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陆征
        展颜开门,一个字都没机会说,腕上一紧,整个人已经被他拉入怀里。薄唇狠狠吻上她带着急切的欲、望。

         展颜对他又推又打,不敢发出声音。

         左劲腿一弯关上大门,大手掌住她后脑用力深吻,直到她缺氧软在他臂弯。气息迷乱,动作粗暴,她根本无力抵抗。

         他一路将她带到厨房,关上玻璃门。终于放过她唇舌,大手已经探进她空荡荡睡衣,回过神的展颜大惊失色,按住他大手,“左劲!”

         他不由分说将她抱上大理石操作台,掐住她腰肢不准她逃避,黑暗中他眼中有火焰闪烁,“我要你。”她的睡衣已经被推上来,唇咬舌嬉。

         “不要——”展颜推不开他,双手被他钳住。左劲吻上她下巴,细细的咬,“你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不要拒绝我。”

         展颜抽泣,“我不要你!”

         左劲停不下来,“等会儿你就会要我。”

         展颜放弃抵抗,她的声音在夜里脆弱得让人心疼,“你说你喜欢我,我感受到的你只是想要跟我做。两情相悦叫做、爱,一厢情愿叫强、奸。”

         左劲压抑太久,满脑子只想要她,爱有什么好说的,做才能让她感受。

         展颜闭上眼睛泪珠零落,“我不爱你,你想当别人的替身,你就做。”

         左劲突然停止,晚风从纱窗灌进来,他心都是凉的。他现在就可以强要了她,他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在他怀里想着别的男人,他怕自己失控掐死她。

         他靠着冰箱点一支烟,让*慢慢冷却下去。

         展颜慢慢拢好衣服,怕动作大一点,声音响一点又再挑到他躁动的神经。

         黑暗中的无声对峙,只有左劲指尖猩红闪烁。

         “我今天和江乐蓉说清楚和平分手。”

         “那你更要离我远一点,免得我惹火上身。”幸好有黑暗掩饰,展颜努力让自己不在意。

         左劲捏碎了指尖的烟,“你真是个固执又无情的女人。”他就是喜欢怪得了谁?

         他伸手捏住她下巴,黑暗中望着她眼睛,“你是不是给我下了降、头?”

         展颜张嘴才说一个‘我’字,左劲狠狠吻住她那张柔软得要融化他又无情的嘴。展颜没有反抗,因为知道没用。

         左劲放开她,“明早我来接你,不要挤公交车。”

         他走了,留下一室悸动。

         展颜抱膝窝在沙发,时间静静走,泪静静流。他说她无情,她最美好的感情都给了六年前的左劲,一辈子只有一次,再也没有,也给不起。

         第二天早晨左劲的车真停在巷子口,展望挣开她的手就飞奔过去,“左叔叔——”

         左劲抱孩子转了个圈,“有没有想我?”

         “有。妈妈说你再也不会来了,我还伤心了好久。”展望搂着左劲脖子,好不亲热。

         展颜慢吞吞过来,“展望下来,别把左叔叔的衣服蹬脏了。”

         左劲放下展望,开车门,“上车。”

         展颜抿了抿唇,上去。

         有展望在一路上都不寂寞,展望的幼儿园很快到,剩下两个人,气氛微妙变化。

         “中午想吃什么?”左劲漫不经心问她。

         “我带了饭盒。”展颜也不看他。

         “给我看看。”

         “现在?”展颜确定他不是在没事找事。

         “现在。”左劲认真点头。

         展颜打开乐扣袋拿出饭盒,玉米饭,甜椒炒西芹……

         “那个是什么?”另一道菜左劲还真没见过。

         “老虎菜。”

         左劲笑,“这么奇怪的菜名?”

         “因为这菜是用尖椒凉拌,吃起来辛辣生猛如老虎,所以取名老虎菜。”展颜像汇报工作似的解释。

         “中午给我试试。”左劲一点儿也不客气。

         展颜不知道他又想玩什么,“你不会吃得惯这种粗粮。”

         “吃不惯,多吃就习惯了。你说的。”左劲靠边停车,抬一抬下巴,“前面拐弯就是公司。”

         展颜赶紧解安全带下车。

         左劲皱眉看她迫不及待逃离他的背影,他吃她喜欢吃的东西,听她喜欢听的东西,看她喜欢看的东西,就这样一点一点融入她的生活,他就不信还赶不走她心底的一个混蛋!

