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实验
    夜晚下的绵兴市一片死寂。没有城外的那些丧尸的啸叫,整个绵兴市死气沉沉,除了城郊一些饱受病痛折磨的□□声之外,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坟墓,埋葬着数万人。

     黯淡的夜空之下,一个颀长的身影正奔跑在去往绵兴市的路上,矫健的身姿所投射出的影子在飞快的移动。鼻腔中呼出的气体在寒冷的夜里变成白色的雾,快要接近绵兴市外围的时候,影子停了下来,它站在一块高高凸起的巨石上,望着前方如一个漆黑囚笼般的绵兴市。它的喉咙中发出几声低咽,像是在等待什么人回应一样,它静静的矗立在石头上,可是等待了许久它也没有等到期待到中的回应。

     它有些不安的刨弄着地上的石子,不停的在原地转圈。它不甘心,又重新试了好几次,可是每一次结果都是一样,它都感受不到那人的气息。它抬起头望着空中灰暗的月亮,黯淡的月光将它头上隐隐的‘王’字清晰的照了出来,它朝着绵兴市的方向无声的张大嘴,像是要将这个已经滋生出黑暗*的地方吞入腹中一样。良久,它才慢慢的从巨石上跳下,它朝绵兴市的方向深深的望了一眼,随后它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已经是距赵子安她们消失后的第一个月零七天了,沈天明坐在自己的房中,他看着从下面送上来的资料,心里的烦闷渐渐扩大。

     砰——!

     门外的警卫听见房中传来一声巨响,他吓了一跳。他转身看着紧紧关闭的房门,小心翼翼的问道:“上校,您怎么了?”

     “滚!都滚!”

     沈天明暴怒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来,警卫吓的后退一步,他抱着枪朝着上锁的房间行了个军礼,底气不足的说道:“是!”

     房中的书桌已经被沈天明掀翻在地,英俊的脸庞上已经被戾气爬满,狰狞的面容让人看了都要退避三舍。他低着头,阴鹜的双眼死死盯着地上躺着的那份资料。良久他才冷冷的笑出声,“不适合?这天下没有我不适合的东西,就算不适合,我沈天明也会让它变成适合我的东西!”

     靠近绵兴市最外围的一户普通农舍中,沈天明谨慎的打量着四周,等确定没有人跟着他时,他才小心翼翼的拐进里面的另一个房间。他沉着脸,这个地方是绝不能让其他人发现的,一旦沈立严那老头子知道了,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没想到房间内又是另一番天地,房间中央有一条漆黑的甬道,甬道直通地下,漆黑的甬道就像是张大嘴的怪物一样等着人自投罗网。啪嗒啪嗒的声音响起,沈天明的军靴踏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甬道不长,短短几分钟便已到头。尽头处是一道石门,沈天明在石门上摸索几下,轰然一声石门被打开,里面传来的一阵亮光让适应了黑暗的沈天明眯了眯眼。

     这时,另一个房间中,一个男子正微笑的看着监控中的画面,他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手边是一份刚送上来的资料。男子站起来,他拿过搭在椅背上的白色长褂,白色长褂带起的风将放在桌子上的资料吹起一角,隐隐的可以看见资料上出现一个名字,赵子安。

     沈天明已经等的快不耐烦了,他不满的说道:“人怎么还不来”。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研究人员说道:“上校,博士马上就过来了,您别着急”。

     沈天明猛地一拍桌子,“你让我等了快半个小时了,你让我不急?”

     “是是是”,男人赔笑道,“或许是博士有急事耽搁了”。

     正说着一个男声传来,“沈上校,让你久等了”。

     沈天明不悦的看着他,眼中的不满似是快要溢出。

     男子带着口罩,在沈天明的旁边落座。他向面前的男子使了个眼色,男子会意退了出去。

     他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沈上校怎么想起到我这儿来?”

     这个男子赫然是那天与沈天明见面的那个男人。

     沈天明冷笑,“你这儿?别忘了,这里可是我沈天明给你提供的,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我的一条狗罢了,要不是我将你了救下来,你能有今天?”

     男子笑,“是在下口误,这整个绵兴市可都是沈上校的,何况这一个小小的实验室呢”。

     “行了,别废话了,我只想知道实验结果”。

     “实验结果?我不是已经让人给沈上校送过去了吗?难道沈上校没有收到?”

     沈天明看着男子无所谓的样子,放在身侧的手已经握紧,他压抑住已经快要喷涌而出的怒火,眼神也变得狠厉起来,“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结果!”

     男子无奈的摇摇头,“沈上校,你很清楚你自己的身体状况,而且我已经试了很多办法,要是你强行使用的话,带来的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我不管!只要能让我的实力提升,其他的东西先暂时不要考虑!”

