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误会(捉虫)
    一巴掌,几乎用尽了卫卿诺所有的力气,她的全身都在颤抖,眼中的跳动的光昭显了她内心的愤怒。

     赵子安偏过头去,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颤抖着双手想要重新将卫卿诺搂入怀中,然后告诉她,那不是她的本意,她怔怔的看着面前脸上泪渍未干的卫卿诺,她想解释,但是她却找不到理由,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她咽了下去,看到卫卿诺戒备的模样,赵子安眼神黯淡下来,心也渐渐变得冷寂。

     卫卿诺转过头去,她不想看到赵子安这幅落寞的样子,她单手撑地,另一只手捂紧衣领,对赵子安喝道,“出去!”

     听到这话,赵子安着急,“卿诺,我...”

     “出去!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赵子安,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恨你!”

     看到卫卿诺眼里闪过的泪花,赵子安沉默了,她捡起地上的外套,盖在卫卿诺身上,眼神黯淡,声音轻轻的说道:“对不起”。

     卫卿诺听到身后赵子安传来的慢慢的脚步声,她的心渐渐冷了下来,她知道赵子安身上的伤没好,但是她现在心里除了气愤已无其他,是的,她是喜欢赵子安的,她也愿意将自己交给她,但是偏偏发生在在她失控的时候,她不愿意看到那样的赵子安,她不希望她们之间的感情只是由原始的*来维持,那样的赵子安跟那些男人没有区别,她希望赵子安能真正的爱上她,她也只想要简简单单的纯粹的爱情,可是,如今的赵子安却让她失望了。

     赵子安扶着石壁慢慢走出山洞,外面的阳光刺的她的眼睛生疼,她想要流下一滴眼泪,可是她发现自己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她身体中的*也渐渐消散,心中的渴望变成一片迷茫,她浑浑噩噩的走在林中,刚刚发生的事她记得一清二楚,可是她却阻止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卫卿诺压在身下,她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那个自己对卫卿诺施展暴行,自己拼命的想要阻止她,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半分,这是不是自己的报应呢?黎戈说她总有一天会伤害到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没想到这话真的应验了,她就像一个恶魔一样,不顾卫卿诺的感受,深深的伤害了她。

     她清楚卫卿诺对自己的感情,就算她们真的做到那一步,她想,她也不会拒绝她,可是自己却在那样的情况下对她做出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她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卫卿诺愤怒的眼睛,那双眼睛中不仅有着愤怒,还有这对她的深深的失望。

     蓦地,她的心一阵抽搐,疼的让她弯下腰,久久没有跳动的心脏像是活了一样,她紧紧的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疼痛感让她忍不住吼出声来,她不停的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所爱的人一次次失望?为什么每当自己得到一丝温暖的时候就打破自己心中的幻想?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疯狂的神态,她明白了,自己不是早已经认清了自己是丧尸这个事实吗,既然自己是丧尸,那么自己就不配拥有阳光,自己只配生活在黑暗的沼泽之中,让自己的心灵慢慢腐朽,没有救赎,最终死去。

     她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眼角的笑掩饰不住眼底的疯狂,她只手掩面,从眼角处慢慢流下两行清泪,是的,她承认她喜欢卫卿诺,她愿意为了那个人付出自己的一切,可是她们在一起注定是个悲剧。

     她开始失控的奔跑起来,跌跌撞撞的她漫无目的的奔走在山林中,身上的旧伤发作,让她痛苦的大喊出声,可是她却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她嘴里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她掏出那颗领头丧尸的能量晶体,透明的晶体内流转着五颜六色的光,里面蕴含的能量让赵子安嘴角裂开,随后她毫不犹豫的将那颗晶体吞入腹中,一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从赵子安身上散发出来,体内原本早已枯竭的经脉也被一股强大力量硬生生的撑开,手臂上青筋暴起,鼓鼓的血管里面流动着黑色的血液,赵子安的身形也在逐渐发生着改变,脸上的灰白也在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生气,手指上黑色的指甲也渐渐脱落,重新长出了粉红色,全身清灰的皮肤也慢慢变成了正常的颜色。

     她单膝跪在地上,原本就没有恢复的身体在这强大力量的刺激下变得更加千疮百孔,她咯出一大口血,身体内传来的*让她差点失了理智,她知道要是现在自己回头肯定会伤害到卫卿诺,她咬紧牙,一步一步艰难的朝前走着,她极力压抑着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能量,她怕自己将那只未知的怪物引来,她必须现在就离开这里,但是尽管如此,她身上恐怖的力量还是让周围其他的变异物种卑躬屈膝,赵子安注意到周围匍匐在地上的变异动物,她嘲讽的笑了笑,原来这个世界上让人畏惧的东西只有力量啊。

     独自留在山洞中的卫卿诺呆呆的坐在地上,她垂下头,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刚刚的疼痛还清晰的残留在手上,她想起赵子安落寞的眼神,心中一痛,心口处传来的窒息感让她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眼泪慢慢的从她的脸颊处划过,无声的啜泣慢慢变成嚎啕大哭,她的抱紧自己的身子,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是自己做错了吗?

