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夜色
    赵子安坐在车顶静静的看着夜空,她将帽子取下,微凉的夜风将她的头发吹起,她怔怔的盯着没有一丝星光的天空,心中被一股莫名的情绪塞满,突然她感到身旁一沉,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卫卿诺。

     卫卿诺将双腿蜷缩在胸前,低着头靠在膝盖上,赵子安注意到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到她的背上。

     卫卿诺感到肩上一沉,她转过头正好看到赵子安的侧脸,没有了帽子的遮挡,赵子安露出里面及肩的短发,有些地方打结的严重,直接被赵子安剪了,而且隐约可见里面的头皮,卫卿诺看着赵子安满头参差不齐的头发,掩着嘴轻笑出声。

     赵子安偏过头看着笑个不停的卫卿诺,她疑惑的看着她,无声的询问,怎么了?

     卫卿诺看着她不言语,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你等我一下”,说完便急急忙忙的下了车,赵子安被卫卿诺古怪的行为搞的丈二摸不着头脑,她也没太注意,不过她看清回来的卫卿诺手上拿着的东西时,心里便明了几分。

     卫卿诺拿着一把剪刀和一把小小的梳子,她扬了扬手上的东西,说道:“可以吗?”

     赵子安静静的看着卫卿诺,那双眼眸像是有不可抗拒的力一样,让赵子安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她沉默几秒,随后点点头,可以。

     卫卿诺直起身,跪坐在赵子安身后,赵子安感觉到背上传来两团柔软,让她不自觉的动了动。

     “诶,别动”,卫卿诺扶正赵子安的脑袋,“这本来就黑灯瞎火的,你要是再乱动,我一个不小心弄伤了你怎么办?”,说完她也不等赵子安同意,直接将她的口罩取下,卫卿诺不满的说道:“大晚上的谁注意到你啊,还将自己裹成个粽子样,我看了都觉得闷”。

     难得的是,赵子安却没有和她计较,任由卫卿诺自言自语的说着,她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卫卿诺指尖处传来的温柔,像是正在被轻抚的小猫一样,赵子安舒服的眯了眯眼,这久违的温暖让她有些不自觉地陷入进去。

     卫卿诺轻轻地梳着赵子安的头发,她现在才发现赵子安的头发是有多糟,她几乎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赵子安,她注意到赵子安的头皮上也满是那些黑色的血管,一条条纵横交错,像是结痂已久的疤。她拿起身旁的剪刀,将那些参差不齐的地方剪去,她慢慢的修着赵子安的头发,从她专注的眼神里看到,她像是在做一件极为郑重的事。

     “好了,完工”,卫卿诺看着自己的作品,脸上掩不住笑意,她板过赵子安的脑袋,将她额头前的碎发吹去,轻轻的气息打在赵子安的脸上,让她有些不自然的偏过头去。

     卫卿诺仔细的打量着赵子安现在的模样,以前乱糟糟的头发,经过她的修剪,已经服服帖帖的伏在赵子安的头上,露出头皮的地方,她干脆给赵子安修剪成一些图案,卫卿诺捧着赵子安的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赵子安,拨弄下赵子安眉前刘海,她满意的点点头,“嗯,这么一看可就精神多了”。

     赵子安伸出手摸着修剪过的头发,很柔顺的碎发,没有一丝打结的地方,“怎么样?我的手艺还好吧?”,卫卿诺有些得意的问道。

     赵子安沉默着不说话,她心情有些复杂,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卫卿诺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看懂了赵子安的比划,她用手撑着头偏向赵子安说道:“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了,我觉得你这人挺不错的,就当是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赵子安低着头,将手上的手套取下,借着淡淡的月光,卫卿诺看到赵子安的指甲呈乌黑状,手上青筋暴起,隆起的血管就像蜈蚣一样,恶心而让人作呕,随后她将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拉着卫卿诺的手放在胸前,卫卿诺触及到赵子安的体温,冰冷的身体下没有一丝动静。

     赵子安苦笑,她比划道,我现在就是一具尸体,没有体温,没有心跳,就连在外人面前露出真面目的权利都没有,要是我的身份被人发现了,不仅不能保全自己,还有可能牵连到身边的人,像我这样的人你还要和我做朋友吗?

     卫卿诺沉默,她抱紧自己的身体,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赵子安,因为一切不幸的事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再多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她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靠在赵子安的肩上,“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见赵子安没有动静,卫卿诺自顾自的说道:“我的父亲叫卫黎,是大学的教授,从小我的妈妈就离开了我们,只剩下我和父亲相依为命,可是我对那个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印象”,卫卿诺的眼神黯了下去,“他将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爱的教育事业,他的学生桃李满天下,他的每一项科研都可以引起科学界的震动”,她自嘲的笑着,“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却从来没有身为人父的自觉。你知道吗,我见到他最多次数是什么时候吗,是在电视上,在网络上,在他们大学里的优秀教授展示板上,有时候我觉得他离我很近,因为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有时候我又觉得他离我很远,远到我与他之间仅仅隔着一层屏幕”。

