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发怒
    众人带着向阳退出到工厂外,杨程军和吴暖生带着向阳去了里间,许临和卫卿诺守在工厂的车间中,这时机警的卫卿诺突然察觉到一股其他的气息扫过,她立马站起来,紧紧的盯住工厂入口的方向,沈天明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已经被察觉,他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看来还有人能识破他的精神探查,有意思。

     他带着人走进工厂,卫卿诺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带着一伙人出现在工厂门口,她警惕的说道:“你是谁?”

     沈天明没有见过卫卿诺的样子,自然也不知道这就是刚刚识破他精神力的人,他看到正严阵以待的卫卿诺,心中稍稍诧异,不仅是因为卫卿诺的实力,更多的是他被卫卿诺的美貌所吸引了。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女人带着玫瑰的妖艳,同时又有着百合花的清纯,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却很好的在同一个人身上体现出来,沈天明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好女色的人,但是见到卫卿诺之后他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尤物,而且这朵玫瑰现在正对他怒目而视,这种感觉就像被玫瑰身上的刺轻轻扎入手指一样,让人想要探求玫瑰的美,但又止步于它身上散发出的危险。

     他的眼角上挑,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紧紧注视着卫卿诺,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他强烈的征服欲,他身上莫名的升起一股兴奋感,看到沈天明眼中闪过的兴奋的光,这让卫卿诺眉头皱的更深,沈天明带着笑看着卫卿诺,虽然卫卿诺这种女人很危险,但是这样的女人才更能让男人产生征服欲!

     卫卿诺注意到沈天明的眼神,她心中泛起一种强烈的恶心感,这种眼神她看的太多了,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对男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而且这种眼神也伴随了她很多年,久而久之她也就慢慢的习惯了,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不似以前的那些人,她在这个男人的眼中不仅发现了贪欲,更多的是这个男人隐藏在眼底的疯狂!

     “你到底是谁!”

     卫卿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厌恶,语气颇冷的问道。

     沈天明也不答话,这时他的身后走出来一个人,“卫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罗涵书!”

     听到卫卿诺语气中的敌意,罗涵书笑着摇头,“卫小姐,罗某人不知那里惹恼了卫小姐,让卫小姐竟然如此讨厌我”。

     卫卿诺不想再和他废话,现在向阳的情况又不稳定,这里就只有她和吴暖生的实力稍强,而且她稍稍一感知,便知为首的那个男人实力在她之上,现在的他们对上这伙人几乎没有胜算!

     这时许临站到卫卿诺身边,稍稍挡住沈天明□□的眼神,他的眼睛直视着沈天明,不过话却是对着罗涵书说的,“罗队长还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何必拐弯抹角呢?”

     罗涵书哈哈一笑,“既然许兄弟都这么说了,我也就直说了,我们想和你们一起完成这项任务”。

     许临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不过随即他就说道:“罗队长说笑了,我们并未完成这项任务,要是罗队长想要接下这项任务的话我们也不介意,既然这样,罗队长我们就先告辞了,卿诺,我们走!”

     罗涵书没想到许临竟然主动放弃这项任务,这项任务是官方发布的任务中危险系数达到二级的,而且这项任务的规定便是只能由二级觉醒者参加,但是相应的只要完成这项任务随之而来的报酬也是很高的,既然许临都说他们要离开,他也不好强行的将人留下来,他有些犹豫的看向沈天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天明看到卫卿诺他们就要离开的身影,他突然出声道:“这位小姐,你有没有意愿加入我们,或者换个说法,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人?”

     这话一出,不止卫卿诺,就连罗涵书他们也惊呆了,罗涵书诧异的看着带着一丝邪笑的沈天明,卫卿诺很漂亮,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罗涵书知道这种越美丽的女人越危险,所以他才不敢轻易的招惹卫卿诺,但是现在听到沈天明这样说,罗涵书也有些明了,像沈天明这样自负的人,自然是需要一个能配得上他的人,那么卫卿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卫卿诺听到这话,怒极反笑,她尽量压抑住自己心中想要杀人的冲动,冷冷的话语响起,“这位先生,请问你凭什么让我做你的女人?”

     沈天明哈哈一笑,他就喜欢卫卿诺这样的性子,他挑高眉,用有些低沉的男中音说道:“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卫卿诺听到这话,嗤笑一声,“我想要的你都可以给我?”

     “不错!”

     “那好”,卫卿诺突然沉下脸,“那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呢!”

     “哈哈哈!我的命你也可以拿去,只不过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卫卿诺黑着脸看着沈天明,她放在身侧的手握紧,手上的青筋暴起,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对不起,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

     “哦~”,听到卫卿诺这样回到,沈天明也不以为意,“是谁?你身边的那个人男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介意,只要你喜欢什我就杀了谁”。

     沈天明狂妄的话让卫卿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她周身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流,这股气流让站在她身边的许临都感到吃惊,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卫卿诺,奈何这股力量中夹杂着狂暴的空间之力,他要是想要强行靠近卫卿诺的话,这股空间之力会瞬间将他绞杀!