         展颜打完卡去电梯间,电梯门刚要关,她拦了一下,“麻烦等等。”

         门是开了,助理打扮模样的人拦住展颜,“不好意思,麻烦你上下一班。”

         展颜看一眼,电梯就两个人,站在里面的女人戴着黑色丝绒礼帽看不清脸,周身贵气逼人。看样子是来头不小,不然也不能这么飞扬跋扈。

         正好旁边的电梯到了,展颜上去,才刚到办公室就看见同事聚一起议论纷纷。

         “出什么事了吗?”展颜很奇怪。

         乔雨压低声音跟她说:“皇太后来了。”

         “啊?”展颜听不懂。

         “左家老太太,总裁的母亲。”乔雨解释。

         “哦。”展颜放下包,“那有什么稀奇的?”

         “皇太后一来就要开董事会,正式插手公司的事。”乔雨没有用‘接管’,插手只是有权表决干预。

         展颜也觉得奇怪了,“皇太后不是应该安享晚年何苦来操这心?”

         “我们也是奇怪啊!”乔雨拉展颜近一点,“现在公司上下都很担心是不是公司高层出了什么问题,千万不要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应该……不会吧。”展颜有点担心,这担心的源头绝对不是公司的事。

         一上午,展颜盯着手机,既希望收到左劲的消息,又不希望收到他的消息。如果他还有心情给她发讯息就说明她想错了,根本没她什么事。

         正神思纠结,电话响起来吓了她一跳,她赶紧接,“喂!”

         “展颜,是我。”男人的声音,不是左劲。

         展颜脑子一片空白。

         “我是陆征。”

         男人说出这个名字,所有久远的记忆一瞬填满她空白的大脑。她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男人,就只有陆征了。

         “你在听吗?”陆征得不到她回应以为电话断线。

         展颜捏紧手机,“我在听,你……还好吗?”

         “我在你公司楼下。”

         展颜起身就往窗户边走,楼太高根本看不清。

         “我马上下来。”她挂了电话就下去。

         隔着一条马路,陆征站在公交车站边,黑风衣挺括,金丝边眼镜,青涩温暖的少年已经蜕变成芝兰玉树的男人。曾经他们是学校公认的金童玉女,展颜有时也会想,陆征那样好,她为什么爱上的人不是他。这世上有多少感情是能讲出道理的呢,能讲出道理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了。

         陆征看见展颜了,他过马路朝展颜走来,他永远都是主动付出的那一个,展颜永远给不了他回应。

         愧疚随着回忆翻涌,展颜眼眶有点发涨,“你,怎么有时间来晋海?”

         陆征专注看人时很温暖,他说:“因为我已经没有耐心等到你三十岁,我现在就想娶你。”

         展颜掐紧手指,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包含太多意思,愧疚,拒绝。

         陆征伸手抚平她纠紧的眉心,再自然不过的动作,“跟你开玩笑的,我来这边是为了见个客户,顺便过来看看你。知道你还没准备好,我尊重你的选择,也会一直等你。”

         展颜眼眶已经红了,六年前她查出怀孕,可她的体质根本不能流产。那一天,陆征在医院的走廊抱着苍白无力的展颜,对她说,“嫁给我,这是我们的孩子。”不管是谁在那种时候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感动,可感动终究只是感动,她不爱陆征,这样对他太不公平。婚礼前一天,陆家发现她未婚怀孕,陆母更以死相逼不准陆征娶她。她当时很坦然,甚至觉得是种解脱,她不用对陆征背负良心的谴责。

         “我们像这样站在马路边,你红着眼眶,过路的人都以为我欺负你。”陆征玩笑着转开话题。

         展颜眨干眼睛,“前面不远有家私房菜不错,我请你。”

         “荣幸之至。”陆征很绅士作了女士先行手势。

         左劲好不容易从董事会的漩涡中抽身出来,母亲今天来就是想给他点教训,雷声大雨点小。左劲看眼表,刚好是午餐时间,想起展颜的老虎菜,给她打电话。

         好半天电话才被接起来,左劲不悦,“在干什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

         “我……我在外面见客户。”展颜的声音有点儿吱唔,而且嗡嗡的像是刻意在压着嗓子说话。

         左劲也没多想,见客户是不方便接电话。

         “回公司把你的老虎菜送上来。”

         “我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展颜拐着弯拒绝。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吃午餐,就这样。”左劲挂了电话,等着她回来给他……喂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