     “我从小到大的家长会,毕业典礼他从未参加过,别人介绍我是也总是说这是卫黎教授的女儿。你知道吗,那感觉就像我只是他的一件附属品一样,所以我就拼命的努力,努力的学习各种知识,我考试从来都是年级第一,我还自己报名参加各种竞赛项目,有一次我还悄悄报名参加了他的一项科研项目,可是当他看到我时眼里没有喜悦,只有愤怒,是的,只有冷漠的愤怒,我在他的眼里永远都只是一个胡闹的孩子,他永远看不到我的成长,永远看不到我的努力,尽管那时的我以全校最小的年龄考上了科学研究所的研究生,尽管我已经有了些小名气,可是他却从来都是一味的否定这些,我就想为什么自己还要活下去,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不能肯定你,还有谁可以肯定你呢?”

     赵子安感到肩上传来一阵颤动,衣服也濡湿了一片,她僵硬着伸出手将卫卿诺搂在自己的怀里,右手轻轻拍打在她的背上,她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讲话,她自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发出一些单调的音节来哄她,没想到卫卿诺哭的更大声了,胸腔的震动通过赵子安的身体传到她的心脏处,让她的心脏跟仿佛也着跳起来。

     她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尽量将僵硬着舌头捋直,她发出轻声的嘶吼,“别...别哭了,吼~,我...我以后,吼~,会保护你...”

     赵子安已经尽了最大力,奈何还是只能说出这断断续续的话,还时不时的的发出一两声嘶吼。卫卿诺紧紧攥住赵子安的衣襟,她已经停止了眼泪,她将自己埋在赵子安的胸前,良久,闷闷的声音从赵子安胸前传来,“你刚刚哼的歌好难听”。

     赵子安放在卫卿诺背上的手一僵,察觉到赵子安的异样,卫卿诺从她胸前抬起头来,破涕为笑,“我觉得你真的是个好人,真的,我发誓,虽然你现在是这个样子,可是你很善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丧尸追吗,那是因为我被我救下的人背叛了,喂,你这眼神什么意思,告诉你,我卫卿诺可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

     赵子安却注意到胸前处的眼泪和鼻涕,考虑着到底擦还是不擦。

     看到赵子安有些嫌弃的眼神,卫卿诺没好气的捶了她一下,“喂,看到我这么伤心,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卫卿诺不经意间露出的撒娇的表情,让赵子安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这诡异的笑让卫卿诺吓了一跳,她摆摆手,“你还是别笑了,你瞧,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赵子安微叹,不是你嫌我刚才的表情吗,现在我笑了你又说难看,你到底要怎样啊,这女人可真是反复无常,赵子安干脆木着脸不说话。

     卫卿诺拐拐赵子安的胳膊,说道:“哎,对了,你今年多大了,我看你这样子至少得二十五六吧,再不济肯定得有二十四了”。

     赵子安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她惊恐的摸着自己的脸,这么久了,她也没有照过镜子,难道自己变成丧尸之后变老了?虽说赵子安平常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身上散发出的冷气让人退避三尺,但到底是个女孩子,听到自己的年龄被活生生的说大了五六岁,她不紧张才怪!

     看到赵子安紧张大样子,卫卿诺扑哧笑出声,“我还以为除了你的弟弟和妹妹外没有什么能引起你的情绪波动了,嘛,看来你也很在意这些嘛”。

     赵子安没好气的看着卫卿诺,我是女孩子,当然会在意这些啊。

     卫卿诺凑到赵子安面前,“女孩子?”,说着她忽然伸出手按在赵子安的胸前,还趁机捏了捏,嫌弃的说道:“真小!”

     赵子安拨开她的手,这女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廉耻吗!

     看着赵子安一副被欺负的模样,卫卿诺好心情的说道:“没事,还是长的嘛,哎,说真的,你多大了?”

     赵子安在心里说道,我多大管你什么事啊。

     没想到卫卿诺却说道:“怎么不关我事啊?”,突然她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在想什么?”

     赵子安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她也想问她为什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

     “诶,这不正好吗,你想说的时候我帮你说就行了啊,反正你又不能讲话,瞧瞧你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外人一听,就知道你不是人嘛”。

     赵子安抗议,什么叫不是人。

     卫卿诺笑的一脸灿烂,她凑近赵子安,“你说你刚刚说的话算不算数?”

     什么话?

     “就是你说你以后要保护我啊,是不是真的?”

     赵子安看到卫卿诺笑的像一只狐狸一样,突然有些怀疑,刚刚那是不是她编出来的故事,引诱她上钩故意说那些话。

     她迟疑一下,重重的点头。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赵子安相信,那个趴在她怀里哭泣的女孩子,是不会骗她的。

     看到卫卿诺得意的样子,赵子安真的笑了,虽然依旧很难看,但是卫卿诺却看到里面发自内心的喜悦,她抱着赵子安的手臂,头轻轻靠在赵子安的肩膀,嘴角勾起浅浅的一抹笑,看来这样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