     男子叹口气,“沈上校,为什么你还不明白了,这次的试剂药效很强,要是我贸然让你服下,到时候不是你的意识被吞噬就是力量溢出而爆体而亡,我相信沈上校也是惜命的,这样的结局您也不希望看到吧”。

     “好好好!”

     沈天明怒极反笑,“这个理由我勉强接受,但你上面写着赵子航那个小杂种比我更合适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比不过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我看你是不想将试剂拿出来吧!”

     说道激动处,沈天明的周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直接将男子卷起狠狠的摔倒地上,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在这股力量的席卷之下荡然无存。

     男子吐出一口鲜血,红色的液体在白色的口罩上印出一朵鲜艳的花。他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眼神中丝毫没有对沈天明的恐惧。

     他看着右手手掌心那条被玻璃划出的伤口,眼中依旧带笑的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白色的手帕,他轻轻将手上的血渍拭去,重新站定。沈天明惊讶于此人的从容淡定,一时间竟让他不知道如何下手。虽说这人是他救下,但是他却给自己提供了许多提升实力的试剂,尽管在此之前他也做出了相同的东西,但是他自己研究出的试剂有很强的副作用,当他服用两次之后便也不敢再去触碰。可是这个人却将自己的试剂改造,成了真正的可以提升实力的药剂,但是如今他却告诉自己,他已经不再适合服用这种试剂了,而比他更适合的人竟然是那个叫赵子航的小杂种!

     沈天明狠狠的扯过男子的衣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告诉我,为什么那个小东西比我更适合那种试剂!说!”

     男子使劲的从沈天明的手上挣脱开来,“沈上校,你现在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你先冷静一下,我只是说你的身体不合适使用那种药剂,可是以前的那种试剂你还是可以继续服用的”。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使用这种试剂?你知道以前的那种试剂已经对我没有用了,我现在需要的是力量,你知道吗,力量!”

     男子无奈,“沈上校,你先听我说,只要我弄清楚了那个孩子为什么可以很好的契合这种试剂的原因,我相信不久沈上校也自然可是使用,所以沈上校现在只需要静静地等待好消息”。

     “等?我已经等了快半个月了,你就告诉我这么个结果?你还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等到赵子安都打到绵兴市?等她趾高气昂的带着卫卿诺出现在我面前?”

     男子突然打断他的话,“等等,沈上校,你是说赵子安?”

     “怎么?你认识她?”

     男子笑道,“这倒不认识,不过我在调查赵子航的资料时发现赵子航刚好是赵子安的亲弟弟,你说赵子航能有和试剂那样高的契合里会不会和赵子安有着什么关系?”

     沈天明冷静下来,赵子航是赵子安的弟弟?他仔细的回想起他和赵子安见面时的情景,除去当时他心中对于她是卫卿诺喜欢的人时的怒火,他承认赵子安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实力最强大的人。虽然他自诩绵兴市第一,但是见过赵子安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实力放在整个末世根本不够看,所以他才拼命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力量。他记起当时从赵子安身上散发出的那些诡异的力量,虽然那股力量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和正常的觉醒者无异,但是他却能从中感受到其他不一样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他又说不上来,难道是赵子安身体中有一种特殊的存在,所以她的实力才能如此的强大?而作为赵子安的亲弟弟,赵子航可以和试剂完美的契合很有可能也是因为这种特殊东西的存在。

     沈天明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既然赵子安在众人面前如此羞辱他,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他冷冷一笑,对男子说道:“既然他是赵子安的弟弟,那我们自然得好好招待他一番。你不是说那个小混蛋可以很好的契合药剂吗,那就把药剂给他用,我倒要看看赵子安看到他弟弟变成这副模样她会有什么反应!”

     男子微笑,“上校确定?这药剂可是很珍贵的”。

     “哼!只要能报复赵子安,这区区的试剂算的了什么,我要让她知道就算她能赢过我又怎样?笑到最后的还是我沈天明!”

     “既然上校发话了,那还请上校耐心等待,只要我弄清楚了赵子航身体的秘密,我自然也可以让上校适应试剂的药效”。

     “哼!”

     沈天明重重冷哼,“虽然给了你足够的时间,但是我不希望等待之后你又拿不出结果,要是到时候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个研究所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这个是自然”。

     待沈天明离去之后,男子取下面上带血的口罩,漫他不经心的重新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全新的白色口罩带好,那沾血的红色口罩被他随意的往地上一扔,随后他淡淡的声音响起,“呵,难成大器”。

     沈天明一回到住所,便有人上前,“怎么了?”

     那人支支吾吾的说道:“上校,司令让您过去一趟”。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司令等了您好几个小时,可是您一直不回来,而且看司令的样子,他好像很生气”。

     正往外走的沈天明一愣,“生气?发生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看司令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沈天明疑惑,难道是自己去研究所的事被发现了?可是不对啊,要是真的被老头子发现了,自己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不行!现在自己可不能自乱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