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双生子
    向阳开着车,左拐右拐的行驶在街上,后座上的赵子航被这东倒西歪的车颠簸的不行,他不满的叫到:“向阳哥哥,你慢点开”。

     听到这话,向阳转过头后座上的赵子航,哈哈的笑着说:“行!”

     赵子航护着宋依依避免让她撞在车门上,他有些不满的看着向阳的后脑勺,这么大的人,只知道拿他们两个小孩子开玩笑。

     他们的车后跟着另一辆车,吴暖生握着方向盘,看着副驾上闭着眼睛的吴寒生,她腾出一只手,将盖在吴寒生身上的衣服向上拉了拉,前面向阳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吴暖生没有注意到,直接开着撞了上去,向阳的车子直接被撞出好几米远,巨大的冲力让副驾上的吴寒生惊醒,她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问道:“怎么了?”

     吴暖生皱起眉,答到:“我也不知道,先下车看看”。

     吴暖生走到向阳的车前,看到向阳趴在已经弹出的安全气囊上,后座的连个孩子也昏迷不醒,她连忙打开车门和吴寒生一起把向阳弄醒,所幸的是向阳是觉醒者体质,受到这么一点冲击也无大碍,向阳醒来看到两人怀中昏迷的孩子,他一惊,问道:“没事吧?”

     吴暖生摇摇头,“没事,只是暂时昏了过去,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车?”

     向阳甩甩有些昏昏沉沉的头,“我刚才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那股气息强大到仿佛要将我碾碎一般,我估计前面应该是有强大的生物,所以我建议我们还是绕到走吧,要是真的碰上比我们强大的丧尸,到时候我们想跑都跑不了了”。

     向阳现在已经是二级初期的觉醒者了,他的金属化能力已经被他完全的掌控,只是现在的他只能勉强的做到全身金属化,但是再加上吴寒生和吴暖生两个同为二级的觉醒者,他们对付一只三级中期的丧尸不在话下。

     他们相处了这么久,吴暖生自然相信向阳是不会欺骗她们的,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强大的存在呢?

     “反正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向阳拿地图,指着其中的一点说道:“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个位置,再过两个省我们就应该到了绵兴市,但是想要过去的话就必须穿过这里,但是这里又有着未知的危险,所以我建议我们走临市,避开这里,虽然会绕远路,但是安全性相对高些,你们觉得呢?”

     吴暖生看着地图,眉头紧皱,“如果照你那样说的话,看样子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事不宜迟,几人驾着车便离开了这里,在他们离开不到半个小时,前方慢慢的走来了许多丧尸,不一会儿,密密麻麻的丧尸便已挤满了整个街道,它们口中发出嘶吼,这些丧尸很多都已经进化成一级丧尸,一级丧尸不同于普通丧尸,它们已经对危险有了初步的认识,不仅如此,它们的身体较于普通丧尸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它们全身呈现一种灰白色,行动能力也快了不少,它们争相着向前涌去,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们的行动极具规律性,就像是有人故意在引导它们一样。

     向阳三人到了临市的时候已是晚上,两个孩子早已经醒来,只是赵子航的额头上有一块青紫,吴暖生替赵子航轻轻揉着额头上的大包,“对不起啊,小航,是姐姐不对,你可以原谅我吗?”

     “没事的,暖姐姐,这又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向阳哥哥不提前告诉你们,所以他应该负全部的责任”。

     宋依依也附和到,“就是就是,要不是哥哥为了保护我,也不会撞到车子上了”

     前面开车的向阳听到这话,装作不高兴的说道:“喂喂,别忘了这一路是谁照顾你们的?”

     赵子航狡黠的笑道:“不是暖姐姐和寒姐姐吗?”

     向阳叹口气,“诶,现在的孩子啊,都被带坏了哦”。

     吴寒生受不了向阳的装模作样,她木着脸冷冷的说道:“开你的车”。

     虽然语调冷冷的,但是向阳却一点也不害怕,还是打趣说道:“诶,我说寒生妹妹,你这张脸可真对得起你的名字”。

     “闭嘴!”

     吴寒生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有人那她的名字开玩笑。

     “寒生!”

     听到吴暖生的训斥,吴寒生气愤的冷哼一声,重重的将头甩到一边,不再去看向阳。

     赵子航和宋依依看到吴寒生生气了,都主动去安慰她,虽然吴寒生脾气不好,还随时冷着脸,但是她对两个孩子却是极好的,而且赵子航和宋依依心里也清楚,虽然寒姐姐的名字里有个寒字,而且还不太爱笑,说话也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相反的她的性格却是极其温柔的,不仅如此她还是个极其细心的人,所以他们很喜欢和吴寒生一起玩,相反的是这里最可怕的却是吴暖生,先不说她是二级中期的觉醒者,实力肯定是不容小觑的,更可怕的却不在此。

     吴暖生和吴寒生是双胞胎,吴暖生比吴寒生先出来几秒,自然就是姐姐了,虽然她的名字叫吴暖生,而且她平时也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这才是最可怕的,按照向阳的话来说,吴暖生就是一个天然的腹黑,而且是那种黑到没有下限的,别看她脸上总是带着笑,说话也是一副温柔的样子,但是当她发起火来,几乎没有人能阻止她,而且,向阳见过吴暖生杀丧尸时的情景就不愿意再回想起第二遍,而且吴暖生可以一边微笑着和你说话,一边毫不留情的砍掉丧尸的脑袋,所以,向阳时常抱怨是不是她们两人的名字取反了,为什么性格差异会这么大。

     三人杀出一条血路,带着两个孩子躲进一间小小的副食部,听着外面乒乒乓乓的敲打声,向阳疑惑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里的丧尸会这么多,这里明明只是个小县城,应该是不可能出现这么多丧尸的”。

     吴暖生也感到奇怪,她放下两个孩子,从包里拿出一些食物来分给大家,说道:“我也觉得有些蹊跷,按理说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难道真的是有高级丧尸在操控它们?”

