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不要拒绝我
        一石掀起千层浪。

         楼下围观的人基本都是左氏员工,这个消息比林娇娇跳楼还劲爆,一下在人群中炸开锅。

         楼上,展颜脑中‘嗡’的一声,愤怒在胸口起伏,“左劲,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左劲继续挑火。

         “你的喜欢太廉价。”

         “你不给我机会怎么知道!”

         “我没兴趣陪你玩。”

         “我对你有兴趣就行了。”

         来救人的两人开始唇枪舌战,林娇娇都忘了自己是来跳楼的,目瞪口呆望着两人。

         就是这个时候,左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阳台一把将林娇娇拉下来。

         警察已经到了,架着林娇娇上车送医院。

         展颜大喘气,额上已有冷汗。

         左劲递一罐咖啡给她压惊,“你怎么知道我想怎么做?”

         展颜拉开咖啡喝一口,“你给我看手机屏幕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想做什么。”

         左劲点一只烟笑了,颇为得意:“不亏是我的女人,心有灵犀一点通。”

         展颜瞪他,“我帮了你,你要想办法澄清我们的关系!”

         左劲皱眉,“我们的关系还需要澄清吗?”

         “你……”

         “我妈的生日宴,下周二,晚八点,我来接你。”左劲已经下楼,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既然说开了,就彻彻底底的摊牌,他左劲的女人怎么能偷偷摸摸。

         展颜回去办公室,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和从前不一样了。路过她身边都小心翼翼,每个人都微笑向她打招呼。左劲亲口承认和流言有本质的区别,她们觉得再不可思议或者再嫉妒都只敢压在心里。

         连乔雨和叶倩都唯唯诺诺对她恭敬起来,生怕未来总裁夫人秋后算帐。

         办公室的气氛让展颜觉得压抑,快要喘不过气。她向人事部请了个假直接去医院。

         林娇娇打了镇定剂情绪平复了许多,面对展颜的探望,很羞愧。

         “颜姐。”一开口就要哭,“对不起。”

         展颜拍拍她,“没事,都过去了。”

         林娇娇吸吸鼻子,“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人不死也没用了。”

         展颜眼睛空远起来,“这世上比你傻的人多的是。”

         林娇娇摇头,“怎么会有比我还蠢的人。”

         展颜苦笑,“有一个女孩在二十一岁的时候爱上一个男人,爱到不要矜持不论生死她都想陪在那个男人身边;爱到那个男人抛弃她,她还替那个男人生了个孩子……”

         “那个女孩真傻!”展颜还没讲完林娇娇已经忍不住愤怒,“负心汉都该拉出去枪毙!”

         展颜微微垂眸,大概林娇娇的生活背景和遭遇与她有点相似,所以她忍不住想要关心这个女孩。

         “不经历一两个渣男都不能称之为人生,你就当是上了人生最贵的一课。”

         林娇娇拉着她的手,“谢谢你颜姐,我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

         人,总是容易劝解别人,为难自己。明明都懂的道理,自己就是绕不过那道弯。

         展颜从医院出来,踌躇是回公司还是干脆回家。

         “展小姐。”医院门口突然有人喊她一声。

         她抬头,助理模样打扮的人有些眼熟就是一时记不起,“你是?”

         “左太在车上等你。”那人指一指路边红色的法拉利,很扎眼。

         展颜紧了紧手,该来的总归要来,躲不过。

         她一上车,白正梅就问她,“觉得这车怎么样?”

         “我对车不了解,作不了评价。”她如实回答。

         白正梅笑,“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不懂左太的意思。”展颜不卑不亢。

         白正梅斜着眼睛看她,那是极轻蔑的动作,“你别告诉我,你的目标不是钱是嫁进豪门?”

         “如果左太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羞辱或是警告我,真的不必,你想太多了。”展颜从头到尾都坦坦荡荡。

         她越是这样,在白正梅看来越是觉得她在放长线钓大鱼,偏偏左劲还把她当个宝。

         “不管是豪门还是草门,首要一条是背景清白,展小姐风评不好未婚就有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儿子,就算展小姐不为自己想,也该为孩子想想。你想你儿子当拖油瓶,一辈子被人看不起?”

