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 id="DGBFNMW"></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发疯
        展颜摸自己包,摸不到尖锐物品,这种时候一定要让自己保持清静,疼痛能让自己保持清静。她看见旁边矮桌上的玻璃杯,倾身过去要拿。

         手被男人从后面截住,“危险,弄伤了我会心疼的。”

         恶心,展颜觉得男人沾一下她的皮肤都觉恶心,还有力气,甩开男人的手退到安全距离,“邓经理,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为了一时冲动闹出官司,不划算。”她努力压抑着颤音,妄图能说动男人。

         男人笑起来,嗅一嗅刚才触碰她的手心,“好香。鲍参翅肚吃腻了,偶尔尝尝清淡小菜那是绝味。”

         展颜感觉自己脉博跳得好快,眼前也渐渐出现重影,“有人买,有人卖,那叫买卖。强买强卖那叫犯罪。”

         男人笑容更大,盯着她,“再过五分钟,你就能自己脱掉衣服……求□□?”

         展颜对着男人面目可憎的脸胃里恶心得厉害,撑着对男人说:“邓经理,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她极力拖延时间分散他注意力,手伸进包里找手机,随便拨通一个号她就有救了。

         “误会?”男人上下打量她,“有人说你出了名的随便看,随便摸,随便玩,你现在是在演吗?”

         展颜藏在背后的手怎么也摸不到隔层里的手机,热,全身发热,她要靠着墙壁才能站稳。

         “跟你说这话的人一定跟你有仇,他想害你。”终于摸到手机,男人早就看穿她意图一把抓住她头发,夺下包摔到墙角。

         “有人想害我?”男人大笑,“我看是你自己得罪了人还不自知。”

         展颜挣扎,一脚踢到男人□□,男人吃痛松手,脸涨成猪肝色。展颜慌得拿了矮桌上酒瓶敲破,尖利玻璃对着男人,“别过来,放我走!”

         “小biao子,真够劲,喜欢s/m?”

         展颜惊恐瞪大眼睛看男人从沙发垫子下抽出ruanbian。她紧握半截酒瓶的手抖得厉害,整个人都要撑不住倒下去。

         男人两下就打掉她手里的瓶子,面容狰狞猥琐,“马上让你爽翻!”

         扔在墙角的包里手机屏幕亮了,展颜刚才情急之间拨通了左劲的号码。

         左劲拔掉手上针头,边走边穿外套,手机接通了一直没有人说话,很不好的预感。展颜不会无缘无故给他打电话!

         医生追上来,“左先生,您的手还在流血,检查还没做完您不能走。”

         左劲已经下楼上车,车如离弦之箭。

         “展颜,说话,展颜!”他对着手机大吼。

         终于能听到一些声响,他放慢车速,仔细听。

         “对,叫啊,就是这样叫,爽不爽……”男人猥琐至极的声音和着展颜疼痛的叫声。每一声都刺激着左劲暴虐的神经,每一声都在割裂他的理智,“展颜!展颜!你在哪里,在什么地方,你回答我一声!”没有回应,他要急疯了。

         有电话插、拨进来,他挂掉,那电话又再打进来,如是再三,左劲接通怒吼,“我现在没空接你的电话,不要再打过来!”

         “左……左总,是我乔雨,您快去救救展颜吧!”乔雨吓得话都结巴。

         “展颜在哪里,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她是去谈合约见……”

         左劲打断乔雨,“你现在只告诉我她在哪里,见的什么人。”

         “兰桂坊会所,邓百业。”几乎是乔雨话音刚落,左劲就挂了电话,急转弯调转车头加速,心脏都要从胸口撞出来。

         左劲的车差一点直接撞进会所,急刹车,泊车小弟都吓得跌坐在地上。左劲径直去前台,一把揪住大堂经理衣领,“邓百业在哪个包房?”

