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殿下请回宫
    “哎呀,楼主,您可别嫌小翠不会说话,这挑男人可不能只看上面,关乎幸福的还得看下面……”小翠继续发表不着边际的感叹,碧香玉却愁得眉毛要打成结。

     尽管如此,碧香玉还是觉得,能把小翠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还是重中之重的,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她得赶在小翠感叹一圈回到正题前,想个再次转移她注意力的法子。

     忽略小翠喋喋不休的感叹,碧香玉妩媚地瞟了眼大厅,台下衣着暴露的小娘子正在玩命的扭着A4腰,台上的舞娘正旋转得欢快,一副能钻木取火的热辣快把台子烧个窟窿出来,只引得恩客们趴着窥裙底,整个升仙楼的夜生活形容起来就四个字,欲海滔天。

     这么好的地域,这么好的客流量,显然她碧香玉实施管理转型也是大势所趋嘛,团队内部竞争力一提高,利润来了也是迟早的事嘛,总不能还持续逼良为那啥的营生?

     碧香玉心底一边合计着怎么把承包费、洗衣费、培训费再提一提,一边顺手就拿过小藤篮又开始嗑瓜子。

     这一不留神,楼下就喧哗起来。

     “清场!男的走左边女的走右边,在窗子边的出窗子,在门边的出门,十个呼吸间没有离场的都扒光了扔进湖去!”

     只听到一声大吼,如同平地一声惊雷,吓得整个升仙楼一静。

     那声音的穿透力极强,震得人耳朵嗡嗡响,碧香玉乍一听,差点把手上的一把瓜子甩下楼去,连旁边的小翠都惊得停了嘴。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训诫道:“小十,我等来迎公主回宫,还是莫要惊扰了普通百姓的好,每人给粒金珠子,遣散了吧。”

     相比前一个声音的粗鲁,这后一个声音明显有教养多了,而显然,赏金这样的遣散方式让更多人热血沸腾前仆后继!

     金珠子啊,不管是大是小,起码是个金的,就连不明所以的碧香玉都有点想冲出去大喊一声:“放开那些男女,让我来!”

     等等,这不是现在的问题,问题是,现在是个什么鬼?!

     听得楼下一片感恩戴德、高歌赞颂,楼上的碧香玉挑了挑眉,她七岁就在这红巷混,如今十四岁,见过砸场子的不少,可没见过这样给个巴掌又四处赏甜枣的。

     俗话说过打狗看主人,打点靠上头,就算那土豪有钱到不甩金子就不舒服,特么的干嘛不直接给她碧香玉嘛,敢情儿她身为楼主就没点号召力么?

     想到这里,碧香玉忙给小翠打了个眼色,小翠顿时心领神会,立马收了那副不着调的模样站到栏杆边,清了清嗓子喊道:“不知是哪位府上的大人驾到,我升仙楼招待不周,若有怠慢之处,还望大人莫与我们女人家家计较。”

     碧香玉跟着便也走近栏杆,扫了眼乱哄哄的大厅和几个发金珠的小厮,还未说话就先摆起笑脸,接了小翠的话头道:“奴家就是这升仙楼的楼主美人玉,听各位客官的口音像是远道而来,许是不知我碧香玉的爽快,别说是要接人出去,就算是要抓个人进来,只要本楼主能应下的,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儿!”

     碧香玉这话已经说得够直白,海口已经夸得够大了,不管对方信也好,不信也好,先找着正主再说,一切从长计议嘛,真要她抓个深闺少女来,她也过不了心理的那一关。

     许是觉得她说话的口气有些不自量力,只听一声冷嗤过后,大厅多出一个人来,不咸不淡地笑道:“闲云公主能有这般大量,果真是我大朝国的一大幸事!”

     那人的语速不快不慢,言辞中不仅毫无恭敬,甚至带着股极为傲慢的味道,而那声音出现之时,周围陡然一静,紧接着是无数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然后再没有一丝声响。

     碧香玉倒没觉得那声音的主人如何地位崇高、无人能及,她听着那话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好听的声音,这人的性格竟然是个没品的,真真是可惜得紧。

     她甚至忍不住叹息这人的架子也忒大了,既然身为臣子,就该有臣子的自觉,由此可见那身为主子的公主被压制得也够悲催,简直是可怜可叹。

     碧香玉摇头晃脑地脑补,丝毫没有想到怎么会有公主在她升仙楼这样不科学的事情,而旁边的小翠抖着手拉她,结结巴巴得不成样子:“楼……楼主,绝……绝世美……美……”

     嘶!

     碧香玉抽着嘴角,抬手拍开那几根掐痛她嫩肉的手指,咬牙切齿道:“霉什么霉,这大冬天的还没黑透呢,鬼魅魍魉还没出现啦,不过是个男人罢了,能有风府的世子美么?”

     说着便瞟眼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绝世惊艳的美男子正站在大厅中央,头戴深紫色嵌银石的发冠,身着暗红色云缎的紧袖长袍,他一半未束的墨发从两肩披散下来,发尾刚落到腰际的深灰色蟒皮带上,那发丝的弧线更显得他宽肩窄腰,身形健硕。

     她低头的时候正逢他抬起眼来,他的鼻梁极挺,眉骨极高,将那锐利眸子中的狂傲之气沉淀了几分,更添上一些冷寒来。

     分明是一张碧香玉没见过的脸,分明有她往日不喜欢的狂霸拽和傲慢的气息,分明令她直觉到危险逼近,偏巧她迎上他的目光时,就觉得呼吸一窒,连带着空气也凝滞得厉害。

     碧香玉艰难呼吸,如同一条离岸的鱼,然而寒气划过干涸的喉,心口却不自觉开始狂跳。

     “哼!”那人嘴角微挑,眼底的冷意又深了几分,两片凉薄的唇开启,低沉的声音再次传上来:“七年不见,闲云公主在民间可是玩得尽兴?请殿下回宫,臣在此恭候多时了!”