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 归来
    卫卿诺呆呆的搂着那人的脖子,她眼中闪过错愕的神情,她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可是这一切却又无比的真实,她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一种致命的窒息感让她不由得大口喘气,她的眼中倒映着那人真实的身影,连带着她的笑一同出现在自己的眼中,四周的一切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周围的空气凝固在一瞬间,天地之间就像停滞了运转,周围一切的事物都已经不存在。

     卫卿诺委屈的憋着嘴,眼中泪水已经在打转,她搂着赵子安的脖子,皱在一起的脸像极了刚出生的小猫,赵子安心疼的看着卫卿诺的样子,她用温柔的语气说道:“怎么了?小傻瓜,见到我不开心?还是说早就忘了我这个人?”

     赵子安的眼眸从未像这一刻温柔,她漆黑的眼珠中就像黑洞一样无限的吸引着卫卿诺的视线,又如浩瀚星辰一般闪耀着星光,卫卿诺呆滞的看着她,这个人是自己记忆中的赵子安,却又不是自己记忆中的赵子安。

     赵子安横抱着卫卿诺,看到她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她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只是说出来的话中却带着无限的宠溺之情,“卿诺,是我,我是子安。我回来了,带着我们的约定回来了”。

     一句话,打破了卫卿诺这么久以来的坚强,眼中的泪水早已坚持不住,滚烫的泪水顺着卫卿诺的眼角滴到赵子安的手上,赵子安感受到这灼热的温度,微微皱眉,她放下卫卿诺,将她扳至自己的身前,卫卿诺就像是一个木偶般任由赵子安摆弄,赵子安看到卫卿诺的状态,眼神坚定的看着她,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卫卿诺,看清楚我是谁,我是赵子安,是你的赵子安,现在我回来了,我发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听了这话,卫卿诺有了反应,她的眼神也不再迷茫,逐渐清醒的她看到眼前的人,看到记忆中熟悉的面容,她像是发了疯一般的拼命的捶打起赵子安,赵子安紧绷着薄唇,仍由卫卿诺的拳头悉数落在自己的身上,最终筋疲力尽的卫卿诺伸出双手紧紧搂住赵子安的脖子,她张嘴咬在她的脖子上,酥麻的感觉让赵子安轻皱眉头,她的双手回搂着卫卿诺的腰,手上的力道随着卫卿诺的牙齿深入而加重,最终卫卿诺的身子紧紧贴在她的胸前,她抬起手抚摸着卫卿诺柔软的头发,轻轻地安抚着微微颤抖的她,“卿诺,我回来了,别怕,我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了”。

     轻轻地气息打在卫卿诺的耳边,让她发现这不是一场梦,她松开赵子安的脖子,抬起头看着面前日思夜想的人,她的眼眶通红,嘴上还带着一丝血迹,那是赵子安脖子上的血迹,她就这么定定的注视着她,仿佛下一秒这个人就会消失在她的眼前。

     良久之后,她才轻启双唇。

     “子安?”

     “嗯,我在”。

     轻轻一声“我在”又让卫卿诺眼中浸出泪水。

     “你混蛋!”

     “是,我是混蛋!可是我这个混蛋却深爱着一个叫卫卿诺的人,她让我魂牵梦绕,她让我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她,她让我发疯,让我变得不再像我自己”,赵子安拉起卫卿诺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她冰凉的唇印在卫卿诺左手的无名指上,她低声道:“卿诺,我爱你”。

     说完她搂着卫卿诺的腰,在她吃惊的目光中温柔的吻上了她的唇,冰凉的唇让卫卿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带有一丝□□的吻只停留了几秒,起身的赵子安伸出手指轻点卫卿诺的嘴唇,她轻轻的从她唇瓣上拂过,就在她的手要离去的那一瞬间,卫卿诺突然抓住她的手,她将她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带有一层薄茧的手掌传来粗糙的感觉,可是卫卿诺却感到这一刻无比的真实。

     赵子安可以感受到卫卿诺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她知道她现在充满不安,看到这样的卫卿诺,赵子安的心也在隐隐作痛,她用力的将卫卿诺搂入怀间,轻轻在她耳边说道:“别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安抚好卫卿诺之后,赵子安看到她通红的眼眶和鼻尖,忍不住伸出手指轻点她红红的鼻头,“傻瓜,哭什么,要是再哭可就成苦瓜脸了”。

     听了这话,卫卿诺带着有些抽泣的声音说道:“难道苦瓜脸你就不喜欢了?”

     看到恢复成以前样子的卫卿诺,赵子安心中的担忧也放下了,她求饶道:“我错了,原谅我吧”。

     说着她凑到卫卿诺的耳边说道:“老婆大人,以后小的就是你的人了”。

     听到从赵子安嘴里说出着油嘴滑舌的话,卫卿诺瞪大眼睛,这还是以前那个榆木脑袋赵子安吗?为什么分开一段时间之后她竟然变成这么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赵子安也是有苦说不出,她知道她离开卿诺这么久,她肯定会怪自己,她和十七两人在回来的路上想了很多道歉的话,可是全被十七否定了,到最后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卿诺道歉,可是十七却得意洋洋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那些书本是赵子安嫌十七在路上无聊才给她找来的,可是她看到这本书奇怪的封面,赵子安本想询问,可是十七却不死活不让她看,看到在上面翻翻找找的十七,赵子安也无奈,直到后来十七和她说了那番话她才知道那本书是干什么的,就连她刚才那句‘老婆大人’也是十七教她的。