     沈天明看到充斥在空间中的空间之力,他心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能力,看到已经处于暴怒边缘的卫卿诺,沈天明露出一丝玩味的笑,看来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的惊喜可不少啊。

     卫卿诺的周围已经撕裂开几条空间裂缝,从外面看,裂缝中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但是他们所有的人都明白,只要被这空间裂缝卷入其中,那后果便是粉身碎骨!

     罗涵书也是第一次看到卫卿诺使出这样的能力,他只记得当时卫卿诺和吴暖生在对付那只二级丧尸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强的能力,难道是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她又进化了。

     罗涵书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压迫感,他对沈天明说道:“上校,我看这女人不好对付,您还是小心点”。

     沈天明眼中带着一丝危险的笑,他打断罗涵书的话,“无妨,这样才能更有趣,不是吗?”

     周围的空气受到空间压迫的影响,发出轻微的轰鸣声,而外面的响动也惊动了正在照顾向阳的杨程军和吴暖生,感受到空间中的压迫,吴暖生一惊,这不是卫卿诺的能力吗?难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杨程军也感觉到不对劲,他问道:“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发生这股奇怪的能量波动?”

     杨程军只知道卫卿诺的能力是空间转换,他也只是见过一次卫卿诺使用这种能力,看到杨程军眼中的疑惑,吴暖生解释道:“这是卿诺的能力,卿诺的能力是空间,现在已经是二级后期的她已经可以造成空间的崩塌了”。

     什么?空间崩塌,杨程军震惊的看着吴暖生,“你是说空间崩塌?”

     吴暖生点点头,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卫卿诺使出了她最后的杀招,因为这种能力也是她慢慢悟出来的,但是以她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制造出这么大的空间,所以一个不慎,就有可能造成空间崩塌,而空间崩塌的后果便是空间中形成裂缝,而这样空间裂缝其威力相当于一个小型黑洞,一旦形成这种黑洞,他们所有人逃不出这里!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杨程军低声对吴暖生说道:“你在这里照顾着向阳,我出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

     吴暖生点点头嘱咐道:“小心!”

     杨程军走出里间便感到空气中充斥着细小的能量波动,他连忙跑出去,便看见正处于暴走边缘的卫卿诺,而一旁的许临因为卫卿诺能力的影响,正苦苦的支撑起一道保护屏障。

     这里的建筑物由于受到卫卿诺空间能力的影响,已经发出轻微的震动声,杨程军连忙阻止卫卿诺继续释放能量,他大声喊道:“卿诺!快住手!你会毁了这里的!”

     卫卿诺听到身后传来的喊声,她扭头一看,便看到杨程军焦急的眼神。杨程军看到卫卿诺转过头来,他也不敢靠近她,只能大声的劝道:“卿诺,快停止使用能力,不然这里会造成空间崩塌的,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卫卿诺冷眼看着杨程军,现在的她已经被愤怒充斥着头脑,她冷冷的开口,“我要杀了那个人!”

     沈天明不知道暴走的卫卿诺竟然这么强,他撑起保护屏障,将所有人都保护在里面,他沉下脸看着卫卿诺,他本以为卫卿诺只是一朵带刺的小小玫瑰,但是他没想到是这朵玫瑰竟然真的将他的手扎到了,不过身为三级觉醒者的沈天明自然不会这么弱,他看到卫卿诺身后的杨程军,冷笑几声说道:“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杨叔叔,看来杨叔叔认识这几个人啊”。

     杨程军这才注意到前面的沈天明,他心中一惊,沈天明怎么会在这里?

     沈天明看到杨程军脸上一晃而过的吃惊,他在心底冷笑,老东西,装的倒是挺像,不过他面上还是露出一丝假意的笑容,“看来杨叔叔是不欢迎我这个侄子啊”。

     卫卿诺听到沈天明的话,她冷冷的声音响起,“杨少校,你认识这个人?”

     听出卫卿诺语气中的冷意,杨程军说道:“这个人就是沈天明,卿诺,你要注意了,他的实力我见过,可以说是深不可测!”

     “哦~,你就是卫卿诺?”

     卫卿诺不喜自己的名字被这个人提起,她不想再浪费时间,右手在空中一划,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便出现在卫卿诺身前,虽然看似很轻松的便做到了,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想要制造出这样一道小小的空间裂缝,几乎要消耗她大半的能量,更别说她现在还维持着这样一个巨大的空间领域!

     她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要为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

     沈天明哈哈大笑,从未有人能以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他心中对卫卿诺的征服欲更甚,他自负的说道:“卫小姐,我沈天明还从未遇上过对手,要是卫小姐能将我打败,那我自然会为我说出的话道歉,但是要是卫小姐输了,那么也请卫小姐答应我的请求,也许我说话让卫小姐觉的不喜,但是我那些话的确是出自真心”。

     “闭嘴!”

     卫卿诺再也不想听下去,只见她说完这句话,身影便消失在空气中,周围的空间领域也在一瞬间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