     这时,卫卿诺突然听到一声巨吼传来,她一惊,连忙站起身,听那吼声像极了赵子安的声音,她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子安出事了吧,虽说她心里对赵子安有气愤,但是她却抑制不住心里面对她的担心,她收拾好心情,将衣服拢好,看到外面有些昏沉沉的天空,她想也不想的就冲了出去,她着急的默念,赵子安,你最好不要出事,我们之间的承诺你还没有履行呢,要是你失信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见你。

     另一边,赵子安单膝跪地,她抹去嘴角的血渍,眼中闪动着凶光,她死死的盯着面前巨大的怪物,那只怪物看外形应该是一只变异虎,巨大的獠牙从变异虎的口中伸出,仔细看,獠牙上还长着许多倒刺,许是变异虎忌惮赵子安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的能量,它一直徘徊在赵子安身边,准备着随时扑上来。

     赵子安狠狠的盯着它,她摇晃着站起身,一个踉跄让她差点摔在地上,她背靠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视线紧跟着变异虎,她刚刚强行吸收那只领头丧尸的晶体,体内狂暴的能量差点让她爆体而亡,所幸的是,她的*强悍,虽然体内经脉受损,但是她还是硬生生的扛了下来,只是没想到散发出的能量将这只变异虎引了过来。看到面前这只虎视眈眈的变异虎,赵子安猜想,制造这道精神屏障的应该就是它了。

     她刚刚强行冲到三阶,体内的能量极度不稳定,加之她身上的外伤也没好,竟让她一度处于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变异虎忌惮赵子安的力量,但是它却不想放弃,要是能吞噬了赵子安,它的力量可以上一个台阶。

     赵子安不敢放松,她注意着变异虎的行动,这只变异虎只有二级后期的实力,但是它的精神力实在是太强了,而且不管赵子安怎样攻击,都会被它猜到自己的下一步想法,她脸色有点难看,看来自己只有强行使用重力领域了。

     卫卿诺在深林中毫无头绪的找着赵子安,她心里咚咚的跳个不停,她的空间转移是要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才能进行,可是现在她连赵子安在哪里都不知道,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心里着急的喊着,赵子安,你在哪里?

     就在这时,她感受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强大的能量波动,她一惊,连忙跑过去,等她到时,前方的树林已经被夷为平地,空地中间的赵子安双膝跪在地上,她双手撑在地上,嘴里还不停的咯着血,卫卿诺被那黑色的血迹刺痛,她想也不想的就跑了过去,“子安,你没事吧!”

     赵子安听到卫卿诺的喊声,抬起头来,猩红的双眼中跳动着嗜血的光芒,卫卿诺被这冷冰冰的眼神吓了一跳,她硬生生的停下脚步,站在离赵子安一米开外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赵子安。

     她心中担忧,害怕赵子安又像刚刚那样发起狂来,赵子安仰头紧盯着卫卿诺,眼中没有一丝温柔可言,她赤红的双眼中只有隐隐的狂躁与毁灭。

     赵子安凶狠的咧开嘴,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吼声,像是在警告卫卿诺一样,卫卿诺看到赵子安四肢着地的模样,像极了没有人性的野兽,她捂着嘴,眼泪唰的流了下来,为什么会这样,从来都是骄傲的赵子安为什么会变成这幅野兽的模样?为什么?她心里不停地问着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喜欢的人遭受这样的痛苦?她仰头将眼眶中的眼泪逼进去,是的,现在自己就是在替他还他欠下的债,只是为什么这报应却让自己所爱的人来承担?

     她慢慢的走进赵子安,赵子安看到不断靠近的卫卿诺,她嘴里发出更大的吼声,像是一个保护自己领地的小兽,抗拒着她的接近。

     不过,卫卿诺却像是铁了心要去,她感受到赵子安身上散发出越来越强的气息,渐渐地周围土地在慢慢下陷,身上的重力让卫卿诺不得不弯下腰,这短短一米的却像是花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到最后,卫卿诺不得不趴在地上以此减小身上的重力压。

     也许是赵子安刚刚和变异虎战斗过,她现在体内的能量枯竭,要维持这么大的一个重力领域消耗了她不少的能量,到最后她再也坚持不住,制造出的重力领域也消失不见。

     已经微陷的卫卿诺只感觉身上一轻,随后她抬头便看见赵子安眼底的一抹恐慌,赵子安看到已经到身前的卫卿诺,突然变得不安起来,她现在神志不清,只剩下对危险的原始恐惧,当她维持不了重力领域的时候,就相当于自己最后的一层保护也不见了,见到如陌生的卫卿诺,她自然会产生一种恐惧感。

     卫卿诺撑着身子站起来,突然她感到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噗的喷出,看到这鲜红的液体,赵子安像个被惊吓的小兽一样,她不断的向后退去,眼底掩饰不住她的慌张。

     卫卿诺看到像个小孩子的赵子安,她笑了笑,许是赵子安再次进化的原因,她看起来更有人的生气,脸上原本坚硬的线条也变得柔和起来,额前的柔柔的刘海斜斜的遮住她的脸颊,原本苍白的脸上现在也退去灰色,而且卫卿诺还注意到赵子安胸前有些鼓鼓的,她无声的笑了笑,也许这样子才是子安原来的模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