劲一心两用,被人挡住视线一个晃神,展颜不见了。他皱一皱眉,白正梅拉拉他,“跳舞要专心。”

         “妈,我等会儿再陪您跳。”左劲要走。白正梅不放人,“她可能就是出去透个气,这院子能有多大,你还怕她走丢了。”

         左劲挑眉,“我倒不怕她走丢,怕是别有用心的人。”

         白正梅瞪他,“等会儿你就知道,妈妈是对的,你错得离谱!”她转头看一圈,笑了,“你的宝贝女朋友在那儿呢,你才离开她多大一会儿,她就勾搭上别的男人了,真厉害。”

         左劲回头,一眼就看见展颜身边的陆征,一下变了脸色,又是他!他倒是敢来!

         左劲放开白正梅,几步过去,一把就将展颜拉入舞池,展颜的惊叫淹没在音乐里。

         “他怎么来了?”左劲掐紧她腰肢。

         “我让他来的。”展颜坦然回答。

         展颜感觉被他握着的手生疼,他眼底已有火光。

         音乐到达一个高、潮转点,要交换舞伴,白正梅喜欢圆舞,寓意好。

         他们身边的一对,男士已经伸手送自己舞伴出去一个长旋转,示意要交换舞伴。左劲推展颜旋转出去要松开手的那一瞬他突然手掌一紧,手臂一收居然将她又拉回怀里。旁边一对的女伴没站稳撞到人摔倒,被撞到的人又踩到另一个的裙摆,三连摔,舞场一下就乱了。

         “左劲,你干什么!”展颜压着声音,直觉所有人都在看他两。

         左劲突然拉紧她的手上去舞会中间的圆台,“各位,趁着我妈妈寿辰的好日子,我要宣布一件事。”

         展颜心跳好快,被他握着的手心都出汗了,压着嗓音,“左劲,你不要胡说八道。”

         左劲握紧她的手就要说话,白正梅及时阻止他,“阿劲,今天你已经胡闹够了!这种女人逢场作戏已经是出格,你还把她带到妈妈的寿宴,你是想气死妈妈吗!”

         母子两台上台下对峙,亲朋好友看热闹。展颜觉得无形中被人甩了几个大耳光,她挣脱左劲的手,“左太,您误会了,一直都是你儿子纠缠不休,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她下台走向陆征,两人十指相扣,陆征直直看着左劲,“她昨天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未婚妻。”

         左劲指节捏得咯咯作响,声音平静,“展颜,过来。”

         白正梅挡在中间,“阿劲,这种女人不值得。”她拿出手机放录音,“这是她亲口说的,你醒醒吧!”

         “我也从没想过左劲会把我儿子视如己出。是,左太说得不错,我就是为了左劲的钱,他那样的男人明天都不知道在哪个女人床上醒来,怎么可能会有真心。我不是天真小姑娘,好皮相的男人我见得太多,左劲这样的我当是大补药。左太一台法拉利就想打发我,您当是打发要饭的呢。”

         整个场子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清,展颜的声音一直重复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