     这也不怪赵子安,虽然她头脑冷静,遇事波澜不惊,可是对于卫卿诺她却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或许她这一生真的就只能被卫卿诺压得死死的吧。

     不过她心中暗想,十七那本书她也许可以好好地研究一下。

     这时昏迷的许临摇摇头撑着墙站了起来,他揉着有些胀痛的脑袋,没想到手上却感到一片濡湿,他一惊,看着手上鲜红的血液微微皱起了眉头,待身体恢复了一丝力气之后他发现杨程军正倒在一台摇摇欲坠的仪器下,看着那台巨大的仪器已经发出咯吱声,许临连忙跑过去将杨程军拖了出来,就在他将杨程军带出来的那一瞬间,只见仪器早已支撑不住,失衡的仪器向许临倒来,许临一咬牙使劲背起杨程军躲过了压下来的仪器,巨大的响声从车间的一角传来,惊醒了昏迷中的沈天明和罗涵书等人,罗涵书看到沈天明身上渗出不少血液,他连忙跑过去担忧的问道:“上校,你没事吧?”

     沈天明甩甩头,驱逐出脑中昏昏沉沉的感觉,他避开罗涵书正要搀扶的手,“我没事”。

     罗涵书有些悻悻的收回手,他忘记了,像沈天明这样自负的人怎么肯能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待完全恢复过来之后,沈天明看到车间中的一片狼藉,但唯独不见那只丧尸和卫卿诺。

     他对着罗涵书厉声说道:“人呢?”

     罗涵书这才发现过来卫卿诺不见了,他连忙解释道:“那女人可能趁着刚刚的混乱跑了,不过那只丧尸爆发出这么强烈的攻击,我想她应该也逃不远”。

     沈天明冷哼一声,刚走出去的他就发现卫卿诺的身影,不过下一秒他就瞪大眼睛,短短一瞬间他周围的气息就变的阴沉下来,感受到沈天明身上骤变的气息,罗涵书顺着沈天明的视线看去,只见卫卿诺正依偎在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怀中,由于卫卿诺是背对着他们的,所以罗涵书看不清卫卿诺脸上的表情,可是看到紧紧环在男人腰间的手,罗涵书知道,这或许就是卫卿诺口中喜欢的人了吧。

     沈天明的目光阴冷,他紧紧盯着场中的两人,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握住,原本右臂上已经愈合的伤口由于这股力道被撕裂开来,猩红的鲜血顺着手臂一滴滴的打在地上,不一会儿,沈天明的身侧就已经聚集了一小滩血液。

     罗涵书看到沈天明这副模样,正要脱口而出的话又被他咽了下去,他能在沈天明手下当差也是因为沈立严看中了他的才干,虽然他比不上徐宇杨程军等人,可是沈立严却是最了解沈天明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实力很强,可是他却只知道一昧地追求实力,要是被有心之人利用,那将会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所以沈立严才将罗涵书放在沈天明的身边,不仅是因为罗涵书可以随时提点沈天明,更重要的是为了保护沈天明的安全,防止他意气用事。

     可是罗涵书看到沈天明这个样子却有些退缩了,他是知道沈天明的脾气的,要是自己再在他气头上劝说,只怕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虽然自己是沈立严暗中的眼线,可是一旦沈天明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他绝对会去找沈立严对峙,到时候真的要追究起来,只怕自己也只是沈立严为了缓和父子关系的一颗弃子罢了。

     也不怪罗涵书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他在沈天明手下这么久,沈天明是什么样的人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沈立严那个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人,整个绵兴市全都在他们掌控之中,只要是违逆他们的人,绝对活不过三天,而且一旦沈立严和沈天明的野心实现,那么他也不会好过,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他不是不懂,所以他更要为自己以后的路做打算。

     沈天明身上愈发阴冷,他冷笑一声走了出去,赵子安感受到这股不善的气息,她抱着卫卿诺抬起头看着来人。卫卿诺也感受到赵子安的异样,她转身便看到身后的沈天明,看到嘴角带着冷笑的沈天明,卫卿诺原本含笑的眼角一瞬间便沉了下来。

     “沈天明,你想干什么!”

     沈天明不理会卫卿诺的质问,他看着赵子安,心里微微诧异,是个女人?

     赵子安察觉出其中浓浓的火药味,而且这个男人看他的眼神充满敌意,联想到卿诺的反应,聪明至斯的赵子安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她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起来,她手上力道加重,卫卿诺一个不察便跌入了她的怀中,她有些诧异的看着赵子安,这人是在吃醋?不过她心中却好似吃了蜜一样甜,她靠在赵子安的胸前,仍由赵子安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沈天明看到放在卫卿诺腰间的手,感到无比的刺眼,虽然这个人是个女人,可是他还是看出来两人之间不寻常的举动,他沉下眼眉说道:“你是谁?”

     虽然这话是冲着赵子安说的,但是却是在质问卫卿诺。

     赵子安不由得好笑,她也不甘示弱的回敬道:“我是谁好像不管你的事吧?”

     沈天明看到眼角微微上挑的赵子安,心中的怒气已经集成一团,还从未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他压住自己的怒火,沉声道:“你和卫卿诺是什么关系!”

     赵子安冷嗤,她不想再和此人废话,而且敢觊觎她的女人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