         展颜心一紧,难受得厉害,“谢谢左太的关心,我真要找人嫁一定会找个对我儿子视如己出的。”

         “我相信这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把野种视如己出。”白正梅直接从暗讽转为明辱。

         展颜觉得白正梅已经给她贴上了‘骗子’的标签,她越想撕掉,白正梅越觉得她是心虚。索性她也不客气,“我也从没想过左劲会把我儿子视如己出。是,左太说得不错,我就是为了左劲的钱,他那样的男人明天都不知道在哪个女人床上醒来,怎么可能会有真心。我不是天真小姑娘,好皮相的男人我见得太多,左劲这样的我当是大补药。左太一台法拉利就想打发我,您当是打发要饭的呢。”

         白正梅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松缓下来,露出得逞的笑容,“你终于肯说真话了!”

         展颜也不辩驳,浪费时间,她装出白正梅要的样子反而容易脱身。

         “既然话说开,我就不妨碍左太回家教儿子。”说完她就下车,再多待一会儿就撑不住了。

         白正梅望着她背影笑意深长,从包里拿出手机,开了录音。她很想看看左劲听到展颜这番话会是什么反应?

         ……

         展颜没去公司,接了展望直接回家。才进巷子就听见三姑六婆冲她喊,“小颜啊,你隔壁来了新邻居,快回去看看。”大家还笑得很奇怪。

         展颜就更奇怪了,她隔壁的屋子破旧得根本没法住人,到底什么人会租那样的房子。

         “妈妈,我们又有新朋友了吗?”展望拉拉她。

         展颜皱眉,“希望吧。”

         还没到家门口远远就能听见敲打修补房子的声音,展颜眉皱得更深,很想见见这个新邻居到底何许人。

         施工队上房揭瓦,到处是工具,钉子。展颜拉着展望靠边走,忙乱中也没瞧见主人家是什么人。

         展望突然使劲拉拉她的手,“妈妈,那是陆叔叔吗?”

         展颜惊讶,抬眼,果然看见陆征站在她家门口,如同上次一模一样。

         “你……”她睁大眼睛隔空对着陆征指指隔壁的房子。

         陆征点头。展颜觉得头好大。

         进屋,倒水,她每次对陆征都像对待外别重逢的客人。

         展颜张张嘴还没说话,陆征先开口,“公司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我给自己放了个假,休息几天。”

         “隔壁的房子是你租的?”展颜再证实一遍。

         “嗯。”陆征意图明显。

         “陆征……”

         “那房子里什么都没有,你要陪我去选家具了。”陆征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陆征,你不要这样好吗。”

         陆征看着她,“你不跟我走,我勉强不了,可我能自己来。我不放心那个男人。”他终于说出心里话。

         这也是展颜最担心的,上次两人发生冲突的事还历历在目,左劲要知道陆征住她隔壁……她都不敢想。

         人,怕什么就来什么,左劲的电话来得惊悚。

         展颜赶紧去阳台,“喂。”

         “请假了?”左劲声音漫不经心。

         “嗯。”

         “正好,晚上带你去试礼服。”

         “什么礼服?”展颜小声问。

         “我妈的生日宴。”

         展颜以为他白天是在开玩笑,而且白正梅,她真是躲都来不及。

         “没时间,有时间我也不会去。”直接拒绝。

         “我还有十分钟就到你家。”

         展颜大惊,“左劲,你,我……你说地址我直接坐车过去。”

         左劲在电话那头笑了,他人还在公司哪里就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展颜挂断电话,陆征站在她背后,“那个男人的电话?”

         她吓了一惊,“嗯。”

         “他在追求你?”

         展颜不知该怎么说。

         陆征拉过她的手,“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既然这么长时间你都忘不了,为什么不给别人一次机会?”

         “我没有……”展颜要抽回手。

         陆征抓紧她,“如果,你心里真的没有左劲了就做给我看,不要拒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