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阴谋暗生
    杨程军和沈立严正在商量着这次的行动计划,这时从门外面走进来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男子身着墨蓝色的军服,踩着高筒皮靴,他面部线条硬朗,身上隐约透露出一股强者的威压,但是这个男子眼神阴鹜,眼角吊起,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压抑感。

     男子无视门外的警备人员,径直的走了进来,沈立严看到来人,眼角含笑,“天明怎么想到要来这里的?你不是说不喜欢这些条条框框吗?”

     杨程军也看向沈天明,带着赞赏的目光说道:“立严大哥,你可是养了个好儿子,一表人才,做事又沉稳,你也可以放心的将绵兴市交给他了”。

     沈天明淡淡的笑道:“杨叔还是不要打趣我,你也知道我志不在此,我真正的目标可是成为末世中的最强者!”

     杨程军笑道:“既然天明有这份热忱,我们这些做叔叔的岂能不支持?”

     沈立严阻止道:“程军,你还是不要惯着天明的为好,这小子从小没吃过苦,心比天高,你们这些做叔叔的还是要帮衬着劝告,我看这小子一天到晚都想着成为什么世界的强者,他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凶险,所以以后还得多请兄弟们多多照顾天明一下”,虽然沈立严口上这么说的,但是他眼底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杨程军说道:“咱俩都是几十年的交情了,我也是看着天明长大的,这孩子为人我清楚,虽然性子是急躁了些,但是天面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是个好苗子,我看天明前途无量,这末世早晚得出现一个领导人类的人,我看天明有这样的资质”。

     “哈哈哈!有兄弟的这句话,我沈立严也就放心了”。

     一旁的沈天明却有些不喜的皱起眉头,他不喜欢自己的未来被别人掌控,刚刚杨程军那一席话显然是触动了他的底线,虽然他从小就被杨程军看着长大,但是这个人却仗着他和自己的父亲是好友的关系多次对他进行说教,他沈天明平身唯一不喜的便是那些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杨程军一个小小的少校,竟敢对他耳提面命,这让他对杨程军此人越发的不喜。

     “对了,父亲,徐宇这次的任务已经逾期了,我们还需不需要向上面交代?”

     听到沈天明这样问,沈立严收起了笑容,他面色严肃的说道:“既然徐宇已经逾期,那就说明这次任务多半是失败了,而且南方那边有许多高级进化丧尸,就凭徐宇的那些人马根本就到不了那里,而且上面来的人说,我们的任务只是将这次的任务分配给徐宇,其他的便不再需要我们插手,而且他们只要结果,不论徐宇生死,我看这次徐宇恐怕是凶多吉少”。

     沈天明冷哼一声,“徐宇在基地的时候仗着自己是这里的元老,多次出面干涉我们的决定,我早就想除掉他了,只可惜徐宇在这里的地位不可撼动,所以我才一直没有出手,不过这次上面点名让徐宇去执行这次任务,也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沈立严也松了一口气,“是啊,徐宇那个人近乎是个鬼才,要是让他再在这里多留些时日肯定会猜出我们的目的,到时候要是其他的基地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我们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现在徐宇这个威胁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也该松口气了”。

     沈立严看着杨程军说道:“是啊,既然徐宇已经除掉,那么也该实行我们下一步的计划了,现在基地正处于稳定的时期,而丧尸又大部分集中在南方,现在的局势正好对我们有利,也是时候将我们的计划推进了”。

     沈天明冷笑出声,“我们绵兴市作为北方最大的基地理应成为各大基地的带头人,可是我们却偏偏受限于中央的那些人,不仅如此我们还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要不是有其他势力的牵扯,只怕中央的那些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沈立严不悦,“天明,说话注意分寸,现在这个乱世自然是需要一个政府来维持运转,要是中央都失陷的话,那必将造成新的混乱,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小心为上”。

     沈立严虽然表现出不悦的神情,但是语气中却完全没有责备沈天明的意思,他继续说道:“杨老弟啊,大哥也不瞒你,如今这个社会自然是以实力说话,但是如今的中央早已成为被架空的壳子,所以老哥我也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啊”。

     “诶,老哥这话我不爱听,俗话说乱世出英雄,这乱世本来就是能者居之,既然大哥和天明有这个实力,何不去争取呢,就算我们不去抢,那照样会有其他的人出现,只要老哥的一句话,我杨程军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老哥的!”