     向阳点点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像这样大的尸潮不可能没有高级丧尸操控,只是它们的目的是什么?”

     突然吴暖生像是想了什么,她忙从包里拿出地图,仔细的看着,几分钟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沉重,向阳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问道:“怎么了?”

     吴暖生将地图铺平,指着上面的几处说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这里,我们是在这里折返的,但是你看,这是我们折返的地方,但是顺着这条路上去,穿过两个省就是绵兴市,绵兴市有一个大型的幸存者基地,那里几乎聚集了几百万的人,而丧尸的行进方向正是朝着绵兴市,我估计它们的目标就是绵兴市!”

     向阳也下了一跳,“不...不会吧,丧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还知道用作战计划了”。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具体的情况还要证实,不过,既然有这个可能性,我们就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不然遇上尸潮,光靠我们几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能应付的”。

     “有道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必须尽快的赶到绵兴市,将这件事告诉那里的掌权者,不然等丧尸到了绵兴市就晚了”。

     吴寒生正照顾着两个孩子吃东西,听到姐姐和向阳的对话,她的手停顿了一下,用万年不变的语调说道:“既然这样,我们还是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吧”。

     吴暖生转身看向她,她紧紧盯着吴寒生,吴寒生被她的眼神看的发毛,不过她脸上还是冷冷的表情,“怎么了?”

     吴暖生笑笑,“没什么,我们休整两天再走”。

     “可是...”

     “没有可是,丧尸不会那么快就到达绵兴市,而且我还需要收集一些情报,这些只是我们凭空猜测出来的,具体的情况还需要我和向阳去打探一下,好了,很晚了,休息吧”。

     吴寒生低头的不再说话。

     半晚,吴暖生从夜里醒来,她起身看到身旁躺着的吴寒生身上盖着的衣服已经滑到一边,她微微叹口气,伸手拉过滑落的衣服重新盖在她的身上,吴寒生感觉到动静,她揉揉眼,看到姐姐的脸,她坐起来,“姐姐?”

     吴暖生应了一声,揉揉她微乱的头发,轻声说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吴寒生一惊,掩饰的说道,“不,不用了,已经快好了”。

     吴暖生带着不容置疑的眼神看着吴寒生,吴寒生对上她的眼神,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的将自己的上衣脱掉。

     吴寒生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体恤,只是体恤的外面已经侵染了些许的红色,吴暖生原本带笑的脸一下沉了下来,“继续”。

     “可是...”

     吴暖生不答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吴寒生磨磨蹭蹭的将里面的体恤脱下,露出里面的内衣,不过吴暖生的注意力全被胸前那条口子吸引住了,“转过去”。

     吴寒生乖乖的听着吴暖生的话,胸前的伤口从她的肩膀一直延伸到后背中央,看着这条狰狞的伤疤,吴暖生的脸黑的仿佛要吃人一样,伤口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导致现在有些发炎,她慢慢伸出手触碰着伤口,冰凉的手碰到吴寒生温暖的身体,让吴寒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为什么不说?”

     “我觉得没有太大的问题,况且我是觉醒者,这点小伤不碍事”。

     吴暖生冷哼一声,她是彻底的怒了,“不碍事?要不是今天我偶然发现有股异常的血腥味,怕是你还要瞒着吧”。

     “姐姐,我...”

     “呵,吴寒生你现在胆子挺大啊,连我也敢隐瞒”。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可是你现在这样我更担心”。

     吴寒生低下头,“对不起”。

     吴暖生看着这个自己最爱的妹妹,她也不忍心责怪她,她无奈的叹口气,揉揉她的脑袋,从包里拿出一些止血药和消炎药,给她涂抹在伤口上,“我知道你是觉醒者,但是觉醒者也是人,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好吗?”

     “知道了”。

     吴暖生的指尖轻触吴寒生的背部,药膏和她冰冷的手指让吴寒生心里打了个激灵,吴暖生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她继续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是之前我们遇到的那只二级后期丧尸的时候留下的”。

     吴暖生点点头,她给吴寒生包扎好伤口后,“睡吧”。

     待吴寒生躺好之后,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将她揽入怀中,吴寒生感受到腰间传来的冰冷,她迟疑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放在上面,她的体温不似吴暖生那样寒冷,她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温暖,小的时候,吴暖生就很喜欢和她睡在一起,只是长大了之后就很少在一起睡了,后来她和姐姐两人各自在两地读书,相见的时间就更短了,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吴暖生提着一把带血的长刀,浑身上下就像是在血液里浸泡过的一样,她还是带着那熟悉的笑容对自己说,寒生,姐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