         经理认得左劲,左氏是大客户不敢得罪,如实相告,“邓先生的包房是8008。”

         左劲松开他三步并两步上楼,没有坐电梯,嫌太慢。

         他打开8008门上的锁一脚踹开大门,展颜以一种极痛苦煎熬的姿式蜷在沙发上,身上衣服有破损但没有被侵犯痕迹。男人举着软鞭惊愕望着如罗刹的左劲,“谁放你……”就说了这三个字,之后是凌空的惨叫。

         左劲拿起酒瓶直接砸男人头上,血流如注,男人当场晕死过去。左劲过去抱展颜,她下唇都被自己牙齿咬出血来,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对抗药物。

         “展颜,没事,没事了,有我在,没事。”左劲脱下外套包住她抱她出会所,展颜身体在他怀身颤抖很烫,左劲摸她脉博,快速跳动。

         “该死,那个王八蛋给她喝了l.s.d。”他没有抱她上车,就近找了家酒店。喂她喝水,逼她喝大量的水,让她出汗。然后抱她去浴室,展颜一直扯身上衣服,“好热,我身上有火,好热,好难受。”

         左劲抱着她直接开花洒,冰凉的水在两人头上淋下,展颜尖叫。左劲抱住她,“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乖,没事。”直到展颜衣服湿透,他才动手替她脱下来。

         她手臂、背上、胸口一条条绛紫痕迹,不深,印在她白皙肌肤上触目惊心。

         左劲想杀人,“邓百业,我一定废了他!”

         展颜被水淋得睁不开眼,攀在左劲身上,脑袋难受得在他怀里蹭。左劲脱掉身上湿透的衣服,吻她,温柔对她说:“你安全了,不用压抑自己,都是药物的作用,都是我强迫你,你不是自愿,不要再折磨自己。”

         展颜强撑的最后一丝理智断掉,完全受本能的浴望支配,攀紧他深吻。

         左劲闯进去的时候,她终于从痛苦中解脱。

         ……

         展颜恢复意识第一感觉,每一个毛孔都是痛的。窗户半开,暖风吹动纱帘,左劲在阳台打电话,只着一条长裤没有系皮带,裤头松垮垮挂在胯骨,后背深深浅浅的抓痕都是展颜的杰作。

         展颜撑着额头,记忆倒带,她遇到变态然后左劲出现带她走,然后是凌乱的豪放画面……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

         “醒了。”左劲挂断电话进来。

         展颜不知该以什么表情面对他,“昨晚……”

         “昨晚是我带你来酒店,我强迫你,你要打要骂先吃点东西,吃饱肚子才有力气。”左劲端了早餐过来。

         展颜别开脸不看他,“你,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吗?”

         左劲不作声,默默出去。

         展颜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松口气,不敢回想昨天发生的事,心有余悸。她还记得那个男人说的一句话,“你自己得罪了人还不自知。”

         是谁?她到底得罪了谁?人是公司选的,她不了解邓百业是哪号人难道公司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选这种人合作,还指定了非要她去谈合约?每一种假设展颜都觉得可怕,有人这是要她生不如死。

         整件事情左劲了解得七七八八,幸亏昨天林娇娇躲在厕所给乔雨打电话,她还不算太傻感觉事情不对马上求救。乔雨也不是个能拿主意的,又不敢冒然报警才想到打电话给左劲。

         展颜穿好衣服,听见左劲在外间接电话,“不要多的,替我打断姓邓的一只手。”展颜听得心惊肉跳,开门出去,“你在干什么?”

         “早餐吃了吗?”左劲断掉电话单手扣衬衫问她。

         “我问你在干什么!”展颜低吼。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左劲将最后一颗扣子妥贴扣好抬眼看她。

         “那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左劲笑了,抽一只烟出来就那样衔在嘴上,“你关心我?”

         他的无赖展颜是见识过的,“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自有法律制裁邓百业那种人。”

         左劲心情大好,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样容易满足,“法律制裁是他该受的,我这儿是让他好好长记性的。人都有走背运的时候,广告牌掉下来都能砸死人,出个小意外断只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展颜还要制止他。

         左劲靠近,“你再说下去我就要以为你真的是关心我了,这么快就喜欢上我,我还有点不适应。”他耍无赖,展颜就没折了。

         “我要回家。”展颜直接往门外走。

         “我打电话去展望学校问过,孩子很好很听话,你放心。”左劲知道她挂心孩子。

         送展颜回去的路上,她一声不吭,左劲认真开车平视前方。

         “我想了很久。”他说。

         展颜看他一眼,没说话。

         “我那天不该动手,以后不会了。”他转头很认真看着她,“展颜,我会用正常的方式追求你……”正常方式应该是表达好感、牵手、拥抱、接吻再上、床。他一上来就三垒然后本垒打。左劲继续说:“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不能逃走。”连续发生这么多事,他怕她不声不响离开,跟陆征走,他留不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