     “好好好!有了兄弟的这番话,我沈立严也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干一场了”。

     “那如此,小弟就恭候大哥的佳音了,小弟还有其他的事就先走了”。

     等杨程军走后,沈立严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沈天明感受到杨程军已经走远的气息,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父亲,杨程军这个人勇气过人,才智不足,我看此人难成气候”。

     沈立严坐在桌子后面,阴沉着脸说道:“天明啊,你还是太年轻,杨程军这个人和我是多年的老友的,当年要不是他在部队上犯了事,能一直停在一个小小的少校上吗?当年徐宇和杨程军可是被称为‘双才’,徐宇是‘鬼才’,杨程军是‘将才’,徐宇足智多谋,善于用人;杨程军领导有方,指挥出色,这两人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沈天明听到沈立严这样说,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为什么父亲还要将我们的计划暴露给杨程军,难道父亲就不担心他会泄露出去?”

     沈立严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我看他还没那个胆子!杨程军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他现在是寄人篱下,如今绵兴市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下,他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必然得依靠我们,而且他现在也不过才是个二级觉醒者,他的能力也不足以和我们抗衡,不仅如此,杨程军是个心软的人,这一点上他和徐宇太像了,虽然两人都是聪明人,但是他们却太过心软,如今的绵兴市聚集了上百万的人,现在绵兴市又形成了一套自给自足的系统,只要不遇到超级变异丧尸,在这末世中绵兴市也能很好的发展下去,虽然现在绵兴市还存在着些不足,但是整体来看也是一片和平,而且在我们之前有不少的基地都是因为觉醒者的暴动而引起整个基地灭亡的,我相信那样的局面肯定不是杨程军所想要看到的,所以就算他不满我们的做法,他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沈天明笑出声,“没想到父亲竟然将杨程军这个人压得死死的,儿子心生佩服!”

     “哈哈哈!天明,这个世界上你还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你知道为什么徐宇和杨程军两人明明比我有才干,但是他们现在却一个少校一个上校吗?”

     沈天明不解,“难道不是父亲您的功劳?”

     沈立严笑道,“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虽然当初杨程军那件事有我在插手,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却不是在我的手里,当时上面还是很看重杨程军的,就算他犯了错上面也只是用力最轻的处罚,可是杨程军那个人偏偏要和上面对着干,不但不服从上面的命令,还将那件事背后的真相捅了出去”,沈立严冷哼一声,“就算他再有才干有能怎么样,上面的那些人为了保全自己的位子,还不是将杨程军当棋子抛了出去,杨程军这个人嫉恶如仇,也甘愿放弃自己大好的前程,一辈子做个小小的上校”。

     沈天明笑的阴鹜,“可是这不正好如了父亲的愿吗,杨程军和徐宇两人可以说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威胁了,如今徐宇已死,杨程军又被压得动弹不得,如今的绵兴市也没有人能和我们抗衡了”。

     沈立严却摇摇头,“如今的绵兴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片和平,但是暗地里却有不少的势力在觊觎,不仅是中央,其他各大基地都想从这里分一杯羹,而且我们的实力越来越壮大,势必会引起某些人的不满,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沈天明点点头,“知道了父亲”。

     “行了,没事你先去忙吧”。

     杨程军一路黑着脸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李云岳看到沉着脸的杨程军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

     杨程军咬着牙切切的说道:“沈立严那个老东西要动手了!”

     李云岳吓了一跳,“你是说他要对其他的基地动手?”

     杨程军摇摇头,“目前我还不知道他的打算,不过我猜他的野心肯定不止这点,恐怕连中央他也想介入了”。

     李云岳心里震惊,那沈立严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杨程军接着说道:“那沈立严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表面上一派和气,暗地里阴招多的是,以前我们一起在部队上的时候,我没有看清他的为人,但是现在我是真真切切的看出沈立严这个小人真正的面目”。

     李云岳沉思良久,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任人摆布?”

     杨程军叹口气,“还能怎么样,我们现在受制于人,如今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而且沈立严那个老狐狸料定我不会将这些东西透漏给其他人,他早就算好了,他知道我的软肋,也懂的如何拿捏我的弱点”,杨程军叹口气,“可惜现在我们的实力太弱,而且又没有可以借助的力量,所以我们想要阻止沈立严根本不可能”。

     李云岳也有些无奈的说道,“是啊,如今就我们两人,拿什么和他们抗衡呢,要是子安还在就好了”。

     听到李云岳提起赵子安,杨程军脑海里也浮现出那个孩子的身影,他惋惜道:“是啊,那个孩子身上有股其他人没有的韧劲,而且实力有超群,要是她还在的话,我相信她是绝不会输给沈天明的,只是可惜了”。

     李云岳也叹息,他从末世之初就接触了赵子安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处事时的波澜不惊让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只可惜那孩子做事太决绝,要不为为了救他们,她也不会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